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R星如何通过数位化方式呈现《大镖客2》的蛮荒西部?

发布者: liefeng603 | 发布时间: 2018-11-8 14:37| 评论数: 0

注:该文撰写于《荒野大镖客 救赎2》发售前五个月,同时也刊登于2018年10月15日的《紐約雜誌》上。




你不能轻意进入 Rockstar Games 位於在曼哈顿的办公室。就算如果你穿过楼下的大厅,进入电梯,一扇厚实的金属大门就会挡住你的去路。当人在里面嗡嗡作响之後,你需要配戴一条访客通行证来通过接待区。这里很安静,除了播着生活色彩合唱团的“个人崇拜”和附近电视上骑着马的牛仔游戏声。旁标示还警告你不要在社群媒体上发布任何关於你来访的讯息。甚至连在洗手间里,也会有这样的强烈标语:“在你泄洪之前,把厕垫掀起来:违规者将被牺牲。”而外面却一只工蜂(工作人员)怀疑地看着我,并护送我回到接待区。 “你不应该在没有人监视的情况下呆在这里,”他这样说到。

在这座极度安全的飞地内,世界上最成功的作家之一驻留於此。44岁的丹·豪瑟(Dan Houser)与他所监督的团队一起,在数百亿美元的电子游戏销售中占据了不小的一部分,除非你是一位有毛孔粗大的人,否则你不可能不会知道他的名字。Dan与他的47岁的Sam哥哥,从伦敦移民到纽约,在90年代创建了Rockstar Games,他们几乎不接受采访,也从来没有一起拍过公关照。随着名气而来,自然就会有恼人的麻烦,正如Dan 观察到与他共事过的名人关系密切一样,“很多女孩想和你聊天或和你发生关系,因为你很有名。”而换来的,就是放弃了你的整个灵魂。“Rockstar 在E3并没有设立展位,十多年以来作为美国最大游戏电玩展,Sam认为是一种“摇摆不定的大型活动”。在公司官网上,他们将自己称为“一群以娱乐为己任,毫无主见又无才无能的白痴”。

但在作品销售本身上,Rockstar 最後一次发售的《侠盗猎车手V》是2013年的动作冒险游戏,Dan是首席编剧,在发售前3天就赚进了10亿美元,至今卖出将近1亿套。而在今年4月,据报导指出《侠盗猎车手V》预算为2.65亿美元 — 超过60亿美元的销售额,成为历史上销售收入最高的娱乐产品。(《阿凡达》则是有史以来最卖座的电影,在影院的票房收入仅仅只有28亿美元)。

因此,Rockstar 的办公室里,在6月初就有传来一种振奋人心的感觉,那就是再5个月就要发售的《荒野大镖客2》,这是2010年西部开放世界《荒野大镖客》的前传,该作品销售超过1500百多万套,尽管RDR2已经开发7年之久,但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今天也再里看了一小时的游戏片段。

我的所见所闻让我相信,Rockstar 能再次将游戏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前进。RDR2的故事发生在1899年西部拓荒年代末期,一位名叫亚瑟.摩根的角色,有着方形的下颚,内心动荡的牛仔,他开始质疑他所属的帮派的动机。这款游戏融合了惊人的艺术、聪明叙事技巧和狡猾的AI,甚至路边那些不可玩的角色都看来很生动。与大多数当前的游戏不同的是,没有等待场景读取;步行移动也看就像在电影般地场景般,这世界充分实现了,彷佛玩家可以生活在其中,并在虚拟中扎根。在游玩之前我不知道他们做到这点,直到玩到了——他们也不会让我这样做的。

Rockstar 几乎从未失败。他们的游戏就像互动式马丁·斯科塞斯(Scorsese)或昆汀·塔伦蒂诺(Tarantino)导演所拍的电影,开放世界的犯罪传奇或西部片,有着色调鲜明的反英雄角色阵容,玩家可以去任何地方或做任何事——包括完成指定的任务或只是探索——然後观察环境的反应,就好像设计师已经预料到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也可以说,因为Rockstar 的突破性作品《侠盗猎车手III》Dan Houser 为犯罪游戏设定了很高的标准,Amy Hennig 的《秘境探险》系列和Ken Levine 的《生化奇兵》系列或其他类型的游戏才能有所突破。

“Rockstar 非常擅长让游戏世界充满活力,”Neil Druckmann说,他是获奖无数的作家《最後生还者》、也是顽皮狗(Naughty Dog)的副总裁,这也是《秘境探险》系列背後的工作室,至今同时有着千万套销量。另外他说到“即使只是简单骑着马,透过光影的变化它也是美丽且真实。”

8月份,我收到了 Rockstar Games 总裁Sam Houser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他写道:“我们尽一切把所有都倾注进了《荒野大镖客2》。在过去,Rockstar 创意副总裁Dan Houser 激动谈到他和公司及遍布全球10间工作室— 从美国加州到印度组织起来真的是场困境也太难了。



时间推到9月旬中,我和Dan Houser在两天内聊了6个小时,在一次会面中,他坐在Rockstar 办公室的皮沙发上,身材高大且秃,穿着运动服和白色爱迪达运动鞋,深深地回忆起他的公司动荡初期的日子。

Rockstar 的诞生於游戏开发商BMG互动的一些剩余成员组成的。正是Dan和Sam 的前任雇主,当时Dan正在写《You Don’t Know Jack 》系列的零碎文本,项目於1998年关闭,最终由於Sam的坚持,其资产被纽约控股公司Take-Two Interactive收购。Dan失望地离开英格兰,独自踏上了长达数月的南美洲之旅。在那年12月,他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的海滩上散步。“我犯了一个大错。那里的警察要到上午10点才开始上班,这是发生在上午约9点街上的时候,我被三个挥舞着砍刀及破枪的流浪汉追着,”他赶紧跑去叫了一辆计程车并冲上,而找到一间网咖,在那里,他打开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发现了一封来自Sam哥哥的信,信中提到邀请他到纽约Take-Two保护伞下为Rockstar Games工作,真是完美天外救星时刻,“在正确的时间发送正确的电子邮件,”Dan 说到,一个礼拜後,他来到曼哈顿,和Sam就已经在苏荷区的一间loft风格的阁楼上班了。

公司草创的时候成员,都是一群既喜欢开派对又在工作上十分努力,当在必要的时候他们会一致反对这些事物,(不怎麽参加派对的)Sam 说。 “如果遇到什麽问题,我们会把它摊出来。”清除这些乌烟瘴气,然後继续前进。我们不会说,‘哦,有个问题,就让它过去吧。 '“因为它不会消失,它只会在你的胃里某处慢慢累积,然後在某一天就爆炸了。”对於那些留下来的人多年来都获得了丰厚的奖励:例如,像Jennifer Kolbe 从Take-Two的柜台接待工作,一跃成为Rockstar的宣传总监。游戏界最具影响力的职位之一。

Navid Khonsari曾与Dan 合作过《侠盗猎车手III》等款游戏作品,是一位曾多次获奖的导演兼VR游戏制作人,他兴奋回忆起他在Rockstar的时光: “有些人认为Dan 是个浑蛋,但我不这麽认为,我们每个人竭尽全力的工作,这并不是被要求的,Sam和Dan总是卷起袖子在第一现场。他们从不会要求我们扛,我们都想着如何创作出超屌的东西,所以我们不管工作有多麽艰辛。”(在拍摄动作捕捉之前,Dan和Khonsari 会先探讨那些会影响他们的叙事的电影导演,从史柯西斯(Scorsese)、辛格莱顿(Singleton),再来马利克(Malick),再到奥利佛·史东(Oliver Stone)。 Khonsari说:“他对电影的了解是无边无际的。”)

在《侠盗猎车手III》之前,Dan 记得Take-Two欠下高达“数亿美元的债务”。这不是我们花多少的问题,而是我们能赚多少钱的问题。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压力。後来我们赚到了3亿美元的利润,而Take-Two从那以後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严重的财务问题。

然而,这不是什麽正经的问题,不过,也许吧。 当发现一个隐藏的图像性爱场景时,2004年《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所谓的热咖啡模组,其中可以看到游戏中的主角正与女友发生性爱的场景,国会要求联邦贸易委员会展开调查。公司内部电子邮件不得不提供给政府,Sam也被联邦贸易委员会审问。Dan说:“这种压力的规模总让我觉得荒谬。”“总觉得他们试图找个理由攻击我们。”整件事拖得非常久。但我并没有直接身处火线。那些比我更有影响的人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在2002年末,Take-Two又收购了一家开发商Angel Studios,并在其被取消开发的案子中看到了潜力。那就是《红色死亡左轮》(Red Dead Revolver),这款游戏讲述的是一名赏金猎人为了父母复仇的故事。後来Angel Studios更名为Rockstar San Diego,游戏并於2004 年发售。市场反应不错,以至於Rockstar很快就开始制作2010年的“《荒野大镖客》”(Red Dead Redemption),为这部续作投入了大量的预算,构思着一个充满创意的西部世界,处处都能看到Dan的叙事痕迹。

到了2011年初,Dan 开始与Rockstar San Diego 聊聊《荒野大镖客2》将会是什麽样子以及谁会是主角。那年的夏末,“他说他已经有大致上的框架,以及粗糙的游戏流程。”时间推到12年秋天,他的团队已经完成了许多游戏任务的初步脚本,并开始与Rockstar全球办公室的游戏玩法、艺术设计和动画总监进行电话会议。在这些电话会议中,Dan曾经在学校里上过一些表演课,有时还要亲自扮演各种角色。动作捕捉导演Rod Edge说,“如果这些角色有Dan高智慧及活力,那麽他的表演就是完美的。”

《荒野大镖客2》主要故事的最终剧本长达两千多页,但如果要把所有的支线任务和额外的对话都包括进去,并把堆纸叠起来,Dan估计这堆“会有八英尺之高”。将剧情脚本搬到现实意味着两千两百天的动作捕捉工作。

相较之下,当年《侠盗猎车手III》只需要五天的时间 和1,200名演员,全来自演员工会-美国电视和广播艺人联合会,其中700人都有对话。就在纽约任何人数而言,我们是演员们的最大雇主,排队都可以以英里为单位了,”Dan这样说。在持续两到三周的动作捕捉拍摄之前,“在4天内每天开会4小时”。“我们希望动作捕捉尽可能地紧凑,因为我们(在那些环节)三两下就烧掉了一堆钱。 ”

“我们总是尽可能让远大的梦想实现,”Edge说,他从2013年开始大多数的拍摄过程,都是位於纽约贝思佩奇的Rockstar动作捕捉工作室中进行。他说,在小时候,他希望能够导演一部西部片,从角色观点拍摄其中要用希区考克(Hitchcockian)的拍摄角度,以及约翰·福特(John Ford)的“浓烈的取镜感”,但《荒野大镖客2》比电影更难导演的是,演员们都穿着充满科技感的紧身衣。

Rockstar 为游戏不停抛光雕琢,重写和重做付出了无法计数的努力。在2018年几次曾每周工作超过100个小时,Dan 这样说到。最终完成游戏,就有30万个动画、50万行对话,及更多行数代码,甚至是每部预告片电视广告,“我们也做了大概70个版本,但编辑要制作超过上百部并从中挑选。而我和Sam,同时团队的其他成员也都会对影片提出大量建议。“

Dan说,他们一切劳动的成果是“在一个看似真实的世界里,这种无缝、自然的体验,是对美国乡村体验的一种互动致敬。”这是一幅广大的四维镶嵌艺术,其中四维正是时间,这世界随着时间展现在你面前,这取决於你要怎麽做。”



在8月下旬,我收到一张邀请函,并邀请我前去体验《荒野大镖客2》前六小时的游戏内容,我是第一个得到这样机会的北美洲记者。在Rockstar 接待区,见到了Lazlow Jones,一位曾任职科技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自《侠盗猎车手III》以来一直帮Dan 编写,他告诉我“即使是孩童在RDR2中不能游玩的角色都有80页的脚本—是每个。”

在Rockstar 试玩房间内,灯光暗下,并开始专注在游戏画面上。与原先《荒野大镖客》光鲜亮丽的1911年文明化开场不同,《荒野大镖客2》而是一场残酷暴风雪中。只有闪烁的灯笼照亮下,谷仓里有人死了。“我们刚度过糟糕的几天,”德奇.范特林说,他是这群亡命之徒的领导人。“跟我一起活下去,我们还没完呢。”他们所面临的困境对於烂醉又冲动的成员就显得不适应,因为外头的雪就和Ian McGuire的小说《北海鲸梦》(The North Water)的积雪一样险恶,就在这场暴风雪中,让我们认识到了主角,亚瑟.摩根,一位看起来酷酷却又深思熟虑的牛仔。他似乎背负着过去的包袱,对未来感到恐惧和迷茫。(摩根也有他温柔的一面,他还会在日记中写作绘画。)Dan後来跟我说,“边疆生活环境连带统治文明的力量将会摧毁像[亚瑟]这样的人。他夹在自然的丑恶与文明中工业化侵略残酷之间。他有种感觉他的时代来了又走了。”

帮派随後来到了白雪皑皑的山顶,并在附近的一栋小屋发生枪战。 之後,你被要求前去暴风雪缭绕的群山中,并营救一名受了伤的年轻人,他正是前作《荒野大镖客》主角约翰马斯顿,你必须透过你的双脚在雪地里跋涉前进。

当冬天终於转变成春天,你骑着马四处闲逛时,就好像当你在美洲杉国家公园或科罗拉多大峡谷观测点,停留下来欣赏片刻,这些景色是如此超现实,而灵感来自哈德逊河派的比尔施塔特(Albert Bierstadt)夜光画选集。《荒野大镖客2》艺术总监Rob Nelson表示,该团队希望能够为游戏世界作出对故事相对的回应,以至於“我们着迷於此,觉得它在各个方面都是自然且活力的。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找到有事物在吸引你前去。”

一切都让人感觉如此真实:布满星空,宁静未被沾污的夜晚,蝉的鸣叫声,在耳边嗡嗡四处飞着。突然间你听到附近马蹄抠抠作响。要开战了吗?还是应该要躲起来?然而你想起在帮派营地里,遇到一位女子问起你对当地传说的看法,其延伸想像一下,在她还没加入帮派的生活是甚麽样子。游戏评论家总是把这称为沉浸感,但沉浸没有一定公正认定水准。在《荒野大镖客2》世界中就是如此生动及真实。感觉被投射後,就被吸进去了。几小时之後,你几乎可以感受到自我意识的衰退,就像麦可·波伦(Michael Pollan)的《改变你的心智》,所描述的“自然与宇宙合而为一”。(另外,以一套 《荒野大镖客2》60美元比迷幻药还要来的便宜多了。)

游戏配乐也有这样帮助。你可以听到大自然中谱出的各种声音,荒野中长长的环境音符,或着是营火附近传来爱尔兰风的古老班卓琴声。Rockstar 配乐总监Ivan Pavlovich表示,我们一共有192段相互作用的任务乐谱,从15年请来作曲家Woody Jackson开始,就一直思考这些音乐,Sam 早早就开始问起,要提供什麽样子的配乐? 游戏感受是很多层次的:Ivan Pavlovich说,玩家可以在城镇歌舞杂耍表演秀中,听上整场音乐会,或着当他们探索世界时,听到更多环境配乐,并会碰到约200种的动物,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独特的声音。

在### 《荒野大镖客》是在讲述关於一位丈夫[马斯顿]试图从他的过去里拯救他的家人,Dan说。另外《荒野大镖客2》则是在说一群生活在蛮荒西部的亡命之徒们,纷纷屈服丧命,这对某个特定的男人,所承受的压力[亚瑟]造成影响。变化的时间,变化的友谊,变化的地点,情绪和地理上的变化。这故事比起海明威(Hemingway)更像是萨克莱(Thackeray)至少在规模上是这样,与一系列的怪人、变态跟穷人还有激动的人多样不同。

Dan说为了编写剧本,他研究了上百种的书籍和电影,“但这些没有一个是当代的作品,主要是我不想被指控偷了他人的创作。”他後来提到一些作家像是,狄更斯(Dickens)、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济慈(Keats)、埃米尔·左拉(?mile Zola),以及亚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他写很多关於美国很棒的部分,你知道,就像是宾州的工会纠纷和犹他州的摩尔门教徒。但在文学史上,没有更好的角色能超越《大卫·科波菲尔》的乌利亚·希普(Uriah Heep)了。

尽管受到了古典文学的影响,《荒野大镖客2》却不想只成为某个时代的作品。正如市面上很多西部电影都反映了他们制作的时代,Dan说,他希望游戏能以传达「简略但而不直白」的描写当代,你知道的,我们没有像唐纳.川普跟巴拉克.欧巴马这样的人,重点是我们在19世纪发现了一种有趣的感受,以及我希望能够向人们表达现今的议题。“

Rockstar 曾因在游戏中缺乏强大的女性角色而受到批评。Dan 认为这在《荒野大镖客2》不再是问题,其中,有个称作老智慧的Lillian Powell, 她从纽约回到南方,  有很多像朵洛西·帕克 (Dorothy Parker)这样的角色。还有一些软弱的女性,也有软弱女性而变得坚强的女人,也有自以为强大却不是如此的女性。这套在男性也适用。逢勃发展的女性参政运动也在故事有所体现,那是一个女性开始质疑(她们的角色)的时代,而蛮荒的西部,则是一个可以让人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地方,“他们不再被社会约束,因为西部没有社会。”



Dan Houser 刚才从他位於布鲁克林家回到了Rockstar 办公室,带着他养的两岁德国牧羊犬Iggy。他告诉Iggy待在这里,便带我参观整间工作室。然而整个工作室是如此虚幻,因为你从大厅里只能看到保全团队坐在办公桌前。还有一些团队被分藏在其他地方 — 两层楼就共有250名员工。他们也接管着第3楼层。“我们不得不让Take-Two行政部门迁走,因为我们需要扩大团队规模。”Dan这样表示。

他拒绝让我进入他自己的办公室 -“因为那像该死脏乱的猪寮,”他说到。—不过他告诉我, 勃艮第式墙壁上都贴满了便利贴,里面都是讲述游戏故事和任务的便利贴。之前曾贴到窗户不见光的程度。Dan 笑着说,到哪都能创作—办公室、家里,或着是飞机上。—但也是有在哪都不能创作,那就是我能上网的时候,我认为这可能是花最多时间的事。有时候也会在深夜小写一下。然而你就会想说,「为甚麽不乾脆在白天写呢?」不过我也试着[之间的时间]从打开电脑到有效率开始的打字时间,尽量少於三个小时。

我们经过了一只又一只的猫,这些都是Rockstar 官方的捕鼠员,在进入录音室之前,其中许多游戏的700名配音演员都为《荒野大镖客2》录制声线。在在调音面板旁,Dan回忆起他亲自指导演员的经历。他和毕·雷诺斯(Burt Reynolds)两人为了2002年的《侠盗猎车手:罪恶都市》中某个场景的指导发生争论,直到雷诺斯说了一句「给我滚!你这英国佬。」

我并不想说死人坏话,可怜的家伙,Dan 说。不过我们也不再聘请有名的演员了,主要是他们自尊心很强以及,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相信聘请你不认识的有天分的演员,会来的更好沉浸感。另外在2004年的《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中一名角色,全民公敌组合的查克D也是发生争吵,最後不得不让另一位导演介入。尽管如此,Dan说,“我认为这位饶舌歌手确实想把工作做好。我们也和一些流行歌手合作得很愉快,但後来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聘请名人了。”

《荒野大镖客2》最有名的演员是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了,来自奥奈达市,他曾因《与狼共舞》获得奥斯卡提名。他虽然扮演着一位小角色,但却如此接近Dan的构思,主要是他的象徵为游戏注入引人入胜的元素:历史、政治。以及这种同样的事情感觉可能会发生在当今世界中。他做了一件非常出色的工作,让这个主要领袖人物活了起来。政府对他采取严厉的追杀。他便失去了作为一位独立的王的权利,在这个暴力的世界里他是一个温柔的灵魂。 格林为故事埋下极大的深度。

现阶段的《荒野大镖客2》拍摄工作早已经都完成了,但随着发售日将近,有一点,65小时的游戏内容中我们抛弃了5小时。主角亚瑟.摩根曾有过两段恋爱史,但我们裁决其中一段不太行,Dan说。并把整段任务取消了,因为“它们无法在技术上稳定运作或相当华而不实的,也显得多余。我们还取消掉一段在火车上的任务,在那里你必须对付赏金猎人们,一开始觉得有趣,但後来事实并非如此。这样的开发历程总是不停的妥协和讨价还价,每个人都要舍弃掉他们喜欢的部分。

除了每天的游戏开发外,还有一些额外的骚动。监制人莱斯里·班席斯(Leslie Benzies),自2001年《侠盗猎车手III》以来,就与Sam和Dan操舵着《侠盗猎车手》系列,在放了长假後突然被开除。并於2016年控告老东家 Rockstar 索赔 1.5 亿美元(一般给付版权,智慧财产使用相关费用)。当我问起这起事件的时候,Dan停顿了一下,接着眯着眼跟我说到:好吧,确实我们和他有一宗公开的法庭诉讼案件。不过我想现在不太适合谈论这个,但我要说的是,在开发这部作品时,开发团队从未像现在那麽好。

时间也来到晚上8点多了,Dan正准备带着Iggy离开办公室了,他明白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完成。他也说Rockstar 可能还会再做一部《Red Dead》作品,如果他卖的够好,我们认为我们还有其他有趣的故事要说。但就现在而言,他关注的是这款游戏的多人模式,也将於今年11月首次亮相,即使是现在Rockstar的的动作捕捉工作室仍然在拍摄。Dan表示我们希望能像《侠盗猎车手 Online》一样茁壮,一旦发现它的脚变是种创造力。

Rockstar 致力於让玩家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在引擎盖里藏尽可能多的艺术,但他们不必在意它。Dan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只需要轻轻点击一下手把就能走遍游戏中的一切。它可能会是烂泥、血、血块。

来源:GNN
地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166990
编译自【vulture


最新评论

  • 游戏设计的审美错位环
  • 游戏审批恢复获新进展:全国各省级机构改革
  • 印度市场报告:游戏类应用月收入峰值近800
  • 11月12日—11月18日共有51款游戏开测|Game
  • 盛大资深美术的“吐槽”:研发要慢下来,出
  • 老兄,我Steam的钱在哪里?(一)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11-16 11:4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