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王者荣耀》三年,和三个“中年人”的游戏故事

发布者: liefeng603 | 发布时间: 2018-11-19 13:48| 评论数: 3

“中年人”是社交密网的关键人物,也是串联家庭成员娱乐方式的核心一环,他们有着繁忙的工作,但其中一部分人在纷繁的娱乐方式中选择了《王者荣耀》。对比起迷茫而善变的年轻人,这批“中年人”却坚持长期消遣着这款有三年情节的游戏,他们也在笃定游戏并非洪水猛兽,而是一种未来。

154234560417171900_a580x330.jpg

文/林腾

“爸爸,我们开始吧”。

周六上午9点,吃过早饭,是9岁的蔡大大最喜欢的周末环节,父子俩各自拿出了一部手机,一起打开了《王者荣耀》。

蔡长青一周里最重要的任务也开始了。

周一到周五,蔡长青是广西南宁当地的地产开发商总裁,手下管理着上百名员工,一年背负着几千万收入的压力,忙得不可开焦。

周末,蔡长青则化身为儿子的最亲密战友,带领儿子在《王者荣耀》中“上分”。这似乎比他的工作更为重要,因为在儿子眼中,跟父亲一起在同一个战场上厮杀,是比去公园和游乐场更有意义的事情。

”自从有了《王者荣耀》,儿子现在只喜欢跟我玩,甚至都不喜欢跟妈妈呆在一起了”,蔡长青自豪地说。

这是一名中国中年男子的主要家庭娱乐方式。蔡长青可能没有想到,他三年前接触的这款游戏,可以成为维护亲子关系最重要的纽带。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到11月15日,诞生三年的《王者荣耀》依旧在IOS的游戏畅销榜上排名第一,在策略类的游戏排行榜中,《王者荣耀》依然牢固排在前三名的位置。

2015年,《王者荣耀》由腾讯天美工作室开发,这个位于四川成都的开发团队,经过内部的重重竞争,击败了光速工作室的《全民超神》,最终走向了市场。一年之后,《王者荣耀》的日活跃用户超过了5千万,创造了腾讯平台上的智能手机游戏的新纪录。

《王者荣耀》算是一个独特的游戏种类。比起休闲型的跑酷和战机类手游,它偏重度。但比起PC端的MOBA类游戏(如英雄联盟),它又在强调轻度,低门槛。

它有着足够好的游戏平衡性,游戏中不会照顾充值的大户,人人都有概率获得胜利。高峰时期这款游戏有上亿的MAU(月活跃用户),它能上至辐射到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下可让小学生为之着迷。它不仅让男性用户沉溺其中,也第一次大规模让女生热爱起了在游戏中打打杀杀。

“轻度和低门槛造就了《王者荣耀》”,专注游戏投资的博派资本李欧成说,一方面3年前,《王者荣耀》出现时国内没有大的现象级游戏产品出现,另一方面,《王者荣耀》本身产品能力够硬,平衡性做的很好,加上微信、QQ渠道的助力,把这款游戏推向了顶峰。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腾讯诞生过天天酷跑、雷霆战机这样的国民级手游,但用户数量几乎都在一年的时间里开始大幅下滑。对比而言,经过了三年时间的《王者荣耀》,却保持着足够的生命力。

在游戏的忠诚度上,"中年人"可能是比年轻人是更为重要的游戏群体之一。在我们找到的采访对象中,不乏公司高管、投资人、政府高等职务等精英人群。他们均表示,《王者荣耀》算得上他们闲暇之余最佳的娱乐方式和聊天话题,比如与公司同事的社交,与家人朋友的沟通。

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朱潇虎甚至曾经撰文称,创业和打《王者荣耀》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意识与格局,团队配合等。

另一方面,“中年人”生活压力大,在寻找新的游戏消遣方式上并没有多大耐心,因此更多人选择坚守这款游戏。“生活都在做减法,玩《王者荣耀》就是一种保留下来的生活方式吧,也不太想改变”,一名资深的中年《《王者荣耀》》玩家说。

“中年人”是社交密网的关键人物,也是串联家庭成员娱乐方式的核心一环,他们有着繁忙的工作,但其中一部分人在纷繁的娱乐方式中选择了《王者荣耀》。对比起迷茫而善变的年轻人,这批中年人却坚持长期消遣着这款有三年情节的游戏,他们也在笃定游戏并非洪水猛兽,而是一种未来。

《王者荣耀》父子档

蔡长青今年不到35岁,算得上是《王者荣耀》的高手,王者段位,他擅长的英雄是夏侯惇,最好的时候还被官方排名为广西第一夏侯惇。儿子蔡大大今年9岁,3年级,铂金段位,擅长玩的英雄是孙尚香,虽然在蔡长青眼中,儿子还是个菜鸟,但他的水平已经遥遥领先于同龄人。

蔡长青和蔡大大今天的父子档开局并不顺利,因为儿子冲得太猛,导致本方的局势节节败退。蔡长青一边用双手在手机上不断点击,一边不断地对儿子说:“别浪别浪,先去把兵线清了”,“这个红buff让给打野”。旁边的蔡大大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断地点头。

游戏渐进高潮。在一次关键的团战中,蔡长青用娴熟的操作技术和战略部署,拿了三杀,力挽狂澜获得胜利。

“爸爸,你真厉害!”蔡大大兴奋地跳了起来,眼中充满着对蔡长青的崇拜。

在此之前,蔡长青根本不可能享受到像这样的待遇。在闲暇时间里,他最多只能带儿子去游乐场和公园,坐在旁边静静地成为一名观众。在家里,蔡大大更多是由妈妈料理着衣食住行。蔡长青那时感觉,自己成为了父亲,却没有做父亲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蔡长青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蔡大大凑前一看,手机画面正是自己的同学不停讨论的《王者荣耀》,蔡大大还惊讶地发现,父亲居然在全省都有排名。

在那之后,父子的相处方式彻底改变了。

蔡大大开始成为父亲的“跟屁虫”,蔡长青也成为了儿子“偶像”。他渐渐开始跟儿子有了更多的共同的话题。比如游戏玩法的小技巧,团战的策略,英雄人物的历史故事等。更重要的是 ,蔡长青可以用游戏通用的话语体系交流跟儿子进行交流,不需要切换到儿童模式,没有沟通鸿沟。“就像朋友一样”,蔡长青说。

另一方面,因为对游戏高手父亲的崇拜,蔡大大现在对蔡长青言听计从。两父子约定,周一到周五不玩游戏,周末两天的时间上下午各玩两小时,总时长不能超过6小时。”儿子也很守信用,不会违反规则”。

蔡长青说,儿子现在学习处于中上水平,因为游戏水平的提高,儿子现在已经成为了具有领导力的孩子王,也在帮助更多同学提升游戏技能。

儿子领导力的提升,亲子关系的升温,作为父亲,蔡长青觉得,让儿子玩游戏这事值了。

“孩子都是在游戏中成长的,你只要控制好时间,游戏会带来很多好处”,蔡长青笃定,他的教育方法适用于当下所有的年轻父母,“你自己都在玩,却不能让孩子玩,这显然不对”。

在蔡长青的教育理念中,“玩”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父母能够跟小孩一起玩,甚至能在玩的过程中让小孩崇拜父母,形成更为平等的沟通方式,这就是一个好的教育方式。

1000天《王者荣耀》的信仰

连续登陆1000天,对于张珏来说,每天打开《王者荣耀》,已经变成一种信仰。

2018年3月的一个下午,张珏和其他四位同事一起坐在了公司的舞台中台,他的手心在冒汗,双腿也在颤抖。这是一次公司组织的《王者荣耀》比赛,他所在队伍已经杀到了决赛。作为一名游戏角色中的辅助,他负责全队的战略指挥。最终,在激烈的角逐之后,他所在的队伍拿到了冠军。

“这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高兴的一件事,甚至比我在年底拿了优秀的考核指标还开心”,张珏说,他现在经常拿着这个奖项炫耀。

张珏是成都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老职员。3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张珏在应用市场上下载了《王者荣耀》,他突然发现一款游戏不花钱也可以赢,还能获得MVP。虽然张珏后来得知,他当时对战的都是自动匹配的电脑,但从那时候开始,他便彻底爱上了这款游戏。

3年后的一天,张珏收到了《王者荣耀》发来的官方提示,他已经连续1000多天登陆这款游戏,从未间断。

“我不一定要玩,但每天都要打开看看这游戏”,张珏说,现在每天打开这游戏都有一种仪式感,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

张珏今年30出头,在遇上《王者荣耀》之前,他从未接触过MOBA类(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的游戏,但算得上是一名资深的RPG(角色扮演游戏)的氪金玩家。在刚毕业那阵,他已经在魔兽世界中扔进了半套成都房子的钱。

可是他那时候他始终觉得,游戏并不能让自己快乐。 “一切都很虚假,我有一次花了两万块在游戏里面砸到自己登顶,但一阵强烈的喜悦之后,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张珏说。

在他此前的认知里,游戏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花钱,另外一种是花时间。然而《王者荣耀》让他觉得,在短暂的时间里,自己的双手也有着获得快感的魔力。

张珏是成都本地人,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却也鲜有变化。即使是玩游戏,他也自认为不如年轻人的思维和操作那么敏捷,所以他一般在游戏中选择辅助英雄的角色——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交给队友,这似乎也符合他对人生路线的预设。

但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自己的另外一种可能性。在一次排位比赛中,张珏选择了自己很少使用的射手英雄孙尚香。刚开始,张珏还被队友们质疑和嘲笑他的水平,直到比赛到了后期,他在关键团战中拿下了三个人头,便进入了“疯狂”的状态,用他的话来说,那场比赛他就像库里的投篮一样,怎么打怎么有。

在比赛最后的一分钟里,一名队友发送了一段文字:“集体保护射手孙尚香”,张珏看到之后就彻底被点燃了。

“这可能是我人生中高光时刻,这种团队都认可的感受,让我到现在都难以忘记”,张珏回忆起那场比赛,眼睛里还泛着光。

这种现实世界难以获得的成就感,可能是张珏长期眷恋《王者荣耀》的主要原因,但他也认为,之前玩的游戏是虚拟归虚拟,现实归现实。但《王者荣耀》是让他感觉最接近现实的游戏。

比如他在游戏里找到了各地最忠实的游戏玩伴,在公司里面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队友。“以前回到老家见到小孩只能发红包,现在最起码可以跟他们聊上几句《王者荣耀》”,张珏说。

去年的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上,张珏喜欢上一支叫QGhappy的队伍,并目睹了这支队伍从预选赛一直拿下冠军,这可能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上一支竞技队伍。“当时老婆也陪着我看,我越看越激动,我感觉自己第一次跟竞技赛事距离这么接近”,张珏说。

张珏认为,和其他竞技类项目不一样,比如篮球运动员,这是普通人和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的差距,但《王者荣耀》的比赛,这些队员其实都是普通人,区别可能只是菜鸟和高手而已。

KPL中的职业“记者”

有人将《王者荣耀》视为信仰和生活方式,但对于10年媒体经验的王怡来说,《王者荣耀》则是一份事业。

王怡曾是国内知名商业媒体的一员,工作内容就是跟分析国内各种顶尖公司的商业模式。但工作了十年之后,他突然发现,他似乎应该把这套方法论用在更多的事情方面。

王怡也曾是个追求完美的游戏迷。在PC游戏盛行的年代,他曾经是浩方平台有名战队的一员,代表参加过许多次CS的比赛。

跟他的做事风格一样,在接触《王者荣耀》之后,他同样觉得要玩就要玩到最好,但他也发现了这款游戏有所不同的地方:跟其他竞技类游戏相比,要真正在高手局中获得《王者荣耀》的胜利,更注重注重策略战术和对英雄技能的理解。

刚开始他会跟许多的玩家一起相互讨论如何布置更好的战术。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叫做KPL的赛事在各大视频网站中出现,观众们欢呼雀跃,在线看赛事的人数达到了几十亿。最为关键的还在于,这些战队的战术部署和打法跟他平时的想法非常一致。

“我为什么不能把我的战术分析记录下来,并分享出去了,这会不会受到这些参与赛事的人关注”,王怡隐隐感觉到,一种新的商业机会可能在其中。

“一款手机游戏比赛能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当时我感觉这比传统媒体有前途”,王怡从商业视角去分析,电竞的能量会远远超过他此前的职业。

事实也正是如此。《王者荣耀》的数据显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联赛)的观看人数正以指数级上升。以2018年春季赛为例,《王者荣耀》的总观赛量达到了66亿人次,同比增长了140.43%,总决赛线下观察规模达到了18000人。2017年春秋季联赛,KPL的观赛人数分别同比上升了589.29%和142.42%。

在《王者荣耀》爆红之后,围绕其的创业方向并不少,比如主播,代打,陪练等。王怡认为,《王者荣耀》既然是一场职业赛事,那必然需要像NBA,英超联赛一样,需要专业分析战术的人。“就像NBA里面有个专业的战术分析作者张佳玮”,王怡说。

下定决心之后,王怡便进入了熟悉游戏的疯狂模式。他一边玩游戏,一边看比赛,一边分析游戏,试图用快捷的方式理解这款游戏的初技巧以及竞技的战术。最高峰的时候,除了8个小时的吃饭睡觉,他一天有16个小时都在窝在小房子里打游戏和分析赛事。

01.png
张怡赛事分析手稿

与此同时,王怡建立一个公众号将自己看比赛之后分析的战术梳理成文,推送到自己的平台当中。

“刚开始没人关注,后来许多赛事战队的人和粉丝都过来关注了,大多数对我的反馈是专业”,王怡说。在运营了将近半年之后,虎扑也给他设立了专栏,而《王者荣耀》官方也将他的战术分析文章作为官方的发声。

“一开始我觉得这可能只是浅尝而止的兴趣,但最后我发现,当每一场KPL比赛之后,许多人都等着看我的赛事评论,我突然觉得,这可能是我毕生要奋斗的事业了”,王怡说。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张珏和王怡为化名)

来源:界面
地址: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628311.html


最新评论

巧克力· 发表于 2018-11-19 16:06:50
厉害了 这软文看的我一个老玩家热泪盈眶啊
牛大 发表于 2018-11-20 00:31:46
猥琐发育,别浪....
nmmmmmnnn 发表于 2018-11-23 13:43:52
踩还是不踩,浪还是不浪  这是一个问题!
  • App Store力荐,Supercell刚上线的第5款游
  • 游戏开发中最常见的5个错误
  • 王信文:穿越那座绝望山谷
  • 请不要让Roguelike成为独立游戏的遮羞布
  • 丁磊打碟了,丁磊养猪了 然而,丁磊没有人
  • IGDA:2018,游戏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12-17 09:1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