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界的奥斯卡”TGA颁奖典礼幕后故事

触乐 2018-12-17 8.2k
原作者:Blake Hester
翻译:等等

很多人不知道,布兰妮·斯皮尔斯曾帮过杰夫·基斯利(Geoff Keighley)的大忙。

2014年是TGA颁奖典礼的第一年,基斯利遇到了麻烦:团队没有足够的钱来打造他想要的节目。在当时,斯皮尔斯住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好莱坞星球剧院,当基斯利的团队录制节目时,她恰好有一周的休息时间。

所以,TGA主办方问斯皮尔斯能否使用她的舞台,斯皮尔斯同意了。

为了举办首届TGA,基斯利克服了很多挑战。比如预算紧缺,特里·帕克和基弗·萨瑟兰等艺人直到颁奖典礼前72个小时才确定出席;又或者由于某个游戏关卡的声音意外删除,乐队不得不花时间重新排练等等。

与首届颁奖典礼相比,如今的TGA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在观众人数、预算亦或规模等方面。2018年是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届,300万人在Twitter观看直播,Twitch和YouTube的观众人数分别达到了近400万和200万。此外还邀请了许多名人,为玩家们带来了很多难忘的时刻。

尽管如此,基斯利和他的团队仍然需要克服一些挑战。就在今年颁奖典礼前一天,他们还没有拿到某款新游戏的预告片;为了参加电视剧《犯罪心理》的拍摄,TGA之前公布的颁奖嘉宾爱莎·泰勒不得不退出。筹备阶段的变数太多,似乎总会有问题出现。

过去六个月里,Polygon追踪采访了基斯利和他的团队,请他们分享了被誉为“游戏界奥斯卡”的TGA颁奖典礼的许多幕后故事。

Geoff Keighley在TGA后台

■2018年7月17日:杰夫·基斯利在哪里?

基斯利坐在车里,拿起了手机。他正从洛杉矶开车前往位于暴雪尔湾总部。如果交通状况良好,他在路上只需要大约1个小时。但这只是基斯利环游全球的第一步——他将与世界各地的开发商和发行商会面,询问他们打算在TGA上公布哪些消息,或者发布预告片。

基斯利告诉我,TGA的筹划工作已经起步。在今年E3上,他主持了YouTube游戏的年度直播报道和E3 Coliseum活动。不过到7月份,他已经从E3模式切换到了TGA模式。基斯利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去很多国家见很多人。上周他去了旧金山,下周从尔湾回到洛杉矶,之后会参加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还会到北卡罗来纳州、中国、日本和欧洲。

“我要环游世界,与人们分享这个颁奖典礼会做些什么。”基斯利说,“虽然典礼规模盛大,许多游戏厂商感兴趣,但我永远不愿满足于现状。我们需要拜访厂商,与人们交谈,需要找到那些新游戏。”

这并不意味着TGA主办方还什么都没做。根据基斯利的说法,TGA是一整年的磨炼,每当一届颁奖典礼结束,他们就开始为下一届做准备。通常来讲,制作团队(由制作各种节目的承包商构成)首先会对上届颁奖典礼进行评估,然后讨论优化方案。主办方需要预租微软剧院(需提前一年预订),并研究更多细节,例如更新颁奖典礼的Logo、订制奖杯等等。另外,基斯利还会寻找新的合作伙伴,目的是让节目在更多国家直播。

“经常有人问我,‘你在E3和TGA上主持节目,其余的时间在做什么?’”基斯利说,“我的回答始终是,‘我就做这事儿。’某些人可能认为我们从11月份才开始筹备,但这实际上是一项全年的大工程。”


现在已经是7月,基斯利和他的团队开始忙碌起来。

今天早些时候,他们第一次讨论了2018年TGA的预算。基斯利会提供部分资金,还会尝试从开发商和发行商那里筹资,所以他必须谨慎地避免超支。基斯利不愿透露预算,但声称将达到“数”百万美元,很多合作伙伴和赞助商都是基斯利直接谈下来的。

“的确我应该有一支团队来处理这些事情,但你知道,我就像TGA的品牌。”基斯利承认,“所以我不得不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我对颁奖典礼的控制欲也很强,因为我工作了二十年才得到这个机会,能够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打造节目。”

“所以我很有激情,希望尽最大努力打造一场最佳颁奖典礼。”他补充说,“我会亲自选择将要展示的游戏,想方设法让开发者们参加。”

根据基斯利的说法,他会与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合作,共同敲定TGA上会公布哪些新游戏。游戏公司不只是将视频文件发到电子邮箱里,而是会与他探讨对外展示的最佳方式。

通过与开发商的沟通,基斯利提前看到了《堡垒之夜》第七赛季和《真人快打》新作。他还告诉我,《龙腾世纪》新作的消息将在TGA颁奖典礼上公布,《绝地求生》会为新地图发布一段预告片。

除了3A大作,基斯利希望TGA能够成为一些量级较小的游戏展示自己的舞台。在今年TGA上,《无人深空》开发商Hello Games发布了新游戏《最后的篝火》(The Last Campfire)预告片,FJRD Interactive发布处子作《丛林之中》(Among Trees)预告片,《ABZU》开发商Giant Squid Games也公布了一款叫《The Pathless》的新游戏。

在与我的交谈中,基斯利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不过他也频繁打哈欠。五个月后,基斯利将再次走到舞台中央,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2018年8月20日:天马行空

当我们第二次对话时,基斯利已经回到洛杉矶,行程也基本稳定下来。基斯利仍然呵欠连天——为了筹办TGA,今年他在空中的飞行距离超过了10万英里。

基斯利走遍美国,还到中国与熊猫TV等合作伙伴面谈,让更多观众能够看到直播。在日本他拜访了大约10间游戏工作室,包括小岛秀夫工作室、白金工作室和From Software。但他现在已经回到家里,开始为今年的颁奖典礼做计划。

每年8月,TGA颁奖典礼通常处于概念阶段:团队会提出许多宏大的想法,但不清楚它们是否可行。基斯利称在这个阶段,他会鼓励团队发挥想象力,不必考虑这些想法能否落实。

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届都要从头开始。基斯利将举办TGA描述为一个迭代的过程,如果由于种种原因,团队无法在某届颁奖典礼上实现某个想法,他们不会立即放弃,而是会考虑能否将它作为下届TGA的重点。

“去年我们打算与电影配乐家汉斯·季默合作,遗憾的是他有其他事情要忙。”基斯利说,“所以我们就想,今年重新复活这个计划怎么样?”四个月后,汉斯·季默在今年的TGA颁奖典礼现场登台表演。

据基斯利透露,他的某些想法已经搁置了好几年。自2014年举办首届TGA以来,基斯利一直想让电子游戏配音演员、歌手兼作曲家特洛伊·贝克(Troy Baker)在现场表演音乐,但过去四年这个计划仍未实现。

另外,基斯利的团队还会在8月对上一届颁奖典礼进行评估,研究在奖项设置、提名作品和评委等方面是否有改进空间。

举个例子来说,基斯利认为热门玩家奖(The Trending Gamer)需要有些改变。这是因为许多人指出,像慈善机构AbleGamers首席运营官Stephen Spohn那样的人在社交媒体的影响力较小,很难与Boogie2988、Dr. Disrespect等获得提名的YouTube主播竞争。TGA团队会砍掉这个奖,新设年度内容创作者(Content Creator)和全球游戏公民(Global Gaming Citizen)两个奖项。

基斯利告诉我,由于TGA每年只举办一届,他的团队有时间观察行业,发现游戏行业的一些变化趋势,并在奖项设置等环节作出响应。“很多其他内容创作者每天都要思考内容,而我们可以花一年的时间来思考,我认为这真的对我们有帮助。”

在下半年,基斯利将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思考怎样让TGA变得更好。“从现在到12月,我很可能每天有18个小时都在做这事儿。”他说,“每周七天,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节奏。”

“到下月,我们就会知道颁奖典礼的各个环节大概是什么样子了。”


■2018年9月13日:渐渐靠近

接到我的电话时,基斯利在试玩《荒野大镖客:救赎2》后刚刚离开Rockstar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总部。当然,他还花了些时间与Rockstar沟通,聊了聊怎样在TGA上展示《荒野大镖客:救赎2》。

“很多事情还有待确定,我只是跟他们的人见面,谈了一些想法。”基斯利说,“这款游戏对外曝光的信息还很少,但六周后就将发售,我们相信它会成为年度最佳游戏的提名作品之一。”

TGA团队将今年称为“Rockstar年”,原因是Rockstar每隔四五年才发布一款游戏,而他们的全新大作《荒野大镖客:救赎2》即将问世。不过除了该作之外,基斯利还希望让《堡垒之夜》《战神》和《漫威蜘蛛侠》这几款在商业和口碑层面大获成功的游戏闪耀TGA舞台。

“现在距离TGA还有大约12周,所以我们需要决定采用哪些想法,与哪些游戏合作。在劳动节过后(注:美国劳动节是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时间就变得很紧张了。”

基斯利告诉我,昨天他与TGA的舞台设计师洛伊·本内特(LeRoy Bennett)见面,敲定了舞台设计方案。据他透露,在为2018年TGA设计舞台时,团队希望更多地利用灯光,带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事实上,我们讨论过少用LED视频,也就是那些大型视频墙。”基斯利说,“颁奖典礼有丰富的视频元素,但我们希望利用灯光,而不仅仅是在台上播放大量视频。”


本内特是一位世界顶级舞台设计师,曾为爱莉安娜·格兰德、兰尼·克拉维茨和保罗·麦卡特尼等明星设计舞台,基斯利认为他能够提升TGA的整体水平。另外,基斯利童年时曾观看九寸钉乐队(Nine Inch Nails)的巡回演唱会,其舞台设计也是本内特的手笔,所以对他来说,邀请本内特为TGA设计舞台就像梦想成真。

基斯利租用了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微软剧院,除了会与本内特合作之外,还聘请了一支管弦乐队......这些事情耗费了大量资金。虽然TGA的规模一年比一年壮大,但基斯利表示,他和预算团队不会过度开支。

为了承担举办TGA的成本,基斯利需要拉赞助,但这也导致许多玩家觉得TGA的广告植入太多,某些赞助商似乎与游戏完全不搭调。基斯利称他理解玩家的想法,知道很多人希望更高端的品牌成为赞助商,例如宝马、美国运通和蒂芙尼。但他也说,TGA还没有机会与那些品牌合作。

“举个例子,谁都不想在舞台上看到一个拿着把Schick Hydro剃须刀的人。”基斯利说,“但他们是一家赞助商,很多别的品牌不愿赞助……所以你们得有耐心。”

在随后几个月里,基斯利参加的会议越来越多,持续时间也变得越来越长。此外,他还花了大量时间研究更多细节,例如为颁奖典礼和宣传活动制作动画。

“当人们离开会场时,门票是什么样子的?”基斯利说,“红地毯采用哪种线条?我们怎样与Twitter合作,他们希望在红毯上做什么?邀请哪些人当评委?我们需要整理所有细节告诉游戏公司。”

“我真的感觉很棒。”


■2018年10月12日:音乐和邀请

距离TGA颁奖典礼还有两个月,基斯利每天从早上大约7点钟开始打电话,直到傍晚才结束。他需要与那些计划在TGA会场首发新游戏预告片的游戏公司,以及将要登台的嘉宾们沟通细节。就在本周,他还与著名电影导演彼得·杰克逊聊了聊,邀请后者出席典礼,但未能成功。

基斯利告诉我,他已经知道哪些公司会在TGA上发布新游戏的消息。“我们开始邀请颁奖嘉宾,与他们聊这件事,看看哪些人愿意回来。”他说,“《守望先锋》游戏总监Jeff Kaplan要来,在去年怒怼奥斯卡的Josef Fares也会回来,我相信玩家们会喜欢的。我们希望齐心协力,为这场秀制造一个重大时刻。”

基斯利并不确信今年TGA上的重大时刻会是什么,他认为这得由网友们说了算。自2014年以来,基斯利就一直试图撮合微软、索尼和任天堂的游戏业务高管一起在舞台上出现,所以他觉得三人同框也许会成为TGA的重大时刻。当然,玩家们也有可能对某款3A大作、一场音乐表演或获奖者的演讲更感兴趣。

基斯利告诉我,昨天他和2018年TGA音乐总监、曾为《环太平洋:雷霆再起》《马达加斯加的企鹅》和《Skylanders》系列创作配乐的罗恩·巴尔夫(Lorne Balfe)在电话里聊了很久,讨论在颁奖典礼上怎样表演音乐,突出哪些主题。《荒野大镖客:救赎2》即将发售,基斯利希望将现场音乐与游戏里的音乐串在一起,最终决定邀请《荒野大镖客:救赎2》的作曲家之一Daniel Lanois和他的乐队登台表演。

“我们是否制造其他音乐时刻?”基斯利补充说,“我们是否向电子游戏里的音乐致敬?向女英雄致敬?我们希望通过各种方式,为游戏行业的不同方面欢呼。”

TGA主办方将于下个月公布今年各奖项的提名名单,据基斯利透露,由于投票尚未开始,他和团队也不知道哪些游戏能够获得提名,不过他已经在开始筹划音乐。“我们会观察游戏的Metacritic评分和玩家关注度。”基斯利解释道,“《战神》很可能会得到年度最佳游戏提名,所以我们开始讨论这些游戏里的音乐,但11月13日前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会在名单对外公布前一两天知道结果。”

再过几天,节目制作团队的成员们将搬进一间办公室,面对面一起工作。基斯利邀请我在11月中旬造访TGA办公室,与团队其他成员见面聊聊,看看他们在TGA开始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都做些什么。

Kimmie Kim(图左)和Geoff Keighley(图右)

■2018年11月15日:走进幕后

如果与TGA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交谈,你会觉得他们既对今年的颁奖典礼感到兴奋,又承受着巨大压力。作为颁奖典礼的两位负责人,基斯利和执行制作人兼节目主持人基姆·金(Kimmie Kim)尤其会让你产生这种感觉。

在圣莫妮卡的一个多层建筑群,TGA团队在4个房间内办公,其中绝大部分是普通小房间。当我造访时只有11个人在那里工作,他们是在大约三周前搬进来的。金有个房间,节目编剧和公关人员在一个房间里办公,还有间会议室将两个房间连在一起。基斯利的办公室位于大厅对面,里面有一张大桌子、一台电视、一幅中土世界的地图,窗边还放着一双耐克鞋。在楼下,拉里·戴维(Larry David)正在为《消消气》(Curb Your Enthusiasm)撰写剧本,而隔壁则是美国录音学会洛杉矶分会,会参与格莱美奖的评审。

基斯利在上午11点左右走进办公室,然后到会议室讲话。他看上去特别兴奋,一直坐立不安,将办公座椅转来转去。在与我交谈时,他频繁打哈欠。

基斯利告诉我,为了筹备TGA颁奖典礼,这段时间他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9个小时。“我很可能会一直干到凌晨4点,然后睡90分钟,所以工作量真的很大。”这一周做些什么?“什么都做。”


两天前,TGA主办方公布了今年获得提名的游戏名单——《战神》和《荒野大镖客:救赎2》将在许多奖项上展开激烈争夺。“你知道,几百万人都在等着我们揭晓。”基斯利说,“所以我们需要提前制作视频,准备网站,确保所有图片、描述和出现的人名都是正确的。在周末,我们秘密地制作内容,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进行。”

TGA主办方在上午9点公布提名名单,但玩家访问量远远超出了团队的预期,导致网站崩溃了几个小时。

“从来没有这么糟过。”基斯利笑着说,“但每年都有很多人访问网站,今年访问量更是达到了往届的5倍多。负责网站的工作人员也许会告诉你,这是因为我太注重保密了,确保不会有任何信息外泄;在服务器承压方面,他们没有为应对海量用户涌入做好准备……我们的网络团队在一个特殊的房间里工作,里面上不了网,他们没办法测试。”

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基斯利和他的团队需要考虑许多其他事情。

2018年TGA颁奖典礼的布景已经设计完成,目前正在准备材料,TGA团队会在颁奖典礼的那一周去往微软剧院,在现场搭建舞台。但基斯利的保密也产生了一个副作用:直到提名名单被公布后,团队才能敲定很多细节。例如在本周,基斯利与TGA音乐总监罗恩·巴尔夫讨论管弦乐队应该演奏哪些歌曲,但问题是管弦乐队直到两天前才知道哪些游戏获得了提名。

“管弦乐队打算为获得提名的游戏表演一段合成音乐。”基斯利说,“不过,我们只有在周二上午9点15分后才能跟他们聊这件事。在那之后,我们需要向所有游戏公司发电子邮件,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怪物猎人》的配乐,我们需要《蔚蓝》的配乐。’对很多人来说,周二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因为到了周二,我们就知道哪些游戏会出现在TGA现场了。”

当获奖游戏提名名单公布后,基斯利的团队和管弦乐队就可以讨论演奏哪些歌曲,使用哪些乐曲,以及使用哪些游戏视觉效果来“伴奏”。


对于游戏公司将在TGA颁奖典礼上公布哪些消息,基斯利甚至会对团队成员保密。除了基斯利本人提前知晓之外,TGA团队的其他高级成员(例如金和剧本部门)直到颁奖典礼两天前才会被告知。在节目筹备阶段,游戏预告片以代码的形式呈现,他们只能看到预告片的预计播放时长。

基斯利不愿向我、游戏开发商、发行商甚至他的团队成员透露TGA上会有哪些惊喜。在整整六个月时间里,为了实现他对TGA的愿景,基斯利耗费了太多精力。

“我们的心态变了,因为现在有了截止日期。”基斯利说,“在这个时间点前,我们必须完成所有事情,这令人沮丧……我现在本该对外宣布某位演员将会出席TGA,但我还要接受你的采访。事情太多,太耗费精力了。”

“这确实是个机会,但你可以看到,如果我一门心思做这件事,身体根本吃不消。我会计算睡眠时间,比如今晚就只能睡4个小时。到了某个时候,你总会疲惫不堪。”

基姆·金觉得,基斯利亲自处理的事情太多了,而她的职责是分担部分工作。金曾经参与奥斯卡颁奖典礼、超级碗中场表演等节目的制作,自2014年首届TGA以来就一直是团队成员之一。她与基斯利是在为Spike电视台制作VGA游戏颁奖节目期间认识的,当时基斯利是Spike电视台的一名顾问。

金认为自己与基斯利就像“阴和阳”,性格、专业特长互补:基斯利负责与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合作,并与游戏行业的联系人保持沟通,但她在灯光、舞蹈设计等领域的人脉更广。

金告诉我,这周她压力很大。由于下周是感恩节团队放假,她需要在假期到来前做好80%~90%的节目筹备工作。根据金的估计,TGA团队规模大约相当于其他颁奖典礼团队的三分之二,例如其他节目也许有超过10名编剧写台词,但TGA团队只有两个。“2015年,我与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的团队一起制作奥斯卡颁奖典礼,他自己就带了四五个编剧。”金说。


TGA团队之所以规模较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基斯利承担了大部分工作。基斯利亲自与游戏公司打交道,他也是TGA颁奖典礼的主持人,为自己写台词。编剧Gabe Uhr和Kyle Bosman主要负责为颁奖嘉宾们写台词。

但让金感到沮丧的是,游戏行业与其他娱乐行业完全不同。“有时我会开玩笑般地向他抱怨,游戏行业做事的速度跟电视或电影行业太不一样了。”金说,“他们花五六年时间做一款游戏,投入大量时间和资金,如果我和我的助理总监告诉他们,‘我们明天就需要你的剪辑视频’,他们会说这很难,做不到完美,所以就不会向我们展示。”

“如果是独家展示,你还需要签很多保密协议和其他条款。他们通常在颁奖典礼前一天给我们一个盘,而在那之前,我们无法看到视频内容。所以我们的压力很大,没办法检查视频规格,也不知道质量怎么样。”

与此同时,金打算重新设计在颁奖典礼上使用的信封,让颁奖嘉宾和领奖者更容易打开。她还希望为现场观众提供可口的食物。“我真的非常擅长这事儿,会留意每个人的用餐。”金笑着说。

基斯利和金的性格确实像阴阳两极。基斯利富有激情、语速快,而金在回答问题时总是会沉思片刻,她也更喜欢花时间说笑。

下周是感恩节,金将会离开办公室。“整个星期我都不在,因为我是个正常人,也要过感恩节。”在金看来,实现工作与休息之间的平衡很有必要,她希望基斯利不要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避免过度劳累。

“他非常喜欢某些领域,照明、图像和视觉效果都让他感兴趣。”金说。但她认为基斯利应当将其他工作分摊出去,例如将票务和拟定邀请名单等事情交给票务部门来做。

“所有人他都认识,但我会将这件事情交给票务部门,因为他的工作量太大了。”金说,“我试图帮他找到一种平衡,做那些优先级最高的事情,将其他事情交给其他人。”据金透露,在获得提名的游戏名单公布前的那天晚上,她担心基斯利会彻夜不眠。“我认为他整年都专注于TGA,所以就算我建议他在某些领域少花些精力,恐怕他也停不下来……他处于一种困境,觉得只有他是拿着钥匙的那个人。”

基斯利似乎并不反对金的说法。基斯利告诉我,随着TGA不断发展,他希望在未来邀请更多人加入团队,让自己能够减轻工作量,专注于“其他事情”。

“当颁奖典礼开始时,我总是有一种奇怪的平静感。”基斯利在谈到自己走上舞台时的感受时说,“我觉得自己自由了,因为连续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打电话或者在电脑前工作。突然之间,我意识到颁奖典礼终于开始了,再过两个小时这一切就会结束了。”


■2018年12月5日:最后几个小时

在TGA颁奖典礼前一天,基斯利坐在微软剧院,用手机向我们展示了一段视频。

两天前,CBS电视台录制了玩家选择奖颁奖典礼(Gamers’ Choice Awards),将会在TGA颁奖典礼三天后播出。它有点像Spike当年的VGA,采用幽默的风格,更关注名人而非游戏开发者或行业新闻。

有趣的是玩家选择奖也提到了TGA。

“我听说有个游戏颁奖典礼对待自己很严肃。”一位主持人说,“我真的开始觉得,咱们这个节目跟它不一样。”

大约30个小时后,TGA就要开始了,基斯利的团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颁奖典礼前一天,我受邀参观现场,看到了他们忙碌的准备和排练工作。除了上个月我在TGA办公室遇见的11名员工之外,我还见到了一支由几百人组成的团队,包括舞台演员、作曲家、音乐家等。基斯利、金、Uhr和Bosman坐在微软剧院中央临时搭的一条长椅上,每个人都盯着眼前的电脑。

基斯利似乎很紧张。他的电子邮件收件箱里有超过60万封邮件,其中绝大部分都与TGA有关。基斯利称他在凌晨5点起床,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为了方便赶往微软剧院,基斯利就住在街对面的丽思卡尔顿酒店。

我在管弦乐队一次排练后的短暂休息时间采访了基斯利,他告诉我他很紧张,因为人们从世界各地飞来,观看这场颁奖典礼。“事情很多,我只是希望让大家都感到满意。”就在与我对话时,基斯利突然想起忘了为TGA在中国的直播平台上传一段视频,所以他赶紧做了这件事。

“不仅仅是压力。”基斯利说,“我感到非常荣幸。当周六颁奖典礼结束后,我们就知道人们的评价到底怎么样了。但现在我们要争分夺秒,尽最大努力将它打造得更好。”


■2018年12月6日:“我真的很满意”

下午6点,Shawn Layden、Phil Spencer和Reggie Fils-Aimé同时登台,为今年的TGA颁奖典礼揭幕。基斯利说,这个时刻反映了TGA的宗旨,那就是将竞争放到一边,为游戏行业而欢呼,这也是他决定举办TGA的原因。

当镜头切回基斯利,他正在介绍管弦乐队,准备演奏今年的全新主题曲。

“我们为你准备了一场精彩的节目。”基斯利盯着镜头说,“首先,我们欢迎TGA管弦乐队进行一次精彩表演,将由我们出色的音乐总监罗恩·巴尔夫担任指挥,表演者包括传奇音乐人汉斯-季默、哈利·葛瑞森·威廉斯,获得提名的Lena Raine(《蔚蓝》作曲家),以及Sarah Schachner。他们将表演TGA的全新主题曲。我简直不敢相信,享受这场秀吧。”

当基斯利说最后三句话时,就在镜头切换给管弦乐队前几秒钟,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仿佛有些哽咽…….基斯利的团队很小,却打造了一场全世界数百万玩家观看的游戏盛会。

在索尼、微软、任天堂的三位大佬同时登台接近3小时后,基斯利向观众们道了晚安;在开车前往暴雪总部六个月后,他终于自由了。不过在颁奖典礼结束后的几天里,基斯利仍然在Twitter上发帖,感谢人们观看,并征集反馈。他有时间休息,但他似乎停不下来。

“打造这场颁奖典礼令我精疲力尽。”基斯利在Twitter上写道,“为了让它变成现实,我几乎牺牲了一切。有时我也怀疑这究竟是否值得,我知道自己确实需要找到一种平衡,但我认为在第五年,我们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我的想法很清楚,就像我的朋友小岛秀夫提醒我的那样——我热爱创作,未来将会继续创作TGA,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本文编译自:polygon.com
原文标题:《The making of The Game Awards 2018》

来源:触乐
原地址: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5959.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独立游戏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