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事件的三个反常点

作者: i对长 对对对你们都是业内 2019-08-15 10.5k

前几天IGN做了个节目,主要讨论了一下《原神》在中国这档子事。

见多了愤怒的国内玩家各种激动表态,看IGN这个节目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喜感。节目里的几个老外,从头到位洋溢着“多大事啊我以为抢鸡蛋呢”的氛围,对中国玩家的愤怒表示非常不理解。特别是对于砸PS4的义勇行为,他们不仅觉得莫名其妙,也认为“这种举动应该不能给开发者传递任何信息”(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这个视频国内有人翻译了,这里的截图都是来自这个翻译版本的,感兴趣的话可以到B站av63017952观看

当然IGN的人又不瞎,他们在视频中指出《原神》有大量和《旷野之息》非常相似的地方,“肯定从塞尔达拿了一些东西”。但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只是将其定性为:

“它在copying塞尔达,但又不是塞尔达的copy,处于一种灰色地带。”

这个说法很微妙,用英文确实更好表达一些,结合上下文语境,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原神》抄的不只有塞尔达”,而是“它不完全是塞尔达的仿制品”,而只要不是那种无脑的素材照搬和抄袭,IGN的看法似乎就非常宽容——


考虑到IGN这几年在国内失去了往日的权威色彩,只要你愿意,大可也认为是IGN恰了烂钱,当然我也可能恰烂钱——就像这段时间,所有提到了原神又没表明批判态度的人,都像是恰烂钱。

前段时间后台一直有留言,希望我能讲讲米哈游和《原神》,或者说,希望我能骂一骂。看到这里,想看痛骂的人就可以退出或者取关了,我对这个产品没有那么深刻的恨,愤怒的群众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原神事件中的确有我感兴趣的点,只是基本和愤怒无关。

IGN这个例子可以说很有代表性,但也可以说毫无意义,就像更早的时候有人搬运了很多国外主播和网友对《原神》的评论(大部分没那么负面),试图证明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用。因为这些例子最多只能证明洋人怎么看,而整个事件的核心,依然在于国人如何看。

洋人为啥这么豁达,那原因就多了。因为本身就不发生在自己国家,隔岸观火,也因为文化自信,没有历史包袱和抄袭的耻辱感,能更单纯以法律和产品层面看待类似的事情。然而洋人再怎么豁达,跟国内玩家也没半毛钱关系。一旦到了国内,《原神》这个事情就超出了抄袭本身,成为中国游戏行业和玩家社群发展至今,各种问题交织在一起的产物,而且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产物。

《原神》的里程碑指出在于,它看上去仿佛只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抄袭问题,但这场风波中,无论正方,反方,还是辩护方,都显示出了和以往不同的特点,这是过去抄袭事件所不曾有的。相关现象归纳起来,大致有三个反常点。这三点互相耦合,又相互矛盾,构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状态。

1.“PV碰瓷说”

第一个反常点是伴随着6月8号公布PV而来的。原本这个项目的期待度很高,结果PV一公布,瞬间炸锅,从此顶上了抄袭塞尔达的帽子。

但与此同时,无论是米卫兵,还是愤怒的吃瓜群众,都开始不约而同地使用一个词,叫“PV碰瓷”。这个词很神,表面意思是米哈游做了一个和塞尔达PV差不多的PV,借碰瓷“神作”的方式来营造话题和流量。潜台词则是,米哈游不至于真的抄塞尔达,等到游戏真正能玩了,大家会发现差别很大,他们只是在碰瓷而已!

知乎上对于“PV碰瓷”的分析

在一些游戏论坛上,不少仿佛很懂的核心玩家也认定是PV碰瓷

“PV碰瓷”这个说法非常反常。仔细想想,腾讯网易完美,哪个享受过这种待遇?如果这个PV是腾讯出的,谁会用“PV碰瓷”这么复杂的词儿啊,大家会斩钉截铁地认为,腾讯它就是抄袭,铁证无误。

网易之前有个产品叫《风云岛行动》,刚公布的时候,因为观感像塞尔达,被着实吐槽了一番——即便是当时,也极少见有人说PV碰瓷,直接定性为抄袭。现在回过头来看,其实网易那个更像是PV碰瓷,因为刚公布的时候有些塞尔达的视觉风格,后来游戏改来改去,最终相似的成分已经少了很多。

为什么只有米哈游会被说是PV碰瓷?原因有两点,一是塞尔达历来是个很难抄的作品,这个系列自成一派,设计上互相耦合的地方很多,外国人都很难抄好,所以很多人觉得米哈游不至于真去抄塞尔达,或者说没能力去抄。

二是有不少人对米哈游这家公司抱有一定期望,他们认为米哈游多少有一些口碑,算是近年来国产手游厂商挣到钱又把牌子立起来的,有不少忠实度颇高的粉丝。原神在PV公开前,项目备受外界期待,也可以佐证这一点,所以很多人会倾向于做“善意”推测,认为米哈游是一时鸡贼,用PV去借势营销炒作。

这时候就能看出米哈游这家手游公司的特殊之处了:它有很多自来水,又不算小公司,这种情形在过去是没有过的。国内大型游戏公司产品线一向混杂,用户忠诚度极差,自来水可以忽略不计,小公司又限于规模,就算有自来水也不太会出圈。只有米哈游是个另类,这家公司已经有一千多名员工了,产品线却高度集中,几乎只集中在一个IP上,经过几年口碑不差的运作,有着庞大的、高忠诚度的自来水用户。

于是,米哈游达成了一个腾讯网易都不可能实现结果:关于抄袭的舆论竟然僵持住了,双方都无法消灭对方,只能在两边不断拱火,升级冲突。

一向在舆论阵地上战无不胜的核心玩家群体,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对手:米卫兵。

2.强大的米卫兵

两个月来,《原神》抄袭之争给人的观感是“闹得越来越大”,争议的烈度和广度都在加强,以至于升级成了这几年国内游戏圈最大的批判浪潮。前些年有个游戏叫《去吧皮卡丘》,属于更恶劣的无脑抄,美术素材直接照搬,在任饭群体中引起过很大的激愤,但舆论规模和原神这次一比,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过去的抄袭风波,从来没有呈现出这种僵持不下的场面。

一般的国内游戏抄袭事件,只会有两种走向:要么是一边倒的战争,要么就是“我不在乎”。

比如腾讯或者网易被质疑抄袭了,厂商可能赶紧改了,或者装死,总之是一边倒挨打的局面,极少反抗。这个时候会有爱腾讯或者爱网易的玩家出来对喷吗?看不到的。

又或者一些山寨游戏抄袭,比如早些年的《卧龙传说》和今年的《纹章召唤》,因为抄的太厉害,甚至引起了法律纠纷,只好停运。这些游戏的玩家对这种结果,呈现出的则是“我不在乎”,爱咋咋,跟我无关,游戏倒了换个游戏玩呗。

还有一些特例,比如当年《我叫MT》和《刀塔传奇》都是被抄袭的重灾区,但这俩自己都处在道德低谷,自然难以获得同情。另一个特例是《魔灵召唤》,也被大厂抄几次,但这个的玩家压根不Care被抄袭(大部分是抄玩法),平时贴吧里还时不时有“又找到一个抄魔灵的游戏我去试试好玩不”的帖子,洋溢着一股乐观豁达的氛围,自然是战不起来的。

另外像《迷你世界》抄《我的世界》。这个倒是战起来了,战况还很惨烈,网上的骂战都快你死我活了。但玩《迷你世界》的大部分是小孩子,在舆论上是有错位的。这边都杀红眼了,主流舆论阵地上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所以也没形成《原神》这样硬碰硬的舆论氛围。

《迷你世界》和《我的世界》玩家一直在惨烈厮杀

是的,硬碰硬。现在《迷你世界》在TapTap上是1.5分,评论区被抄袭争议淹没,那些玩《迷你世界》的小孩不会关心Tap分数,因此形成了一边倒的战果。而《原神》到今天为止,在TapTap上还能挺到6.4分。


这是《原神》和《迷你世界》这类争议作品最大的不同,在正面舆论战场上,原神是有“卫兵”的。这也是批判者们比以往更加愤怒的主要原因——抄就抄了,竟然还敢反抗?你们米卫兵,竟然会重复各种荒唐言论,说什么抄袭有理?

疑似抄袭的作品有了自来水,并且和原作玩家互怼,这种情况案例也发生过一些,但只局限在小范围圈子内,比如舰R和舰C之争,圈外根本不关心。即便是《阴阳师》这种用户忠诚度比较高的大众产品,其玩家最多也只是喜欢到游戏这一步而已,并不会移情到开发商上,当遇到是否抄袭的争议时,很少会产生本能的拥护行为。

而今,中国游戏市场上,终于出现了一个既能再出卖相很好的作品,又经常抄这个抄那个,且玩家忠诚度还很高的厂商。米哈游作为一家中型游戏公司,其拥护者们可以抵抗几乎全国愤怒的主机玩家们,这种情况在过去是不曾出现的,所以愤怒的人们更加愤怒。米卫兵们表现出的姿态,甚至不是过去常见的“我不关心抄袭,只要好玩就行”,而是更进一步的,试图证明《原神》的合理性。他们不会对攻击和批判置之不理,而是会寻找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来洗白,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是的,我们终于有了既能抄又有用户口碑的厂商,这话听着很滑稽,但也不是完全无法让人接受的结果,我更倾向于把它看做是发展中的产物。换句话说,是因为米哈游表现出了一定的进步性,变强了,才有了米卫兵。就像曾经国产手机在刚崭露头角的时候,也出现了很多言行不太正常的国产手机粉丝,比如“煤油”“米粉”什么的,他们也是发展中的产物,扭曲吗?扭曲,但好过连扭曲粉都没有的时代。自那之后,国产手机一路发展,有了今天的局面。

当然,那个时代就习惯“借鉴”的小米,现在依然时不时爆出抄袭事故来。你看这就是基因。它既能助一家企业快速上位,也能在之后的岁月里如影随形,时不时出来恶心人一下。

3.“既强又弱”

今年的ChinaJoy期间,《原神》又成了最大焦点,甚至大过了腾讯NS。因为索尼把《原神》放在了PS4展台的重要位置,还有一位老哥去现场砸了PS4,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后来这位老哥回来,声情并茂写了一篇文,里面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很多人愤怒的核心原因,即:米哈游明明有能力不抄,却选择了抄,这是最无法容忍的地方。


但这个“有能力不抄”的说法,本身就是一厢情愿的。强了是可以不抄,问题是米哈游强吗?它不够强。

你肯定还记得我前面刚说过米哈游很强,怎么到这里又弱了?这就是复杂所在。米哈游处于一种既强又弱的矛盾状态中,就像很多阶段性发展产物一样,是偏科的。

米哈游的强在于技术,《原神》的卖相在主机上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日本卡通渲染游戏,同时,米哈游弱于原创,这是一家重技术和IP的公司,其目标是“动漫公司”,策划和设计从来都不是不是重心。玩法的搭建和交互的设计非常考验团队的能力,米哈游没有这种能力。

所以不要再说“米哈游明明有能力不抄”这种话了,这家公司实际上没能力不抄。米哈游的拿来主义是一以贯之的,《崩坏学院2》拿来的是《僵尸小镇》的设计,《崩坏3》照搬了一圈日式动作游戏的动作。只是崩坏3靠着卖相好,以及后期IP搭建完善,负面舆论很少。但这个习惯是刻在基因里的,走了捷径,又没受到惩罚,怎么可能不再走?所以《原神》抄什么都不奇怪,这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并没有原创内容设计的传统,他们认为“把其他游戏好的设计学过来”就叫设计游戏。而很多时候,“融会贯通”和“缝合怪”只有一线之隔。

在米哈游之前发出的公开信里,几乎是自我感动地说“向很多前辈学习了XX与XX”,拼接而非搭建——这就是米哈游所理解的游戏设计。


但拼接其实也没啥错,老外开发者的拼接玩得贼六。问题就在于,米哈游在拼接的过程中,延续了《崩坏3》的“视觉抄袭”法,这给它埋下了无可辩驳的隐患。

换句话说,米哈游的罪不在于抄,而在于没抄好。

在较为成熟的欧美日游戏工业中,开发者在抄的过程中,会判断某种游戏设计元素到底是不是不可替代的,比如吃鸡游戏里的缩圈和补给,它就没法替代,所以老外在抄吃鸡的时候,都会保留这两个设计,同时在其它可替代的设计层面尽量通过差异化来避嫌,最后抄出了《堡垒之夜》和《Apex英雄》这样的优秀产品。

但是,诸如《猎天使魔女》的“后空翻魔女时间”和“高跟鞋攻击特效”,它是不可替代的吗?显然不是。然而米哈游在《崩坏3》里抄的就是这些东西,这就是很典型的“视觉抄袭”。到了《原神》里,那些无处不在的,和《旷野之息》相似的视觉元素,也是一样的路数。

这个高跟鞋特效应该有不少《崩坏3》玩家熟悉

有没有避嫌,我认为是中国式抄袭和欧美日游戏工业抄袭最本质的区别。中国厂商在抄的过程中,总免不了把很多UI和视觉元素也带过来。我特别能理解这种做法是怎么来的,说白了,就是制作组无能啊。就像一个40分的学生去抄100作业一样,因为不了解答题的原理,只好连口癖都抄。优秀的游戏从核心玩法到UI表现,都有着从无到有的设计逻辑在里面,而国内团队在抄袭玩法之后,是缺乏配套的设计管线的,在懒惰和习惯性“借鉴”的思路下,最后往往连视觉元素也一并照搬。

拆解产品的核心设计理念,融会贯通,做到自己的游戏里,加上不一样的视觉风格和原创内容——米哈游很欠缺这方面的能力,他们做的更多的是“缝合”,把各种优秀的游戏设计缝合到《原神》中。按理说这样也可以,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差异化……

米哈游就栽到了对“差异化”的理解上。

《原神》PV引发的第一波负面舆论爆出后,我有一些行业的朋友去问米哈游员工的看法,得到的一种反馈是:“因为PV展示的内容很有限,所以造成了这种误会,等到测试的时候,更多内容曝光,大家就知道区别还是很大的,就自然消除抄袭的误会了……”

后来的测试大家都知道了,人们看到了更多的抄袭元素。



米哈游内部能有这种看法,证明他们对舆论环境有着非常严重的认知偏差,而这种认知偏差,很大程度源于过去从《崩坏3》身上上获得的经验。

2016年《崩坏3》推出的时候,虽然第一时间就被人指出有明显抄袭痕迹,但并未形成很大的争议。在当时的行业里,这个产品甚至属于“抄得比较体面”和“做得比较认真”的。但这三年间,舆论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主机/Steam玩家的话语权增大了很多,整个文创产业对抄袭敏感到无以复加,其中尤以“视觉抄袭”最容易引争议,甚至能搞出很多无中生有的抄袭指控来。最近大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就很典型,就因为一个插兜的动作,也被各路人马当成了“抄袭实锤”。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再想按照3年前《崩坏3》那种“视觉抄袭”的路子,是行不通的。但这个迅速变化的舆论形势,米哈游并没有很好地领会到,依然沉浸在“既然《崩坏3》抄了没事,那《原神》应该也没事”的幻觉中。同时他们会认为,《原神》已经做出了非常多的差异化内容,其实玩起来和塞尔达大相径庭(的确如此),那么,你们为什么只会盯着部分视觉上的相似,而无视更多差异化的设计呢?

这种思路在米哈游公布的另一款新作《未定事件簿》也能看出来:我都把玩法改成恋爱游戏了,就参考了一小部分《逆转裁判》,其余内容八竿子打不着,怎么PV一放出来,你们又炸了?


这就是米哈游近几次宣传造势最失败的地方。《崩坏3》项目太过安逸的视觉抄袭经验,让米哈游从上到下,都失去了对视觉抄袭的风险判断力。说极端一点,即使《未定事件簿》哪怕把《逆转裁判》的剧本抄一些过来,包装一下,改头换面,可能都不会引起多大的争议(因为跟别人解释这个很费劲)。但米哈游好死不死,又是祖传配方,把《逆转裁判》最直观的拍桌动作和日本律师徽章都搬了过来。


米哈游不明白的是,绝大多数群众根本不在意抄袭,也不在意你做了多少差异化内容,他们只在意“看起来像”。至于玩法像、剧情像、设定像,都很难引起大规模的批判抵制。唯独视觉上的相似,贴几张图你就完了,连洗地的空间都没。这一点,腾讯和网易这样的大厂公关应该都深有体会。



这个月吸金无数的《龙族幻想》其实也是个缝合怪,海纳百川,抄了一大堆游戏,结果关心者寥寥,很大程度是因为龙族自己的主视觉元素还算比较原创,哪怕网友把各种抄袭素材罗列对比出来,也很难造成原神那种“扫一眼就知道抄啥”的冲击感

4.一个教训

说完了米哈游的问题,我再来帮他们洗洗地。

很多人认为《原神》是中国游戏行业的一次倒退,影响将十分恶劣,“明明有资源,却用在了抄袭上”。我不这么悲观,纵然这样那样菜得抠脚的问题,《原神》依然是国内游戏行业向前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诞生的东西,它反映出的依然是进步。

因为市场供需关系进步了,才会有这样一个抄塞尔达(而不是王者荣耀)的东西;因为审美和版权意识进步了,公众才会对抄袭更加敏感;因为技术进步卖相更好了,《原神》才会引起如此大的注意力和争议;甚至因为手游比过去更接近文化产品了,才会有“米卫兵”这样对公司和产品高度认同的死忠。他们固然很蠢,还很扭曲,但他们产生的这种大规模粉丝效应,是过去国内手游市场里没有的,再赚钱的产品也没有。

当然它是抄了,但值得愤怒吗,不值得,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明明有能力不抄却抄了”的假设。想明白这点,就更容易不带感情色彩地把《原神》当成一种阶段性产物,冷血地看待现实。

技术和IP运营的强大,让米哈游孕育出了米卫兵这样的粉丝群体,而在游戏底层设计上的落后,又让米哈游外强中干,并不能匹配外界对其的原创期望。甚至在自己成功经验的圈养下,对抄袭的舆论风险产生了非常低级的误判。

外界大众很难理解这种复合状态,所以会很多事情不可思议,义愤填膺,用各种阴谋论解释米哈游的动机。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事故,并不存在“精心设计的营销方案”。我相信米哈游真的想做一个好的产品出来,但又被团队的能力、视野和经验所限制,最后变成了这样。

说得更直白一些,《原神》如果是一个高级缝合怪就好了,但很可惜,现在这个缝合怪还是Low了点,视觉抄袭无疑是不体面的,但也是个教训——希望米哈游能从《崩坏3》的温泉乡中惊醒,在之后的产品开发中,能少点儿“一眼就知道在抄啥”的低级问题,

最后也给米哈游,乃至所有国产游戏公司一个忠告,别再他妈做“网友随便发个对比图就能带上万转发”的低级视觉抄袭了。但凡一家公司想做点内容营销而不是单纯买量,这方面的风险一定要规避好,时代已经变了,以后请抄得体面点。

作者: i对长  
来源:对对对你们都是业内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myRr2YuPiDcLx3IzSmAMYQ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Advertisement
游戏解决方案 - 腾讯云
推广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