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MUGEN 》:卡牌游戏的绝对逻辑,同人创造力的无限可能

作者:黑白倏 机核 2019-08-21 2.1k


丨从《游戏王》黄金时代的同人产物,一窥那个年代游戏王圈子的繁荣

叔音:报告老板,有人给游戏王MUGEN写安利文

HANK:我TM早看到了

MUGEN——无尽可能的动作引擎

1999年,一个程序员在玩游戏时突发奇想:为什么街霸系列和拳皇系列的人物不能对打呢?于是,1999年7月17日,M.U.G.E.N.引擎诞生了。《MUGEN》本体的剧情很简单:一个穿白衣服的功夫小子,女友被大魔王抢走了,于是他去了大魔王的老巢,打败了自己的克隆人,却发现其他的敌人还没被做出来。

虽然剧情简单,但MUGEN引擎如游戏名(谐音日语中的“无限”)一般,拥有近乎无限的自由度,不仅可以自由增加人物和场景,血条,开头动画,音乐都可以进行修改。

从1999年发布至今,MUGEN通过极高的自由度吸引了无数创作者,使得MUGEN不仅有拳皇系列、街霸系列、侍魂系列这类本来就是格斗游戏角色的移植(以及对其的魔改),甚至还有来自东方project、DC、漫威、奥特曼系列、洛克人系列、北斗神拳系列、JOJO系列的角色可玩。除了这些常规角色,还有一些恶搞角色,比如…...麦当劳叔叔(用薯条当纸扇攻击),阿部高和(必杀技是用菊花创造黑洞),滑稽和熊猫头表情包(¿)。

再之后,一些创作者想到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手动操作角色,而不是让角色自己动呢?。因此,各式各样的AI诞生了。甚至有的角色,本来机体性能不强,但搭载了高强度的AI,使得角色能使其与高强度角色一战。到后来,有的创作者干脆放开双手,让AI与AI互博,并录制下来,以比赛的方式将对战的『趣味性』与『可能性』展现给观众,这就是MUGEN杯赛。在杯赛中,你能看到孙悟空与埼玉互殴,也能看到六小龄童和初代奥特曼两开花。

av39580929奥特曼两开花

av44638249埼玉大战孙悟空

av279810,MUGEN杯赛『众神的挑战赛』中著名的“可能性的一击“,作者读档/存档了上千次,逐帧操作,终于让狂级的『范马勇次郎』跨越了阶级,一击将拥有全屏高伤AOE的神级角色『葬志贵』秒杀。

《游戏王》——本土卡牌游戏的启蒙

动作游戏有动作游戏的魅力,卡牌游戏也有卡牌游戏的独到。《游戏王》是由高桥和希创作的游戏主题漫画,最初的剧情大致是:高中生武藤游戏本来是一个内向的高中生,因为发型奇异整日被同学霸凌,爱好是每天拼埃及带回来的千年积木,而当他拼好积木后,积木里沉睡了三千年的无名法老王苏醒并成为了另一个武藤游戏,从此,法老王用游戏的身体和各种各样的人开始了各式各样的黑暗游戏,比如电子宠物和溜溜球,轻则烧伤毁容,重则精神崩溃。但其中以万智牌为原形创作的『决斗怪兽』篇,反响特别好,因此在编辑的要求下,后期作品变成了以『决斗怪兽』卡牌为主题的漫画。而专注柏青哥和健身房的Konami在此时看到了『游戏王』作为卡牌游戏的潜力,从此买下了版权,开始发行以游戏王中『决斗怪兽』为原形的卡牌。

正巧当时国内引进日本动画,《游戏王》的开发商Konami还没有对国内市场引起重视,于是乎一群国内商家看到商机,也开始印刷和贩卖游戏王的中文的盗版卡。不得不说,这些现在看来粗制滥造的盗版卡,在那段没有智能手机的日子丰富了无数中小学生的课余生活。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此时《游戏王》卡牌并未入华,但靠着电视台的游戏王动画+盗版厂商们自发为游戏王推广的病毒营销组合拳,让《游戏王》在2010年前几乎垄断了国内的集换式卡牌游戏市场。

不得不说,这个组合拳相比一般的集换式卡牌宣传有效得多。因为动画不仅能拉动《游戏王》卡牌的销量,还能为很多低龄玩家提供规则参考,相信很多只看过初代动画的玩家,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基础生命值是4000。相比之下,没有动画辅助的《精灵宝可梦》卡牌,因为没有动画进行讲解,当时很多低龄玩家即便收集了卡牌,也不知道怎么战斗。

相信不少90或者00后,都曾在各种场合见到过《游戏王》卡牌,有时是学校后废弃的乒乓球桌,有时是开运动会时体育场某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一个同学手里攥着青眼白龙,另一个同学手里攥着黑魔导,为了五帝龙是不是假卡而争得面红耳赤。可以说,在《炉石传说》发布以前,《游戏王》的影响力甚至比《三国杀》还大。时至今日,你仍然可以在各种地方看见对《游戏王》的neta和致敬——旧版b站的弹幕发送键上『毁灭地喷射白光!da!』就来自于《游戏王》中男二海马赖人的名台词。近期火爆的手游《明日方舟》中作为占卜师的远山,也多次在语音中neta『墓地』和『怪兽卡』这种游戏王术语。

《游戏王》的“缺陷”——同人作品的难处

虽然《游戏王》曾经在本土卡牌市场称霸一时,但同人作品却很少出现精品。原因很简单,游戏王无论是动画还是漫画,其中都有一个避不开的问题:立体投影。简单来说,就是能让卡片上的怪物以实体出现在现实中。在漫画和动画中,这样处理卡牌是很好理解的:一来不用让玩家面对枯燥的卡牌,二来可以将强力怪兽卡展现在玩家面前,从而拉动玩家购买卡包。

但可惜的是,在中文圈子中,同人作品的创作主要还是以小说居多。原因也很简单:小说好写,漫画难画。而如何处理立体投影,在小说中就成为了一个老大难问题。

以网上随便一篇《游戏王》小说举个例子:

万丈目:“我的回合,抽牌。我在这发动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选择自己墓地1只怪兽,表侧攻击表示特殊召唤。苏醒吧,【地狱战士】(LV4,攻1200)!接着我发动魔法卡【地狱的暴走召唤】,对方场上有表侧表示怪兽存在,自己场上有1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和那只特殊召唤的怪兽同名怪兽从自己的手牌、卡组、墓地全部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对方选择对方自身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和那只怪兽同名怪兽从对方自身的手牌、卡组、墓地全部特殊召唤。”一阵电光闪过,万丈目场上又出现了两个【地狱战士】,而三泽的场上出现了一个【氢素龙】。(略过一部分对话)万丈目:“我要发动装备魔法【地狱联盟】,场上每有1只表侧表示存在的和装备怪兽同名的怪兽,装备怪兽攻击力上升800。装备上的【地狱战士】攻击力就是3600点了!上吧,【地狱战士】!”【地狱战士】大刀一挥,斩碎了一只【氢素龙】,直接对三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以上的操作,用现实对战术语可以总结为:『抽卡,发动活死人的呼声,拉地狱战士发地爆,发场地地狱联盟,3600点的地狱战士攻击氢素龙』,合计一共四步,却用了足足三百字。从以上部分,可以看出《游戏王》同人小说最难处理的两个部分,便是卡片的介绍和描写怪物实体化。如果不对怪物实体进行描写,小说就会走向『全是决斗而过于干瘪』或是『对话太多而过于臃肿』两个极端,而描写过度,又容易喧宾夺主。

这不是由写手,而是由《游戏王》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游戏王的怪兽形象和卡片数据如果用视频或者漫画等信息密度高的载体,或许可以在几个分镜间将卡片的所有特性表示出来,文字这种信息密度低的载体,相比之下表现力就差一截,笔力不足的作者很容易写崩。并且游戏王的场面和手牌,是会保留在场上的,如果无法直观的以图片方式观看场面,单靠文字描述很容易让人忘记细节,产生『两次通常召唤』之类的低级错误。

新的同人可能性——《游戏王MUGEN》

那么,能不能干脆放弃小说这一载体,转而制作视频,并用MUGEN的战斗补足卡片战斗的动画细节呢?答案是,完全可行。2010年8月2日,一部『用mugen展现游戏王的战斗』的视频在ACFUN上发布,这部作品叫《游戏王MUGEN》,而他的作者,就是当时闻名MUGEN圈并曾在《游戏王》线上战队中活跃的UP主,千星流月。


这部作品叫《游戏王MUGEN》。当时的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游戏王MUGEN这个系列能一直做到今天,超越其他同人,成为在华语游戏王圈中足以封神的存在。

《游戏王MUGEN》为何能够在同人作品中异军突起?

优势1:决斗构成

众所周知,《游戏王》是一部子供向的少儿动画,为了通俗易懂,吸引更多新玩家入坑,其决斗的构成往往较为简略,会故意忽略如cost,苏生限制,时点等较为难懂,但是在实战中极其重要的规则。比如游戏王第一部,游戏对天空龙之战,游戏在被天空龙骑脸的情况下,巧妙利用对方的史莱姆怪兽无限复活的效果,让天空龙持续发动招雷弹,最后因为自己发动的『生还的宝札』而抽干卡组败北。然而实际上,这个连锁虽然精妙,但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因此有这么一段时间,《游戏王》的动画决斗曾经变成了互相飙攻击力:如果五千的攻击力压迫感不够强,那就印一张一万攻击力的卡给主角做靶子,如果一万的攻击力还是无法表现压迫,那就印一张十万攻击力的卡给主角做靶子。如果攻击力不够,就用『超模』的效果来弥补。而主角方面,也没有好多少:无论BOSS有效果抗性或是高攻击力,现场『印』一张针对卡永远是编剧的首选,这一现象过于频繁,以至于到最后“印卡”都成为了《游戏王》绕不过去的一个梗。原因何在?因为如果决斗不这么构成,低龄玩家看不懂啊。

渐渐地,动画中的决斗,变成了《BLEACH》式的『开挂互秒』——你印卡,我也印卡,你印假卡,我变身赛亚人印针对假卡。典型如第四部《ZEXAL》,最终BOSS,千上主上的王牌怪兽『CINo.1000梦幻虚光神原数天帝・原数天地』,不仅名字又绕又长又中二,还坐拥10万攻击力,且拥有多种抗性和特殊胜利效果,恨不得把卡片的效果印到背面。


CiNO.1000纽美罗尼厄斯纽美罗尼厄,攻击力/守备力各10w,动画效果:这张卡不会被名字带有「No.」以外的怪兽战斗破坏。自己场上存在的「CNo.1000梦幻虚神纽美罗尼厄斯‎」被破坏时,可以把墓地的那只卡在这张卡下面重叠作为XYZ素材,把额外卡组的这张卡XYZ召唤。这张卡不会被卡的效果破坏。这张卡不能攻击宣言。只要这张卡在自己场上存在,对方必须选择这张卡作为攻击对象。没有选择的回合的结束阶段,对方决斗败北。把这张卡的1个XYZ素材取除才能发动,1只对方怪兽的攻击无效,自己回复那个攻击力数值的生命值。

而主角选择击败这只怪兽的方法,则是和背后灵(《游戏王》传统)星光体合体,穿上金红色铠甲,头发染成金色,变身异热同心ZEXAL,现场新印了一张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卡击败BOSS。

但在《游戏王MUGEN》中,除了少数极其知名的原作卡片(如能双方抽6卡的天降的宝札,双方墓地怪兽改变种族的轮回独断,原作效果的青眼光龙等)外,其他情况下《游戏王MUGEN》的决斗全部都是由严格按照游戏王规则进行的,卡牌也均为Konami发行过的卡,即使偶尔会为了剧情使用动画卡,但也绝不印DIY卡。因为《游戏王MUGEN》的编剧艾叶认为,《游戏王MUGEN》的决斗,其吸引力在于最大化发挥大家已知卡片的效果、制造平时在决斗中不易见到的场面,为观众展现『决斗的魅力』,如果在决斗者面对无解的局面时,不是寻找可能的解法而是选择印卡来强行决定剧情的走向,决斗的构成就没有丝毫意义。就像MUGEN一样,比赛的胜负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观众看到战斗的『趣味性』和『可能性』。

不得不说,这种处理反而让《游戏王MUGEN》的决斗构成上升了一个台阶。

以公认决斗观赏性最佳的《游戏王mugen》第二季第八集举例,这集的对战neta的是《游戏王GX》中斋王和爱德的对战。这段决斗我初看时的震撼,不亚于在《JOJO》里看到仗助的自动追踪玻璃弹。无论是决斗的华丽,还是和剧情的联系(用D-力量卡死自己),这段决斗都完美的兼顾了。

(以下是文字版本的讲解,理解内容要求有一定游戏王知识,我会在规则比较难懂的地方进行加粗处理,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在评论区进行留言,笔者会进行解惑)


五月的场面上,血魔拥有4400点攻击力,且可以永续无效对方场上的怪兽效果,且不会被战斗破坏,后场的永续魔法·二重防御者可以无效一次攻击。如果血魔被战斗破坏,可以用顽强人的效果在准备阶段复活,如果使用战斗破坏墓地发动效果的遗言怪兽,恶魔人可以除外对方的盖怪。而五月还拥有动画卡[D-力量]的保护,这张卡发动后正面放置在卡组顶端,并让发动者无法抽卡,但场上以命运英雄卡为对象的[对方]的魔法陷阱怪兽效果无效并破坏,自己场上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卡不受[对方]的卡的影响。在视频制作出的时代,还没有坏兽一说,而且就算使用坏兽也无法解开剩下怪兽的攻击封锁,D-力量放置在卡组顶端,无法被旋风等一般破后场卡破坏,可以说是万策尽的场面。而另一方,艾叶的场上只有两张后场和一张守备表示的[密仪之力-战车],手牌只有三张,血量也只有100,已经是风中残烛,好像除了印卡,已经没有方法可以解场了。(直伤不算解场)这个时候,原作的动画编剧通常会选择印假卡,实卡玩家会暗黑界的引取让对方把D-力量抽走后再雷击羽毛扫,那么《游戏王MUGEN》里,艾叶是怎么破局的呢?


首先,在对方场上祭掉3星的顽强人,特殊召唤骷髅外星人。祭品属于cost而非效果,所以特招不受D-力量的影响。


其次,除外墓地3只光属性·天使族怪兽和1只暗属性·恶魔族怪兽,特殊召唤天魔神恩莱兹,再从墓地里跳一只偷星虫。

首先,在对方场上祭掉3星的顽强人,特殊召唤骷髅外星人。祭品属于cost而非效果,所以特招不受D-力量的影响。其次,除外墓地3只光属性·天使族怪兽和1只暗属性·恶魔族怪兽,特殊召唤天魔神恩莱兹,再从墓地里跳一只偷星虫。最后,将三只怪兽从场上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密仪之力EX-暗之支配者。(OCG实卡)

请勿吐槽卡片精灵是二小姐

艾叶连锁发动陷阱卡[亚空间跳跃装置],让对方场上的骷髅外星人和自己场上的暗之支配者交换控制权(对象不是命运英雄不受D-力量的干扰)。

“一个这么挂比的对手在你面前,你要么干掉他,要么被他干掉,痛诉对方的挂比只是暴露你的无能而已”——艾叶

暗之支配者效果发动,丢硬币决定效果,但是对方的血魔在场,我方场上的暗之支配者发动的效果会被无效化,因此艾叶连锁发动陷阱卡[亚空间跳跃装置],让对方场上的骷髅外星人和自己场上的暗之支配者交换控制权(对象不是命运英雄不受D-力量的干扰)。C1暗之支配者效果发动,C2亚空间跳跃装置效果,连锁逆处理,亚空间跳跃装置效果处理完毕后,暗之支配者就已经移动到五月的场上,因此不会因五月血魔而效果无效(血魔只会无效对方场上的怪物效果),继续处理效果,暗之支配者获得反面效果:被破坏时,场上的卡片全部破坏。此时,艾叶的场面上只有一张明牌陷阱[吊顶]。看似已经束手无策,但实际上,胜利的方程式已经完成。






虽然D-力量看似无敌,但却有一个致命的死角:只能让自己的命运英雄怪兽不受对方的效果影响。而此时,暗之支配者却是在五月自己的场上,暗之支配者的效果是在场上结算的必发效果,五月的D-力量无法保护被暗之支配者破坏的怪兽。吊顶发动,虽然有D-力量保护,只能破坏暗之支配者,但此时,暗之支配者的效果发动,场上的卡全部破坏。


暗之支配者炸完场后,五月和艾叶都已空手空场,艾叶也只有100血。只要五月能抽到怪兽卡,就能逆转。可惜,五月自己的D-力量效果,无法在抽卡阶段抽卡,胜负已分。

不需要印卡,只需要稀松平常的卡,一个合理的规则,一个决斗者就可能创造奇迹,正应了《三体》里那句话:真正的强者,用规则作为武器。如果说面对命运的勇气是『黄金精神』,那么不靠外挂和假卡,在规则与规则,卡与卡之间找到一丝创造奇迹的可能性,就是『决斗者精神』。

可惜的是,现在的《游戏王》动画,似乎已经将这种精神抛之脑后了。

优势2:剧情

提到剧情就不得不提到一位神级人物——《游戏王MUGEN》的编剧艾叶了。为什么说艾叶是神级人物呢?看看他的其它作品就可以略知一二了:早期的制郁系短篇小说『血杜鹃』,近期的『乒乓帝国』『喵探长弗雷』,尤其是近期的喵探长弗雷和乒乓帝国,制作优良,分镜和剧情极佳,在bilibili拜年祭中均作为压轴作品出场。

用千星的话讲,如果没有艾叶,《游戏王MUGEN》很可能在搞笑视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绝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请谨慎浏览。

回到正题,游戏王mugen第一部剧情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千星的朋友在推巫妖王副本时被杨永信羊叫兽带走用电击棒电疗洗脑,为了救出朋友,千星和他的伙伴们踏上了讨伐羊叔的旅程。如果没有艾叶,很可能第四,五集的时候,千星就能击倒羊叔,整个作品也会草草完结了。但在第三集开始,艾叶加入了游戏王MUGEN的制作,并以一个长篇作品为目标,将游戏王MUGEN的故事内核从“搞笑”改写为了“巫妖王之路”:千星击败了羊叔后发现,羊叔的体内有着[一但解封世界就会毁灭]的封印。为了守护有伙伴存在的世界,千星选择了将封印转入自身体内,继承了羊叔的位置,背负起了守护世界的责任。


在第一季结束并推出了两部OVA后,艾叶便着手开始制作《游戏王MUGEN》的第二季。与第一季不同,第二季的《游戏王MUGEN》并没有走像第一部一样,纯粹的公路片的套路,而是一边在明面上以“群像剧”的手法对新出场的各路角色和整个《游戏王MUGEN》的世界进行刻画,让观众更有沉浸感,一边将“前代主角的故事”作为暗线,让暗线推动故事的发展。

第二部第八集下,三线同时叙事。

这样处理,不仅尽可能的保证了故事结构的完整性,还使得每个有名有姓的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主题:炼金的复仇,五月的谎言,M凉的成长,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角色,使得每一次明线与暗线的冲突都无比精彩。但当新主角们的明线结束后,前代主角的暗线跳入明线,故事不仅没有疲软,反而随着明线的伏笔被陆续揭示出来而更加激烈和精彩。毫不夸张的说,游戏王MUGEN光是剧情构架,在游戏王同人圈中就足以封神。

结尾

《游戏王MUGEN》出生于黄金般的2010年,可以说,《游戏王MUGEN》就是那个大时代的图腾,见证了《游戏王》从同调时代到超量,灵摆,LINK时代的历史。时至今日,你在任何一个游戏王的群组里讨论《游戏王MUGEN》,总有不同时间入坑的人能接上你的话题。

在名为时代的乱流中,《游戏王MUGEN》没有变,变了的,只是时代本身。2014年,《游戏王ARCV》播出,并创下了NICONICO网单集最低好评率和最高差评率的记录。2017年,《游戏王Vrains》播出,游戏王卡牌的规则也进行了大改,如果不使用新发行的LINK怪兽卡,几乎所有卡组都无法展开,导致《游戏王》圈出现大规模的退坑潮。

规则的愈发繁琐,动画的一路走低,电子化卡牌游戏(炉石传说)的冲击,种种因素,让国内外的《游戏王》入坑成本水涨船高,渐渐地,入坑的新玩家越来越少,退坑的老玩家越来越多。如今,华语游戏王圈子已经处于严重萎缩的状态,剩下的玩家多数也成为了单纯追求强度的“主流玩家”,缺乏强度的老卡组被丢入垃圾桶,只有强度的新卡组则在排队等待被丢入垃圾桶的路上,整个环境的稳定性,已经荡然无存。

在这个纯粹追求强度的环境下,不追求强度的娱乐玩家已经濒临绝迹,同人作品的质量取决于圈子的大小,圈子小,对创作的热情就少,同人作品就会更少。有多少优秀的游戏王同人作品,因为近些年游戏王圈子的萎缩而消失在时间的沙漠中,谁也不知道。

不知多少年后,也许我们只能看着《游戏王MUGEN》,怀念那个优秀作品层出的黄金时代了吧。

“祝友谊天长地久!万岁!”

作者:黑白倏
来源:机核
原地址: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13858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