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码农”的下一站:卖保险实现财富自由?

时代财经App 2019-09-03 5.3k
曾经创造过无数“造富”神话的游戏行业,如今也遭到了保险业的收割。 但卖保险当真可以实现财务自由吗?游戏码农真的可以实现自我突破吗?
“我是不会去卖保险的!”曾经在一家游戏上市公司担任市场总监的李云话语中不乏坚定。

李云身边不少同行都离开了游戏行业,为了千万年薪的梦想投入到保险业。但他还在坚守着,暂时与几个朋友合伙做起了自媒体。

来自多家保险公司的信息显示,博士、医生等传统精英人才进入保险代理人行业的步伐正在提速,870万代理人队伍的组成正在逐步发生变化。

曾经创造过无数“造富”神话的游戏行业,如今也遭到了保险业的收割。


码农也疯狂

“别说我们这些做运营出身的人,连敲代码的码农都去做保险了。”李云指出,由于去年的版号审批收缩等影响,一些中小游戏团队倒闭。为了生计,不少码农都选择了保险业。

曾经在广州科韵路一家手游公司工作了3年的张君就是如此,手上的项目说停就停,最后连项目组“老大”一起被公司扫地出门。

在待业的那段时间,张君发现自己很难找到新工作,“之前的互联网泡沫不仅吹高了不少创业公司的估值,也让不少程序员的身价一路飙涨。”

如今泡沫逐渐退却,市场对于码农的需求量在降低,尤其是张君这类处于食物链底层的程序员。“我又不是什么大神,技术经验这些都欠缺,不像那些‘大神’怎么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曾经被泡沫哄抬起身价的基层码农很难适应如今的状况。过去拿着数万月薪的时候,他们穿着优衣库和361°,看似简朴。

“但别看他们只是穿着优衣库,其他地方的开销大得很,给游戏充个几千,买个上万的镜头,眼睛眨都不眨。”李云说。

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质量,张君决定去从事保险业,一方面是实在找不到与原来收入相当的工作,另一方面是自己被各种保险招聘电话骚扰了个把月。

“总好过去做微商吧,做那个真的是无爱,做保险的话,还能锻炼一下自己的社交能力。”张君换了一种心态,就当是锻炼自己不太擅长的社交能力,毕竟此前的工作就是对着0101的代码。

“只要登录上BOSS直聘留下过自己的个人信息,就特别容易被保险公司盯上,我最多的时候一天收到过4个招聘电话。”李云说。“什么平安、友邦的,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我都收到过电话。”

只不过,李云选择了坚守,而张君选择了离开。历经了游戏媒体编辑、VR公司创始人、游戏上市公司中层后,李云觉得自己还是无法接受保险公司的那一套培训方式,“自由惯了,还是游戏圈的氛围更适合我。”

保险在“升级”

保险公司之所以将代理人锁定在李云、张君这种城市精英人群是因为保险业也在“升级”。

2018年5月31日,保监会下发《保险销售从业人员监管办法》,明确规定要求参加保险代理人资格考试的人员 “应当具备大专以上学历”。不过,保监会还允许地方按照实际情况,确定当地代理人的报考标准,尚未实行一刀切。但此举仍被视为近年来中国保险业提升行业形象以及从业人员素质的重要举措之一。

平安人寿的相关负责人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公司所推出的人才招募及培养计划,年龄在25-45,其中35岁以下占比超过70%,在学历方面,100%大专以上学历,近40%为本科及以上学历。

“可能我之前从投资人那里也能拿到几百万融资的经历让这些保险公司格外看重我吧。”李云表示,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和高学历人群,更容易受到保险公司的青睐。

水滴保险研究院与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发展趋势白皮书(2019)》中显示,硕士及以上学历的营销员群体绩优率是高中及以下学历营销员群体的3倍,业绩优秀的保险营销员中,近四成具备高学历。

从根本原因上来说,保险业之所能吸纳如此大规模的精英人群来从业,是因为整个保险业的大盘不断上涨。瑞再研究院发布的sigma报告指出,未来十年,新兴市场仍将是驱动全球经济及保险行业发展的重要引擎,预计中国在2030年代中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

一时间,“千万年薪,月入十万”成为了这些精英人群的奋斗目标,在网络上也时有通过卖保险实现财务自由的案例,这些敏感的词汇刺激着那些此前“踏空”过互联网创业、金融创新的城市精英们。

焦虑、躁动且又充满期望,这种复杂的心态驱动着城市精英们来到了保险业这个新世界。

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张君进入保险行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原本被砍掉的项目通过了审批,看到网上的审批名单,内心五味杂陈。

很无奈,张君就这么成为了当时网络上的段子--“世界上最悲剧的事情,就是项目拿到了版号,但团队都散了”。

“你,还有兴趣回来吗,项目可以动了。”当天晚上,一身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的张君接到了原来游戏项目的负责人电话。

张君面临的选择是回到熟悉的游戏行业,还是在未知的保险行业里打拼。但此时的他,已经开始适应这种全新的工作方式:一边贩卖焦虑,一边试图用保险产品消除身边人的不安。

现在,他的朋友圈经常是昨天发着各种重疾所带来的家庭悲剧,今天就是高额的保险理赔机制介绍,明天紧接着一条关于日本等保险体系异常成熟地区的推广。

“已经很难再出现《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了,指望游戏暴富是很难了,做保险没准儿会实现财务自由。”李云在经历了暂停游戏版号审批、原公司老板被带走协助调查等事件后,得出了这么一条结论。

只不过,市场运营出身的李云并没有选择从事保险行业,而码农出身的张君决定“换一种活法”,最终拒绝了邀请。

“可能你们还不知道,游戏市场的更迭很快,就算是现在推上去了,可能也是过时的玩法。”张君表示,即便回到原有的团队,玩法和流行的元素都是去年的,很难让游戏真正“复活”,倒不如跑去保险业放手一搏。

并且,游戏产业正处于大洗牌阶段,版号等方面的控制使得不少中小团队退出,5G等新技术所带来的正负冲击很难具体估量。对于从业时间三年的张君来说,去不到腾讯、网易这样的头部公司工作,收入是很难得到保障的。

相比起张君的不善言辞,交际能力不错的李云似乎更加适合做保险。但李云并不感冒,觉得卖保险尽管有着工作自由的许诺,但依旧要每天去公司打卡,并且各种密集的培训会、分享会是他无法接受的。

更为重要的事,财务自由这种“神话”是很难降临在自己头上。“看开点,这种千万年薪的注定是极少数人能做到的,其实大多数人是要被淘汰的。”

虽然保险代理人收入“上不封顶”,但也是“下不保底”,没有单子就意味着很难保证基本收入,很多保险代理人在从业初期大都靠亲戚朋友,一旦无法开发增量市场就会陷入被动,行业对他们的淘汰比游戏行业的“二八原则”还要残酷得多。

“倒不如和朋友做点自媒体,拉拉单子。虽然赚得不多,但足够度过这段行情不好的时候。”李云表示,这种行业增速放缓阶段,“猥琐发育”要比积极冒进更加重要。

(李云、张君均为化名)

来源:时代财经App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