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营里出来的非洲小伙 凭一款游戏实现人生逆袭

齐鲁壹点 2019-10-22 6.1k
24岁的拉杜·梅恩是一家美国公司的总裁,他的办公室坐落于华盛顿一处现代化的办公楼内,水和咖啡随时可以供应;然而,就在几年前,他还住在难民营里,缺衣少食,担心自己是否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人生上的巨大改变,都是他靠一台电脑和一款游戏为自己赚来的。

拉杜·梅恩在美国的办公室里。

攒钱三年买来的电脑

梅恩出生在南苏丹,这是一个2011年才独立出来的非洲国家。梅恩出生时,苏丹正处于第二次内战期间,还在襁褓中的他随父母跋涉了360多公里,从南苏丹逃到乌干达北部的难民营,他的两个姐姐在逃难过程中生病死去了。“我家里有5个,不,7个孩子。”谈到家人时,他把两个已经记不清长相的姐姐也算了进去。

他是在难民营中长大的,炸弹时不时从天上落下来,他的朋友被招去当童子兵。虽然饱经战争蹂躏,但梅恩却拥有让同伴开心的能力。他的母亲达鲁卡还记得,9岁的梅恩给难民营里的居民们表演皮影戏,“他把盒子剪开,上面铺上白纸,在后面点上几根蜡烛。难民营里的人都来了,100多人坐在院子里看梅恩演皮影戏,就像看电视一样,这是我们难得的娱乐活动。”

南苏丹(资料片)

12岁那年,梅恩在难民登记中心第一次见到了电脑,他觉得那简直就是“从天堂掉下来的东西”。梅恩回家求母亲给他买一台电脑,一开始,达鲁卡觉得儿子的想法很可笑,他们连饭都吃不饱,哪来的钱买电脑呢?后来,她想到了儿子的纸盒子和皮影戏,“无论我给他什么,他都投入精力,有所收获,皮影戏证明了这一点。”达鲁卡说,她也希望能做点什么缓解孩子住在难民营里的压力。

达鲁卡用了整整三年时间,用替别人缝衣服赚来的钱给梅恩买了一台价值300美元(约合2122元人民币)的笔记本电脑。她恐怕没有想到,这台便宜的电脑日后能改变梅恩甚至整个家庭的命运。

“看到电脑后,我泪流满面,但我很快就后悔了,难民营里没有电,也没人教我怎么用电脑,难道我只能把它当博物馆里的展品一样放在自己卧室里吗?”梅恩说,“后来我想,既然妈妈可以工作三年攒钱为我买电脑,我为什么不能想办法自学电脑呢?”

说干就干,梅恩每天步行三个小时去网吧给电脑充电。在难民营里,他把电脑放进背包里随身携带,以防被人偷走或被老师没收。为了学会用电脑,他自学了英语和平面设计。一个住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朋友送了梅恩一张教学光盘,他跟着光盘上的教程学会了制作视频游戏。

做传达和平使命的游戏

梅恩想要为朋友们开发一款游戏,这就是他制作《Salaam》的初衷。“Salaam”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和平”,游戏的设计也很简单:玩家的任务是在空中用“和平云彩”拦截炸弹,保护下面村庄的安全,拯救的人越多,得分就越高。

游戏的第一个版本是视频游戏,“我把游戏拿给难民营里的人玩,希望能让大家聚在一起学习或休闲。”这个简陋的游戏成了那里难得的娱乐活动。

最初版本的《Salaam》游戏

2016年9月,梅恩成立了JUNUB游戏公司,同年他开发了《Salaam》手游,并把它发到了社交媒体“脸书”上。这个传达和平使命的游戏很快被全球游戏圈发现,梅恩也因此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他被邀请参加业内活动,与非洲游戏产业人士交流,最终被美国一家公司发掘。

2017年初,JUNUB公司主办了南苏丹第一届游戏节活动,公司希望活动可以展现游戏与南苏丹文化之间的联系,吸引更多人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大多数玩家都是年轻人,他们也是参与战争的人,年轻人占南苏丹总人口的75%。”梅恩在活动上表示,他的公司当时约有20名员工,开发了两款游戏,他们游戏的内核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为和平建设创造游戏”。

2017年,难民营里的一些居民在玩游戏。

2017年,梅恩受到世界银行的邀请,前往该组织担任顾问,以国际组织人员身份获得了前往美国的G签证。到美国后,他加入了一个提供商业指导和资源的孵化期项目,并与赞助商合作发展公司。NBA球星罗尔·邓就是梅恩的一个合作伙伴,他们的祖国都是南苏丹,邓在网上看到了梅恩公司的游戏后,马上联系了他。

在《Salaam》的最新版本中,玩家将扮演难民的角色,他们必须从掉落的炸弹中逃生、找到水源、获取能量,在游戏中生存下去。如果角色能量耗尽,可以用现实中的钱购买更多的食物、水和药品。通过与一些非政府组织合作,超过游戏运作的充值资金将被用来援助现实中的难民。

这种呼吁人们关注和平的游戏是一个很特别的游戏种类。“脸书”全球游戏合作总监莱昂·奥莱贝表示:“游戏正成为人们相互交流的一种普遍方式,当你教人们如何以文明和尊重的方式促进和平、解决冲突,而不是以撕裂世界的方式进行互动时,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梅恩正致力于让该版本在12月上线。“和平是需要用时间散播的,我们的游戏不是人们聚在一起签署停火协议,而是希望改变一代人。这是一种心态的改变,是一种对彼此态度的改变。”他说。


家人成功移民加拿大

最近,梅恩还在处理一些个人事务。尽管他在美国,但他正忙着帮家人移民加拿大,因为申请加拿大居民身份相对容易一些。他帮他们准备移民文件、支付申请费、安排签证等。他说,家人在过去10年间申请过近10次,但直到今年才得到永居许可。

因为忙于工作,梅恩已经快两年没见过家人了,但他每天晚上都会给母亲打电话。他的两个弟弟——19岁的邓恩和17岁的马延卡最近开始上学,他们想学计算机专业。达鲁卡说,她期待两个小儿子未来会比梅恩发展得更好,“因为他们即将接受更多教育。”她知道,教育始终是创造美好生活的关键因素,这就是为什么她会给大儿子买电脑、没有阻拦他去美国。

“我没想过他会走到今天。”她说,“我只是一个愿意为他努力的母亲,但生活总会在一些时候发生变化。”

来源:齐鲁壹点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firstfish发表于2019-10-22 18:24:39

满足满足白左的政治诉求的意图居多,不认为黑人有什么开发游戏的能力。就没听说过有优秀的黑人程序员。

tanyouming发表于2019-10-23 09:32:33

白人最早开发游戏的时候,是不是他们也不认为黄种人有什么开发游戏的能力?就没听说过有优秀的黄种人程序员呢?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