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在游戏内制造代码Bug,《塞尔达传说:时之笛》速通记录首次突破10分钟

作者:嘤肉卫星 游戏研究 2020-02-10 67.4k

每当人们觉得一个老游戏的Bug已经被发掘殆尽,速通玩家又会找到新的Bug。

最近,《塞尔达传说:时之笛》这款诞生于1998年的经典游戏,迎来了它新的速通记录。

上周,一位来自北美的游戏速通主播Lozoots将《塞尔达传说:时之笛》Any%模式的速通时间成功缩减到了9分57秒。至此,这个拥有20多年速通历史的传奇游戏,终于突破了它的10分钟大关(速通视频在文内)。


之前,游研社也曾介绍过多种游戏的速通记录新闻,这些玩家无不经过千万次的努力与尝试,才换来最后10秒,乃至1秒的时间提升。在诸如《超级马里奥》这样的游戏速通中,需要的是玩家娴熟的背板和出色的操作反应,但《时之笛》的速通历史,却是一部“寻找—发现—利用Bug ”的技术宅胜利史。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是一款1998年在N64平台上发售的动作冒险RPG,本身拥有漫长的流程和多张复杂的迷宫地图,该特性也影响了《时之笛》在速通领域的演变形式。

如果按常规步骤进行,玩家首先需要操控林克完成三个迷宫冒险以搜集宝石,进而找到大师之剑进化为成年林克,再完成5个神殿迷宫从而得到光之箭,之后才会解锁最终地图加农塔,玩家需要打败Boss加农才能最终通关游戏。如果按照这一套流程走,普通玩家的游戏时间通常需要10个小时左右,那么它是如何一步步被缩减到10分钟以内的?


2003年,一位来自美国的塞尔达玩家Michael Damiani 成功将自己的通关时间缩短到6小时45分17秒,这一时间也成为了当时《时之笛》的最快速通记录,值得一提的是,Damiani的通关流程严格遵守了上面提到的顺序,全程没有利用任何Bug来缩短时间。

这项记录在当时的速通界是里程碑式的。一方面,Damiani确实展示了自己娴熟的操作和技巧,在规则范围内以最短的时间完成了游戏;另一方面,当时的速通界还在为该不该在游戏中利用Bug而争论不休,在不用Bug的前提下,Damiani的成绩确实非常惊人。

但两年后,一个重大Bug的发现,让《时之笛》的Any%模式速通成为了主流。一个名为Acryte的玩家在当时意外发现了一个跳关Bug:通过特殊的跳跃操作可以使林克卡到墙外,从而绕过最终迷宫的部分区域,直接进行Boss战。

利用这个Bug,玩家可以轻松打破Damiani创造的记录,因此当时速通社区把利用Bug达成的速通分到了另一类别中,也就是“Any%”。所谓“Any%”就是用除直接作弊外的任何手段速通游戏,当然,其中也包括使用游戏Bug。

“Any%”速通成为主流后,不断有玩家在《时之笛》中寻找Bug和漏洞,每一次出现新的跳关Bug,都会让游戏的速通出现从几秒到数分钟的飞跃。从此,通过各种花式Bug跳过关卡以缩短时间,成为了《时之笛》游戏速通的主流策略,由此也诞生出了大量以发掘游戏Bug为目标的“Bug猎人”。

但这些骚操作的效率都无法和几个月前发现的一种新Bug相比。去年11月,国外《时之笛》的速通爱好者中有人发现了一种更“粗暴”的跳关技巧,名为“SRM”(Stale Reference Manipulation 的缩写,大意为内存地址修改)。

简单的说,就是通过影响游戏内代码和数值的方式调整角色的道具和出现的地点。一般情况下,如果要完成这样的修改,往往要使用额外的作弊器或者软件,在游戏速通中是被严格禁止的。但在《时之笛》中,有人却找到了一种不使用修改器调整游戏代码的方法。

通过研究游戏内的代码,有玩家发现只要在合适的时机做出某些操作,便能让系统误以为该操作是对应某些代码的指令。

于是在下面这个速通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Lozoots在9分57秒的视频中做出了一系列看上去毫无意义的行为,但经过精确的实验,这些动作又对应了一个特殊代码,而这个代码在游戏中则代表最终的结局动画。


游戏开始后,还在新手村的林克通过捡起石头(石头也对应特定的代码)在特定位置发射弹弓,按下手柄的某些按键,成功使游戏将石头的代码替换为跳至结局动画的代码,因此当林克进入读盘区域后,系统便直接触发了结局动画。

至此,一个原本需要10小时才能通关的游戏在20年的时间里,经过无数人的改进、调整,最终将时间缩短到10分钟内。

由于Lozoots并没有使用作弊器,所以严格来说,这样的方法同样属于“利用Bug缩短时间”自然也被官方承认,可以看到,Lozoots已经登上了速通榜首的位置。


这个方法之所以意义重大,是因为理论上在其他游戏中,只要能找到对应结局动画的代码,并成功让系统读取,就可以使用同样的操作完成速通。目前,已经有人在塞尔达的另一个作品《姆吉拉的假面》中使用了相同的技巧,大幅缩短了速通时间。

目前,玩家通过这个方法成功将《姆吉拉的假面》速通时间压缩进了30分钟以内

通过“SRM”技巧完成的游戏,是否会在速通界引发新一轮的争议,我们不得而知,在国外的社区中,已经有人开始质疑使用这种技巧速通的合理性,或许很快,我们就能看到一种新的速通类别诞生。

但我丝毫不怀疑采用这种方式速通的意义和影响,在《超级马里奥兄弟》中,挑战速通的玩家愿意为了缩短一秒而复出数年的努力。这些玩家往往会发现这样一个规律:每当人们认为游戏的速通已经到达极限,不可能再进一步完善时,总会有新的发现和操作来颠覆人们的认知。

而在《时之笛》中同样如此,每当人们认为已经找到了所有能够简化流程的Bug,认为游戏的速通已经到极限时,总会Bug猎手钻研出更多让人大跌眼镜的操作,以匪夷所思的形式缩短游戏时间。

就像Twitter上有人曾在这一改变速通史的Bug发现下发出这样的感慨:“我过去常说在《时之笛》中列出不能做的事情要比列出能做的更容易,但现在,似乎连找出不能做的事情也很困难了。”

将一个游戏从里到外钻研到极致,或许这便是速通挑战的意义所在。


来源:游戏研究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j5JXG0aeeWrV07IWI10qXQ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