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暴雪?

作者:威廉不是莎士比亚 威廉打游戏 2020-02-10 1.7k

攀上巅峰需要很久,跃入深渊只需一纵。

如果二十年前,你跟我说:“暴雪就是个垃圾公司,我玩了它的游戏后只想退款。”我也许会忍住上前拼命的冲动,向你历数暴雪的无数经典作品,并指出你的大错特错;

或者,我可能会根本就懒得解释,因为批评彼时正如日中天的暴雪不会做游戏,就好比批评法拉利不会做车,爱马仕不会做包,3M不会做口罩一样,是毫无常识、说出来只能惹人嘲笑的见解。

在任何行业中,“XX出品,必属精品”这句话,没有几家公司当得起,偏偏暴雪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80、90后的中国玩家有一个信仰,这个信仰必须是暴雪。

原因无他,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主机缺席的中国,PC上挑不出第二家可以在品质与口碑上与暴雪一较短长的游戏公司。

说我们这一代人是玩着暴雪的游戏长大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星际争霸》、《魔兽世界》、《炉石传说》、《守望先锋》,暴雪的游戏统治了几代人的青春,其口碑效应甚至跨出了游戏圈,让不玩游戏的人也都知晓了“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鼎鼎大名。

这样的影响力,历史上鲜有游戏公司能够做到。


而如果要在暴雪所有的游戏中,挑出一个影响力最大的,这个游戏就一定是《魔兽争霸》。

《魔兽争霸》不仅仅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即时战略游戏而已,它不仅仅衍生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网络游戏和卡牌游戏而已,它更直接影响了电子游戏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因为在魔兽争霸的编辑器中,诞生了一张叫做DOTA的地图。

从这个角度看,《魔兽争霸》对游戏产业的影响之深远,其直接粉丝与间接受众之广大,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


那么——最近肯定很多玩家都看到了——我们的“天下第一”出大事儿了。

简单来说,就是暴雪爸爸两年前公布的《魔兽争霸3重制版》,一周前正式开卖了。

而正是这款“淬炼重生”版魔兽3,让天下所有暴雪粉丝集体崩溃了。

其中也包括我。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暴雪粉丝,暴雪自《星际争霸》而始的每一款游戏我都仔细玩过,《魔兽3重制版》自然也不例外。

这游戏大概什么样子,可能各位从新闻里已经看了七七八八了:


万万没想到2020年新买的电脑玩什么都不卡,玩魔兽3竟然卡了……

战役连序章都打不了(读条结束直接失败),多到令人头皮发麻的bug、字幕问题、游戏闪退、联机掉线,更可怕的是,作为一个重制于2020年的2002年游戏,它竟然还掉帧!

玩着它,我又想起了小时候被破解版游戏所支配的恐惧——五分钟一存盘,不敢切桌面,因为你的游戏可能会在任何一秒崩溃。

一向擅长优化的暴雪,这次对游戏的优化犹如儿戏不说,更是在游戏内容上赤裸裸地欺骗了所有热爱魔兽的玩家。


看看片头的兽人,再看看紧接着出现的萨尔……

在暴雪之前放出的信息和演示中,暴雪宣称将完全重制游戏的一切内容,包括UI、过场动画、CG、甚至是个别剧情,并放出了两段演示:一段是阿尔萨斯与乌瑟尔和吉安娜在斯坦索姆城前的对话,普遍被认为是洛丹伦王子的歧途之始;另一段则是《魔兽争霸3》中那段著名的片头CG,即人类步兵和兽人大G单挑到一半一发地狱火下来双杀的那部。

看完你们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我看完恨不得当场就预购。

当初想,不论是为了魔兽本体,还是为了自定义地图里的那些RPG,还是为了高中时的“DOTA启动器”,这票我都补定了。

没想到,我补了票,上了车,才发现这车是通往青春的火葬场。


明明已经做好了都不放进去,这波操作真的可以

除了前面的那个片头CG,《魔兽争霸3重制版》中基本没有任何令人满意的重制内容。

对,连预告片中净化斯坦索姆的那段对话都没有了!实际游戏中依然是02年那种站桩尬聊。

另外,模型的重制也严重丧失了暴雪美工固有的美漫风格,怪异且不互洽,巨魔头像看起来像是磕了药,兽人苦工走起路来则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娘炮。


额外内容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制作水平堪比页游,而且少得可怜

这简直就是欺诈。

谁也不敢相信,曾经集万千爱戴、天下荣宠于一身的暴雪,竟然有一天会对信任它的粉丝做出这种事。

于是,不只是我,所有的玩家都出离愤怒了。

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魔兽粉丝们马上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暴雪出品”的《魔兽3重制版》,以均分0.5的成绩,豪取Metacritic玩家评分倒数第一,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必属废品”。


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暴雪已经在官网发布了退款通道,然而其中似乎并不包括国服……

从天堂到地狱,从神坛到粪坑。

玩家diss暴雪和要求退款的帖子下面,最多的一句话就是:“RIP,Blizzard.(暴雪,安息吧。)”

因为一款游戏,暴雪在很多拥趸粉丝的心中,彻底死去了。

为什么?到底是谁杀死了它?


曾经的暴雪是为了游戏做得好,才去做CG;现在则是就为了骗玩家买游戏,专门做个CG

惋惜之余,威廉认为“暴雪之死”的背后,是如今这个游戏媒介全面商业化的时代,商业机构和资本家对游戏创作进行干扰、甚至摧残的集中表现。

其实,暴雪很早就已经不是暴雪了。

12年前,很多暴雪粉丝可能并不在意那个看似无关痛痒的并购,甚至觉得“动视暴雪”是件好事,更多资本的注入可以让暴雪有能力做出更多好游戏。

很少人知道,这家叫做“动视”的发行公司,在国外的名声仅次于EA,属于毒瘤界的第二把交椅。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暴雪的堕落,从那时便已现端倪。



动视之所以不出名,主要还是因为首席毒瘤EA太会拉仇恨了……

EA和动视这类利润至上的资本企业,它们的运作模式可以简单总结为:

收购或“搭伙”有才华的工作室和著名IP,依靠资本话语权介入其游戏的创作进程,以氪金、半成品、欺诈式营销等方式迅速获得短期最大化的利益,在“伙伴”的利用价值消耗殆尽之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买入,榨干,丢弃。

既然两家变了一家,要说暴雪的经营理念和开发进程完全不受动视的影响,巫妖王也不会信。

看看动视在养肥了《命运》之后,对《命运2》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暴雪与《魔兽》的翻版。

《命运2》所引发的许多争议,也是开发商Bungie最终离开动视的主因

只不过,暴雪太强了,底子太厚了,所以这个被资本腐蚀的过程,也相应地拖了很久。

从作品的创新裹足不前,到各大IP开始频炒冷饭、运营困难,再到宣布与网易合作的《暗黑破坏神:你没有手机吗?》并怒怼粉丝,直到堂而皇之地拿出虚假宣传+粗制滥造的《魔兽争霸3重制版》捞钱。

体无完肤的暴雪巨人,这才终于轰然倒下。

其实不只是暴雪,生软(BioWare)的《圣歌》、光荣的《三国志》(12、13、14)、贝塞斯达的《辐射76》等等,都是这种运作模式下的牺牲品。

《圣歌》是一个典型的“好士兵摊上烂将军”的作品

国内的3A产业之所以憋在那儿无论如何也发展不起来,正是因为压在它头上的也是完全依照这种运作模式蓬勃生长的手游们。

这些道理我们都不是第一次说起。

只不过,对于陪着我们长大的暴雪,我们总是抱着某些虚妄的希冀,觉得它只是一时误入歧途。

然而,就像它创造的阿尔萨斯一样,邪恶的侵蚀是如此命中注定,不可逆转,等我们发现时,想拯救却束手无策。


其实,重制版作为一个在高清时代承前启后的产品策略,既能维护老用户,又能创造新用户,只要用心做,是很容易成功的。

卡普空的《生化危机2重制版》,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用简单的分辨率高清化、外包的模型团队、粗劣的优化、虚假的宣传来重制一个如《魔兽争霸3》这般优秀的游戏,则完全是一种毫无道理的自杀行为。

而且,这样的作品还是出自于“必属精品”的金字招牌,购买者又是一向以最高标准要求游戏的暴雪粉丝?

Metacritic上的“暴动”虽然极端,但却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千疮百孔的暴雪,无牌可出的暴雪,用手游毁了暗黑,用重制毁了魔兽,剩下的星际已垂垂老矣,《守望先锋2》和《暗黑破坏神4》则遥遥无期。

它还能站起来,重振昔日雄风么?我觉得很难了。

因为攀上巅峰需要很久,跃入深渊只需一纵。

更何况,最初的攀登者们早已离开。

也许,唯一的出路,便是像麦迪文所说,只有航向新大陆,让新的英雄创造新的世界,希望才有可能延续。

就像我们喜爱的球星都会变老,崇拜的偶像都会过气,暴雪和它的《魔兽争霸》有过自己的辉煌,但也迟早要交出手中的接力棒。

不论下一棒是去到波兰还是留在美国,让我们先为又一个死于资本介入的优秀游戏公司默哀。


如果说这次的“魔兽之死”事件中,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威廉觉得我们可以把它看作一种玩家群体对游戏市场的成功约束。

作为消费者,抵制垃圾、支持精品是我们唯一的维权手段,联合起来,我们就有着非常巨大的力量。

同时,这也是我们驱赶资本怪兽的最有效手段——让他们无钱可捞。

无论背后有什么邪恶力量作祟,我们都要用行动让他们知道:

玩家们可以理解不完美,可以原谅不细心,甚至可以接受炒冷饭和卖情怀,但我们绝对不会容忍欺骗。


作者:威廉不是莎士比亚  
来源:威廉打游戏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zl23wCYrPwpHhBt5sK3CVA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完美世界这类一线游戏大厂随便你挑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