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硝烟的战争,剧本杀与狼人杀的竞争背后是殊途同归

游戏茶馆 2020-02-14 1.1k
在上周的几篇文章中,我们聊到了春节期间表现突出的一些App,其中在游戏方面表现明显较为突出的有棋牌、二次元、网赚等;而在应用方面,尤其是社交应用方面,有两个曾经风靡一时的老朋友几乎制霸了春节期间的社交应用榜单,这两个老朋友就是狼人杀与剧本杀。


狼人杀在2016年由Lying Man、Pandakill等网络直播平台孵化的综艺带火,在17年达到顶峰;剧本杀流行的时间则是在18年,狼人杀开始退潮的时候,剧本杀兴起,与狼人杀双雄并存,瓜分了并不大的聚会型桌游天下。

狼人杀与剧本杀可能都是某个桌游小白的“第一款桌面游戏”,狼人杀当年更火,剧本杀似乎口碑要好上不少。而在2020年,狼人杀的大潮已去,剧本杀的热度也难返巅峰,今年春节特殊的背景环境让两大桌游难得“硬”了一把。而借此机会,我们也想聊聊这两款桌游。


狼人杀的兴衰

战旗自制的网络综艺节目《Lying Man》最早播出于2015年,这个狼人杀节目综艺在一众人气主播的带动下,趁着直播风口顺风走向了辉煌,狼人杀的商业帝国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建立。


随着资本的涌入,大量互联网公司都看上了狼人杀这块蛋糕,15年底-16年中旬,线上狼人杀市场的蛋糕基本被几款App所瓜分,包括《狼人杀》、《天天狼人杀》、《饭局狼人杀》、《玩吧》等。

而在线下,大量的老牌桌游店开始增设专门的狼人杀项目,而更多出现的是直接直接狼人杀相关内容作为店名的“创业桌游店”,这些桌游店基本只营业狼人杀,有专门的玩家群进行组织,装修模式也以包房为主,与传统的桌游店营业模式存在一定的区别。

其中,《Lying Man》、《Panda Kill》的大佬,知名主播“JY”等人也开始了创业,不仅推出了线上狼人杀App,也开始着手线下,“JY Club“最火爆的时候开到了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天津等多个城市。


彼时,狼人杀在线上线下几乎同时达到了巅峰。在狼人杀之前,没有任何一款桌游在国内能够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不仅让大量圈外人士了解到了桌游这个圈子,也让不少的商业公司意识到了桌游这块市场存在很大的商业机会。

16年-17年是狼人杀最为辉煌的时候,线上除了有几款热门的App还有类似《Lying Man》、《Panda Kill》等网络综艺的热播,甚至在一些玩家和大佬的组织下,狼人杀开始有全国性质的线下赛事,不仅有赞助甚至还有专门的转播和解说。


这个时候的狼人杀创业者或许还没有想到,狼人杀退潮之日即将到来。

狼人杀的线上与线下开始都开始出现问题。其实这些问题一直存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玩家群体对游戏的认知进化,这些问题开始被无限放大,最后影响到了狼人杀圈子的生态。

18年的时候,线上狼人杀相关的App几乎都面临着这玩家大量流失的问题,而导致玩家大量流失的原因几乎数不胜数,而最为关键的几个都是官方没办法解决的。

玩家的自然流失是最致命的,狼人杀桌游的本质是社交,或者说到了中后期,狼人杀就慢慢变成了针对既定圈子的熟人社交。对于新人和小白来说,用户的流失是无法阻止的,只是因为过去的狼人杀大潮,掩盖了这方面的一些弊病。

玩法单一与参与感较差则是无法避免的又一大原因。虽然狼人杀有很多的扩展包让玩家可以体验到的角色超过30个,但对于大部分线上狼人杀的玩家也就是桌游小白来说难度太高,就算是一些高手也基本上只玩“预女猎白”或者“预女猎白”之上的扩展配置,而App的设计者也基本不会把那些复杂的扩展角色加入到游戏里。

线上狼人杀App开始退潮,与之同步的线下主打狼人杀的桌游店也开始大量关门。事实上,线下比线上要惨得多。主流的桌游店和轰趴馆主要是按照人头进行收费,而一些主打高端主打环境体验的狼人杀店则加入了按小时收费的模式,这让玩家在线下体验狼人杀的成本大大升高。

这些主打高端或者主营狼人杀的桌游店在2020年已经很少见到了,一方面老牌桌游店很自然的将狼人杀融入了进去,另一方面是这些经营者发现,以小白为核心的玩家群体的狼人杀玩家们终究不是线下桌游店的独立消费群体。


狼人杀的退潮是历史必然,其以聚会、社交为核心的目的加上较低的门槛,这让狼人杀不至于像当年一些直播App一样直接销声匿迹,但重回辉煌显然已经几乎是不可能了。

剧本杀的兴衰

2018年,剧本杀这款由海外桌游谋杀之谜演变而来的桌游在国内开始流行,其中《明星大侦探》、《我是大侦探》等网络综艺的热播第剧本杀在国内的流行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和狼人杀相比,剧本杀本身更像一款“游戏”,剧本杀更加强调玩家的角色扮演,融入了推理与解密的要素,代入感更强。

在基础的游戏逻辑框架下,线上剧本杀App的设计者们就可以像设计一款游戏一样去设计这款App。玩家需要玩什么样的剧本?玩家喜欢玩什么样的剧本?哪些剧本更受玩家的欢迎?这些数据会直接告诉他们哪种剧本更受玩家喜爱,而官方就可以以此作为基点去进行破局。


在此基础之上,拿出一定的奖励去建造一个创造者社区孵化剧本,从而形成一个较好的玩家社群生态。而有了这些东西之后,App的团队也能更好地在里面加入付费点。

线下,相较狼人杀,剧本杀对环境的要求没那么高,对人数的要求也相对宽松一点,最低3-4人就可以成局,甚至也有专门为1-2人打造的剧本存在。重要的是,早在剧本杀与狼人杀流行之前,国内就存在不少线下沉浸式剧场店,和桌游店和轰趴馆不同,这些剧场店主打解密与推理,同时也对强调角色扮演。只不过相对的,这些剧本点的收费往往是一般桌游店收费的3-4倍。

在大众点评成都地区搜索剧本杀有20个结果

剧本杀走过的路与当年狼人杀走过的路基本上是一致的,双方都是由线上网综引爆,然后线上线下同时发力,带动了一波商业浪潮。而也正因为如此,剧本杀的衰败也成了必然。

剧本杀开始退热,而退热的首要原因也是玩家的自然流失。桌游小白用户能以成为剧本杀整个商业市场的独立消费者,而对于一款游戏,吸引小白用户吸引新人停留消费是游戏运营的关键所在,剧本杀与狼人杀都做不到这一点。

另一方面,这种强调聚会强调社交的多人桌游到了最后都会倾向熟人社交,倾向圈子社交。而有一点很少被注意到的,那就是一局游戏的人力成本。剧本杀和狼人杀抢占并非用户的碎片化时间,这意味着玩家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组织成局,而组织者这根弦如果崩掉,那么局自然也就不成局了。

结局

狼人杀和剧本杀同为小白桌游同时也是聚会社交桌游的代表产品,两者之间的退潮接棒与其说是竞争,不如说是维持了这个圈子的一种生态平衡,而因为聚会社交,因为小白桌游的特性,注定了其与主流桌游市场的不搭,也注定了两者最后的退潮与衰败。

来源:游戏茶馆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S0BKCmeDdnoIAeiCIhKg0g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完美世界这类一线游戏大厂随便你挑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