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游戏人:无所谓的、沉默的和游离在外的

作者:等待鱼鱼 VGtime 2020-03-04 12.1k
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这应该是一部分人离开学校、步入社会之后,记忆里最长的一个假期。可能各位才刚刚开始恢复正常上班,或者还有一些依然在家办公。

坦白讲,即使有在线办公这种得到迅速推广的工作模式,“整月居家不出”这一事实,还是使得我们“放假”的状态难以迅速扭转回来。

游戏从业者也存在类似的状态:是在家办公,还是干脆不开工?引申开来,游戏公司是借着全民放长假的契机大卖特卖,还是项目停滞、被迫垮掉?

有道是“隔岸红尘忙似火,当轩青嶂冷如冰”,不同的条件必然会导致不同的结果。

无所谓的穆然

去年春节的时候,穆然曾经颇为感慨,因此从小在东北长大的自己竟然会开始和广东女孩谈恋爱。而到了今年的春节,他变得更加感慨了。本来要带女友回家见父母的,结果却被带去见了她的父母,不见还好,这一见就困在了广东。

穆然是一枚游戏行业的螺丝钉,2013 年入行,后来凭借不错的学历背景,一下就被手游大厂选中,再也没有跳槽。这在人员流动频繁的行业里不得不说是一股清流,他自己也看上去一幅要在大厂鞠躬尽瘁、直到退休的样子。

虽然参与的项目没有特别火爆的,但也很幸运,没有瞬间就倒掉的;虽然收入没有暴涨过,但也逐年平稳递增,反正他看着有些同行“007”,就算收入丰厚,也不如自己乐得安稳。

在这种基本令人满意的情况下,他和同一间公司上班的女友决定今年夏天成婚。为了告知家人这个好消息,并得到长辈的认可和祝福,今年春节,他计划于 1 月 18 日同女友一起去她的家乡 —— 广东一个安静的小城 —— 拜谒未来的岳父岳母,再于 1 月 25 日,即正月初一当天和女友乘飞机回到自己的家乡。


日常生活中穆然是个略显迟钝的人,对时事政治不太关心。事到如今,他回忆起公司放假前一些同事的讨论,表现出了一点遗憾的情绪:

“午休的时候,有老家在湖北的同事一边看手机一边说,最近这段时间,武汉好像有什么传染病,家人让他过年回家、路过武汉的时候别去人多的地方。其他同事还笑着说,火车站人最多,不去火车站也回不了家啊。要是早知如此,那时候就应该多了解一下。”

穆然当时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心思早就在“见家长”这件事上了。总之,1 月 18 日,他和女朋友按照计划,踏上去广东的路途。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专家上电视之后。

1 月 20 日早上,穆然早早起了床,一整天都在帮未来的岳父收拾房间。岳父话不多,或者说,和穆然在一起的时候话不多。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听不懂广东话 —— 在广东工作了快十年,多多少少还是能听懂的,况且岳父的普通话也很流利。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当然明白这种少言寡语的原因:“中间女朋友几次过来找我陪她出去,我想来想去,老人家还在那忙活呢,整不好这是对我的考验,不可能出去乱逛啊!”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一直抓着手机的女朋友突然冒出一句:“穆哥,你记不记得放假之前,XX说的武汉那件事。我看网上有很多专家接受采访的视频了,你们看一看。”

随之而来的一系列让人猝不及防的变动,让一向对社会动态毫无概念的穆然惊讶不已。非典的时候他只是个初中生,和当时的广东截然不同,东北地区几乎没有受到实质影响。因此,他最初的反应是有些恐慌的,远不如女朋友一家人镇定。他手忙脚乱地退掉机票,给千里之外的父母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第二天又和女朋友出门买了大量食物——戴的 KN95 口罩还是前几年防雾霾时用剩下的。

“单说我自己的情况,虽然过年那几天心里不太安定,不过女友全家一直都相信,当年非典都能挺过来,这次也一样。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每天上午陪她父亲喝茶聊天,吃过午饭准时午睡,下午醒了就帮她母亲做饭,老人家好像对我印象也不错。过年前买的吃喝用度足够,偶尔必须出去也比较注意防护,我觉得我们受到的影响应该算最小的。”

十几天就这样过去了,随着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公司方面开始研究如何在线办公。穆然出差时就用过公司的在线办公系统。他认为,在家工作对于游戏行业或者互联网行业来说是完全可行的,美中不足就是沟通效果绝对不如面对面。

“但这种缺点反正我是可以接受的,就比如咱们平时上班有重要的事要说,同一个部门还好一点,你要是不怕对方事后不认账,有什么事喊一句就行了,不用写邮件;但不同部门不同楼层,甚至你跟这个同事根本就不熟、不认识,有事的时候当然要发邮件、走系统,不可能什么都面对面交流。

我们组的项目是成熟项目,我主要是负责营销工作,平时上班就要打很多电话、发很多邮件,偶尔被拉去体验一下项目更新,在家办公不太影响我做这些事情。”

唯一的不便,是每天早上所有人都要一起开例会 —— 穿戴整齐的坐在电脑面前,背景还是乱糟糟的床褥,想想也觉得滑稽。


不过,穆然自己没有受到影响,不代表对项目毫无影响。在大厂,游戏项目的开发、运行,基本上是长期的、稳健的过程,涉及到很多新想法、新思路的糅合;一个健康运转的项目组需要定期进行内部讨论,涉及游戏内容、营销策略、数据分析等各个方面,最大限度实现每个同事的意见交换,最终决定下一步的工作如何开展。

从效果上看,线上会议无法为这种讨论提供良好的基础。大家的网络环境不同,家里的安静程度不同,还有的同事可能有点镜头恐惧症,平时能侃侃而谈,对着摄像头就一言不发。包括沟通不便在内的种种原因,使得对下一步工作的规划无法有效进行,只能先等待正常复工再着手研究。

但据穆然所说,他所在的项目,盈利没有受到很大影响,反而跟往年春节一样有一定提升。如果非要说这次在家办公的经历对他有什么巨大影响,可能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让未来的岳父岳母留下了一个还不错的印象。

2月中旬,按照政府号召,组里的同事们陆续返回,开始在各自的出租屋里自我隔离,为正式上班做准备。穆然和女朋友也告别那个安静的小城,做好防护,踏上了回程的火车。

沉默的冯匡

程序员冯匡入行五年了,现在供职于一家勉强算得上创业初步成功的小公司。公司唯一的游戏上线不久,虽然状况很好,但还未回本。他的春节假期从1 月 22 日开始,彼时防控疫情的举措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火速铺开。

21 日下班前,全公司二十几个人一起开了会,老板让大家在假期注意防护,最好不要到处游玩,还特别提醒需要回老家的同事们在路上戴好口罩。

放假后疫情逐步升级,防控措施越发严格。冯匡每三天出门买一次菜,其他时间就在独居的家里闭门不出,每天吃饭、睡觉、办公,和住在同一个城市的父母视频几分钟,其余时间几乎都在看书学习。

冯匡想换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想换行的原因,并不是游戏行业无法给他提供物质保证。他家里条件尚可,读大学的时候父母就给他买了房子,自己单身多年,近期也没有谈婚论嫁的打算,更没有谈婚论嫁的对象。这样一个没有经济压力的青年,不可能没有精神追求。而这个追求显然不是在日复一日给游戏修复 Bug。

“如果我们这个项目有意思,就是说游戏好玩的话,那我怎么忙都是可以的。但这游戏连我自己都不喜欢玩,你说我怎么可能一直干下去呢?而且这不是我们公司自己的问题,现在大部分手游我都不喜欢,我感觉自己对游戏的感情快被工作消耗没了。”


此外,由于疫情的影响,公司还面临着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春节前老板考虑再三,准备开发新项目。为此公司刚刚扩大招聘,改进办公环境,这些举动都需要花钱。

穆然也提到过类似的感受,即在家办公会让沟通效率变差。本来,就算新游戏万事俱备,也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来准备上线,现在由于疫情,大家不能毫无准备地贸然复工,已经从外地回来的同事也必须自我隔离一段时间。总而言之,正在初始阶段的新项目陷于停滞,目前公司只是靠着第一个项目在维持运转。

虽然冯匡不接触财务,也知道公司的流动资金不太乐观。视频会上老板有时会显得发愁,但每次会议结束前,还是会提醒大家不要多出门,出门也必须得戴好口罩。

自身感性对于游戏行业的失望,以及理性对于当前公司状态的认知,让冯匡的危机感油然而生,甚至有点抑郁倾向,换行的冲动更加爆发。冯匡每天在家工作之余,都会温习专业知识。

“游戏领域的编程跟互联网行业其他领域的编程很不一样,就是说我现在如果不做游戏了,想去个普通的互联网公司,可能人家认为我是经验不足的。去年互联网年景一般,今年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冯匡刚接到我的电话时沉默了一段时间,表示自己不想聊这件事:“现在情况确实不好,但我觉得这疫情不是根本原因,好坏最终都得看个人怎么努力,我发牢骚也没什么用。我就是多看书,然后一旦坚持不住了,就想办法转行呗。”

以及游离在外的人们

穆然、冯匡都是手游从业者。虽然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内地手游市场依然处于发展期。假如疫情确实对手游行业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就像是一个壮实的青年走在街上,突然被人踢了一脚,踉踉跄跄之后还是可以站得住,拍拍屁股上的土,一条大路向前方,继续往前走。

而单机游戏的情况如何呢?

虽然没有细聊,但某家独立游戏发行商的员工表示,与他们合作的开发者,游戏销量总体而言略有提升,只从盈利状况上看没什么不良影响。这应该是由于单机游戏不用天天维护,而且独立开发者办公环境本来就比较自由,在家办公是比较平常的事情。

而一位国产游戏的制作人回应,疫情对公司最大的影响是进不去办公园区,远程办公又不方便使用开发平台,所以计划中的DLC 有部分内容不得不延期。游戏销量确实有所提升,但可能单纯是因为春节,本来这段时间的玩家就有些百无聊赖,少不得买几个游戏玩,今年又这么长时间没上班,销量有提升是可以预见的情况。


是的,与我之前的猜想不同,单机游戏影响似乎没那么大,对比冯匡的公司,好像存在于另一个维度。

不过,仔细想想,面对疫情,手游是一个挨了一脚的壮实青年,而单机更像一个受过工伤只能拄着拐杖的中年人,就算没挨这一脚,也未见得就能健步如飞。

我们的民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但也是一个愈挫愈勇的民族。作为玩家,我希望本就命运多舛的内地游戏行业能够历经这次疫情而不倒,即使磕磕绊绊,即使做出来的东西依然是还难以令人满意,但只有坚持下去,星星之火才能汇聚起来。

截至本文写作的时间点: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央行、银保监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相关负责人 27 日在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将加大对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支持力度,帮助他们尽早复工复产、渡过难关。

据第一财经报道,全国范围内复工企业数量正在快速增长中,从第一周的 53% 上升到 71.8%;其中,互联网行业复工比例最高,目前在家上班的比例高达 92%。

--------------------------------------------------------------------------------

(穆然、冯匡均为化名)

作者:等待鱼鱼
来源:VGtime
地址:https://www.vgtime.com/topic/1079056.j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