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衰期:爱莉克斯》的讨论帖中,Artifact再次被“鞭尸”

作者:店点 3DM 2020-03-26 0.4k
‘度假社’和Artifact,已经成为V社避不开的两个黑点。

于3月24号发售的《半衰期:爱莉克斯》,再次证明了Valve(以下简称“V社”)在游戏制作技术上的顶尖实力——在IGN豪夺10分的满分后,又拿到了Metacritic媒体均分93分的优异成绩。“半衰期”,这个在13年里,V社都对其避而不谈的招牌IP,以这样一种一鸣惊人的方式,再度回到玩家的视野当中。

但相比于讨论《半衰期:爱莉克斯》自身的游戏素质,玩家们更热衷于讨论未来VR游戏的发展前景——没错,《半衰期:爱莉克斯》正是一款VR射击游戏,是V社在研制VR游戏上的重要一步。如果按V社剧本家Sean Vanaman所说的话,他作为负责编写《半衰期:爱莉克斯》故事剧情的成员之一,认为VR界一直缺少一款真正意义上“能打”的优秀作品,而他觉得,《半衰期:爱莉克斯》或许正是一款能让玩家们对VR重拾希望的惊艳之作。


Sean Vanaman的这句话不一定对,但从游戏体感上(包括视频演出),《半衰期:爱莉克斯》似乎的确让玩家看到了未来3A级VR游戏应有的样子,或者说VR游戏延伸发展的可能性。事实上,《半衰期:爱莉克斯》确实不止是单纯地“突突突”那么简单——相比于射击僵尸,玩家似乎更热衷于VR环境下的各种有趣互动。但这,也离不开游戏本身丰富多样的互动设计。


就拿演示视频中,玩家打开废弃汽车的车门挡子弹的那一段,就打破了不少玩家对于掩体的固有概念。这些在普通游戏中难以想到或实现的“骚操作”,却在VR游戏中成为可能。这当然只是玩家放飞想象的一部分,绝大多数玩家更青睐于用画笔在玻璃上涂鸦。这让人不禁感慨,无论是《GTA5》里的“子弹画”还是《半衰期:爱莉克斯》中的各类涂鸦,游戏中从来不会缺少“艺术家”。

其实游戏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而《半衰期:爱莉克斯》,算是VR游戏艺术迈出的一大步。大概是在艺术的共鸣下,玩家才会沉浸于这个逼真,却与现实并不完全相同的虚拟世界。


上一部“半衰期”系列的正统续作,还是13年前的《半衰期2》。在这13年间,玩家们对于“半衰期”系列的续作猜测纷纷。不少玩家都会认为“不会数3”的G胖,也许会在“半衰期3”中学会这个数字;也有玩家质疑靠Steam躺着赚钱的V社,是否还有做一款好游戏的初心。然而V社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半衰期:爱莉克斯》的诞生,不仅打消了许多玩家质疑V社“早已忘了怎么做游戏”的想法,还将这些年来不温不火的VR游戏,又一次带回到玩家的视野之中。

然而《半衰期:爱莉克斯》有多优秀,另一款同属V社,却早已凉凉的游戏就又被鞭尸地多惨。

没错,它就是当初被玩家们万众期待,结果却在一个月后迅速销声匿迹的《Artifact》。

《Artifact》的失败,可以说是近些年,玩家质疑V社游戏制作水平的主要原因之一。这款依托于DOTA2游戏背景,玩法有些奇特的卡牌游戏,在经过将近两年的宣传后于玩家们相见。然而可能是因为没有天梯奖励机制;或许“买断+TCG”的卡牌模式让人觉得吃相难看;甚至有可能是因为对局一次时间太长。总之,《Artifact》的在线人数,从首日的56240人,到现在的上线就是“世界百强”,其中的飞段式落差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于是,《Artifact》便成了不少玩家,认为V社不思进取,已经忘了怎么做游戏的“铁证”。甚至和“度假社”一样,成为了极其有名的V社黑梗。毕竟每个游戏商,都有喜欢,和讨厌自己的人。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我会在NGA上,浏览一则讲述《半衰期:爱莉克斯》游戏体验的帖子里,看到那么多有关《Artifact》的讨论。因为用《Artifact》的失败,来给那些因为《半衰期:爱莉克斯》的成功,从而认为V社回来的玩家们泼一盆冷水,实在是太过有效了。


于是好端端的体验贴,大有变成争论《Artifact》和V社是好是坏的讨论帖。有人认为《Artifact》以及“雷声大,雨点小”的《刀塔霸业》,只是V社跟风蹭热度的作品。在制作卡牌游戏这方面,V社的确经验不足。但是一换到自家招牌FPS游戏,《半衰期:爱莉克斯》的品质,足以让那些对V社抱有成见的玩家闭嘴。


但仍有玩家,对V社这种一拖十几年,并且懒散不管事的态度很不待见。无论是在线人数越来越少的DOTA2,还是凉了一年,却一直不管的《Artifact》。


诚然,按V社这十年来的表现看。确实会令不少玩家心生不满。《Artifact》就游戏自身品质上来说,绝非无可救药的境界。但V社那令人难以理解鬼才运营,硬生生地把一款还能救的游戏,逼到了慢性死亡,濒临垂危的境地。

这除了用“懒”、“不管事”、“不作为”等负面词语解释外,实在是很难让玩家去想到一些正面的东西。

不过,V社对《Artifact》的绝口不提,在《半衰期:爱莉克斯》的顺利发行后有所改变。甚至在Steam上的《Artifact》专栏界面上,还发出了正在火热重建《Artifact》公告。


距离《Artifact》2019年3月30号发布的那则更新通告,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而根据G胖自己的说法,《Artifact》的失败在令他诧异的同时,也让他觉得有趣。他认为《Artifact》单从游戏自身角度来说,是款不错的卡牌游戏。但市场上的失败,让他们意识到《Artifact》存在问题,想找到这个问题需要花很多的时间。

就像V社13年闭口不谈“半衰期”续作一样,G胖持续一年对《Artifact》的沉默,也许是为了来一波“沉默中的爆发”。也或许是在制作完《半衰期:爱莉克斯》后,V社才有精力重启《Artifact》项目。但不论怎么看,V社能够重新拾起这款凉透了的游戏,玩家们的期待就会变得富有价值。

至于结果是好是坏,我们在现阶段肯定是不得而知了。至少,希望下次玩家在聊到《Artifact》时,不会再把它称作V社的笑柄。

作者:店点
来源:3DM
地址:https://www.3dmgame.com/original/3742293.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