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特牌发展史

作者:咬到舌头了 旅法师营地 2020-03-26 1.1k
诞生

在北方领域,你可以不知道北方诸国的国王或女王是谁,可你若说不知道昆特牌,那出门在外,势必是要被人嘲笑一番的。

昆特牌的出生并没有遭遇到什么坎坷,实际上,这个卡牌游戏是由一群闲的发慌的矮人琢磨出来的,这群矮人姓甚名谁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解了,其中戴米恩·莫尼尔(Damien Monnier)与拉法尔·谭杰希(Rafal Jaki)[1]这两个名字可能是这几位矮人中最广为人之的了。比起矮人的身份,当时创造昆特牌的背景其实更为人所津津乐道。那是雪后的一天,居住在玛哈坎的矮人们举办过一次吹号角比赛,那次以后矮人们学到了重要的一课:不要在积雪殷厚的雪山下大声吹号角[2]。也是那段时间,因为雪崩的严重性超出了矮人们的想象,在半山腰居住的矮人族群被切断了与其他族群的联系很长一段时间,几个矮人聚集在一间屋内,没日没夜的玩起了骰子。然而才到封锁后的第三天,几位矮人已经厌烦了这个曾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娱乐项目,于是他们决定搞些新的娱乐设施,昆特的雏形应运而生。

为了纪念游戏诞生的日子,玛哈坎号角做成了一张卡

当然,那时的昆特牌其实与骰子游戏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仅以拼点数为主;几位矮人没有绘画的能力,在纸上随意地画上了几张矮人、精灵、树精,随后再建起一个粗糙的规则就开始游玩。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依旧玩得不亦乐乎,除了基本的生活,几位矮人已经完全没办法离开这款自己创造的游戏了。

这段经历的真实性在学术界众说纷纭,不过所有对此有所研究的南北方学者都证实了这在如今风靡全世界的卡牌游戏是由几位矮人最先创造出来的。作为起源故事,这雪山逸事成了世人更愿意相信的版本,当然除此之外还存在着庆典创造说、和谐起源说,这些故事在世间不断出现,其实就是反复地诉说着昆特牌的魅力。

传播

那么昆特是何时从玛哈坎这座雪山传播到人类生活中去的呢?一位常年居住在利维亚以贩卖芜菁和珍贵的韭菜为生,名为帕扶科·盖尔(Pavko Gale)——或说被世人以“舅舅”称呼所熟知的人类[3],记录下了昆特在北方掀起的第一次浪潮的前因后果,并在之后的日子里成为将这一娱乐游戏传播到北境的各个角落以及尼弗迦德的大多数地区最重要的那个人。

帕扶科·“舅舅”·盖尔

在昆特牌诞生后不久,居住于玛哈坎中的矮人们的娱乐已经从骰子游戏独占一方,逐渐转变为以昆特牌为主、其他娱乐兼备的状况。而于此同时,玛哈坎中涌现出了一股逆流——年轻的矮人们不愿继续受困于这封闭的山头,他们希望领袖布罗瓦尔·霍格能够将大门打开,让他们能够去更大的世界看看。谁人不知,玛哈坎的矮人领袖霍格是出了名的倔脾气,年轻矮人的持续请求在最开始并没能动摇他的内心;然而再倔强的领袖都无法承受住数年(也可能是十数年)的软磨硬泡,当然也许是那一次胜过所有的言语罢工潮,闭塞的上门终于还是开放了。那些年轻矮人从山谷涌出的那年玛哈坎停摆了两个月,也是那年开始年轻的矮人与昆特牌逐渐成为了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部分。

年轻矮人虽然为非人种族,可他们性子烈、嘴巴直、身体素质高,且最关键的是,他们掌握了大量来自玛哈坎的锻造技巧,排斥非人种族的人类很快接纳了这些矮人。按照“舅舅”的描述,人类接纳昆特牌的速度胜过了他们接纳矮人,北境世界的娱乐转瞬间就像当年受困于山头的那群矮人,几乎所有的闲暇时刻都被昆特牌所侵蚀。

昆特涌起的第一次浪潮揭开了序幕。

变革

根据“舅舅”的记录,昆特牌一共发生了三次重大变革,笔者最喜欢的是第一次变革,它是一场战争带来的,我们所熟知的米薇女王带领着联合王国的残余将士和流亡军从尼弗迦德的散兵手中救下了巨魔“店店”[4];或许诸位看官可能不太了解,其实大量的巨魔对艺术本身有着非常独到的理解,比如说“店店”就是一位对绘画极具天赋的巨魔,我们在昆特中看到的大量卡画,其实就是出自他的手笔(我们喜欢的“店店的大冒险”这张卡就是在叙述它创作的样子),他的卡画被一些精于商道的矮人所发掘,以石头为货币向他购买了大量的卡画,装裱后又以克朗出售予世人。这次变革带来的是全新的昆特卡面,三流的矮人卡画最终从历史淡出,昆特的全新样貌吸引了大量的玩家,最终这股浪潮涌起,统治了北方人的玩智。

卡画创作者“店店”

然而,成也矮人,败也矮人,在昆特第二次变革中,苦心经营的矮人修改了玩法、优化了游戏的平衡、添加了全新内容,这个向世人兜售着自己创造的绝品被打造成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所有来游览过的玩客流连忘返,那是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的时刻,至今如此。但他们绝对辉煌之后的陨落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还记得那是一年冬天,按矮人的纪年,他们需要回到玛哈坎中为十年一次的凛冬节举办欢庆盛典,在留下新卡和规则调整后匆匆跑回山头,这一去,就是昆特浪潮的消散,失败的新卡设计、与原规则合并后漏洞百出的新规。

第三次变革是失败的,就像矮人们在凛冬节制定的新规一样失败。矮人放弃了这一招牌,第二次北方战争才胜利了一年,可北方的昆特牌玩家的情绪像战争失利了一样,他们在旧规下继续玩耍,可比赛少了、玩家少了、宣传的人也少了。第二年,诺威格瑞里有个人接受了“舅舅”的邀请,将矮人的工坊重新运作了起来。沃尔特·维里塔司的父亲逝去后日子便格外坎坷,他看到了辛迪加的六人“共谋”会议。随后不久,他便被密切监视,人身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5],如果没有“舅舅”的邀请,他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此,他代替矮人,成为了现在真正的领头人物。至于我们的巨魔“店店”,在很早之前就它被“舅舅”招来帮忙顾客打开难用的矮人桶子和包装礼盒了。

沃尔特·维里塔司

逸事

昆特发展下来,奇闻异事数不胜数,有一件事想必很多人应该有着强烈的兴趣——那些会动的卡片是怎么来的?说来也算有趣,这件事其实与仙尼德岛上的众法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中的多数都是昆特牌的成瘾玩家,几位法师甚至直接利用传送门与“店店”和“舅舅”接触,他们免费提供了大量星尘,这是一种法师在内部大量使用的绘画材料,只要作画者足够优秀,卡中的内容就能够非常自然的运动起来[6]。我们的“店店”就是足够优秀的创作者,还记得当时包装闪卡的桶子刚出来时,万人空巷,几乎所有能够支付得起一桶价格的人都来了,北方领域居民、尼弗迦德国民、史凯利格岛民史上第一次没有冲突的拥挤在一个地方,这时候没有歧视、没有战争,只有商店特供的闪卡桶。

其实如果你长居与“营地酒店”,你能听到更多逸事,比如两次添加新阵容后的矮人闹事、欧菲尔商人带来的战术牌调整规则、帕西瓦尔·舒滕巴赫的妙手伊格尼,还有褐旗营士官长的零甲大蜈蚣,都是酒馆玩家津津乐道的内容。

当然了,玛哈坎中的“石炉酒馆”也是个不错的落脚地点,不过他们的玩法打娘胎里就和昆特区别开了,至于他们就是另一个漫长的故事了。

帕西瓦尔·舒滕巴赫的妙手伊格尼

昆特的故事还未结束,他已经不再是当年涌起的宏伟的大浪潮了,但他依旧尝试着成为非常有趣的游戏,希望在沃尔特·维里塔司的手中,昆特文化能够沉淀下来。

最后祝大家昆的愉快。

以上。

引用
[1].两位矮人的名字来源于话剧“来盘巫师之昆特牌”第一幕
[2].出自玛哈坎号角的卡牌描述。
[3].出自卡画帕扶科·“舅舅”·盖尔的描述,虽说居住于利维亚,但实际上与松鼠党的人交情甚好。
[4].出自《王权的陨落》,作者哈吉的伊斯贝尔。
[5].出自《诺城机密史》第二章《辛迪加的“共谋”会议》,作者里斯提夫·徳·蒙托隆,该作者还着有《北方战争:传说、谎言与政治宣传》
[6].出自《仙尼德岛》第四章《艺术殿堂》,作者艾瑞图萨学院院长玛格丽塔·劳克斯-安蒂列


作者:咬到舌头了
来源:旅法师营地
原地址:https://www.iyingdi.com/web/bbspost/detail/216053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