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拜拜!多家游戏厂商迁至二线城市

游戏茶馆 2020-05-09 7.4k
丨钱多事少离家近



《我的功夫特牛》的开发商PeakX Games搬到成都来了。



笔者了解到PeakX Games核心成员都已从深圳搬到成都工作,而深圳留下了一些辅助岗位。现在PeakX Games已开始在成都招聘数值策划、原画、动画特效以及开发工程师等岗位。笔者认为他们开出的薪资在成都还是挺有竞争力的。

近些年像PeakX Games这样的小型开发团队离开北上广深,搬到二线城市的例子还不少。他们选择离开一线城市,主要还是为了降低成本,不仅是运营成本还包括生活成本。而国内上市的游戏厂商,也纷纷在二线城市设立了分公司。

移居二线城市的游戏人

ec就是一位从广州搬到成都工作的游戏从业者。不过ec并非四川人,而是广东人。

在广州时,ec曾在多家游戏公司供职,并利用业余时间与友人一起开发独立游戏《拣爱》。ec发现在广州很难依靠独立游戏养活自己,主要是因为生活、工作压力大。

对于广州的游戏公司,加班是家常便饭,科韵路凌晨的样子ec再熟悉不过了。

ec和友人亚恒的作品《拣爱》


广州行业氛围以利导向,竞争激烈。ec觉得如果不是能力出众的牛人,在广州确实难以生活得很好。

来到成都工作的前一年,ec在工作上很受挫,美术风格想法都常常被原公司否定。后经人介绍,她加入了睡神飞工作室担任美术。

来到成都后,ec明显感到公司的工作氛围与广州时有很大的不同,感觉有了自己的生活,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睡神飞工作室不强制加班,但大家都会自觉推进工作进度,团队氛围很棒。也有加班到晚9点的时候,但一般7点后你就难在公司见到我了。”

“广州同岗位收入比成都更高,但我自知我无法做到朋友那样天天加班至凌晨。”

在睡神飞工作室,boss睡神对美术方向把控很准,ec发挥的自由度较高,“干活很开心”。这一年多的时间里ec参与了《我的大刀四十米》《我飞刀玩得贼6》等爆款项目,工作成就感很强。

成都生活成本较低,ec除了本职工作的收入外,《拣爱》的“小收入”也能改善生活。现在她和爱人已在成都买房定居。本来ec以为来成都工作只是短暂停留而已,没想到因为遇到对的人而决定在这里定居了。

ec的经历是搬迁至二线城市的游戏人的缩影。还有很多游戏从业者或因生活压力,或因工作压力选择离开北上广深。

搬到二线城市的小团队

前文提到的睡神飞工作室,其实也是从北京搬回成都的。

创始人睡神14年在北京组建了睡神飞工作室,开始全职开发游戏。如大多数初入游戏行业的新人一样,睡神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相继踩坑,历经人员流失、游戏难产、资金耗尽。在山穷水复疑无路之际,睡神开发的《太极迷阵》大获好评,还被苹果推荐。

17年时,睡神拿到了冰狮的投资,决定将工作室搬回老家四川,落脚成都。一方面是因为成都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睡神觉得北京是锻炼的地方,而成都是做事的地方。

这两年间睡神飞工作室厚积薄发,有了长足的成长,相继推出《我飞刀玩得贼6》《我的大刀四十米》等魔性休闲游戏。



H5游戏开发者卿赟也有相似的经历。他在北京第一次创业失败后,决定回武汉老家继续创业,成立了九龙云天。卿赟曾向笔者坦言,回武汉创业就是因为成本比北京低太多。

类似的例子还有《超级幻影猫》开发商Veewo Games,由北京迁回厦门,并获得飞鱼的入股。据公开的采访资料,Veewo Games的联合创始人Yop表示厦门“安静宜人的环境”适合团队长期办公,另外搬至厦门可让团队成员“一边过着轻松舒适的生活,一边制作出让人们感到开心愉悦的游戏作品”。

布局二线城市的大厂们

不仅有上述小型团队用脚投票,转战二线城市。一些大厂除了坚守一线城市的总部外,也在各二线城市布局,相继设立分公司。以笔者所在的成都为例,这里就有腾讯、三七互娱、完美世界、盛趣游戏、游族、多益以及西山居等知名厂商。

这些厂商之所以青睐成都,可能是多方面因素所致:一方面这些大厂给出的薪资在成都很有竞争力,可丰富自身人才储备;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政府的优惠措施。

据完美世界年报显示,完美世界成都分公司自研游戏所产生的增值税超过3%的部分,可享受即征即退;企业所得税税率由本来的25%减按15%缴纳。

除了税收方面的优惠外,二线城市为了吸引知名企业入驻一般还会低价出售地块,给与厂商一定补贴费用等等。这些措施无疑可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升企业利润。

知名厂商入驻二线城市后,为当地带来了税收,还创造了就业,减少了当地人才流失,形成了多赢的局面。

游族算是大厂中进驻成都相对较晚的,他们在18年初开始组建成都分公司,目前已经有50余人的规模。游族成都分公司研发负责人丹尼尔告诉笔者,成都分公司战略还是围绕研发展开,目前在研发一款SLG游戏。

“我们希望在成都建立起游族的西南研发中心,搭建更加完善的研发平台,打造出更多品质优秀的游戏产品。”

在丹尼尔看来,成都游戏行业起步较早,积累人才较多,同时本地高校资源丰富,为企业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些是游族落地成都的一大原因。

站在从业者的角度,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估计是每位游戏人的理想。丹尼尔就透露,游族成都的薪资待遇与上海总部一致。


游族成都还有数个岗位在招聘


“相比一线城市,成都生活成本和压力相对较低。生活在成都,让员工有更多的空间去追求更多个人的爱好,发挥专长。成就自我,成就他人”丹尼尔告诉笔者。

不止游族,笔者了解到腾讯成都的待遇也与深圳一样。可以想象,腾讯IEG四川籍员工正在排队申请转岗腾讯成都分公司。

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从笔者的走访来看,公司搬至二线城市核心理由就是降低成本:对于公司降低了运营成本,提升了利润空间;对于员工降低了生活成本,买房完全可期。

游戏毕竟是创意产业,游戏质量的高低与在哪开发无关。那么这种公司和员工都受益、都开心的事情,是否具有可复制性呢?

前文所述的这些团队,他们的创始人或核心成员基本都是二线城市的当地人,对当地熟悉,毕竟哪里都没有家里好,搬迁不至于人员大量流失。无论成都、武汉还是厦门,游戏行业氛围相对浓厚,有一定的游戏人才积累,搬迁后不至于招不到合格的员工。

不过也应该看到,这些团队都是研发出身,规模较小,对商务、运营、发行这块需求相对较小。对于那些研运一体的厂商,一线城市可能才是最佳选择,游戏团队还需量体裁衣。笔者相信能搬迁的可能还是少数。

来源:游戏茶馆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33OTjF4rn3svf7mGl-tezQ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