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所忽略的出海潜力市场:俄罗斯和东欧市场游戏合规的误区详解(上)

作者:孙磊 量江湖 2020-06-22 5.6k
作者:孙磊

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

长久以来,俄罗斯和东欧地区一直是中国游戏出海过程中一个忽略的区域。这主要是因为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单边主义集团对于俄罗斯进行制裁导致卢布贬值。由此造成了中国网游厂商在俄罗斯地区的收益锐减。

但是这并不代表俄罗斯以及整个东欧市场并不值得关注。事实上由于俄罗斯和东欧地区4G普及的滞后性带来的换机潮,使得这一地区仍有相当部分的人口红利可吃。也正因此,这一区域在今天仍是值得期待有所试水者。而国内一些厂商如早年的TAP 4 FUN,近年的eFun也都对这一区域有所试水。

而在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对于这一区域的法律法规中国游戏厂商也一直处于盲区。也正因此,在今日我们再度邀请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的孙磊先生针对于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游戏合规进行撰文一篇,以方便大家熟悉这一地区的法律法规。

1、俄罗斯到底适用什么游戏分级

俄罗斯属于欧洲国家,所以很多人一直认为是适用的PEGI(泛欧体系),反正大部分都是发手游,所以跟着 Google Play 和苹果爸爸走没亏吃。确实大部分公司此前过于依赖两大手游平台,其实并没有闹明白所谓的关系。

关于IARC和渠道分级、国家分级的关系,IARC名唤国际年龄组织,顾名思义其是一个带有行业自律性质的组织,故需要明确两个概念:

1、并非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认可IARC;

2、IARC会员中包括了国家分级组织和渠道分级,而各会员中并不当然的互认,比如韩国GRAC一直是不认可谷歌分级和苹果分级的,因为二者的分级指标与GRAC并不一致。说回俄罗斯,我们会发现,俄罗斯本身是有分级的,即RARS,主管部门为俄罗斯信息通讯部(应该认识到,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网络游戏如果没有单独立法的,主管部门都是信息通讯部,而不是文化部门)。根据《Методика классификации экспертом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й продукции по возрастным категориям детейи подростков 0-6 лет, 6-12 лет, 12-16 лет и 16-18 лет》(分级指引)

规定,通讯部负责互联网内容的相关分级,即0-6岁,6-12岁、12-16岁及16-18岁。申请分级流程为,申请人查询由通讯部指定资质的分级咨询机构名录,向名录中的咨询机构(非专职机构,一般包括高校等)申请审查,为保证尺度统一,由三家机构的结果中最高的(比如第一家12+、第二家12+、第三家16+,那么最终16+)作为最终结果。俄罗斯的分级非常彻底,彻底到即便是政府官方网站,其网站右上角,都应该标示网站相应级别。比如俄罗斯通讯部官网的标识分级为12+,而不是0-6岁。


根据其列举,涉及1.1.1.5. Компьютерная игра(电脑游戏)和1.1.1.7. Мобильный контент(移动端内容)。前者我们可以理解为PC端游,而重点是1.1.1.7是否包含了移动端游戏。

在IARC中,我们会发现,在移动端游戏分级中,IARC并没有将其列入PEGI体系,而还是将RARS单独作为分级指标。




在《分级指引》所援引的上位法第436/FZ号俄罗斯联邦法,其中涉及网络的是:5)信息产品.用于在俄罗斯联邦境内销售的媒体产品,印刷品,视听产品媒体,电子计算机程序(通过包括因特网在内的信息通信网络和移动无线电话网络;并未明确所谓电子计算机程序是否包含“游戏”。

2015年12月30日俄罗斯通讯部的亚历山大·扎罗夫(Alexander Zharov)在接受采访中表述,移动端游戏不包含在通讯部的分级规则范围中。(该采访收录在通讯部的官网,所以应视为其内容是经过审核的。https://rkn.gov.ru/news/rsoc/news23381.htm)“在保护儿童免受负面信息侵害的法律中,该法律确定了信息产品流通的年龄标记,其中不包括视频游戏。但是,为了制定法律规定,我们命令领先的研究机构和大学教师,文学家,医生,儿童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提出儿童信息安全的概念,该概念还说电子游戏也需要监管。这是必要的,因为由于孩子对游戏过程的参与而导致的游戏内容由于对孩子心理的感知的特殊性而受到极大伤害。我个人作为一个父亲的观点是,这个问题需要监管。”

所以我们就会发现,在俄罗斯的问题上,IARC首先采取的是“国家有分级机制,优先适用本国机制”,故俄罗斯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适用PEGI,而是适用的RARS,其次,至少在移动端游戏是否适用RARS的问题尚未明晰的情况下,IARC采取了最为稳妥的从严方式——虽然严格按照俄罗斯《分级指引》,由IARC一家进行评级是明显不符合程序规则的。

俄罗斯建立在分级之上的内容审查是严格的,如2009年《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在游戏中有一关用户可以选择跳过不玩,玩家在这一关中需要扮演一名美国中情局在恐怖分子中的特工,这名特工将和其他四名恐怖分子一起对一座机场进行袭击,屠杀大量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市民。俄罗斯相关部门表示,游戏制作方动视想要在俄罗斯发售《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必须将Xbox版与PS3版的游戏进行修改,并且制作PC版相应的升级补丁,以删除或者修改这一关卡。

俄罗斯通信管理局就曾将一家名为Deti 404的网站列入黑名单,原因是该公司支持青少年同性恋。俄罗斯议会2015年还曾引入一系列法律条款,对公开宣扬同性恋取向的人处以罚款或监禁的处罚。

这说明了两个指的注意的问题:第一,在分级问题上,不要过度依赖谷歌和苹果分级,尤其在涉及核心产品发行时,这个问题尤其需要闹明白。实际上,不要说是谷歌和苹果,即便是IARC,其在很多衔接和制度适配问题上都并不是那么清晰。

第二,很多产品本身在介质方面很模糊,比如发一个H5,即包括手机H5,又包括页游H5,但从分级角度,手机H5可以使用谷歌和苹果的渠道分级,而页游H5一般会被判定为PC游戏(这种判定标准与业内通常理解的端游是不一样的,监管部门非常单纯是就是按照物理介质做划分),谷歌和苹果的分级结果此时就无法继续使用,如果使用,等同于“无分级”,此点尤其需要注意。

2、俄罗斯对数据要求本地储存

根据俄罗斯个人信息保护法,运营在俄罗斯的软件,数据应储存在俄罗斯境内。此前就FB、snapchat等社交工具,在俄罗斯已经被多次约谈,甚至处罚。

但到了后期就变得以讹传讹,变成了“必须在俄罗斯境内设立实体”。实际上,目前并没有强行法律规定,必须在俄罗斯境内设有实体。所以这就意味着:

虽然是欧洲国家,但俄罗斯明显不适用GDPR,而是适用人家自己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与此相对应,俄罗斯并非像GDPR适配的国家(此处指韩、日,其非GDPR直接适用国家,但在近期涉及数据跨境问题上,都会与GDPR靠拢),严格限制数据跨境。但对于没有在俄罗斯设立实体的公司,其采取的是强硬的“友好谈判”方式,而基本那些大型互联网公司都会屈服。但俄罗斯又并不像韩国(近期韩国KCC要求在韩国储存个人信息应在韩国本地设立联络处,此处与《游戏商业法》草案中关于联络处的条款并行),俄罗斯并未要求必须在本地设立联络处。

3、网赚类和RMT禁止

俄罗斯对于游戏可能被赌博利用的情况,一直施有较大的监管。

俄罗斯通讯部禁止青少年使用计算机游戏中的物品进行现金交易,而这里更大原因是在于税务,所以在俄罗斯通讯部以网站csgofast.com中鼓励青少年在中现金交易、甚至轮盘赌STEAM《CS:GO》中虚拟道具(皮肤)而进行封停,亦是依据俄罗斯联邦税务局的决定。

比如俄罗斯黄金茶,以网赚类游戏一直在俄罗斯发行,其提现模式在包含了比特币在内的多种方式,俄罗斯认为其有偷税和洗钱的风险。



实际上,RMT行为在很长的时间里,在实际各国都处于灰色地带,而各国政府多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暧昧态度,比如韩国,一方面认为游戏公司用户协议中写明“禁止第三方RMT行为”条款有效,但对于第三方平台RMT行为是否合法拒绝评价,另一方面,又要求涉及RMT行为的游戏平台应标注为19+(《韩国游戏产业振兴法》中规定的还是18+,此19+系根据《通信法》中“不良信息”而标注的)。而近期开始,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公开反对RMT行为,比如越南,此前一直也是“反对,不支持”,但在今年5月18日的修法中,直接调整为RMT行为违法,这意味着无论是官方RMT还是第三方RMT,都构成违法。这对于大量网赚类游戏,会产生较大的打击。

最后,需要特别提醒,网赚类应用在中国大陆地区,并不当然构成“游戏”,故并不当然需要版号,其次也不当然受到“游戏”相关的条款监管(当然也有想不开的网赚应用,非要取得版号,而千辛万苦取得版号后,就意味着整个产品模式如果不大改,反而会陷入违规的旋涡,比如回兑)。但出海过程中,网赚类应用是属于“游戏”的——因为海外是分级制度而不是内容审查制度,所以那些对于RMT行为“强监管”或者明确禁止的国家,应尽量规避。

来源:量江湖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NTuBydluFXW-5Q9ngZ35gQ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