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主策划樊润冬首次披露IP打造方法论

竞核 2020-07-29 5.2k
疫情当下,宅文化的红利让不少游戏厂商获得了短期高速发展。

硬币的另一面是,国内游戏市场规模增势不断放缓、流量近乎触顶的态势仍然严峻。

在疫情过后,面对逐渐泛红的国内游戏市场,游戏厂商如何保持高质量的发展,或许这场峰会中可以为大家打开一扇窗口。

2020年7月28日,由伽马数据承办的上海游戏精英峰会在上海图书馆成功举办,主题为“创新·承载高质量的发展”。

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亚元莅临现场,并发表主题演讲。在演讲中,他表示只有不断创新、不断满足用户对游戏质量的要求,才能打破传统流量模式的增长瓶颈。

随后,腾讯互娱沈黎、巨量引擎路川、TapTap雷绍满、鹰角网络樊润冬等业界资深人士也发表了对于“创新”这一立意的分析与看法。

竞核本次特派记者直击现场,以专业的角度、公正的态度,为竞核的朋友们带来会议精粹与独到分析。

新技术,新体验,新创新

腾讯互娱新体验与技术部(NExT Studios)总经理沈黎以《创新游戏的途径和目标》分享了NExT工作室在技术层面的想法和尝试。

他首先介绍了TFLOPS技术,即每秒浮点运算次数。

通过《古墓丽影》《死亡搁浅》《赛博朋克2077》等案例的生动演示,可以看到随着TFLOPS技术的演进,可以让游戏中的人物、场景都越来越趋近于现实。

为此,NExT工作室也基于这项技术,分别收集了100个亚洲男性及女性的脸部特征,做成了人脸库。

他表示,像TFLOPS这样的技术创新本质是计算能力的提升,也会更新的技术带来更多新的可能。

此外,他还介绍了NExT工作室在针对云游戏后台服务器隐形架构的全新尝试:“我们会把所有公共的计算整合到一个公共的客户端里——这样,整个客户端就会变成一个全动态的计算方式,也是最优化的一个方式。”

他同时表示,一旦这个架构能确立,那么TFLOPS的技术也将发挥最大“功效”,还原一个最真实的游戏世界。



除了新兴的TFLOPS技术,5G的正式商用也为游戏产业带来了一位新朋友——云游戏。

本次上海游戏精英峰会上,盛趣游戏副总裁谭雁峰,与大家一起畅谈:“云游时代,中国游戏公司如何弯道超车。”

谭雁峰表示,借助“三快”优势,中国云游戏产业后来居上。其中包括:基础建设普及;快产业链发展快;内容迭代快。

随着国内云游戏行业的爆发,游戏市场内容格局或将重塑。

盛趣游戏立足自身内容和技术优势,将从内容端、传输端和云端三方面布局云游戏产业链,以迎接云游戏带来的巨大变革。

除了盛趣这类传统游戏厂商外,字节跳动旗下巨量引擎、TapTap等游戏分发平台,同样在探索云游戏新场景。

本次会议上,巨量引擎游戏行业策略总经理路川表示,游戏与短视频在5G时代下有着无限想象。

目前短视频为宣发重镇,未来短视频将反哺开发&规划,成为游戏基因。而即看即玩,无缝连接,影游交互等新场景,也将成为5G时代下短视频与云游戏不断融合的方向。

谈及游戏宣发,TapTap副总经理雷绍满,在会议上横向对比传统渠道,简述了TapTap模式。其中包括:不联运、无需SDK、严控刷分、系统算法推荐等。

基于创新模式,TapTap孵化了众多研发团队,希望让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加入到行业中来。

如果说技术层面的创新是游戏产业的“筋骨”,那么内容、玩法层面的创新,即是其“命脉”。

通过鹰角网络创始人樊润冬的宣讲,或许可以对“命脉”的窥知一二。

红海翻滚,“方舟”远航

相信无论对于业内人士,或是普通玩家,《明日方舟》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这款二次元现象级手游自2019年上线以来,屡屡创下营收佳绩,在去年5、7、8月都曾登顶过iOS畅销榜,甚至一度击败了“哔哩哔哩史上最吸金游戏”——《命运冠位:指定》。

在公测一年后,全无热度红利的情况下,仍然在2020年6月(周年庆刚过不久)拿下了一亿多的国服流水,打破了“活动过后营收暴降”的手游传统。

甚至夸张一点说,《明日方舟》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行业对于二次元游戏、塔防游戏的认知,让所有人看到了这些品类的深厚潜力,也不由得对其背后的“鹰角网络”产生了兴趣。

在今天的上海游戏精英峰会上,鹰角网络联合创始人兼《明日方舟》主策划樊润冬也来到了现场,并且发表了名为“《明日方舟》产品层面的创新”的演讲。

“鹰角是一家最初只有四个人的年轻公司。”樊润冬说,“在我们进入手游市场的时候,业界普遍认为已是一片红海,但我们觉得还是有作为空间的。”

但樊润冬同时也表示,当时手游市场的确不容乐观。2014年以来,国内游戏用户增速明显放缓,吸金能力开始衰退,如果站稳脚跟,实现长足发展,是鹰角需要面对的当务之急。

解决的方案,正如大会主题:创新。

鹰角通过对市场和二次元品类的深入透析,认为可以在“玩法”和“内容”上实施创新。

通过玩法创新,将促使新生玩家群体涌现,游戏自身质量也将因饱含思维深度和趣味的玩法获得调优。

而内容创新则侧重于概念的设计,通过不同设计元素的融合,辅以构建高可信度的原创IP、时尚流行元素、海外高认可度内容,将进一步拓展游戏覆盖面,充实游戏框构,延长游戏寿命。



根据樊润冬所说,竞核分析认为,构建高可信度的原创IP,很有可能是鹰角下一步产品运营与规划的侧重点。

樊润冬认为,原创IP的构建历程可分为“角色--故事--世界--IP”四个阶段。

以生动鲜活的游戏角色切入,衍生合理却不失戏剧性的游戏故事,进而交融出可信、自洽的游戏世界观,方能形成有价值、有力量的原创IP。

竞核认为,目前《明日方舟》无论在游戏角色的刻画或是剧情的撰写或是世界观的构建,更倾向于一种“朦胧式”的打造模式。

鹰角把控主线,玩家填补细枝末节,B站甚至有专门的组织“瓦莱塔学会”自发解读一些玩家可能注意不到的小细节。

长此以往,将会实现“一石二鸟”的双赢互利。

玩家的自发探索行为,可以为鹰角提供思路和体验数据,更好地把握玩家心理,做出更引人的剧情和世界观;

同时玩家也将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对于《明日方舟》的归属感,大幅提升用户黏度。

随着“舟游”IP的持续构建,想必其前景还大有可为。而有关鹰角,我们需要了解的,远远不止于此。

鹰角的“产能困局”

鹰角网络由一群有梦想的同行者共同创办,于2017年1月24日正式落地上海。

与一般的游戏公司不同,鹰角无论是创始人还是核心团队成员,都很难见到程序员的身影,大部分都是艺术生。

两位创始人均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核心成员中也有不少美院的师弟师妹,这或许也就能解释为何《明日方舟》的人物立绘以及场景画面独具“B”格。

当然,后来加入鹰角的也不乏谷歌、无极黑、Cygames等老牌游戏厂出来的优秀人才。但总体来说,“求精不求多”的鹰角始终没有脱离人员过少的困境。

鹰角旗下目前只有“蒙塔山工作室”一支公开团队,也就是《明日方舟》的开发团队,具体人数未知,但鉴于鹰角整个公司人数堪堪过百,开发团队恐怕人数也不会太多。

因此《明日方舟》也常被诟病“草长莺飞又一年”——长草空白期太长,玩家新鲜感下降迅速,哪怕有着再好的剧情、再精美的人物也难以为继。

好在鹰角对自身问题有着清楚的认知,在《明日方舟》爆红、融资相继到位的情况下,开始广招贤士,根据目前的招聘信息来看,手笔已是很够诚意。

谈到融资,竞核通过企查查得知,鹰角目前共有13位股东,共包含5家企业和8位投资人,其中就有占股15%的悠星的影子。



鹰角作为白手起家的小工坊,能够做出爆款的同时完成维护、策划等一系列资金流转,离不开悠星的鼎力相助。

但《明日方舟》的营收终究还是在下沉。

从伽马数据近三个月的数据来看,除了两次活动带来的营收高峰,其他时间的日流水基本都在10万美元以下。

资本市场是残酷的。无论你的用户口碑多好,产业文化多繁盛,但终究是要“恰饭”的。被玩家们质疑“吃相难看”的“地生五金”活动,或许就是鹰角的一次不得已的妥协。

144人的团队,不仅要在资本的市场中冲锋陷阵,还要完成美工、维护、策划等大量工作,《明日方舟》超长的长草期也就解释得通顺了。

随着原生IP打造的进一步推进、海外市场的持续扩张、玩法内容的不断创新,鹰角究竟能走到多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竞核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7hlu1707I2Q3Vo9i0I4F2Q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