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者:那些平凡的《我的世界》模组开发者们

作者:王亦般 触乐 2020-08-14 50.5k
普通开发者的逐梦之路。
“打比赛和普通的创作不太一样。我觉得它把我们团队里每一个人的潜力都逼出来了。最后看到成品的感觉就是:‘哇!’”在采访中,来自《我的世界》模组开发团队“逐梦”的幽寂卿儿谈起刚刚结束的MC创作大师赛。

在这次比赛中,由逐梦团队和抖音主播叶枫组成的参赛团队“追风者”制作的《深渊-天启之境》广受好评,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

《我的世界》推出的新维度《天启之境》

徘徊在门前

被团队成员戏称为“大姐头”的幽寂卿儿并不是一位全职模组开发者。作为一位医务工作者,幽寂卿儿的人生轨迹原本不会和“《我的世界》模组开发者”这个身份有任何的交集。

就连PC端上的《我的世界》,幽寂卿儿一开始也没能玩下去:“对于我这样工作久了的人来说,坐在电脑前的时间就少了。因为时间少,玩得不多,玩得不多对游戏就没有更多的理解,所以就没动力再玩下去。”除此之外,国际版联机不稳定,幽寂卿儿偏偏喜欢和朋友联机,这让她只好暂时放下了《我的世界》。

在《我的世界》手机版制作刷怪铁塔

后来,听说网易代理了《我的世界》,又出了手机版后,幽寂卿儿就开始玩起了手机版——沙盒游戏的魅力和随时随地的特性留住了她。

“因为手机上随时都可以玩,玩的时间就多了,玩得多了以后对游戏的理解就越来越深。这时候我又看到了很多团队在网站上发布的大型作品——你知道的,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对画面比较敏感,所以就想着也能做出这样的作品。”

这一次,对美术的热爱成为她踏入《我的世界》模组开发者行列的钥匙。

逐梦团队早期作品《魔法学校》

登堂入室

“那很早了啊,”幽寂卿儿回忆起她最早的作品,“大概是在2017或2018年左右吧,那时我都还没成立团队,是在别人的团队里做的。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海底城市,当时有好几百万的下载量呢。”

一段时间以后,幽寂卿儿离开了别人的团队,和平时一起联机的五六个朋友组建了模组开发团队“逐梦”。一开始,逐梦团队只是想做一个建筑团队,以地图和建筑创作为主。“想做建筑也是因为我作为创始人比较擅长美术,代码能力不强。做建筑对我们来说是比较合适的。”再后来,她发现团队里有人代码写得不错,于是也开始尝试做起了大型模组。

逐梦团队成立后,先后制作了《魔法学校》以及“冒险王”系列等主打地图和冒险玩法的大型模组,在模组开发圈子里崭露头角。之后,逐梦制作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与《我的世界》的两个联动玩法:《白昼流星》和《北京你好》。疫情期间,逐梦团队又在官方的牵线搭桥下和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等专业机构共同创作了《南山防疫科普小讲堂》,以答题闯关的形式科普口罩正确佩戴原则、如何预防感染风险等医学知识。

逐梦团队制作的冒险解谜地图模组《冒险王》

《南山防疫科普小讲堂》得到了央视的关注和报道

由于幽寂卿儿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也不是美术科班生,知识上的欠缺需要更多努力去弥补。“就是根据需求,边做边学吧。”幽寂卿儿说。一开始是贴图、建筑方面的知识,后来又要学建模。于是团队成员只能在网络上四处搜罗相关知识,并且自己筹了一个团队公用的网课账号。“大概一年三四百块吧,主要是得学一些建模和建模软件的知识。”

“我们其实是一个小团队,核心成员比较稳定,不会像很多大的开发团队一样人员流动比较大。”幽寂卿儿在谈起团队管理时说。不过,由于大型模组的开发需要的人手比较多,逐梦也会根据项目需求招一些外部成员。这些新招募的成员有的会留下来继续参与之后的项目,也有一些成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但核心成员是比较稳定的。至于每次项目完成后的报酬,幽寂卿儿会和其他成员统计各个参与者的劳动量,按比例从模组收入中分配。

完善中的开发环境

相比于史诗工坊、NLT等久负盛名的开发团队,逐梦仍然相当年轻。作为模组开发圈子中的后起之秀,幽寂卿儿和她的团队遇到过许多困扰。

技术上的困难在《我的世界》开发者社群的支持下不难解决:“创作过程中的困难主要还是技术上的,很多设想真正去做的时候很难实现。有时候我们自己就能想到办法,有时候就得求助其他开发团队的技术人员,实在不行也会找网易的工作人员帮忙。”

与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团队合作的《北京你好》

更大的困扰则来自于整体环境的变化。幽寂卿儿感觉从她一开始参与模组创作到现在,模组开发团队的增长速度极快,玩家数量的增长却不是太多。但根据网易提供的数字,《我的世界》玩家数量在2020年就增加了1个亿。考虑到《我的世界》模组开发者绝大多数是直接从玩家转化而来,再加上网易对开发者有扶助政策,真实的情况可能是,迅速增长的玩家数量为更多开发者团队的出现提供了土壤,也让开发者团队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在开发者数量增加使得团队间的竞争更加激烈的同时,新人开发者又会面临一个起步期的问题。当然,开发者的收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由开发者创作的模组在官方平台上的定价一般是个位数,比较小的模组一般定价为1元钱,大型模组可能会定价在3元到10元之间。在发布之前,开发者要先缴纳押金,模组总销售额也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够提现。

很多UGC平台都会设置类似的门槛,为了筛选和把控作品质量,开发者们难免经历一段“用爱发电”的修炼期。但是回望当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我的世界》模组团队取得了成功。而官方也逐步提供新的扶持推广方式去缩短修炼期。

对新渠道的探索

网易在提高模组开发者收入的问题上也正在做出新的尝试。《我的世界》方面宣布,他们正在推出面向开发者的“内容推广”功能,试图在各个KOL平台的Up主与模组创作者之间牵线搭桥。具体的形式是,模组创作者在网易的平台上发布内容推广任务,吸引感兴趣的Up主来认领。双方就合作的需求和报价达成一致后,Up主通过直播活动、制作视频等方式帮助模组创作者进行推广。合作达成时,《我的世界》会提供一个专门生成的二维码和CDK码,通过这两种方式进行购买的玩家就会被算作是视频主推广的成果。

这种模式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KOL带货,利用KOL在各平台的巨大流量为模组开发者打开新的渠道。不过,这种宣发方式已经和手游渠道有些接近,即牺牲单次销售的收入来换取更高的销售总量。模组开发者需要在二者之间做出取舍。近期举行的MC创作大师赛就是这种合作模式的一次试验。在3天的售卖期里,参赛组件销量就超过了22万份,其中3款参赛作品进入了畅销榜前10。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这一合作模式在内容推广方面相当有潜力。


甜柠檬工作室的模组《变形》得到抖音主播“迪哥闯世界”的视频推广后,销量增长显著
对于这个举措,幽寂卿儿表示欢迎,同时也表达了她的担忧。在她看来,直播带货能帮助像逐梦这样的新团队更快地获得知名度,是一个不错的利好,但她也希望官方能在双向选择上做好功课——不仅是在开发者对主播的选择上,对组件的质量也应该有所要求,这样才能更好地配置资源。

“因为现在开发者还没有明确的级别,我希望开发者也能分级别。”幽寂卿儿进一步补充,“我觉得对好的团队、优质的团队应该有鼓励,这样他们才不会失望。”

《我的世界》中国版在上线之初打出的口号:“自由探索,无限创造”

对于逐梦团队的未来,幽寂卿儿还有些不确定。她希望团队能够获得更高的知名度,像其他的大型开发团队一样有属于自己的服务器,同时在直播和视频领域也能有所建树。这些都要求团队规模的扩大。对于这样的目标是不是能实现,她笑着说:“就慢慢找吧,这次比赛我们就发掘了好几个新成员。”

在2019年举行的网易《我的世界》开发者大会上,网易宣布,《我的世界》中国版注册用户数量已经近3亿,有超过3000个团队加入模组开发者的行列,上传分享了3万份以上的玩法内容。在这成千上万的开发者中,当然不乏身怀绝技、经验丰富的老将,也有一些见风使舵的投机者,更多的是像幽寂卿儿这样的普通人。他们未必有游戏开发相关的专业背景——ACME团队成员SPCOO出身食品专业,幽寂卿儿则是一名医务工作者,MH团队的凯文和查德还在学校读书。《我的世界》模组开发社群的活力,正源自于这些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逐梦者。


作者:王亦般
来源:触乐
地址: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7409.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