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 Konami 离去的制作人,如今都干嘛去了?

作者:药荚 游戏篝火营地 2020-09-02 30.3k
通常情况下,游戏开发者与游戏公司,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正常的雇员与雇主。像日本这种有着独特企业文化的地区,很多人在遇到了自己满意的岗位,一干就是十几二十年的情况比比皆是。即便不满意,那好聚好散的道理肯定也适用在这个行业。

但这么多年来,似乎唯独 Konami 在这方面总是争议不断,时不时传出与员工之间产生纠纷的消息。甚至有人开玩笑地说:如果把从 Konami 离职的制作人集合起来,都可以组建一支球队了。面对这种情况,也使得这些从公司离职的成员,用一些别的方式在延续着他们的个人作品风格。也让 Konami 那些经典游戏系列的处境,变得略微有些尴尬。

制作人都跑光了

作为一家有个多种产业的大公司,Konami 这几年的日子可谓是越来越舒坦。靠着游戏王卡牌、游乐场赌博机和各种手游业务,已经足够它「躺着赚钱」了。有关这个话题,也是之前一篇文章里我们讨论过的。

▲大概是灰色产业发展最好的游戏公司

从这方面来看,似乎 Konami 应该没必要再去跟那些离职员工 —— 尤其是那些曾经开发过各种经典 IP 的老牌制作人有什么瓜葛了。但一系列案例却显示出,Konami 同时还是一家对于自身权益极为敏感的公司。不管对方是不是会真的影响到它的利益,都可能与其产生或大或小的矛盾。

用更加「拟人化」的评价那就是:它有些小心眼。

在多年来,Konami 就因为各种纠纷,跟日本国内同行之间打过不少官司。但最著名的,还是它对于公司员工霸道蛮横的对待方式。早在公司进军电子游戏市场早期,Konami 就有过大规模降低员工薪资的记载。而几年前,也曾经曝出过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员工应得福利,或是通过强制手段对员工的生活进行干预。

游戏行业有着很高的流动性。即便是「自身员工」现象频繁的日本,也经常能看到制作人离职,转投到其它公司或是独自创业。这大概也是 Konami 采取上述态度的原因所在 —— 谁都可能成为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即便是在职员工也不例外。

▲小岛秀夫的相关新闻大家应该也听过不少了

虽然不是绝对如此,但大多数离开 Konami 的游戏制作人,基本很难再与其有什么合作关系。而在时间一长,走的人越来越多后,就产生了这么一个现象:Konami 各种老牌经典 IP,在近年来出现了大量所谓的精神继承者。

如果只是一些粉丝团队,以致敬态度去开发也就算了。但最有趣的,莫过于这些似曾相识的独立游戏,很多都是来自于相关作品的制作人开发制作的。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也都开始认为,即便 Konami 仍旧这么不思进取,大家也能够找到丝毫不逊色的替代品。

▲Konami 近年来对作品的敷衍有目共睹

魂斗罗去哪儿了

可能大多数人,都是从 2015 年末小岛秀夫的瓜葛开始,才对 Konami 与制作人关系不合有了概念。但其实早在 8、90 年代,这家公司的离职频率就相当高了。

当时的 Konami 对于 IP 和开发部门的压榨就十分出名,许多人想要开发原创项目,但结局往往都是被高层驳回。对这种环境感到不满,参与过 SFC 平台上《魂斗罗 3:异形战争》与《超级恶魔城》开发的前川正人终于忍受不了,带领着众多公司员工集体离职。

1992 年 6 月,他们注册创立了 16-bit 时代最关键的开发商之一:财宝公司(Treasure)。之后受到世嘉邀请,为其开发了多部经典佳作。

很明显,财宝在当时绝对是 Konami 的劲敌之一。《麦当劳冒险》和《铁头蚂蚁》在风格上,就与老东家各种儿童卡通类作品十分相似;而《火枪英雄》的出现,更是间接影响了 Konami 祭出同样出类拔萃的《魂斗罗:铁血兵团》,以应对在横版动作射击类型上受到的挑战。

▲火枪英雄的表现不亚于任何一部魂斗罗

多年来,财宝一直属于商业不叫座,但质量备受赞誉的典范。在进入后几个世代平台时,他们也有着《守护英雄》和《斑鸠》等经典作品问世。而且虽然都是原创 IP,但也确实继承了 Konami 早年最具代表性的 2D 动作或射击类型。

最让人欣慰的是,财宝后来与 Konami 关系处得还算不差。他们甚至在 2004 年接受了邀请,负责开发了 PS2 版的《宇宙巡航机 5》,将横版 STG 推向了新的高峰。也算是为这个之后就此沉寂的老牌 IP,划下了一个尚且完美的句号吧。

恶魔城怎么了

行业刚起步那会儿,一些公司对于制作人的管控很严格;你可能也发现了,当时的许多游戏开发成员列表,采用各种化名居多,这也导致一些老游戏的功臣难以被人挖掘出来。

大众对于《恶魔城》重要开发成员的认知,多半还是 IGA —— 也就是五十岚孝司。但这个 IP 真正的创始人,甚至是影响了 Konami 早期许多经典作品的关键人物,是几乎没有什么名气和资料留存的赤松仁司。

▲赤松仅有这几张模糊照片留存

是他负责带领团队开发了《恶魔城》早期作品,也是因为他喜爱欧美电影,而为西蒙·贝尔蒙特准备了一条致敬印第安纳琼斯的鞭子。更是他的影响,让诸如《魂斗罗》等早期 Konami 作品,带上了《异形》的烙印。

然而,根据赤松仁司所述,Konami 对于商业成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当他的作品销量表现不尽如人意时,公司很快就将其降职,调到了一间街机厅里干活。于是他就和许多同事一样,辞职跑到了其它公司。虽然如今几乎查阅不到赤松的去向,但根据几年前一次对《恶魔城》初代开发成员的访谈,可以推测他如今应该是在 Square Enix 工作。

至于现在的「恶魔城之父」—— 或者说继父,他的动向我想不少人也都很清楚了。在离开了 Konami 后,虽然他不再能对恶魔城这个 IP 有什么念想,但他开发游戏的本事可没丢。换个名字照样也能让系列粉丝满意。

说句不客气的话,无论是外包的两部《赤痕:月之诅咒》,还是 IGA 自己亲自打造的《赤痕:夜之仪式》都丝毫不比恶魔城本尊逊色。即便 Konami 日后不再推出任何相关续作,可能对于这个系列的粉丝来说,倒也不算什么遗憾之处。

▲《赤痕》完全配得上恶魔城续作之名

寂静岭在哪儿

众所周知,《寂静岭》虽也是《生化危机》的模仿者之一,却与后者形成了明显的风格差异。但其实在初代开发时,Konami 高层对于这个项目的要求,是做一个「肌肉男打鬼」的爽快游戏。

但负责开发工作的「寂静小组(Team Silent)」在当时明显有更好的想法。

寂静小组这个部门,是 Konami 从东京分部(KCET)抽调组建的。其中不少系列关键成员,包括山冈晃、外山圭一郎和佐藤隆善等人在内,最初其实都是一些被取消项目的「零散人员」。他们并不打算仅仅只是做一个跟风潮流、服务于欧美主流用户的产品。虽然也是仿生化类作品,但却要玩出一些与众不同的花样。

《寂静岭》在当时获得了相当不错的评价,也很成功地脱离了《生化危机》的影子。但就在初代作品大获成功时,号称「寂静岭生父」的外山圭一郎却宣布离职,转投到了 SCE 门下。不过幸运的是,外山的离去并没有对开发工作造成太大影响,团队其他人继续执掌下的后续作品仍然十分出色。

▲初代只是个小项目

然而,就在 PS2 上的《寂静岭 2》上市后不久,另一位对本作开发带来深远影响的成员 —— CGI 总监佐藤隆善,也因为与 Konami 高层产生的分歧而离开了团队。

寂静小组负责了系列前 4 部作品,但每一作都会面临关键团队成员相续出走的局面。期间的原因林林总总,看起来似乎没有联系。但许多人认为,最有可能的就是在初代开发时,没有按照老板要求的方向走而引起了高层不满,所以才导致小组成员总是「因与公司理念不合」而离职。

不过,几位关键成员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如今也仍旧活跃在游戏行业中。外山圭一郎就职 SCE 后,开发出了同样备受好评的经典恐怖系列 ——《死魂曲》,之后还制作了题材新颖的动作游戏《重力异想世界》。而佐藤隆善则前往任天堂,为《马里奥网球》等作品担任艺术指导。

就连为系列谱写了诸多经典曲目的山岡晃,也在 2009 年离开了就职十多年的 Konami。如今,他仍旧以作曲家的身份活跃在游戏行业中。2020 年左右,还参与了一部号称致敬《寂静岭》的原创作品 ——《灵媒(The Medium)》的开发工作,为其编写曲目。

▲灵媒显然借鉴了一些寂静岭的思路

至于 Konami 自己,虽然坊间传闻不断传出小岛秀夫可能与其重归于好,邀请他执掌系列新作。但我想大多数人比起听到这类传闻,更希望的还是 Konami 干脆把版权卖给真正靠谱的公司,让其他人接手更实在一些。

结语

「你对本公司的评价是不恰当的(あなたは当社の評判を不当におとしめている)」。

这句话出自几年前,Konami 向已经离职的小岛秀夫发表的一封信。起因,则是因为在小岛离职后,Konami 很快就公布了一个以多人在线联机为特色的游戏 ——《潜龙谍影:幸存者》;消息公布后,有 MGS 系列玩家在当年的东京电玩展(TGS)上对此事询问了小岛,而他苦笑着回答:「我怎么可能跟这个有关系嘛?(関わって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关于《潜龙谍影:幸存者》的口碑我想不少人也有所耳闻。本作刚公布时就备受质疑,上市后也是没几个月就消声灭迹了。但 Konami 大概觉得「是小岛秀夫对这款游戏发表了负面言论,导致游戏表现不佳」,于是就有了前面这番话。他们以小岛秀夫违反离职合同为由,拒绝支付其薪资(应该是在离职后还有相关福利或奖金未付清);这个决定导致了本就紧张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愈合。

▲本想靠它最后再捞一笔,结果啥都没得到

这类事件并不只是发生在与小岛秀夫之间。诸如医疗保险纠纷或是个人信息泄密等种种纠纷,也一直伴随在这家公司左右。而在文章里提及的几个制作人,其实仅仅只是 Konami 离职成员中的冰山一角。NAOKI、佐佐木博史和 Nagureo 等一批作曲家;实况棒球制作人藤冈谦治、《爱相随》制作人内田明理和 FC 版《魂斗罗》负责人梅崎重治等等,可以列出的离职成员数不胜数。

但与同样面临制作人流失问题的其他公司相比,Konami 显然没那么在乎。因为它大概已经确信,自己不需要这些优秀人才一样可以大发横财。

任何公司都有内斗。而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合同、恩怨以及事态真相,很多细节都是隐藏在了新闻、传言以及留存资料的背后。其实我们这些外人并不能真正了解到,Konami 与那些历年来为公司做出贡献的功臣之间,为何能产生如此巨大的隔阂。但是你看,为什么唯独它会如此频繁出现这类事件。

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它作为公司最关键的「盈利」如今可谓风调雨顺。所以即便知道这样的行为会令人才流失舆论口碑下滑,也依旧有恃无恐。

幸运的是,和 IGA 的《赤痕》一样,许多离职的成员仍旧在尝试延续那些经典作品。比如近期由《幻想水浒传》制作人领头的众筹项目《百英雄传》,就以非常惊人的速度完成了筹款计划,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大家对 Konami 的态度。

▲本作也会推出中文版

游戏名称和其它方面换个马甲,大家仍然能玩到几乎原汁原味的「续作」。只希望 Konami 不要突发奇想,给这些制作人寄律师函就好。


来源:游戏篝火营地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6tPM9a5NEHDjzm0hI9E5Jg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