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游戏业的历史印记:星漫科技的故事

作者:蛋挞 游研社 2020-10-12 4.7k
历史的脚步不会停止,相信成都这座魅力之城,还会留下更多游戏业的印记。

提到成都,无论是美食,还是休闲,都会让不少人流露出向往的神情。

成都也是一座和游戏业颇有渊源的城市,见证着国内游戏业发展的历程。

早在90年代初,山寨FC游戏机“小天才”的厂商台湾晶技就在成都投资成立了成都台晶大东电脑有限公司,他们开发或移植了《西天取经》《隋唐演义》《超级魂斗罗X》等FC游戏,大名鼎鼎的外星科技据说也是他们的成员出走创建。

在PC和主机游戏领域,育碧、2K、维塔士等企业都在成都设有工作室,他们参与制作过许多著名的3A游戏,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在手游初兴,万众创业的时期,成都曾有“千游之城”的称谓。家喻户晓的《王者荣耀》也诞生于成都。

在客户端网游占据主流的年代里,成都不仅遍布着盛大、腾讯、金山、完美等大公司的分部,也涌现出许多土生土长的网游公司,比如早年“西山居三剑客”之一的裘新创办的梦工厂,我们这篇文章要聊的星漫科技也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成都的“游戏基地”天府软件园,星漫也坐落于此

初入盛大棋局

说到星漫科技,就不得不说曾经的行业领头羊盛大和游戏创业者彭海涛。

我们把时间拨回到2006年,这一年盛大过得并不如意。2005年Q4财报首次亏损,行业收入第一的位置被网易抢走并占据一年之久,家庭战略的核心盛大盒子宣告失败。

外部而言,不仅有网易、九城等老对手,完美时空、征途网络等后来者也来势汹汹。值得一提是,《征途》这个当年最会赚钱的网游,正是史玉柱挖角了盛大《英雄年代》的团队继而开发出来的。在媒体的描述里,陈天桥对此耿耿于怀。

2007年初,陈天桥表态盛大将继续加强网游主营业务和核心竞争力。

同年7月,盛大收购了一家游戏开发商成都锦天科技。这是盛大首次全资收购国内端游开发公司,媒体称这笔收购金额达到了1亿元,当时年仅23岁的彭海涛就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


1984年出生的彭海涛是成都人,父亲是房地产公司老板,家境优越的他从小与游戏结下不解之缘,小学就拥有了电脑,开始玩《三国志》《大航海时代》,中学时代除了上学,就是玩游戏。

2001年,彭海涛进入四川大学读计算机专业,开始自己设计小游戏,架服务器。这时候,通过《传奇》一炮而红的盛大也对彭海涛产生着影响,他不仅获得过《疯狂坦克》成都赛区的冠军,盛大的商业成功之路也指引了他对未来的规划。读完大一后他决定休学,在父亲的资助下,叫了三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名叫草帽搭档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锦天科技。

在被盛大收购时,锦天科技基于其自主研发的3D引擎开发并运营了《传说》和《风云》两款网游。

2005年,《传说》被知名渠道商晶合时代以2000万买断经销权,这让彭海涛和锦天科技受到关注,央视《东方时空》甚至称赞他为“中国比尔.盖茨”。但《传说》在运营后成绩非常惨淡,团队因此差不多走了一半。之后,锦天科技在《传说》的基础上重新开发了《风云》,上线半年多拥有了600万的注册用户。

《风云》采用了锁定视角,并不算是全3D

锦天虽以开发为主业,但在营销炒作上也不落下风。日本财团欲收购《风云》3D引擎并找女优代言游戏,锦天为民族大义断然拒绝,即便公开源代码也不卖给日本。这些如今看来很明显的营销事件当时也在媒体上搞的沸沸扬扬。

说到自研引擎,在2007年,国内有自主研发3D引擎的也就蜗牛、完美、永航科技等区区几家公司,盛大显然也看重锦天的引擎技术对后续开展自主研发的价值。

彭海涛的创业伙伴,负责的开发和引擎的汪疆softboy和贾涛都是当年知名的业余开发组织成都“金点工作组”的骨干。90年代末,他们开发了共享RPG《圣剑英雄传》系列,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所有资源都是公开的,用户可以对情节、对白、图像等各个部分进行重构。这个开源游戏影响了不少玩家和技术控,成为早期很多程序员学习游戏开发的入门教材。

源代码和制作历程全部公开


金点主页上“土制产品”《圣剑英雄传》,最后一条动态停留在“《传说》网站雏形”

汪疆在当年《大众软件》的一篇采访中表示,锦天的这套引擎最初开始编写的时间是2000年底,算是国内开发时间最长的3D网游引擎。

锦天早期团队的多数成员都来自于金点时空,以及成都最早涉足网游代理运营的欢乐数码,四川本地员工占到了80%,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川军”。

汪疆(左)和贾可,原欢乐数码总经理

彭海涛的成名故事,盛大的一掷千金,让这笔收购成为当年网游圈最具话题性的事件之一,其背后还有盛大更大的布局和宣传目的。就在收购完成几天后的ChinaJoy上,盛大宣布了风云计划、18基金和20计划。这些都是针对游戏开发和创业团队的投资计划。

《南方周末》对彭海涛的报道

对于风云计划,陈天桥在当年ChinaJoy高峰论坛上表示,凡是用户数、规模、品质达到网络游戏风云水平的,盛大都可以直接投资一亿人民币现金。为此准备了20个亿让20个“平民”创业者变成亿万富翁。

桥哥:把什么都交给我,放在现在或许会成为一个梗

当年ChinaJoy盛大在场馆门口停了四辆大奔接创业者去公司洽谈

星漫科技和《星尘传说》诞生

被盛大收购后,锦天科技的核心团队也发生变数。贾涛离开加入了巨人,汪疆依然负责《风云》的后续开发,并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将会新推出一款Q版RPG网游,彭海涛则很少露面。2009年4月,彭海涛离开盛大,创办成都星漫科技的消息传出。

事实是早在1年前,星漫科技就已经成立,法人代表正是彭海涛的母亲,星漫的MMORPG《星尘传说》也多次进行测试,有较高的完成度。

在早期的宣传中,星漫一直强调自己是“纯运营公司”,《星尘传说》是他们“巨金代理”,对外的开发商名为魔豆工作室。


关于《星尘传说》当时也是猜测不断。一个比较流传的说法是,彭海涛团队在被盛大收购后,一直在用《风云》的引擎开发一款名叫《光芒》的网游,《星尘传说》和《光芒》在画面和内容上极其相似。彭海涛因某些原因,带着一部分人和开发中的项目另立门户,制作了《星尘传说》。

2009年3月31日,《星尘传说》正式公测。

送Q币可以说是网游营销的一个年代符号了

黑马角色

2009上半年的网游市场,有万众期待的《永恒之塔》,论开发商名气和制作成本,《星尘传说》只能算是一款普通的二线网游。

《星尘传说》游戏画面难言出色,建模和贴图不够精细,锯齿感明显。但其日式幻想风格在国产网游中显得清新脱俗,Q版人物造型,优美的音乐,多变的场景风格,以及重点宣传的12星座主题,对女性和低年龄层的玩家有不错的吸引力。


和当年多数国产网游一样,《星尘传说》在玩法上也可以看到诸多成功网游的痕迹。比如角色养成里的职业转职、人物等级和职业等级分开,卡片系统有《仙境传说》的影子;抢BOSS,PK红名会被爆装备,被守卫NPC杀死,则有早年《传奇》的感觉;阵营、副本、副职业、技能等许多方面也都有学习《魔兽世界》。

《星尘传说》职业体系

同时,《星尘传说》也根据免费网游和时代、用户的特点进行了不少修改。而支撑其可玩性的,还是相对合理的系统和平衡性设置。

在养成方面,是等级和装备驱动,但数值曲线比较平缓,也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加成系统;商业化方面同样十分克制,装备材料、PK道具,包括商城货币位面精华等,都可以通过游戏内途径获得和交易。比如,游戏里的野外和活动BOSS,有很高的概率拿到好东西,同时也是鼓励社交和PK,玩家很乐意参与;又如,PK系统里有一个相差20级不能互相PK的保护机制,照顾了新人的体验。

79级副本绿龙BOSS

此外,星漫也花了一番心思在游戏细节上。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游戏内数量众多的称号,涉及游戏的方方面面,玩家的一举一动,给游戏体验增添了趣味,也会带来一些属性提升。

结合当时社会热点的称号设计


2009年,国产网游的体验已经被道具收费模式侵蚀地千疮百孔,《星尘传说》固然没有脱出道具收费MMORPG的窠臼,但相比之下可以称得上一股清流。人民币玩家投入的金钱可以达到物有所值,非人民币玩家也有较大的生存空间。

凭借风格和体验上的优势,《星尘传说》在众多国产网游中脱颖而出,成为2009年上半年的一匹黑马。

但是,星漫的开发和运营经验不足,加之游戏又是开放式的经济系统,在运营当中也出过不少问题。早期的玩家可能会对当年六一活动设计不当、外挂刷金、星漫删除学徒雇佣等连续事件导致的金币大幅贬值,市场混乱,回廊无限刷星光碎片等重大Bug还留有印象。这些问题和事故对游戏经济系统带来不小的打击,也酿成了玩家流失的后果。

再入盛大棋局

2009年7月,新内容停更一个多月的《星尘传说》更新了第五章,此前受到冲击的人气有所恢复。在这个版本里,加入了地下城系统,高收益的地图为自由PK区,玩家互相匿名,可以通过发光判断其它玩家身上的材料数量,被杀死的一方在地下城里获得的碎片会全部被胜利者夺取。这个弱肉强食的规则,让不少玩家在认为游戏玩法的天平将彻底倒向拼钱的一端。

发光判断其它玩家身上的材料数量

8月17日,游戏突然宣布将接入盛大平台。当时某游戏媒体还搞过一个调查“星尘传说接入盛大,你会如何选择?”,绝大多数人都投了反对票。

事实是,在商业面前,用户没得选择。游戏接入完成后没几天就传出了盛大1.4亿收购星漫科技的新闻。


数据显示,星漫科技从4月开始每月都有1500万以上的收入,也证明了《星尘传说》上线之初的人气。

盛大接手成为《星尘传说》的一道分水岭,游戏从此开启了圈钱模式。

2009年底,《星尘传说》以资料片版本《星空战记》重新包装了一次新游戏公测。那个年代,新版本当新游戏推,新版本滥用二代、三代这种命名规则,也是厂商们惯用的营销伎俩。


在这个版本里,附魔系统推出,一下子提高了装备成型的要求和成本,想要玩下去就得继续充钱,大幅增加战斗力的使徒状态,状态一开就是在烧钱,数值失衡使得原来PVE和PVP的乐趣不复存在。

此外,分解装备可以获得位面和虚空精华,国家日常任务奖励点劵,这类良心设定都被取消,为玩家提供方便的传送员NPC都消失大半。这些目的都是驱使玩家消费。


一个原本可以循序渐进,细水长流的游戏,就这样被快速抽干,各种氪金内容层出不穷。这种竭泽而渔的运营方式令大量玩家怨声载道,纷纷退坑。

这个转折的出现,同样和盛大的公司战略相关联。

2009年,盛大在公司层面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盛大游戏在纳斯达克拆分上市,包括《星尘传说》在内的所有游戏,都需要尽可能多地为上市后的财报贡献收入。

然而盛大游戏的独立上市并没有迎来更好的发展,后来在营收上接连被网易、畅游等公司超过,风光不再。

2009年9月,盛大游戏赴美上市

《星尘传说》虽然在国内口碑暴跌,却帮助盛大成功拓展了海外市场,成为盛大外销的旗舰产品。


后记

《星尘传说》的变化映射出当时国内游戏业急功近利的风气。创业者极易向资本妥协,着急套现上岸,大公司则一味逐利,没有耐心为技术和创意提供良好的土壤。国内游戏业虽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在许多方面也影响着国外游戏业,但用户口碑和形象方面则饱受诟病。

无论是并入盛大后的锦天和星漫,还是三大计划中的其它公司,都再没做出过有说服力的产品。自早年的《传奇世界》之后始终未能在自主研发上有所突破,也是这家曾经的行业巨头逐步走向下坡路的原因之一。

锦天负责开发的《盘龙OL》


经历被收购和重组后,盛大游戏名称也不复存在

卖掉星漫后的彭海涛也逐渐淡出了媒体的视线,如今只能通过一些社交和工商查询网站了解到这位昔日明星创业者的后续去向。目前由他担任大股东和制作人的一家成都公司,曾在2017年推出过一款名叫《真理之拳》的集换式卡牌手游,在TapTap上玩的人并不多,有7.5分的评价,但已很久没有更新。

历史的脚步不会停止,相信成都这座魅力之城,还会留下更多游戏业的印记。


来源:游研社
原文:https://www.yystv.cn/p/7145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FB出海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