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博弈游戏开发者的一天

作者:Ribhu Singh 篝火营地 2021-01-25 76.3k
本文目的不在于鼓励赌博,仅为与大家一同了解游戏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维普尔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又没法晨跑了。」他一边打了个哈欠一边对自己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后,他揉着眼睛确认是否有新的邮件,接着他伸了个懒腰,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令他三个室友大失所望的是,这台电脑无法运行游戏。

「对,我的电脑受监控,不管干什么都会被看到。这是一台性能强大的电脑,可以运行几乎所有游戏,但它受监控,我可不想被公司发现我偷偷玩游戏。」他如此说道。

《GTA OL》中的名钻假日赌场

电脑呼呼地运转起来。两个庞大的显示器上,有着黑色的背景和陌生的图标。他点燃一支烟,伸了个懒腰,然后走进卫生间。

「没有烟我都上不了大号,压力就是这么大。」他对我眨眨眼,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在等他回来开始采访时,我瞥了一眼他的房间。由于新冠疫情,公司让员工在家办公,房间里放着他的工作电脑。维普尔的床铺总是很整洁,咖啡杯随时准备就位,他对未来一直充满期望。他希望有一天能告别现在的岗位,找到一个他真正想要的工作。


沧海一粟

在班加罗尔,有约 150 万人在 IT 行业或 IT 相关产业工作,而维普尔就是其中一员。他就职于一家很受欢迎的美国公司。这家公司为全球博彩机构提供相关产品与服务,目标年交易额约为 30 亿美元,它们还承诺创造世界上最好的博彩体验来「赋能」。

这家公司的游戏开发有很大一部分由维普尔这样的外包员工负责,他们的头衔一般是开发助理或者软件工程师。众多企业将工作外包到了「印度硅谷」班加罗尔,仅仅是这一个城市,就占了印度 IT 出口总额的 38% 左右。

雇用维普尔的这家公司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对 IT 企业来说,把工作外包到印度这样的国家是个合理的选择,光是单个员工的工资,每年就可以节省高达 60 万美金(这个数字根据求职网站 Glassdoor 上印美两国员工资料统计)。在这样的情况下,外包员工起码应该能指望一个健康的工作流程和平衡的工作时间,但真实情况如何呢?

自欧版《宝可梦 白金》开始,这个系列逐步删除了「游戏厅」

维普尔还记得,在疫情之前,他会从满满的的衣柜里挑出一件折叠整齐、熨烫挺括的衬衫,扣上扣子,戴上耳机,在交通繁忙的班加罗尔花一个小时通勤。

「早上堵车和工作到很晚都是疫情前的常态,」他告诉我,「这得怪那些垃圾设备。电脑卡,网络差,测试的机器不够多,而且加载还都特别慢。设置的截止时间很不合理,根本无法在限期内完成,从上至下的糟糕管理更是让工作压力飙升,」维普尔一边抱怨,一边翻弄着他的早餐:几个鸡蛋,一些面包,和一大杯咖啡。

「你需要坐在办公室,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你的工作。但有的时候,处理 bug 很费时间,因为整个框架非常庞大,你必须对框架了如指掌才能找出问题。」他补充道,「我们的工资与我们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完全不匹配。有无数低薪工程师散布在班加罗尔的各个角落。」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班加罗尔市民平均每天花 7%的时间通勤,约为 100 分钟

失业的诅咒

根据人才评估机构爱斯曼德(Aspiring Minds)2019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只有 3.84% 的印度工程师可以在创业公司从事软件相关工作。该调查基于 300 万份评估报告中的数据,调查结果还显示,这些工程师中只有 3% 的人「拥有机器学习、AI、数据工程或移动技术等新时代技能。」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想通过「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项目在 2022 年之前创造 1 亿个就业岗位,但如此大比例的应届毕业生被认为无法就业,这显然与莫迪的想法背道而驰。考虑到印度毕业生面临的就业危机,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工作就谢天谢地了,就算是自己不感兴趣的行业也没办法。

「赌场游戏是一个非常重复劳动的工作——你要不断地做一些同质的游戏,除了主题和画面外基本没有变化。博弈游戏市场有这样一个理念:如果某个游戏让你赚了,你就要一直出同类游戏,塞满市场。」维普尔解释道。

据爱斯曼德报告,37.7%的印度软件工程师写不出无错代码,比例远高于中国的 10.35%

那么,有没有可能转型做一些更有趣、更令人兴奋的工作呢?对于从事这类工作,但有兴趣开发主流游戏的人来说,有没有转职的途径呢?

「在印度,我还没见过有哪个从博彩游戏公司跳去 3A 游戏公司的人。如果有的话,这个比例也极低,」维普尔指出,「他们通常会尝试跳去别的同类型公司,或是做别的开发工作。在博彩游戏公司,你无法培养提升自己的技能,让你有足够的竞争力去应聘 3A 游戏公司,或是任何其他种类的游戏公司。你需要磨练自己的技能,才能与最厉害的人一起共事,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在浪费时间。」

晋升和加薪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面。维普尔表示,要想获得任何形式的晋升,必须在一家公司坚持相当长的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团队越来越大,你晋升的机会也越来越渺茫。

「而且每年的工资涨幅还跟不上通胀的速度,」他补充道。

可替代的人

傍晚,维普尔注销账户后结束了工作。漫长的一天过去了,我们走出公寓门,聊了聊他的未来和他对前景的设想。

「我是可以被替代的,」他一边看着夕阳一边说道,「在这个 IT 行业,每个人都是如此。疫情改变了很多事情,招聘停滞了,公司只能维持现状,将就用着现有的这些人。我的团队有很多新人,我的游戏和市场经验都比他们强。他们没有解雇我的原因是,我的工资更低。」

但很多人没维普尔这么幸运。据业内人士透露,未来几个季度内,IT 产业的失业人数会达到 15 万至 20 万。在这个由于疫情导致了 410 万人失业的国家,IT 产业的失业问题仅是冰山一角。

「博彩业大部分收入来自赌场,但疫情影响了赌场的运转。」维普尔指出,「与前几个季度相比,在线博彩为他们赢得了不错的收入。我原本以为通过减薪的手段,公司至少可以保住所有员工,让大家不至于被裁员,但这个方法失败了,公司不得不裁掉很多人。当你的团队有人被裁员时,感觉尤其糟糕,就像是有一片黯淡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团队。」

《辐射:新维加斯》中的上好佳赌场

心怀希望

不出意料的是,维普尔告诉我,这份工作并不是他原先想象的那样。

「我曾经很认真地考虑过,是要开发麻将游戏还是弄一些很花哨的赌场游戏,但事实证明,印度团队的大部分工作,只是为不同赌场移植那些预先批准的游戏,」他告诉我,「这样的工作没有任何乐趣和挑战。我确实学到了一些东西,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我之前在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我离开了那里,结果现在干的全是这种活儿。」

但对于维普尔来说,未来并非暗无天日。他现在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并对疫情过去之后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据《财富》杂志报道,疫情期间各大慕课网站用户数激增

「这场疫情给了我很多时间去思考、练习、研究不同的技能。我在从事不同项目的时候,也一直在花时间阅读、理解以及开发 3A 游戏。」他说道,「晋升去拉斯维加斯工作是每个印度员工梦寐以求的。但无论晋升与否,我都计划着去寻求一个更好的前景,甚至是去读书深造。我有很多选择,」他满怀希望地说。

夜深了,维普尔打开了床头灯。啤酒杯空空如也,这样的寂静并不令人讨厌。我拿起包,准备离开,因为我的出租车到了。

「敬一个更美好的、充满希望的、更有见地的时代。」维普尔举着空杯向我祝酒,在我身后关上了门。

本文编译自 Fanbyte,内容略有删改。

作者:Ribhu Singh
翻译:April
编辑:Tony
来源:篝火营地
地址:https://gouhuo.qq.com/content/detail/0_20210119185352_z0XCg6fe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FB出海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