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zzard总裁:《暗黑 2》重制不会再犯《魔兽 3:淬链重生》的错误

作者:RU 巴哈姆特 2021-02-22 1.9k
Blizzard 总裁 J. Allen Brack 今日在 BlizzConline 受访时被问到《魔兽争霸 3:淬链重生》上市後获得惨烈的评价表示,《淬链重生》上市时他们犯了很多的错误,做得很不理想,他们有从错误中学习,将不会再犯错,也不会在《暗黑破坏神 2:狱火重生》再犯错。

《魔兽争霸 3:淬链重生》

J. Allen Brack 与资深副总裁暨共同创办人 Allen Adham 今日趁 BlizzConline 举办,透过线上视讯方式接受巴哈姆特 GNN 等台湾媒体访问,针对 Blizzard 30 周年与近来在法国等地出现裁员等组织调整状况加以回应,以下为访谈摘要整理:

Blizzard 总裁 J. Allen Brack 与资深副总裁暨共同创办人 Allen Adham (右)今日透过线上视讯方式接受巴哈姆特 GNN 等台湾媒体访问

问:今年是 Blizzard 30 周年,那 30 年来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J. Allen Brack :这是一个好大的问题,我在来 Blizzard 之前,就是玩家也是粉丝、是 MMO 死忠玩家,所以我还是会选《魔兽世界》。它能成长到今天这个规模,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我在进 Blizzard 之前就玩了很多《魔兽》游戏,後来工作後、虽然很忙,但还是把握时间游玩,所以如果要我选,我会选《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

Allen Adham:《魔兽世界》的确是我们做过规模最大的游戏,这款游戏接触玩家的广度,让人印象深刻。而《
星际争霸
》也可以说是 Blizzard 的分水岭 ,当时可以说是完美的即时策略游戏,加上它开启了 Blizzard 的电竞领域,所以《魔兽世界》跟《
星际争霸
》都是让我印象深刻、值得纪念的事情。

《星际争霸》

问:觉得影响 Blizzard 这 30 年来最大的是那件事?为什麽?

Allen Adham:这问题非常好,如果要我选,我会选《魔兽世界》上市这件事。对 Blizzard 来说,《魔兽世界》上市这件事不仅在财务效益对公司有非常大的帮助,包括之後公司转型、可以拥有有更大研发团队,藉由线上角色扮演游戏把玩家人数扩大,甚至转型成为整个虚拟游戏世界,加上《魔兽世界》把美术跟相关技术推到更高峰,至今十六年多以来仍非常受到欢迎,可以说是影响我们公司最大的一件事。

问:如果从 30 年来 Blizzard 所推出的游戏角色中,选择您觉得最具影响或最戏剧性的一位,您会选择谁呢?为什麽?

J. Allen Brack:我应该会选索尔,他从《魔兽争霸 3》就是个具有影响力的角色在,部落因他而出现,不管是兽人与人类争端、联盟部落的两大阵营间彼此较劲,索尔可以说是《魔兽世界》的基础之一也不为过,许多都是奠基在在索尔所做的一切,也许索尔不是一般最受欢迎的回答,但若是我的话,我会选索尔。


Allen Adham:我会选凯莉根(笑)。她是个非常有特色、有故事的角色,可以代表了《
星际争霸
》想要表现的故事风貌,美丽的人类与恐怖异形结合在一起,她的形象就是代表星际的感觉。索尔也是个好选择,但凯莉根的双重特性是我选她的原因 。


问:财报指出 Blizzard 在 2020 年度的财务表现非常突出,除了疫情的影响外,两位认为 Blizzard 去年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为何?

J. Allen Brack:以过去这年来说,我会回归到所有制作游戏的品质,公司可以在这(疫情)情况下即时反应、改以线上应对,有即时处理事物的能力,要归功於研发团队的努力,还有加上研发团队重视玩家的回馈意见,使得去年《炉石战记》推出的三个资料片都很受欢迎,还有英雄战场模式也是精益求精,而《魔兽世界》资料片也有广大回响。你提到疫情的影响,疫情也让像是 Netfliex、迪士尼等线上影音事业受惠。

问:那疫情对游戏开发进度的影响?目前有无推出新 IP 的计画?

J. Allen Brack:疫情对我们还是有相当的影响,主要就是工作效率与进度推进。大家记得原本《魔兽世界》新资料片在公布上市日期後,很快又宣布延後,最大原因就是当时研发团队必须在家工作,这的确是受到疫情影响。

Allen Adham:新 IP 的部分,我用间接方式来回答,其实 Blizzard 30 年来做了很多新游戏与培育了很多团队,大作是大家熟悉的,也有一些早期作品例如《失落的维京人》、《黑色荆棘》等,是早期团队做出来的。我们希望把人才留下,才能过下一个三十年,把创意开发者留下才有更多新游戏,打造更多游戏世界观。

我只能说,目前新游戏资源很丰富,虽然不能公布新 IP,但当哪个新 IP 制作团队说准备好了、游戏做好了,大家就会看到新作品是什麽。

问:那许多星际粉丝关注《
星际争霸
》这个系列的未来?未来是否还有开发新作的可能性?

J. Allen Brack:绝对是肯定的。我们虽然今天在 BlizzConline 没有宣布关於《
星际争霸
》的消息,其实包括我在内、公司许多员工都是《
星际争霸
》的粉丝,对於 Blizzard 来说这款作品也是让我们公司迈向另一个新高度的里程碑,我们都期待它未来後续发展。

问:《魔兽争霸 3:焠链重生》去年遭遇了口碑上的滑铁卢,公司日後对於经典游戏的重制版制作过程中是否会减少外包的程度? 重制作品该如何在维持经典元素与贴近现代游戏需求中取得平衡?

J. Allen Brack:我们当时在《魔兽争霸 3:焠链重生》上市过程中有犯很多的错误,包括游戏执行面、跟玩家沟通,以及跟玩家期待有很大落差等,做得很不理想。 这些错误我们都有学习起来,我们不会再犯,更不会在《暗黑 2》重制时再犯错。

《魔兽争霸 3:焠链重生》


《暗黑破坏神 2:狱火重生》

以《
星际争霸
》重制版为例,那是全球玩家族群推崇且推荐的游戏,当时我们制作重制版怀着满满的敬意、非常谨慎,怕让原本游戏受到影响,让它变得不像原本的星际,当时有做一键切换机制非常好,可以让玩家从 2D 切换成高画质模式,可以切换看到研发者是如何做到详细、呈现原本风貌与精神的高画质内容,我们在推出《魔兽争霸 3:焠链重生》时没有做到这点,这次《暗黑破坏神 2》我们会做到,并且会秉持这样的原则来推出重制版。

Allen Adham:其实我可以另外用一个例子来说明我们怎麽看待共同开发游戏这件事情,而不是完全的外包。一般来说,Blizzard 其实不会完全把开发工作全部委外,因为我们想要确保最好的品质。

举例以《暗黑破坏神 永生不朽》来说,基於对於亚洲玩家的重视,以及手游市场在香港、台湾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发展现状,我们觉得跟一家在开发类似游戏上经验丰富的在地公司合作是可行的。当然前提是我们可以直接监督整个游戏的设计和开发品质,以保证游戏忠实呈现 Blizzard 风格。未来有机会在其他市场跟别的公司共同开发游戏时,可以参考这个模式。

问:想问问两位对於云端游戏的看法?未来 Blizzard 有考虑投入这块市场吗?

J. Allen Brack:这是个好问题,云端游戏以长期来看,我是持正面态度,这是个适合把游戏放上去的理想平台,我们会密切观察其发展。如果技术发展越来越成熟,游戏业界与公司内对云端游戏有兴趣,我们会朝此方向走,虽然目前没有具体计画可以分享,但我们会持续观察。

问:彭博社报导沙国资金投注 Activision Blizzard,这方面对 Blizzard 的产品规划会产生影响吗?

J. Allen Brack: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对我们来说制作游戏就是要做最棒的游戏、带给玩家最好游戏体验。所以股票在谁手中,不会影响我们制作游戏内容,这不是我们考量的重点,我们只是要做出最好游戏而已。据了解,这个基金除了投资我们之外,也有投资其他游戏制作公司,而 Blizzard 的核心价值就是把游戏趣味摆在第一 。

Allen Adham:事实上 Blizzard 很多游戏都是我负责经手管理,但我今天是第一次听到有沙国资金的消息,所以你知道我们不会受此影响(笑)。

问:Blizzard 近年在全球非游戏开发人员上有多次裁员重整的情况,但另一方面也大量增加了开发工作人员的数量。Blizzard 未来的经营策略会如何转变?Blizzard 是认为行销与公关在 3A 作品中的重要程度不如以往了吗?

J. Allen Brack:由於全球疆界越来越不明显,大家距离越来越近,隔阂逐渐消失,对产品来说也是如此。现代人越来越容易取得产品 ,游戏来说也是如此,放眼全球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人不在玩游戏,以现代行销来说,不是不需要行销与公关,而是针对特定区域大规模行销需求有下降的趋势,很多行销企划可以以全球角度来规划,一个行销企划只要调整一下可以适用不同地区。

我们在各地还是有分公司,但整体来说网路速度越来越快,人与人间距离越来越近,所以大型针对特定地区的行销案会比较少。

Allen Adham:你提到游戏开发人员增加,能有更多的游戏开发者就拥有开发更多游戏的机会,我们扩充研发团队就是为了为玩家呈现更好的游戏。

问:那去年 Blizzard 决定裁撤了一些东亚员工,请问为何有此决定?未来要如何和亚洲玩家进行沟通?

J. Allen Brack:我想这跟前一题连在一起,主要是针对某特定地区国家的大型行销案的需求度不若以往。那我们会持续针对不同地区的玩家社群去沟通与倾听意见,藉由新科技与新技术持续跟玩家沟通、互动。

补充一下,我们公司核心价值没有改变,我们会持续跟玩家互动沟通,也会协助受影响的员工度过这段过渡时间。那我们在进行部门的整合,未来东南亚地区相关沟通部分会由澳洲分公司来负责主导。

问:好奇去年 Blizzard 关闭了法国分公司,请问公司前面那个凯莉根铜像现在去哪了?

J. Allen Brack:凯莉根还在法国公司的前面,我们针对这件事还在想办法,还没有想好她要去哪里,我们还在想中。

问:Blizzard 电竞去年在经营上遭遇了蛮多的困难,包括《斗阵特攻》职业电竞联赛(OWL)选手流失以及转播权专卖给 Youtube 造成观众数下滑等,对此有什麽看法?

J. Allen Brack:其实做任何大型转变会有阵痛期,以直播平台本来是和 TWITCH 合作,後来转到 Youtube,而转移都可能造成观众数下降。不过 OWL 总决赛期间有一天创下有史以来观众数最多的纪录,所以这只是短期阵痛,应该说是转换平台都可能遇到此状况。

当然,疫情对 OWL 的影响也很大,原本 2020 年是两年期新计画开始,我们设计了地主队、让战队可以到世界各地比赛、转播,但正要开始启动新计画就发生疫情,各地封城,无法继续下去,即使在此状况下,电竞团队表现仍然很优秀,我以他们为荣。


来源:巴哈姆特
原文:https://gnn.gamer.com.tw/detail.php?sn=210972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FB出海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