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口博信:我确实在考虑退休,不觉得日本主机行业遇到了危机

原创 2021-04-08 6.6k
前不久,坂口博信工作室Mistwalker的新作《Fantasian》以独占形式登陆了苹果游戏订阅服务Apple Arcade。在游戏正式发布前,坂口博信接受了外媒VGC的一次专访,聊了聊《Fantasian》的开发历程,他对日本主机游戏行业现状的看法,以及自己的未来计划等话题。游资网对访谈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编译整理。


问:《Fantasian》采用回合制战斗系统,玩家会随机遇敌,(这些元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您的早期作品,尤其是《最终幻想》系列。为什么决定做这样一款游戏呢?

坂口博信:我记得大约3年前,《Fami通》组织了一次活动,邀请我和《最终幻想6》的几位其他创作者一起玩那款游戏。活动结束后,我发现自己确实特别喜欢这种经典的RPG品类,于是产生了制作一款类似游戏的强烈愿望。

另外与过去相比,我变老了很多,未来还能参与的项目已经屈指可数了。因此,我希望为自己真正喜欢的品类开发一款游戏。无论结果如何,我有意忽略了游戏行业的发展趋势,完全跟着内心的想法走。

问:谈到衰老,您之前说《Fantasian》也许是植松伸夫谱曲的最后一款游戏。如果《Fantasian》获得成功,您是否也会开始觉得是时候退休了?

坂口博信:是的,我认为《Fantasian》确实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个项目。游戏开发期间,这念头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问:自从《最后的故事》(The Last Story)登陆Wii以来,Mistwalker已经有10年没有制作主机游戏了。这是否是因为日本主机游戏市场正在衰退,又或者,(与主机游戏相比)您个人更愿意制作一款移动游戏?

坂口博信:《最后的故事》完工后,我也在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有一回,我和一位曾经在《Fami通》工作的同事共进晚餐,聊起了GungHo推出的手游《智龙迷城》。

那位同事碰巧是《智龙迷城》创作者山本大辅的朋友,于是提议邀请山本先生一起吃饭,大家一起喝酒聊天......《智龙迷城》的游玩体验让我眼界大开,虽然我知道与大部分其他手游类似,《智龙迷城》也会采用扭蛋系统,但它并没有让我感受到太大的氪金压力。

在当时,我也想挑战自己,就让一支4人团队开发了初代《特拉战争》(Terra Battle)。我觉得带领小团队做游戏的感觉很棒。所以总的来说,很多因素促使我将产品研发的重心转向了移动平台。

问:索尼正在关闭日本工作室,您是否对日本主机游戏行业的现状感到担忧?

坂口博信:老实说,我没怎么关注日本主机游戏行业的所谓“大趋势”。但我认为没有太多值得担心的地方。例如,负责《最终幻想7:重制版》项目的北濑佳范正在带领团队,努力将视觉表达和保真度的边界向前推进,《尼尔》团队的状态似乎也很不错。

或许我没有看到行业全貌,但无论如何,我觉得主机市场不像某些新闻所描述的那么惨。

问:Mistwalker在成立初期与微软合作,开发了几款Xbox 360独占游戏,例如《蓝龙》( Blue Dragon)和《失落的奥德赛》(Lost Odyssey)。Xbox一直对收购一家日本工作室持开放态度。如果Xbox与你们接触,您是否会考虑接受收购?

坂口博信:非常坦率地告诉你,我没有太多地考虑公司的未来,也许会在度假期间花些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所以现在还很难说。


问:您曾经说过,《最终幻想6》是《Fantasian》的灵感来源之一。在您看来,与开发《最终幻想6》的那个年代相比,如今做游戏变得更困难,还是更容易了?

坂口博信:游戏开发的环境显然发生了很多变化。例如在《Fantasian》中,我们需要通过扫描让微缩景观模型转变成3D数据,进行投影贴图,使用很多新技术。

但与此同时,某些因素不会改变,对细节的关注就是其中之一。无论在《最终幻想6》还是《Fantasian》中,细节都非常重要。我们应该让玩家能够自由探索,发现游戏世界的秘密,并从中获得愉悦感。

问:您之前提到过《最终幻想7:重制版》。您曾经为《最终幻想7》原作编写故事情节,对重制版在剧情等方面做出的更改有哪些看法?

坂口博信:就我的风格而言,无论开发哪款游戏,我都不会认为自己是最终的决策者。整个团队里有很多成员,我总是鼓励大家畅所欲言,提出自己的想法。

所以对于应该将《最终幻想7:重制版》做成什么样子,北濑佳范有他自己的想法......虽然游戏本身是个重制版,但它仍然是北濑先生的游戏,我很期待看到他带领团队继续为《最终幻想7:重制版》开发内容。


问:Wii游戏《最后的故事》吸引了一批铁杆玩家。我想知道在《Fantasian》的两个部分都完成开发后,您是否有兴趣重制这款游戏,或者《蓝龙》、《最后的奥德赛》等Mistwalker的其他作品?

坂口博信:目前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计划。重制游戏需要投入大量人手和资源,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开发一款全新的游戏。

问:最后一个问题,假设时间回到33年前,初代《最终幻想》在发布后遭遇失败,您是否会考虑离开游戏行业?如果您在1988年离开游戏行业,现在会从事哪一行的工作?

坂口博信(笑):这可太难回答了。如果我留在游戏行业,很可能还会继续做游戏......如果我确实离开了游戏行业,那么我现在也许会从事跟音乐相关的工作,比方说与植松先生共事,或者为他打工,在他的录音室里当一名录音工程师!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fHl6rrxKw3uwJy9JcWjFVA
原地址:https://www.videogameschronicle.com/features/hironobu-sakaguchi-interview-im-aging-so-i-made-a-game-that-returns-to-my-roots/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