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业纠纷在游戏圈有多凶猛:88%员工一个月内违约、多数赔偿金30万起

游戏新知 2021-04-19 31.6k

之前腾讯员工入职米哈游被判赔偿140万的事件,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竞业限制」这个词再次被炒热。

在这两天,科大讯飞的前董事陆昀跳槽,被老东家索赔2640万的新闻冲上热搜,与竞业限制相关的话题又被摆在无数企业和员工面前。

竞业限制协议本身是企业为保护公司利益和限制人才流动的主要措施,公司会制定相对完备的《竞业协议》,对含有竞业限制的员工提出了包括竞争范围、职位划定、竞业期时长、竞业补偿金和违约金的标准等限制,以此来达到防范前员工短时间内流入竞争对手或成为竞争对手的目的。员工享受竞业限制补偿金的同时,必须履行相应的义务。

游戏新知整理筛选了2017年以来,已经裁决的游戏行业相关36起竞业限制案件,发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地方。

他们如何违反竞业协议

在游戏新知统计的36例「2017年以来游戏行业相关竞业限制裁决案件」中,有31例为员工违反公司竞业协议后被公司追偿的案件;员工向公司索赔的案例较少,仅有5例。


我们熟知的「跳槽」去竞对公司,是员工违反竞业限制协议最常见的情况,员工入职新公司后,从事与原公司类似的职位、或者现公司与原公司存在商业竞争,那么员工都有可能被起诉。

例如逍遥天地公司的游戏研发,在入职新公司益游网络后依然担任游戏研发,被逍遥天地起诉判决赔偿违约金5万元。

其次,在员工违约案例(31例)中,还有超过半数案例(16例)的员工因「创立新公司」而被原公司起诉。

最大的一起连锁案件发生在天境世纪游戏公司,原公司某高管带领着26位核心成员成立新公司,新公司东谷科技研发的《神仙与妖怪》,被扒出跟原公司旗下的《大荒传奇》的源代码一致,同时不正当竞争和竞业保密违约的罪名证据确凿,其中7名员工被判违约金高达156万元。

此外,公司也会因向第三方泄密而将员工告上法庭。

例如阿布信息科技、十勇士网络与员工竞业限制案件,均是因为员工私自将公司源代码或私密资料泄露给第三方,不过案例中的第三方是公司隐形股东或同事,法院才驳回上诉。

与此相对,蓝港在线与其员工竞业限制一案,涉案员工在任职期间签署了新公司的「合作协议」,两个月后因经营不善解除协议,仍被蓝港在线刚上法庭,法官酌情判三名员工,分别赔偿蓝港在线竞业限制违约金5万元。

除去公司向员工追偿的案例以外,还有部分员工向公司索赔竞业补偿金的案例(5例)。

例如今年4月份,趣加网络旗下能量盒科技(KingsGroup)被员工起诉,能量盒科技许诺该员工240万元,包含离职补偿、竞业补偿、奖金等费用,却没有明确竞业补偿金在240万元中占多少金额,能量盒科技的竞业协议中也未标明违约金的赔偿标准。最终法院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离职前12个月平均月薪30%起的标准,判定赔偿员工10万元的的竞业补偿金。

违反竞业要赔偿多少违约金

竞业违约金的多寡设置与公司制定的标准有很大关系,标准与员工离职时间、薪资和获得的股票等均有关联。

在已知员工薪资的24例竞业案例中,大部分涉事员工的薪资在1万-5万元(20例)的范围中,由于统计中违约金的计算标准大部分为24个月的平均薪资,也导致计算竞业违约金的金额基本在30万元以上。



一般公司在与员工签竞业协议时会约定违约金的计算标准,但在实际纠纷中往往以法院判决为准。

统计案例中,最高赔偿标准为点金网络「十年年薪」,由于和竞业补偿金差距过大(6000倍)被法院驳回。天境世纪的竞业违约金计算标准为「10万或20万+损失费用」,在索赔时「损失费用」高达660万,法院则认为员工离职与公司盈利情况基本无关,不予采信。

因此,违约员工真正需要赔偿的违约金,还需要法院从法律法规、影响程度、员工资产状况等方面综合评估。

此外,员工所持的老东家股权也能和违约金挂钩。

目前依旧保持着「竞业限制」相关案件最大判决金额的沐瞳创始人(原腾讯员工)徐振华与腾讯竞业限制案,索赔金额高达1940万元,正是因为腾讯将徐振华所持79,160股限制性股票纳入竞业违约金中。

在统计当中,游戏新知发现字节跳动、帝联网络、兔紫网络和早期的点金网络将竞业违约金作为赔偿标准。

例如字节跳动诉廉婷竞业限制一案,廉婷需要赔付字节跳动21万元,其中包含竞业补偿金返还4万元和竞业违约金17万元,属于同范围工资中,赔付违约金较少的案例,其原因就在于字节跳动浮动式的赔偿标准,而非腾讯等企业一旦违约赔偿24个月薪资的标准。

这种违约金的赔偿标准与补偿金挂钩,而补偿金在法律的约束下,也基本与员工自身薪资挂钩,是更加具有针对性和适用性的赔付方案,该方案也能更好地得到法院支持,例如字节跳动相关的3个案例中,索赔金额与判决金额基本一致。

他们一般什么时候开始违反竞业协议

在统计到的案例中,员工不少在一个月内就违反了竞业协议,甚至有更多的员工是在任职期间就在外开设新公司或与其他公司产生了合作。符合离职一个月内(含任职期间)就违反竞业协议的比例高达88%(可统计到时间的案例中所占的比例)。如上述提到的徐振华便是在腾讯任职期间创办了沐瞳科技。


由于游戏行业的公司和员工频繁在竞业中拉锯,网上也可以看到许多「如何规避竞业限制入职游戏行业」的提问,可见大多数员工都希望能够有效规避竞业协议。


老东家是如何获悉违反竞业的证据的?

在统计的案件中,双方在出示证据提及最多的就是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竞业限制协议等文件,以及涉事公司的工商信息(包括经营范围、专利商标、软件著作、公司关系等),案件使用率高达100%,也就是说统计的每一起游戏行业相关竞业限制案件都有这两种证据出现。这两种证据是判定员工是否违反竞业协议、如何判定违约金标准的重要依据。


在涉事公司的工商信息中,递交和审查最多的为公司的经营范围,经营范围达到一定的重合率,法院就会判决涉事员工入职或创立的新公司与原公司属于竞争对手,违约案件判决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大提高。

如360游戏与其员工马岳竞业限制案件,马岳在原公司担任游戏销售,跳槽后在UC浏览器神马搜索供职,依据360集团和UC浏览器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团的工商信息经营范围高度重合,法院依旧判决马岳违反360游戏的竞业限制协议,赔偿违约金101万元。

《劳动合同》、《竞业限制协议》等合同协议同样是竞业限制案件的关键证据,根据统计,目前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会将头部互联网企业(腾讯、网易、阿里巴巴、百度、字节跳动等)作为竞争对手,写明在竞业限制协议中,因此在部分案例中,原公司的证据诉求变为了证明其员工在竞业期内,入职竞业限制协议中标明的公司。

在字节跳动和其员工史骁雄、王淮庆、廉婷入职腾讯的案例中,字节跳动拍摄到其员工在腾讯公司工作地走动,快递地址和证人证词等多方证据证明员工入职的壹泽科技与腾讯集团有关,但是鉴于不足以证明壹泽科技与腾讯集团有关,判定结果依据仅为壹泽科技与字节跳动工商信息中,经营范围高度重合导致违反经营协议。

又如腾讯员工入职米哈游一案,两名腾讯员工在原公司腾讯分别担任游戏开发和增值系统开发,在离职两个月后入职米哈游,仍从事游戏系统优化和支付系统开发,担任的职务高度重合,腾讯在法庭上仅出示员工的工作职位和内容,就足以证明员工已经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

阅文集团旗下阅文游戏公司(玄霆娱乐)与其员工竞业限制案件中,被告员工为起点中文网的高级编辑,本身从事文字工作,后来跳槽到盛大游戏担任IP产品总监,表面上为跨行业跳槽,但因其员工接触和掌握大量小说IP,在入职盛大游戏后依旧从事IP的打造和挑选工作,与原职位高度重合,被判竞业违约金30万元。

此外,包括社保医保缴纳记录、薪资明细、银行流水等证据都属于比较直接的证据,用于证明员工跳槽时间、是否违约和违约金标准,这些证据有着银行或者国家单位的权威保证,相比于其他资料来说更有证明力和真实性,在统计案件中作为证据使用率均超过了50%。

而照片、视频、报道等视听资料(61%)属于传来证据和间接证据,虽然使用率较高,但是有极大的修改可能性,相对比较难被法院采信。

例如兔紫网络起诉员工张吉杭的案件,两次起诉和一次二审均被驳回,虽然兔紫网络通过源代码对比证明「第七大陆工作室」研发的游戏《EOS三国》利用了兔紫网络的区块链技术,但是提交的官网截图、相关报道却不足以证明张吉杭为「第七大陆工作室」的创始人及员工,这成为了本次案件无法逾越的难点,或许在兔紫网络没有找到证明张吉杭身份的关键证据之前,无论起诉多少次都无法成功。

违反竞业协议,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在统计的所有公司与员工之间的竞业限制案例中,法院受理费均为10元(原力动画案件为公司之间的竞业限制),法院还会根据是否适用简易程序和实际情况选择,选择受理费减半或免予收取,二审上诉受理费基本为10元,由上诉人承担。


但案件审理、证据搜集的时间成本要高很多,绝大部分竞业案件立案时间到终审判决,都要经历1年以上的审理过程,例如网易与其员工武江竞业限制一案,从员工违约到网易发现只用3个月时间,但是从搜集证据到终审判决用了两年以上的时间,经过劳动仲裁和一审驳回等多流程后才判决成功。

证据搜集和采信与否在审判过程中尤为繁琐,在员工违约案例(31例)中有7例被驳回上诉(23%),原因均为证据不完善。而二审判决因其需要在十日或十五日内提起诉讼,大部分诉讼人均无新的有效证据,导致二审判决驳回率更高(70%)。

关于最重要的证据搜集和判定标准,游戏新知统计了表内案例的证据来源。

公司相关协议不可僭越国家法律标准

对于竞业限制,国家也制定了比较完善的法律机制,《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二十四条,「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二年。」

在《最高法院关于劳动争议纠纷的司法解释四》第六条规定「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这些法律在实际案例中也有体现,例如点金网络起诉苏宗蔼和钱宇的案件中,员工违约的事实已经认定,但由于点金网络设置2%月平均薪资的竞业补偿,远低于法律建议的30%以上,竞业期的设置也超过法律规定的时长。该协议违反法律规定,直接被法院按照保密协议判定赔偿10万元,如果点金网络设置的是合法合规的竞业赔偿标准,至少能获得24万元的违约赔偿。

因此,无论是员工索赔还是违约的竞业限制案件,双方都应该详细了解合同协议,确认之后再进行签约,避免发生判决时依据不足的尴尬情况,造成双方不必要的损失。

结语

通过案例分析的结果来看,员工违反竞业限制协议中本身意志都比较强烈。游戏行业目前来说依然是一个充满机会和挑战的行业,公司之间的剧烈竞争加剧了人才流动,而反过来公司又有强烈遏制优秀员工流向竞对公司的意愿。这种循环也导致了竞业相关的话题在游戏行业的讨论度居高不下。

关于竞业协议的「内卷」,心动网络CEO黄一孟在知乎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反对无休止滥用竞业协议,而国内游戏行业也没有到依靠竞业协议来限制人才流动的阶段。

大家如何看待竞业呢?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CQa2bnDEW_YGEg8stqof9g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