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Metaverse”背后的四个命题

BAI资本 2021-05-26 3.2k
元宇宙(Metaverse)可以说是科技界和游戏业等领域最火的概念之一。Metaverse会颠覆人类的未来社交方式吗?

游戏,VRAR,AIGC,NFT,数据治理,隐私计算;这些对象和概念,在各路大神谈到和注解所谓Metaverse或者元宇宙概念的时候,被反复提到,这又是为什么?

本文是来自BAI资本董事总经理汪天凡的一些思考。BAI资本持续关注下一代网络,在游戏化网络和虚拟现实领域累计投资了近10家企业,欢迎与我们联络交流:will.wang@baifund.com

一、时间命题

被成瘾性占领的碎片化时间之外,是否有心流体验的非碎片化时间的新物种?游戏是解吗?

碎片化无法产生“心流”的幸福感,而我们的时间越来越被碎片化时间所占领——每人每天打开微信的次数平均是50次,打开抖音快手的次数平均是20次(算上微博的10次和淘宝的5次,以及其余应用的10次左右,那么总次数要接近100次)3G和4G年代的主流网络几乎都是碎片化的时间占有;过去几十年的时间,中国的抑郁症患者的比例是成倍的增长。

非碎片化,专注和沉迷的体验,相对被动的比如看电影,相对主动的比如工作,介于其中的比如在游戏中的闯关,非碎片化的时间,是沉迷的基础,如果人类要幸福和进步,那么如何增加非碎片化时间以及提升这段时间的沉迷体验,是最重要的。

上瘾的的正反馈来的最快,但是边际满足递减幅度很快,意识的控制是被动的,且容易产生负罪感;沉迷能够不断的创造不同层级的满足感,意识的控制是主动的,且能够产生幸福感,但是沉迷是有难度的,甚至是短期内没有正反馈的,比如健身,比如修行,比如解题,比如写一本小说;沉迷是创造的基础,创造带来人类文明的进步。

如何才能有最优的沉迷体验呢?核心在于如何解决短期正反馈的来源?(比如如何在健身这件事情上解决短期正反馈的问题,那么中国每个月健身APP的活跃用户或许能从5000万人提升到数亿人都有可能)

自然而然,探索者们想到了游戏,一个集短期反馈和长期反馈于一体的方法论,是不是一剂更猛的药,尤其是随着引擎,设备,网络和算法算力的提升,游戏这个融合了文字音视频等多项媒介于一体但也是世界上诞生时间最短的媒介形态之一,是否有登上更高历史舞台的可能呢?

#推荐阅读:《心流》(积极心理学著作)



#推荐阅读:《游戏改变世界》



#推荐阅读:《蚱蜢》



二、空间命题

空间的升维反而能够彻底解决时间的命题吗?VR和AR或者是MR是解吗?

将网络看作是生物,物种的进化会趋向于从低维生物向高维生物进化。

这里的维度,我认为主要是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衡量时间的的标尺是快慢和短长,衡量空间的维度是宽窄和深浅;并非快就是好,宽就是好;时空的升维,有点像往一个罐子里倒水,这个罐子里之前已经有石块在里面了,那就看这水能否渗透进去甚至融化石头融为一体,只要这个新的网络在罐子里的体积(时间*空间)比之前的网络更大,那么就更有机会在高维度兼容或者替代现有网络。

VR在2021年初现一个主机游戏机市场的端倪,内容创作者似乎已经跨越了生死关口,进入这一领域的优质CP已经可以养活自己,内容供给即将迎来爆发?

AR尽管在设备端处于2B的阶段,但是Apple在LiDAR,U1芯片,ARKit和M1芯片的准备,对于下一代MR的设备,最乐观的猜测是今年发布,明年出货,这将会带动整个行业吗?

无论是虚拟一层空间,增加一层空间,如果这些虚拟空间成立,那么能否也能改变时间的分布,甚至配合的上面说到的游戏化,彻底解决非碎片化命题呢?

#推荐漫画:刀剑神域


#推荐电影:玩家一号



三、生产力命题

算法和算力的组合,带来了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在效率命题和协作命题上,接下来的递进是什么?AIGC是解吗?更高效率的NFT是解吗?

分工能够提升效率,但是效率提升在没有新的机制下,是边际递减的。

在小农经济体系下,分工带来的效率提升有极限,100人每个人产出100等于10000,但是500人每个人产出50等于25000,看似25000大于10000,但是人均产出少了,每个人变穷了。这就是为什么最终美团和滴滴大盘都在增长,但是外卖小哥和专车司机觉得钱越来越难赚的原因。

协作能够创造新的共识,但是协作的过程看似低效和冗长的;如果只有分工而没有协作,人类无法创造,社会也不会进步,新的价值体系也无法诞生。

粗俗的讲,AI举例子来说,算法是各种NN,算力是云上的GPU;区块链举例子来说是哈希计算,算力是几万台矿机;两者本质上都是算法和算力的结合。

人工智能目前在解决分工效率问题上非常显著,但是在促进协作和共识方面是下一步探索的方向,如果算法只停留在解决feed推荐引擎的角度,那么反而正在加剧人们的分化而不是凝聚共识;区块链在达成被动的数百万台机器之间的协作和共识方面非常现实,但是在效率和分工方面是下一步重要的探索方向。

本质上两者都是基于算力发展的算法实现。机会是不是来自于更能促进协作的效率算法(比如AI NPC)和更高效率的共识算法(比如flow)呢?

人类的特殊之处在于能够不断更新生命的形式和载体,从GENE到MEME,不依靠基因而是靠模因来演化,劳动(创新)并不创造人,模仿(学习)创造了人,MEME成为更高效的进化;生命的载体,不再是DNA,而是大脑;文明(人类求存的竞争模式)的传承是法则而不是肉体;大脑也不一定是最终的载体:机器用一切方式来使人类给它插电和更新换代。

从机器的角度来看它们的繁殖,从5000年前到现在,机器的繁殖数量已经远快于人类的繁殖;人类早已被机器的繁殖需求所俘获了;只是人类还在用是否有情感和智能程度衡量机器的水平,但是没有发现,我们已经无可自拔的在为他们的升级和增加而服务了;文明是可以超越物种而存在的。(无尽的算力,存储和寿命)

#推荐阅读:合作的进化(积极心理学著作)



#推荐阅读:人类简史



四、生产关系命题

大部分的上一代社交网络都必须依靠媒体化才能变现和成长,但是这必然使得这个网络倾向于勾引和贩卖用户注意力和时间,难道就没有另一种生产关系了吗?

知乎(社区),陌陌(交友),微信(通信),似乎都需要靠feed流,直播,朋友圈这些媒体化方式来变现,广告的本质就是出卖用户的注意力,难道社交网络的宿命是媒体化吗?当然不是。

当我们投资于更多机器人和自动化项目的时候,也意味着更多的工种会消失,更多的人会失业;而同时,当我们投资于更多医疗创新项目的时候,也意味着人们会活的越来越长。

又失业,又长寿,这个世界将会多出来更多的时间?无聊,缺乏成就感,将为成为这代人的主流,而我们将这些时间都交给刷朋友圈和刷抖音快手吗?互联网时长已经7小时了,这些app的时长已经100分钟以上了,我们还有更多时间这么做吗,我们还有更多意义这么做吗?注意力贩卖是否接近极限?

腾讯和FB的不同,FB是一家贩卖注意力的公司,而腾讯是一家贩卖能力的公司。贩卖能力的公司,或者说具有赋能性质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腾讯投资深入到产业的方方面面,而FB并没有这样的投资布局。

贩卖能力的平台,具有更强的生命力,这也是为什么微信在中国可以覆盖全年龄用户和大部分所见即所得的场景,而FB需要四个app做不同事情并且主战老化严重,且一直无法有效垄断用户通讯录联系人的增加。从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的角度,是不是贩卖能力的公司更有未来呢?

纵观历史,纯娱乐的产品的用户规模,是明显小于兼顾生产和娱乐的;纯娱乐比如主机游戏机,电影院;兼顾生产和娱乐的比如电脑和手机。

这里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曾经的电视,我的理解是,电视在其鼎盛时期,很大程度上是社会传递知识和凝聚共识的一个主要介质,比如新闻联播,比如评论节目,比如纪录片等,看完电视之后,人们会在工作场所和茶余饭后对电视节目和内容进行讨论和辩论,其本质上也是一个大型社会协作平台;而当如今获取新闻和发表评论的主战场被新闻推荐和社交媒体取而代之之后,电视只剩下了娱乐,并且也只剩下屏幕足够大这一优点了。

一个网络的诞生,是基于成熟的生产力基础设施。而一个网络的价值,来源于网络中的节点与节点的连接关系所带来的生产力增值。

这似乎是一个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正循环促进过程:新的生产力诞生新的生产关系,新的生产关系反过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是为什么有的网络价值高,有的网络价值低,单纯做匹配的网络(比如陌生人交友,新闻阅读)价值相对低,而能够产生协作的网络(比如IM通信,视频会议)价值相对高,如果又能匹配又能协作,则价值最高(比如IM朋友圈,视频社区)

回想一下魔兽世界那1200万峰值活跃付费用户,用户买的是点卡,点卡是生存的时间权利。问题来了,你是更愿意活着但被别人卖,还是自己不花钱就会死去呢?

或许更大的趋势和浪潮是,未来这些用来贩卖注意力的基础原料也就是数据,到底如何归属和管理,全球数字治理联盟会是如何,数据交易中心,数据监管联盟会是如何,这是否代表着一种新的生产关系?

#推荐阅读:破茧(作者施展)



来源:BAI资本
地址:https://36kr.com/p/1238221856460167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