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电竞选手转型去当主播?

作者:CECILIA D'ANASTASIO 触乐 2021-06-30 24.7k
“为什么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职业生涯,掌控自己的命运?”

卢卡斯·哈坎森(Lucas Hakansson),或者叫他“Mendo”,他是靠玩游戏来赚钱的,但过得并不如意。为了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他付出了巨大牺牲,包括高中辍学后每天花18个小时去练习《守望先锋》。2017年,职业战队休斯顿神枪手邀请哈坎森参加《守望先锋》职业联赛,这让他非常兴奋,因为多年的努力似乎终于收获了回报。但没过多久,这份曾经梦寐以求的工作却令他苦不堪言。

当电竞选手处于劣势

与传统体育项目的运动员一样,电竞选手必须遵循非常严格的时间表。在休斯顿神枪手队,哈坎森每天上午起床和热身,其它时间都得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练习。“坦白说,那真是一段悲惨的经历。”按照合同里的要求,哈坎森只能在指定时间在Twitch平台做直播,并且他必须将焦点放在《守望先锋》联赛上,不能过多地表达自我。

另外,哈坎森始终担心《守望先锋》的发行商动视暴雪会对游戏进行太多调整。这意味着他不得不重新学习如何使用自己最擅长的角色,否则就会失业。

电竞职业选手被称为运动员是有原因的,这是一份辛苦的工作,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上

在《守望先锋》联赛征战一个赛季后,哈坎森离开电竞赛场,转型成为一名全职内容创作者。他很快就与另一家电竞机构Team Liquid签约,不过他的奋斗目标变成了提升自己作为主播的知名度。最近一段时间,哈坎森在玩拳头制作的射击游戏《Valorant》,在Twitch平台上,他已经拥有62.1万粉丝。

哈坎森觉得自己比过去更快乐,生活也更稳定。虽然《守望先锋》联赛已经加大对电竞选手身心健康的关注,但哈坎森预言会有更多人选择他曾经走过的路。“我认为大部分职业选手都会走这条路,很多人已经在路上了。”

许多顶尖选手正在远离电竞赛场转型成为游戏主播,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份更加持续性的职业。经纪公司UTA的电竞负责人达蒙·劳表示,在过去两年里,他看到越来越多的电竞选手转行。原因很简单,这些选手认为,从长远来看,与接受艰苦、密集的训练以及参加竞争激烈的电竞赛事相比,在YouTube或Twitch平台上为粉丝们做直播相对自由,工作强度较低,并且也更赚钱。

“很多选手都会思考:‘为什么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职业生涯,掌控自己的命运,抓住围绕自己开展业务的机会?’”劳说。

与此同时,电竞公司、游戏发行商甚至赞助商也在逐渐将注意力和资源从电竞赛事向主播倾斜。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变化反映了电竞从业者对整个行业健康状况的担忧。据几家电竞公司透露,他们正在加大对游戏内容创作者或主播的投资,以此来实现业务多元化。

与做选手相比,主播Mendo的生涯无疑更轻松和稳定

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电竞行业的收入约10亿美元,但很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认为这类吸引眼球的数据存在水分。2018年,Kotaku在一篇调查报导中援引消息人士说法,认为大部分电竞公司估值虚高,并不能反映它们的实际价值。

虽然有组织的电竞赛事能够吸引数以千计的现场观众,还能通过YouTube和推特等平台吸引海量玩家线上观看,但比赛产生的收入往往并不足以回本......电竞场馆的建造成本或租金都相当高,职业选手的年薪通常会达到6位数。另外,《英雄联盟》或《使命召唤》等官方联赛的准入费用可能动辄达到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美元。据两位消息人士透露,大部分电竞公司都在亏本经营。

游戏发行商也很难收回对于电竞的投资成本。拳头游戏电竞业务负责人克里斯·格里利透露,在电竞方面,他们正接近实现收支平衡。在Epic Games和苹果诉讼案中,媒体曾曝光一份Epic的内部文件,其中显示,Epic承认2019年曾严重高估在电竞领域的盈利机会。Epic在那一年举办了总奖金池达到3000万美元的《堡垒之夜》世界杯,但收入比公司的预期低了1.54亿美元。

格里利表示,电子竞技并不是随时可能破裂的泡沫,但他补充说:“你会看到一些人正在转变方向或调整战略,然后继续前进。任何新兴行业都会经历类似的阶段。”

更多赞助商的青睐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电竞公司纷纷与游戏主播签约。这些主播不会代表职业战队参加《Apex英雄》《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等游戏的电竞赛事,而是会在Twitch或YouTube平台做直播,有时与粉丝闲聊,有时也会打几局高水平比赛。作为双方合作协议的一部分,职业战队会帮助主播们打理业务,促成赞助合同甚至提供薪水。

换个角度来看,签约知名YouTube或Twitch主播也有助于职业战队吸引更多赞助商。某些明星主播拥有基数庞大、活跃度极高的粉丝群体,影响力远远超过了职业选手、战队甚至赛事本身。例如一场《使命召唤》锦标赛也许能吸引7万名玩家在线观看,而Timothy "TimTheTatMan" Beta等主播几乎随时都能吸引这么多人同时观看直播......对于希望宣传品牌的赞助商来说,这类指标对比让他们很容易做出选择。

“归根结底,我们必须考虑投资回报率。”销售PC组件和游戏设备的Corsair公司首席执行官安迪·保罗表示,“据我们观察,目前电竞行业没有明显的顶流偶像,人才流失率太高了。”

保罗介绍说,Cosair最近增加了营销预算,而与电竞战队相比,他的团队总是将更高比例的预算分配给游戏直播。保罗认为主播往往更有魅力,更容易赢得玩家认同。“一旦你与某人建立情感上的联系,当对方说‘我一直在用这款麦克风,声音确实不错’时,你就会信任他。”

如果一位主播使用Corsair键盘,连续8小时在镜头下做直播,那么Corsair的品牌就会得到大量曝光——视频流下方还会附带一个观众可以点击的推广链接。相比之下,在一场电竞赛事中,转播镜头随时切换,赞助商很难衡量他们为选手提供的耳机等装备曝光了多少次。

Ninja或许不会在《Valorant》上投入太多精力,但这些超级主播的“带货”能力是无法忽视的

Epic和拳头等发行商也开始将更多注意力转向游戏主播。在2020年《堡垒之夜》创作者杯(Creator Cup)上,观众可以为自己喜欢的Twitch主播加油并得到奖品。拳头会为《Valorant》的第三方赛事提供支持,还曾邀请Ninja和Shroud等顶流主播在他们的直播间比赛。有几回,拳头都选择让主播而非职业电竞选手担任联合解说员。

“主播们可以吸引一些平时不怎么看《Valorant》比赛的观众。”格里利说。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哈坎森在几年前所做的那样,完成从电竞选手到主播的转型。一名主播要想在Twitch或YouTube平台走红,仅仅拥有高超的游戏技术不够,还需要具备能够留住观众的某种独特魅力。“虽然电竞选手和主播都需要玩游戏,但这两份职业几乎完全不同。”达蒙·劳说。

与此同时,随着电子竞技向主播们敞开大门,今后也许会有更多类型的玩家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在传统电竞联赛中,来自少数群体背景的选手有时感觉自己不合群,但当主播会让这些人更舒服。

顶尖的《万智牌》女选手艾莉·沃菲尔德也选择退出联赛成为一位全职主播

艾莉·沃菲尔德就是个例子。2019年,作为全世界获得比赛积分最高的女性,沃菲尔德受邀加入了《万智牌》的职业电竞联赛。起初她很兴奋,但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大部分职业选手都是年龄较大的男性,自己很难找到合适的人一起训练。沃菲尔德感到特别孤独,尤其是在《万智牌》联赛另外两名女选手离开后。今年早些时候,沃菲尔德失去了在联赛中的位置,也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

“我觉得我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沃菲尔德说。如今,她在Twitch平台直播包括《Valorant》在内的各种游戏,并计划成为一位全职主播。

本文编译自:wired.com
原文标题:《Gaming Influencers Are the Future of Esports》
原作者:CECILIA D'ANASTASIO
译者:等等
来源:触乐
地址: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8007.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