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行业到底能不能「躺平」?

作者:熊大熊二 游戏陀螺 2021-07-06 6.6k
深圳,某游戏外包公司,8楼落地窗边夕阳正好。余光一瞟,BoBo瞧见斜对面的小凡一个鲤鱼打挺,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筋骨。无须看表,BoBo知道此刻的时间大概是下午5点55分,最多不超过10分钟,小凡的身影就会准点从电梯间消失。

身为小凡的直属领导,BoBo曾数次发出质疑:为什么你下班这么早,工作都按时完成了没?而小凡则一面甩出手上的工作成果,一面小声嘟囔:到点不下班干嘛?搁这儿白打工呐?

在许多95后眼中,在职场里彻底躺平,在生活里支棱起来,已成为他们捍卫个人领地的最后倔强。一位初入游戏行业的毕业生告诉陀螺,现在社会卷得这么厉害,年轻人很可能一头扎进去什么都卷不出来,到头来生活工作两头都丢了。权衡利弊后,不如选择躺着混。


如同2017年那场曾席卷一线城市的「丧文化」浪潮一般,2021年伊始,越来越多年轻人身体力行,投身躺平队伍,誓要与他们口中的「资产阶级」抗争到底。

这是场属于全体打工人的战争,而身在职场的人心里早已门儿清:这场战争,不可避免。

躺平:内卷社会的究极反噬

毋庸置疑,躺平的底色是被打工人痛骂、憎恶,却又莫可奈何的「内卷」和「996」。偏激一点的人,则认为是资本掳走了他们的劳动果实,辛苦创造的剩余价值被榨得一点儿不剩,更有甚者,将资本视为原罪,但凡与资本有瓜葛者便难逃「吊路灯」的咒骂与指控。


众人对喝茶哥的拥护,也是对资本的集体抗议

面对躺平大潮,一些大佬看不下去了。网易CEO丁磊在一次有道精品课上表示:对我来说,给我100个亿,我也不会躺平,还是要折腾一些事情的。

然而在一些95后看来,这么说的大佬多半站着说话不腰疼。

某中型游戏公司的程序刚哥甚至当着陀螺的面,义愤填膺地把清华教授、俞敏洪等人的话拉出来挨个痛斥,「大佬可能会说起他们那个年代的艰辛,又说我们身处于多么好的时代。但年轻人还是会觉得这就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用高姿态说话,说难听点跟割韭菜差不多——他们永远不可能站在你的角度思考,只会叫你不要躺平,呼吁你多干点活。」


去年入行的游戏运营小诺也麻木地跟陀螺说:

当今社会,除非你有很强的能力一路向上,否则还是尽量向大平台靠拢。我属于后者,所以我给自己定的人生目标就是去一家大公司当平平无奇的小职员,朝九晚六按时上下班。这就是我的终极梦想。

他甚至建立了一套职场「躺平方法论」,心甘情愿抱着镀金的态度去大厂当一颗最小的螺丝钉:「哪怕只是混客服岗、运营岗,至少简历会好看一点,有在那儿工作的经历,之后去一些外包公司、第三方公司会容易很多。即使自己没有多强的竞争力,也可以继续躺下去。」


但在游戏公司想要躺平不容易

在打工人相继放弃梦想的同时,一些年轻人开始拒绝去一线城市卷,宁愿去新一线或二线城市发展。一位腾讯游戏项目经理告诉陀螺,一些毕业生本来已经拿到了腾讯Offer,但考虑到深圳房价等因素,又转投其他城市。

但「后浪」的离开丝毫没有缓解「前浪」的焦虑。上述人士表示,身边的圈子几乎没有人躺平,依然非常卷。他透露,现在腾讯的用人标准非常高,实习生和校招生都来自清北、复旦、交大等国内顶尖院校,海归动辄斯坦福桥。但是再往上的93、94则是相对常见的985、211;而到了85后,双非甚至专科都有。

大家顺便感受下深圳小学教师已经卷到了什么程度

学历差距让腾讯老人更不敢停下脚步,「面试层层筛选抬高入职门槛,进来的新人基本都抱着追求卓越的心态,并常年保持学习习惯。」腾讯发行线的老Y无奈道:

周围的人这么优秀,你躺着就意味着别人会从你身旁超过去,所以大家不敢有丝毫懈怠。拿项目来说,想要做出成绩,就一定会主动做更多的事,而只要你想做,事情是做不完的,所以才应了那句话:让你卷的不是你老板,而是身边的同事。这氛围决定的。


不只是大厂,中小厂商想要躺平也不容易。

来自厦门的游戏开发者ZZ表示,除非你的项目已经有了非常稳定的流水,不然很难躺着赚钱。游戏行业最大的成本是人工成本,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看,让员工加班永远比新招一个人来得划算。

而对策划、美术、程序等研发岗来说,躺平更是难于登天。ZZ回忆道:

平时我们基本要加班到九十点,有一次项目主策临时有事准点下班了,结果那天制作人疯了一样找他,硬是把他从家里叫了回来。所以不是不想躺平,是真的躺不平——项目负责人没走,他突然找你你怎么办?如果你是策划,大家有事找你,你能关机不管这事吗?


躺与不躺,两代人不同的职场观

为了找到愿意来游戏公司卷的非躺平人士,一些厂商干脆从员工入职第一天就开始筛人。

ZZ透露,有些研发公司经常在新人入职的那一天就安排很多不合理的工作,「也不叫你加班,但规定要一天完成——当然了,不加班到八九点肯定完成不了。这么做的本意就是过滤掉那些不愿意加班的人。」

老Y也说,实际上腾讯在面试的时候,会经常聊到价值层面的东西,如果不认可这种价值,可能压根儿不会加入腾讯,「归根结底是企业文化的问题。游戏公司或许不强制你加班,但默认的文化没办谈,最终结果是要么主动走人,要么默认接受,成为其中的一员。」


据老Y观察,尽管95后对加班并不反感,但他们也不会像85后那么钻研,一心向上。

你让他们做的事情,他们可以非常认真负责地做好,但没有很执着的念头,他们做事更多是出于自我要求和个人价值的实现,在能力范围内尽力做好。而且大家好像都还蛮通透的,态度也很坦然,或许他们也知道职位上的东西并不完全由业务能力决定。

小诺告诉陀螺,他身边许多人处于一种「躺平了,但又没完全躺平」的状态,「大家嘴里一边吵着要躺平,但该加班还是加班。」

而在刚哥看来,年轻人躺平与否,是一个「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否吃到红利」的问题。如果奋斗没有带来收益,躺平也无可厚非。即便就此离开游戏行业问题也不大,因为现在年轻人选择的成本很低。


但已经有一定社会事业基础的85后处境则完全不同。他们害怕从当前阶层滑落,想要保持一定的生活水准和社会地位——在手的东西反而成了身上的包袱,让他们不得不保持奋进的状态。躺平一说自然无从谈起。

机会依旧在,游戏人愿不愿起来嗨?

不管各路人马如何抱怨,游戏行业有一样东西任谁都割舍不下:收益。

根据全球最大的上市咨询公司埃森哲的调查报告,2021年全球玩家将达27亿,游戏市场的价值预计达到3000亿美元。而纵观中国游戏行业20多年发展史,端游、页游、手游等世代产生了超乎外界想象的红利,创造过无数财富神话。

ZZ指出,游戏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变现模式,你创作了一款游戏,吸引了一批玩家,玩家又在游戏里充了多少钱——这是个一目了然的商业模型,会变成实实在在的钱。

更重要的是,游戏行业是一个讲究轮回的行业,一直在变化,一直有机会。所以哪怕做游戏更辛苦一点,但它终归是新兴产品,还有想象空间,谁也无法预测下一个风口在哪儿。


另一方面,一路狂奔的资本市场,让许多游戏人不甘心躺平。曾有投资人告诉陀螺,如今头条和腾讯都在跑马圈地,只要是看得上的案例,他们的支持力度很大。因此对现在的中小CP来说,游戏又来到了一个黄金时代,大家都渴望一朝被头腾看中,就此实现财务自由。

时代的红利同样惠及于95后。ZZ说,很多95后已经成长为游戏公司的主力开发者,甚至有不少95后制作人开始崭露头角。通过努力和尝试,游戏行业依然有大把机会。

是抓住机会奋勇直前,还是面对现实就地躺平,对所有游戏人而言,躺与不躺是个艰难抉择。

是你的话,你会选择「躺呗,反正钱又没进自己口袋!」,还是建议「干啊,青春饭早点吃,难道等30岁才奋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让大家听见「内卷与躺平」时代的回音。


来源:游戏陀螺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o5Naxfm-ATmgXwIvkrzGdA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