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制作一款生存恐怖游戏,开发者们去了切尔诺贝利

作者:Fraser Brown 触乐 2021-08-19 52.5k
“我真的希望这个地方让人觉得既美丽又危险。”

切尔诺贝利是世界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之一,虽然那里的大部分地方已经废弃了几十年,但仍然会让人联想到冷战时期的紧张局势、核威胁和各种阴谋论,因此也成为游戏创作的绝佳素材。科幻生存恐怖类RPG《切尔诺贝利人》(Chernobylite)就是一部将故事设定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作品。

经过在Steam商店一年多的“抢先体验”,《切尔诺贝利人》于7月28日推出正式版本,开发商是来自波兰的The Farm 51。创意总监沃依切赫·帕兹杜尔(Wojciech Pazdur)讲述了开发团队为在游戏中重塑切尔诺贝利所做的工作。

The Farm 51团队在一座荒废的游乐园前的合影

为什么要去切尔诺贝利

帕兹杜尔曾是一名3D艺术家,还拥有计算机编程背景。大约七八年前,他决定将摄影测量技术引入到The Farm 51工作室,认为团队可以利用它来“更快、更容易、更准确”地创作逼真环境。

摄影测量是一种非常流行的建模技术,开发者为某个物体拍摄大量照片,然后基于数据进行数字化重建,从而生成能够在游戏中使用的3D模型。

“摄影测量的关键优势在于,你可以捕捉的细节量几乎是无限的。”帕兹杜尔解释说,“在常规的3D内容创作中,当艺术家开始进行多边形建模或3D雕刻时,他们需要向一些简单的网格添加细节。这意味着你投入的建模时间越多,可添加的细节就越多,创建一个精细化模型的成本取决于花多少时间添加细节。”

“但如果采用摄影测量技术,只要有一部还算不错的相机,就能拍摄非常精细的照片。你可以缩放镜头捕捉想要的任何数据,然后将它们放进你重新构建的3D模型里面。”

与摄影测量相比,传统技术的成本太高了。“我认为当代电子游戏的研发成本之所以越来越高,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制作3D内容太烧钱。”帕兹杜尔说。The Farm 51在制作射击游戏《Get Even》期间初次尝试使用摄影测量技术,发现效果相当不错。随后他们就开始讨论在游戏中重塑现实世界的哪个地方最有趣,并最终选择了切尔诺贝利。

苏联时期的大型社区中心——能量文化宫

近年来,随着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向游客开放,以及游戏、影视剧的选材,越来越多的人对前往切尔诺贝利参观产生了兴趣,但那里仍然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地方。The Farm 51希望让人们无需亲自前往就能体验到参观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感受,于是,团队从波兰飞往乌克兰,开始制作一部VR纪录片。

虽然帕兹杜尔居住的地方距离切尔诺贝利1000公里,但他和切尔诺贝利之间其实存在某种联系。“我父母都是波兰的核医生,在一所大学工作。当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爆发后,他们和很多人一样负责测量辐射强度。事实上,我不是从电视或报纸上了解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因为我记得父亲回家后说空气中有辐射,让我们待在家里。”

帕兹杜尔家附近的空气辐射水平处于安全范围内,但由于缺少必要的信息,他的家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故、自然灾害,还是核战争?“没人知道。”为了防止身体吸收辐射,帕兹杜尔还服用了碘。“我仍然记得那些日子,那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可怕事情之一,当时我还是个孩子。”

游戏中的能量文化宫


在切尔诺贝利工作

在制作VR纪录片期间,The Farm 51意识到,既然他们花了大量时间拍摄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照片,倒不如在此基础上开发一款完整的游戏。

虽然旅游业鼓励敢于冒险的游客们参观切尔诺贝利隔离区,但对这支团队来说,在切尔诺贝利工作仍然不是件容易的事。隔离区对游客来说可能安全,但仍然被污染过,这意味着开发团队需要遵守很多规则和协议,并且不能停留太久。“在某些地方,你只能待几天或者几小时,超过了时间就会受到辐射。”帕兹杜尔说。

另外,他们还必须填写文件,与政府机构取得联系,并获得使用无人机的许可——出于安全考虑,乌克兰政府通常不允许有人在隔离区使用无人机。“如果你想在那里做一些事,并且不仅仅是待几个小时,那么就需要跟很多人打交道。”

The Farm 51每次前往切尔诺贝利隔离区都会停留三五天,但不能在那里过夜,所以每天都不得不在进入和离开时通过各种安全检查......这听起来很有压力,因为他们每天都得接受几次检查,以确保体内辐射量不超标,帕兹杜尔已经习惯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你就不在乎了。”帕兹杜尔笑道,“当然,我们在第一次旅行时确实心里紧张,因为都很害怕。但通过与在当地生活和工作多年的人交谈,我们意识到只要不乱来,就不会受到任何真正的威胁。隔离区内有一些危险的地方,如果你想合法进入,那就需要有一名经过专门训练的导游或顾问陪同,对方会照顾你,告诉你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

The Farm 51在一处游乐场里进行拍摄

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The Farm 51还需要克服很多其他挑战。例如那里没有电和网络,这给需要捕捉和处理大量数据的开发团队带来了不小麻烦——他们不得不自带发电机和电池。但这又造成了另一个问题,因为当团队从波兰飞往乌克兰时,可以携带的物品数量是有限的。另外,由于在隔离区内的很多地方无法使用手机,所以也只能用对讲机保持联系。

当他们将很多特殊装备带进切尔诺贝利隔离区时,当地保安一度怀疑他们是间谍,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检查。“这跟开发一款电子游戏的传统方法完全不同,有人喜欢它,也有人很难适应。”

帕兹杜尔说,某些团队成员不敢前往切尔诺贝利,还有一部分在家人的劝说下退出了团队。虽然科学减轻了帕兹杜尔的恐惧,但他也能理解为什么其他人不愿加入他的行列。“切尔诺贝利之所以对人们充满了吸引力,正是因为那里诞生了很多令人恐惧的故事。”

游戏中这处游乐场的场景

如何开发这样的游戏

有趣的是,The Farm 51并非从一开始就打算制作一款恐怖游戏。按照开发团队最初的设想,你可以在《切尔诺贝利人》中探索隔离区,揭露幕后阴谋,但游戏里不会出现任何超自然元素。玩家可以避开安保人员,偷偷溜进隔离区,游戏的整体设定趋于写实——玩家就算被抓住也只会被罚款,保安有时甚至不随身携带武器......但开发团队发现,这样一款游戏无法带给人们所期待的危险和紧张感,因此又进行了重新设计,添加了更多危险、有悬念和幻想元素的桥段。

如今,玩家需要在《切尔诺贝利人》中对抗坏人和怪物,但帕兹杜尔仍然希望还原他和开发团队初次进入切尔诺贝利时的感觉——虽然那里没有变种怪物或鬼魂,却仍然令人感到恐惧和悲伤。切尔诺贝利已经被废弃了几十年,游戏通过让玩家扮演一位寻找失踪亲人的物理学家兼前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员工,从而激发内心深处的各种情绪。

为了让玩家在游玩时更乐在其中,开发团队对游戏中的切尔诺贝利进行了一些调整。“如果你直接使用摄影测量扫描的环境,那么所有东西都会让人紧张,玩家可能会产生幽闭恐惧症,因为与在游戏中相比,你在现实世界里的移动速度要慢一些。”帕兹杜尔解释说。由于这个原因,开发团队必须调整房间和某些物体的比例,确保它们让人感觉自然。

《切尔诺贝利人》实际游戏画面

The Farm 51不仅试图重新还原切尔诺贝利的建筑,还有它周围的荒野。那是一个充满自然美景的地方,大部分地区已经回归自然。与此同时,开发团队还试图让玩家感受切尔诺贝利的气氛,以及怎样随着季节更替而变化。“我真的希望这个地方让人觉得既美丽又危险。”帕兹杜尔说,“因为这就是我初次抵达切尔诺贝利时的感受。”

对帕兹杜尔和团队里的其他成员来说,前往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就像一次回到过去的旅行,因为他们能看到童年时的建筑、家具等很多东西,仿佛时间都被凝固了。帕兹杜尔认为,如今切尔诺贝利仍然是一个有意义的地方。“我们之所以认为讲述这种类型的故事很有价值,原因是当代人的问题并不是在于能否获取信息,而是怎样过滤信息。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被大量信息轰炸,可是和过去一样,我们仍然很难辨别信息的真伪。”

本文编译自:pcgamer.com
原文标题:《Chernobylite devs spent days at a time scanning the real Exclusion Zone》
原作者:Fraser Brown
译者:等等
来源:触乐
地址: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8153.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提前俯瞰应用变现行业前景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