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难逃塌房

作者:宛其 深燃 2021-08-20 7k

从吴亦凡、郑爽的倒下,到眼下的霍尊、张哲瀚的人设崩塌,每一次明星塌房,“虚拟偶像代替真人偶像”的话题都会被搬出来讨论一番。

眼下的确正有虚拟偶像团体在国内走红。

字节跳动联合乐华娱乐推出的虚拟女子偶像组合A-SOUL,出道10个月以来,五位成员账号的微博粉丝数均超百万。队长贝拉更是成为B站虚拟主播区,第一个达成万人舰长(舰长指B站上为了获得主播间特定权益而付费的用户)成就的主播。

与此同时,虚拟偶像正在席卷市场。不止是早期出道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洛天依,现在B站,微博、小红书、爱奇艺等平台上都能看到虚拟偶像的身影。2019年,爱奇艺推出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华纳音乐旗下电音厂牌Whet Records刚签下虚拟偶像“哈酱”。今年6月,B站CEO陈睿公开演讲提到,单入住B站的虚拟偶像、主播就有32412个,同比去年增长了40%。

一位动画影视公司的老板在朋友圈分享,好几个朋友劝他做虚拟偶像,赶上这趟快车。

虚拟偶像之所以越发被重视,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虚拟形象不塌房”。头豹研究院《Z世代系列报告:元宇宙来临,虚拟偶像能否抢占先机》显示,62.6%的用户喜欢虚拟偶像的原因是它们不会有负面新闻,永远完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眼下的虚拟偶像跟真人还不能完全分离。限于技术的普及运用,虚拟偶像背后大多都会匹配“中之人”(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声优)来操控,中之人通常需要配合虚拟偶像直播、MV视频、舞台表演等,而除去操作虚拟偶像的模型表情,还需要把控好人设,留下符号印象。有粉丝表示,会因为“中之人”的临场表现和潜力而喜欢上虚拟偶像,但另一方面,因为有人的存在,也埋下了翻车的风险。

不塌房,是虚拟偶像的起点。但当下的虚拟偶像,真能做到“永不塌房”吗?

一、虚拟偶像,成败命系“中之人”?

A-SOUL的成长经历,算是虚拟偶像团体的一个典型代表。她们从最初被嘲到后来的翻红,都与中之人有密切关系。

小胥是一位90后动画设计师,喜欢A-SOUL组合里的嘉然,他觉得嘉然是一个可爱又元气满满的偶像。其他成员也有各自特点:短发珈乐是实力超强的歌唱担当,贝拉热爱跳舞、向晚是团内的游戏担当、乃琳则是成熟御姐。

来源 / A-SOUL工作室官微

但一开始,大家是抵制她们的,甚至还评论说,她们是“卑鄙无耻的套皮练习生登陆哔哩哔哩”(指练习生借助虚拟形象来B站)。

A-SOUL是由字节跳动提供底层技术支持,乐华娱乐提供中之人、内容策划运营。小胥说,VTuber(泛指虚拟形象)圈子里的粉丝起初认为这是典型的资本侵入,对这个组合并没有好感。特别是在组合出道直播时,中之人表现出对二次元内容一知半解,更引发观众不满。成员珈乐出现直播事故,还被观众怼哭。后来乐华娱乐把她关了一个月小黑屋,还挑选了30位暴躁粉丝对她进行抗压训练。

“没想到后面会真香。”小胥说。

粉丝评论调侃粉上嘉然的心路历程 来源 / B站截图

之所以出现转机,也和中之人的表现有关。

第一次是嘉然生日会直播时,她背后的中之人穿着动捕服(真人可穿戴的惯性捕捉设备)连续跳了二十首宅舞。因为虚拟偶像的表情和跳舞动作需要中之人依靠面部表情捕捉和动作捕捉来完成,小胥说,正常人蹲起一会儿都受不了,穿动捕服跳肯定更累。当晚,一些粉丝被嘉然的努力和真诚感动,在情感上已经投降。

第二次转机同样发生在直播,嘉然按照惯例念粉丝写的小作文,发现这位粉丝是一个人在异乡打工,生活得也不算好。嘉然在刚开始读信时有点哽咽和抽泣,之后,她抑制不住转身去抹眼泪。看直播的粉丝感动不已,很多留言和评论都在说,她(指嘉然,也指嘉然背后的中之人)也是打工人罢了,还为之前一直吐槽她而懊悔。从这次念信开始,小胥说,VTuber圈的粉丝在常聚集的贴吧、B站,几乎全员转粉。

来源 / B站截图

这两次事件都来自直播,嘉然的反应即是中之人的反应。“无论是嘉然这个角色,还是嘉然的中之人,都是一个临场应对能力很强的人”,知乎上一位网友感叹。

嘉然走红也带火了A-SOUL其他成员。“A-SOUL相当于是粉丝养成的。”小胥说,粉丝给偶像的留言付费,从30元起步,有的粉丝每晚会花到1000元,生日时还有人花一万元。

从被黑到黑转粉,A-SOUL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这背后有运营公司和技术公司的支撑,比如乐华娱乐把对真人明星的培养、运营经验搬到了虚拟偶像身上。A-SOUL的实时动捕技术,也是被粉丝所称道的,这套技术能让虚拟偶像动态反应更拟人化,能和粉丝及时产生更多互动。

但如果没有中之人在直播间带来的两次高光时刻,这背后的运营和技术,不一定能让粉丝如此受用,这是中之人与技术、运营相得益彰的结果。

在一位从业者看来,A-SOUL的走红,是因为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积极营业,并依靠灵光一闪的发言和神反应,让粉丝共情之后,喜欢上他们。其中,有粉丝对3D拟人技术的新鲜感,最主要的,还是虚拟外壳下中之人本人的魅力。


二、有了中之人,虚拟偶像还能“永不塌房”吗?

不止是A-SOUL需要中之人。

虚拟偶像,特别是虚拟主播背后的中之人,还得知道如何带来表演效果,比如唱歌、游戏、画画等技能,需要抓得住观众。经纪艺人宣发蛋蛋根据她多年从业经验总结,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还得具备歌力、舞力、杂谈力、游戏力等多重能力。

一个综合能力突出的中之人对于虚拟偶像的运营至关重要。

B站热门虚拟主播“泠鸢yousa”的中之人,在出道前就在B站拥有一众铁粉。但她并不喜欢出镜直播,在2019年借用泠鸢yousa形象出道,因出色的音色和演唱能力,至今都是B站头部UP主播。

粉丝菡子说,会有一些追虚拟偶像的人也去追中之人,有种发现喜欢的VTuber另一面的亲近感。

一般来说,对于“中之人”的身份,运营公司会尽量保密,毕竟配音的人在现实中是存在的,避免虚拟偶像导致真人在现实生活中受到影响。

有的公司会选择直接让中之人被曝光。例如,泠鸢yousa、新科娘等知名虚拟主播背后的中之人都被公开,因业务能力突出,粉丝并没有反感。一位知乎网友说,泠鸢yousa之所以能坦然接受中之人信息被爆,因为运营公司的目的之一,是给那些因为种种客观原因不能上台演出的,有才华的表演者上台演出的机会。

但是,一旦粉丝发现中之人有“被欺骗”和“背叛”的感觉,虚拟偶像会面临塌房危险。

日本虚拟偶像绊爱的中之人就是一个例子。绊爱是VTuber元老,自称是世界第一个虚拟YouTuber,中之人名叫“春日望”。她火了后,公司推了4个新的中之人,希望将绊爱分身化运营,并且边缘化春日望,导致粉丝反感并且一直在抗议,事件发生几天时间内,绊爱的B站粉丝就从100万减少至90万左右。

来源 / 绊爱微博

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要换人,粉丝称其为“毕业”。二次元爱好者燕子之前追的虚拟偶像,也有中之人最后毕业了,她告诉深燃,更换中之人必须慎重,观众和虚拟偶像的感情与回忆很难迁徙到下一个人身上。

除此之外,菡子表示,其实粉丝都清楚,现在经纪公司为了热度和打赏,会给虚拟偶像安排人设。但在VTuber圈,例如虚拟偶像长期走百合路线或者女友、女儿人设,突然爆出中之人其实有男友,或者作为VTuber,突然和其他男性VTuber暧昧联动引流,也会让部分粉丝反感。

“粉丝对虚拟偶像是有情感的,不仅仅是对虚拟外壳,对中之人也是。”她说,看虚拟偶像直播其实也会享受一种接地气的亲近感,不管是刻意隐瞒真实想法,还是更换中之人,或者中之人道德方面出问题,或多或少都会让观众不适。

事实上,虚拟主播在直播类互动环节中,因为中之人即兴发言不当引发危机的案例也常发生。最严重的一次则是hololive旗下的 “赤井心”和“桐生可可”两位虚拟偶像的中之人,连续发表两次辱华言论,最后导致hololive上的所有日本虚拟偶像都被撤出中国市场。

虚拟偶像一般优势都是说“永不塌房永不老”,但是一旦与背后的运营者以及中之人进行绑定之后,这种优势也会消失。“中之人是谁?是每个虚拟偶像最大的秘密。”一位动画公司市场部的从业人员对深燃说。

除此之外,技术问题,直播互动言论不当,也会让虚拟偶像容易塌房,菡子说,“只要有人设的地方就会有塌房。”

三、消灭中之人?资本也忌惮中之人的不确定性。

虚拟偶像的数字化操控更稳妥,虚拟世界基础设施型企业“魔珐科技”的联合创始人谭宏冰对深燃说,一个虚拟偶像或虚拟人的内容,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人设与技能可以被完美塑造,也就是说这部分技术完善后,绝大可能没有崩塌的风险。

但眼下,“中之人”还是一大风险因素。

“其实不是拿不掉,现在有的团队会多用几个中之人,来集体控制,未来AI云普及,能让虚拟偶像自己的性格,语言能力提升,不太需要中之人了。”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对深燃说。

AI技术正滲透到各行各业。谭宏冰也表示,从各行各业的虚拟人来看,AI核心技术,即无人驱动的全智能化虚拟数字人,已经逐步在规模化应用,比如魔珐就已经为金融、教育、医疗等行业打造虚拟客服、虚拟老师、虚拟医生等,背后就是AI核心技术。

不过目前来看,这还不完全适用于虚拟偶像行业。

虚拟偶像追求完美,但不会一出道就“完美”。专门做3D虚拟形象社交应用的Zepeto(崽崽)中国市场总监丹妮对外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从红人MCN机构转行到虚拟赛道,看中的也是虚拟偶像更加稳妥还可操控。不过,虚拟偶像会根据粉丝的留言、反馈不断地修正,比如,真实世界粉丝会身材变胖,当粉丝跟偶像吐槽时,运营者也会做相应的修正。“完全的虚拟偶像归根结底,背后也是人去调整参数。”小胥说。

情感诉求也是偶像存在的意义。粒粒是一位喜欢日本的虚拟偶像的粉丝,她说,虚拟偶像和观众,相比真人明星与粉丝,关系会更加亲密,更有“相互依赖扶持”。可以发现,乐华娱乐在运营A-SOUL时,会提前公布每周偶像们营业内容,与粉丝保持高频互动。

A-SOUL每周营业时间表 来源 / A-SOUL工作室官微

粉丝喜欢虚拟偶像的角度不同,有的被内容吸引,有的是被暗含的人的魅力所吸引,希望ta能够发展的越来越好。

菡子就属于后者,她当时最喜欢的虚拟偶像没有人气,也很遗憾偶像的歌唱才华没能被更多人发现。她会经常跑去评论区互动,有不合适的内容会私底下吐槽,看到能有越来越多人喜欢他也会觉得很开心,自己一直以来也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努力。她说,“虚拟偶像和现实偶像没有任何区别,都是粉丝想象出来的。”

比起真人,虚拟偶像与粉丝的关系更为亲密,这一部分也来自于中之人的表现。对于粉丝而言,虚拟偶像的形象及陪伴型运营模式,只是初印象,吸引粉丝的还是中之人本身的魅力。

小胥对深燃表示,“消灭中之人”来降低风险,更像是脱离本质聊现象。

虚拟偶像“塌房”的风险,不仅仅是中之人,他们产出的作品、背后的运作公司,都是风险因素。他觉得,喜欢一个偶像本质上并不是追求“完美”,失去中之人,就是失去“不确定性”的魅力。这也和一些体育竞技项目一样,AI能做到世界第一,但大家真正想要看到的,是真人与真人之间的博弈。

中之人助力虚拟偶像趋于“完美”,在资本眼里却是一个过渡,他们随时可能被抛弃。但眼下,虚拟偶像的很多场景还离不开中之人,说“永不塌房”,未免为时过早。

而依靠技术去“消灭”人味,至少不是投入真情实感的粉丝们希望看到的。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萌萌、小胥、菡子、蛋蛋、燕子、粒粒为化名。


编辑 | 李秋涵
来源:深燃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vENU0L8WMzFdCn87jG7Q0A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提前俯瞰应用变现行业前景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