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大小周后,那些忧愁的大厂年轻人

直面派 2021-08-30 21.5k
7月9日,正在上班的字节跳动员工陈安收到了公司邮件——大小周被取消了。

身边的同事欢呼雀跃,整个办公室立刻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陈安也作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当天晚上还跟同事们聚餐庆祝。

然而,陈安的内心并不喜悦。

来字节跳动工作2年来,陈安的加班费累计起来有十几万,一想到未来工资骤减,还背负着几十万的房贷,陈安跟朋友打趣,“都想周末开滴滴了。”

6月上旬,腾讯光子游戏工作室试点强制6点下班以来,不少互联网公司纷纷取消大小周,快手、字节跳动、美团旗下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Boss直聘陆续宣布取消大小周。光娱游戏、4399、9130等游戏公司也加入取消大小周的阵营。这似乎意味着互联网的大小周时代已经过去。

取消大小周,有人欢喜有人忧。6月17日,字节跳动公司例行的OpenDay上,新任CEO梁汝波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根据公司的调研,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这项数据也让高层“犯了难”,最终不得已给了个答复:暂无结论,尚待进一步研究。

如果取消大小周,员工失去的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一些自称字节跳动的员工在脉脉上发帖称:加班两天,我一个月的房租就有了,为什么不加班?


有人舍不得大小周的加班费。陈安就是冲着大厂双倍加班费去的,如果取消大小周,也就意味着一年少赚10万块,对于陈安来说,相当于他农村父母在当地卖十年西瓜的收入。

杨璐则原本想靠着大小周“表演”升职,比别人更“卷”的加班,让领导看到自己的勤奋表现。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取消大小周后,员工再卖力的加班表演,也是“一拳打在棉花糖上,没有领导会关心,甚至与公司提倡的方向相违背。”

在游戏公司的韩风,取消大小周的第一个月,发现自己工资少了两千,而工作量依旧没少。原本6天的工作,要在5天内完成,每天被迫额外加班1个小时,这让韩风心灰意冷,甚至私下寻求其他的机会。

还有人不适应突然没有大小周的生活。对于张辰而言,周末的健身、下午茶、公司福利消失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自律的生活习惯开始消失,甚至出现拖延。“原本周六该做的事情,现在都要拖到周日。”

8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了10件超时加班典型案例,对“工作时间为早9时至晚9时,每周工作6天”的情况明确:“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被认定为无效。”

有了官方对996的“定型”,大小周将正式成为历史的尘埃,打工人似乎要开启告别996的人生了。

不过规定归规定,当大小周真的取消,依然有打工人为自己的生活发愁担忧。字母榜&直面派找到了几位对取消大小周持悲观态度的大厂员工聊了聊,以下是他们的口述实录。

(文中陈安、杨璐、韩风、张辰、李洁均为化名)

陈安,男,字节跳动员工,27岁

“交完老家房子首付以后,发现大小周没了”

我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加班的心理建设,因为我去大厂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奔着赚钱买房。

我没有定居北京的野心,就是想趁年轻精力旺盛时在大城市多赚点钱,然后30岁回老家结婚成家,找一份清闲的国企工作。

我家在河南的一个农村,家里有几亩瓜田,靠卖西瓜维生,父母一年的工资差不多是我一个月的薪水,我的亲戚、发小等也大多在县城,在小城市的国企或体制内,他们的工资只有四五千元。

在他们的认知里,过万的工资都算高薪,而回家聚会时,他们在得知我税前3万5的月薪,再算上大小周的加班费、年终奖和期权税前总包年薪60万时,都非常羡慕我。

一个远房的表哥甚至想辞掉工作,让我帮忙内推去大厂,在他们眼里,我成了“全村的骄傲”。

“年薪税前60万”在外人面前很光鲜,但实际上,扣除个税、五险一金后,我每个月实际到手的钱不到3万,期权暂时不能变现,再扣4000元的房租以及杂七杂八费用,一年顶多存20万。

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北京的房子还没那么贵,但我毕业以后,北京房子已经是500万起步,我算了算,就算每年能存20万,攒个首付也需要五六年,就算首付交完,房贷依然需要还,而我35岁能不能继续维持这个薪水还是未知,所以我决定回老家买房。

去年我在老家省会的较好地段,买了套一百多平的房子,两层小楼,还带个小院,给自己作为婚房,把工作以后攒的钱一口气全部交了首付,我还希望再买一套几十平米的房子,到时把我的父母接到身边。

“大小周”的加班费是被算进薪酬总包中的,约占基本工资的20%,大小周取消以后,一年就少了十万的加班费,距离还清房贷又多了几年,给父母买的第二套房更是遥遥无期。取消大小周、工资骤降这件事,我到现在还没敢跟父母说。

现在在家过周日,甚至都有一种“负罪感”,以往在公司赚3000,现在躺家里一分钱没有,甚至自己做饭还要花钱。

杨璐,女,某互联网大厂运营

“没了周末加班,升职加薪更无望了。”

颇有戏剧性的是,我见过很多同事,都是靠加班来完成升职加薪的。

当时的情况是,A公司一直在亏损,我们组的人也在陆陆续续离开,我刚进去还有十多个人,后来就剩下了几个人。

集团的总裁很不满,表示想把这块业务裁掉,也为了逼一下高管,于是,整个部门开始集体加班。

彼时公司开启了大小周模式,领导不定时审查,每天还多了日报汇报任务,潜规则其实就是“24小时监控每一个人”,虽然大部分人不满,但确实有人因为加班表现过于突出,而得到领导关注并升职的。

我们部门组长就“表演性”地带头做了表率,他从毕业之后就在这家公司工作,薪资是我们的好几倍,如果跳槽去其他家公司,很难再担任同样职位,所以他的加班也是最“凶”的,连续好几周都在公司熬夜。

他的付出没有白费,再加上运气使然,那个月正好来了一个大客户,我们组的成绩位列首位,领导看到了组长的加班表现,非常高兴,直接提升组长做了部门经理。

第二家实行大小周的B公司也是如此,很多人在加班当天晚上7点多就已经离开,剩下的还能一直呆到八九点钟,甚至十点钟以后的人,就很容易给上司留下好印象,在晨会上得到表扬。


这也对我产生了一定影响。从某种程度来说,“加班”其实是一种和领导相处的模式,如果懂得揣摩领导的心思,对工作还是对升职都有一些帮助。

于是,到了现公司进行二面,当面试官问我能不能接受大小周模式,我语气坚决地表示没问题,关于大厂的大小周,我此前就有了解,我在一篇帖子里看到有人称大小周的收入非常可观,打破了我固有的一个认知。

原本我也想靠大小周给自己“加戏”,即使不能升职,能多加薪也行,但没想到来了公司没多久,公司就宣布取消大小周。

为了表现出我的勤奋,我问过主管,周末能不能来加班,主管回复,“如果能说明原因的个人申请可以同意,也有加班费,但公司不鼓励加班。”

公司不再推崇加班文化,想靠大小周加班升职基本无望了。

韩风,男,某游戏公司程序员

“取消大小周后,我的工作压力更大了”

毕业以后,我一直在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游戏行业加班是出了名的严重,虽然加班费比不过某互联网大厂的双倍工资,但也不会让人失望。

玩游戏很肝,做游戏更要肝。在我这个公司,大部分人都很拼,有时候为了一个项目,全员要集体开会到凌晨一点,即便如此,老大还觉得我们不够拼命,经常会因为某款游戏上线的数据不好,或者是看到了用户差评,就劈头盖脸地向我们发一顿脾气。

我已经工作5年了,身边的同事大多是95后,工作时间比我还大一年的女同事,曾偷偷跟我说她会不定时去做光子嫩肤和水光针,为的就是让自己能看起来更年轻点,“还能再被用一段时间”,这是同事的原话。

就在上个月,公司突然宣布取消大小周,虽然明面上是取消大小周,实际上该干的活一点都没有少,过去6天的工作量,现在被直接压缩成了5天。

但并非对于所有工作室都有用,有的工作室领导需要出作品、拿业绩,工作就会不断向下压,员工就不得不加班赶进度,而有些工作室效率、收益都比较不错,那么他们或许就可以轻松的享受双休。

我就很不幸,被分在了前者。比如上周,一款新游戏马上要上线调试,老大立马派来了任务,需要我在一周内把上个应用的代码打包迁移,没了大小周制度,也就意味着原本6天的工作,我要在5天内完成,每天需要晚走一到两个小时,还没有任何加班费。


我住在昌平区,公司在海淀,每天通勤要1个多小时,平时正常下班是7点半,我到家8点半,还能做做饭,加了班以后,我每天到家基本要10点左右,自己做饭无望,只能叫外卖,晚上的配送费还多出了5块钱。

我最近脸上各种冒痘,嘴唇起泡上火,很明显是跟吃饭太晚有关系。

取消大小周的第一个月,活儿没少,薪水倒是少了10%,我查看上个月的工资卡账户,整整少了两千多,第二天我委婉跟老大反馈,希望能减少工作量,或者延长Deadline,最后得来的是老大轻飘飘地一句奚落:如果嫌累就别干。

这让我心灰意冷,有了辞职的念头。最近在跟猎头联系跳槽,周一请假去了一家竞对公司面试,如果时机成熟,我就离开公司。

张辰,男,23岁,某潮牌奢侈品交易平台

“我的生活规律突然被打乱”

我这个人平时的爱好很少,每天就是出租屋和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我是母胎单身,周末没什么娱乐生活,不喜欢参加社交活动。

比起周末呼朋引伴玩剧本杀,我更喜欢一个人在办公室工作,看书、学习,做一些对自我成长有帮助的事情。

下午工作完后,我还会蹭公司的健身房运动半个小时,还省了一大笔健身费用。毕竟周末我也没什么去处,公司对我来说,算是“健身房+免费餐馆”的集合体,虽然最近食堂伙食正在肉眼可见地下降,但终归是免费,健身完还能蹭一杯咖啡。


工作一年多来,早已习惯了公司大小周的节奏。现在没了大小周,反倒是生活规律突然被打乱。

现在到了周六,我会反射性地早起睡不着,甚至周末出门打车,目的地还会习惯输出公司地址,走了一分钟发现错误赶紧跟司机解释:我这是加班加出魔怔了。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周六不上班,我没了外在约束,这一天基本白过:早上睡到11点,一上午没了;再点个外卖,看看剧打打游戏,一天没了。与此同时,健身、复盘、学习的习惯都在逐渐消失。

取消大小周,我的生活质量肉眼可见的下降。

李洁,女,某互联网大厂

“原本周末还想去公司蹭吃蹭喝,现在得自己在家点外卖”

刚毕业,父母还担心我工作以后的吃饭问题,看到大厂优厚的伙食待遇后,他们不担心我的吃饭问题,反而担心我的身材会不会走样,影响找对象。

平日吃的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每天都可以不重样,到了公司八周年、或者是一些活动日,更会有大闸蟹、鲍鱼等,来了字节一年多,胖了将近10斤,长了一圈小肚子。我把公司食堂的饭菜拍照发给大学同学,以及自己的闺蜜群,他们看到后特别羡慕我。

我不排斥大小周,比起工作日,周末的工作任务相对轻松,工作量并不算多,主要就是复盘一下上一周的工作。

10点来到公司,摸摸鱼就到了饭点,下午再与同事唠唠嗑,下楼溜达一圈,听听同事之间的小八卦,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总计真正的工作时长只有2-3个小时,却有双倍的钱到手。

有时也会遇到活比较赶的情况,来公司加班不能摸鱼,赶进度的同时,顺便再吃点公司发的小零食、下午茶,补充能量,总比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惨兮兮的加班,无人倾诉,还要自己点外卖划算。

但如今,大小周没了,我的周日份快乐也没了。

文章系客观记录,不代表直面派观点。


来源:直面派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QRgq6r_cePCyKupMinmsMw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提前俯瞰应用变现行业前景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