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打造,一朝解散:索尼曼彻斯特 VR 工作室解散内幕

作者:Jack Yarwood 游戏篝火营地 2021-08-31 27.9k
2020 年 2 月 5 日,PlayStation 全球工作室负责人 Hermen Hulst 来到索尼曼彻斯特工作室,宣布工作室即将关闭。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工作室的成员们不知所措,他们有的来自当地,有的则是专门从外国移居到了英国,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已经为索尼效力了几十年。他们前一秒钟还在发招人广告,下一秒钟就听说干了五年的项目要前功尽弃,自己要另谋生计了。

在业内同僚纷至沓来的慰问和支持之间,不可避免地夹杂着一些疑问。人们想知道这家工作室一直以来在开发什么?又是什么导致它突然被关闭?索尼成立曼彻斯特工作室专为 PlayStation VR 打造游戏,但该团队从未公布过任何项目,在成立后的五年里一直守口如瓶。在新员工加入之前,工作室的领导层绝不会透露任何项目的详情,也不会说明新员工会在项目中处于何种位置——而这对于那些远渡重洋而来的员工来说,不亚于一次信仰之跃。


当时,一名 PlayStation 的代表告诉 GamesIndustry.biz,关闭工作室是为了「提高效率和运营效能」。但是五位熟悉工作室及其项目的知情人士向我们透露了更多内情。由于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所以不愿公开各自的身份。他们说,尽管有大约五年的开发时间,但游戏在大部分时间都停留在预制作阶段,部分原因出自无休止的版本迭代,也有一部分原因出自索尼高层的放任自流。

工作室的诞生

索尼曼彻斯特工作室于 2015 年成立,前身是索尼 SIE 欧洲分公司的创意开发部门,它只是索尼的一个小部门,负责用户测试以及未来游戏的研发。

Sam Coates 是索尼曼彻斯特工作室的总监,此前曾担任索尼创意开发部门的高级经理。在整个 2015 年中,他为新成立的曼彻斯特工作室奠定了基础,他招揽了大约 15 名开发人员,其中不少人都有大型开发团队的工作经历。


工作室的最终目标是在该地区建立一个新的 3A 级 VR 工作室。当时 Coates 的上司是索尼全球工作室副总裁 Eric Matthews(也是前 Bitmap Brothers 工作室联合创始人),以及索尼研究总监 Mark Green,这两人都在伦敦生活和工作。

和 Coates 一样,Matthews 和 Green 此前也曾在索尼创意开发部门工作,他们参与开发了《撕纸小邮差 拆封》《直到黎明:血脉偾张》和《地平线:零之曙光》,在产品策略和用户测试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索尼并没有主动公布新工作室的成立。粉丝们在 PlayStation的官方招聘网页中发现了位于曼彻斯特的职务,索尼这才向 Eurogamer 和 GameSpot 发表声明,承认工作室的存在。索尼还表示未来会有更多信息披露。不过后来就没了下文,我们知道的唯一细节来自另外几条招聘信息——其中提到他们要用虚幻 4 引擎「为 PlayStation VR 打造 3A 级 VR 游戏」。

《沙漠风暴》

知情人士透露,曼彻斯特工作室开发的游戏是一款复古动作游戏,有些类似于世嘉 Genesis 上的射击游戏《沙漠风暴》,只不过变成了 3D 版,而且会用上 PlayStation 4 的现代技术。它甚至有了名字——《CSAR:战斗、搜索与救援》(CSAR: Combat, Search, and Rescue),简称「救援」(Rescue)。

游戏概念出自开发过 PS4 赛车游戏《驾驶俱乐部》的 Evolution 工作室。这只是他们为 PlayStation VR 构思出的诸多游戏概念之一。为了让高层认可这些创意,Evolution 工作室专门做了一段视频来展示这些点子,其中一个直升机游戏的想法引起了 Matthews 和 Green 的注意,他们决定在曼彻斯特的新工作室进一步扩展这个设计。

玩家会坐在直升机驾驶舱内,在游戏中四处飞行,在空中向敌人射击,然后救援受困的人。玩家会有一名副驾驶同行,还可以停靠在一艘充当基地的航空母舰上。玩家可以在航母上选择下一个任务的位置,然后飞往目的地完成任务。

「设计新敌人就要花好几个月」

虽然一些团队成员非常喜欢《CSAR》的设计理念,
但他们表示管理层隔三差五改需求,导致进展一直很慢

多年以来,工作室开发了若干个游戏原型,并将它们展示给了全球工作室和索尼市场部的高层,但负责该项目的高层在不同的设计方案之间摇摆不定,让部分员工非常苦恼。

工作室要花 6 到 12 个月开发一种「口味」的版本,然后就会被高层打回修改,让大量工作付之东流。高层不满的理由多种多样,包括:艺术风格不合适、画面太蓝了、NPC 的位置要往旁边移、救援和战斗任务的玩法不太好。

多名前员工指出,Matthews 和 Green 的微观管理乃是该项目的瓶颈所在。据工作室员工揭露,Matthews 和 Green 在早期担任《CSAR》的「联合首席设计师」,但他们并没有融入团队,他们在母公司另有职务,并没有工作室内部的正式职位。他们大约每周去一次工作室,曼彻斯特工作室的人则负责落实他们的设计。

Matthews(左)与 Green(右)

其结果就是,有多名前雇员表示,自己在刚加入时鼓足了劲,以为自己能做出重大贡献——就像他们在其他工作室就职的时候那样。结果每份材料都要送到伦敦审核,之后还要等待漫长的审批程序,十分拖沓。

知情人士称,这两人有一个习惯,在每周视察的时候,他们会亲自修改细节,偶尔改一下美术师的作品,有时会要求程序员暴露参数(expose parameter)以方便他们日后修改。多位前员工表示,这导致他们「士气低迷」,他们觉得自己不被信任,在没有外部干预的情况下不能妥善做好工作。

我们联系了 Matthews 和 Green,希望他们就此作出回应。Green 表示「不予置评」,而截止本文发布前 Matthews 没有任何回应。


「沟通是个大问题,」一位前员工说,「Matthews 和 Green 相当刚愎自用。人们试图提出一些关于手头工作的想法,但大部分时候都会遭到否定,除非完全按他们的要求来。我们有一个制作人,但她完全没法完成自己的工作,因为他们不喜欢详细的计划。这种无休止的调整和迭代在 80 年代 Bitmap Brothers 开发游戏的时候或许卓有成效,但现在已经有点格格不入了。设计新的敌人类型都要花好几个月,要知道,它们就只是些方块状的坦克而已。一直都停留在概念设计阶段,常年都只是一个灰色的方块。」

眼不见,心不念

在项目开发的绝大部分时间里,索尼一直对工作室不管不顾。由于工作人员相对较少,这间工作室的运行成本比索尼大部分工作室都低。在此期间,Matthews 一边参与游戏开发,一边在索尼担任高级职务。


好几位知情人士将工作室描述为 Matthews「用来满足个人爱好的项目」,并表示他们感觉自己像是在外包工作室工作,而不是就职于索尼下一个大型 3A 游戏的开发团队,因为项目负责人很少在场,而且曼彻斯特团队缺乏创作自由。除此之外,团队常年都在一个没有挂牌的租赁场地工作,与其他企业共用办公空间。这原本只是临时举措,工作室原计划搬进独立的楼层并挂上索尼的招牌,但搬家的计划被一推再推,尽管新的场地早就空了出来。

这些情况对员工的士气产生了连锁反应,有三位爆料者称,人们抱着在索尼开发新 IP 的兴奋之情加入工作室,但干了几个月就发现,现实非常骨感。

尽管工作室有着制作 3A 游戏的抱负,但员工数从未超过 30 人。尽管他们经常发布招聘广告,但高层一直不愿大幅增加人手——除非项目能进入全面开发阶段,但这个阶段迟迟没有到来。


与此同时,工作室在 2016 年流失了大量员工,最初是首席设计师 Gary Napper 于 6 月离职,并加入了 Supermassive Games;接着是包括首席特效美术师 Richard Heasman 和首席场景美术师 Amrish Wadekar 在内的前 Evolution 工作室员工加入了 Codemasters;工作室总监 Sam Coates 则在 7 月加入了乐高集团,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纸上谈兵的话,这听起来很美,」一位前员工说,「你有索尼的支持。你的工作是打造一个新 IP。而且我们还没有进入正式开发阶段,所以你可以从一开始就大展身手。但在六个月到一年后,人们会意识到这个项目不会有任何进展了,然后就要面临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抉择。」

Coates 离开后,Matthews 和 Green 终于在工作室有了正式职务,但他们依然住在伦敦。Matthews 成了工作室总监,而 Green 则担任了创意总监一职。两人还招募了新员工,吸纳了来自育碧回声、索尼利物浦、索尼 Xdev 和 EA 的美术师与程序员。但是项目开发依旧步履维艰。


为改变现状,Matthews 和 Green 于 2018 年底将设计团队搬到了他们所在的伦敦,但这也在实质上将工作室拆成了两半。之后索尼在曼彻斯特和伦敦分别展开招聘工作,引网友猜测索尼伦敦工作室也参与进了这个 VR 游戏的开发,但我们的消息来源否认了这一点。

被一分为二后,团队之间的沟通也进一步受阻。

曼彻斯特工作室的末路

在许多方面来说,2019 年都是索尼的变革之年。2019 年 11 月,Guerrilla Games 联合创始人 Hermen Hulst 成为 PlayStation 全球工作室新任负责人,负责管理第一方开发团队。前负责人吉田修平则转而负责一个专门扶持独立开发者的项目。

就和大部分的公司重组一样,重组之后索尼开始了内部资产审计,管理层也有了不小的变动。索尼对曼彻斯特工作室有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工作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与此同时,次世代的到来已成大势所趋,只是早晚的事,但 PSVR 依旧前途未卜。团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不幸的是,进展不够多,也来得太迟了。次年 2 月,索尼宣布关闭曼彻斯特工作室及其伦敦团队。

吉田修平(左)与 Hermen Hulst(右)

在那之后,这家工作室的许多员工加入了该地区的其他工作室,包括 Firesprite 和 Lucid Games——这两家工作室与索尼在《The Persistence VR》和《毁灭全明星》等游戏的开发上有过密切的合作。Matthews 和 Green 则一起去了专门开发乐高游戏的 TT Games,分别担任游戏开发负责人和游戏开发总监。

一位前索尼曼彻斯特员工表示:「我知道在外人眼里,这显得很突兀。但索尼的高层发生了人事变动。我们突然间就……失去了保护。有人仔细审核了当时的情况,五年左右的时间没有任何实质进展,于是他们就关闭了工作室。」

有网友猜测索尼可能会在其他第一方工作室恢复该项目的开发,但目前来看情况并非如此。团队中的一些人说,尽管永远无法展示他们的成果让人十分沮丧,但作为游戏从业者,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经历。

已经成为历史的日本工作室

现如今,每当人们在网上提到索尼曼彻斯特,这个名字总是和索尼关闭的其他工作室列在一起,比方说 Guerilla 剑桥工作室、Evolution 工作室、索尼利物浦,还有索尼日本。

不过,虽然有不少开发者觉得曼彻斯特工作室落得如此下场非常可惜,但我们采访过的人们并不怪罪索尼。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昔日的同僚,因为游戏业的工作天生不太稳定,大规模裁员和工作室关闭的情况屡见不鲜。


来源:游戏篝火营地
原文:https://gouhuo.qq.com/content/detail/0_20210823182935_ZYiS6h7k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Facebook游戏出海峰会
推广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