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韵中:一鱼多吃,爱奇艺游戏在IP改编游戏的全球化探索与思考

作者:出海独联体 独立出海联合体 2021-09-17 11.6k
提到IP改编游戏,并非是什么新鲜话题。但最近两年,IP改编游戏在出海,尤其是全球化发行上却呈现一种相对微妙的状态。

尤其在产品全球化发行的角度考虑,如何选择真正有价值的IP成为值得推敲的问题。选择那些全球知名度更高、受众更广的海外IP,无疑是优中之选,然而IP区域授权、产品监修……以往我们耳熟能详的海外IP改编游戏问题再次成为“拦路虎”,不断考验着国内出海厂商在资源方面的核心竞争力。

再加上,海外IP改编游戏本有海外本土优秀产品与之竞争,因此海外IP改编游戏能在海外游戏市场头部分一杯羹的产品,并不多见。

当然,我们也看到一些在国内更有影响力的IP改编游戏,依托于一线厂商的大成本、大制作与极强的发行能力,走通了全球化发行或者在某个深入区域发行的道路。但当国内外或一线厂商、把IP改编游戏品质抬高到一定水准,IP改编游戏一定要大成本、大制作、大发行才行吗?

2019年,爱奇艺发布了游戏全球化的出海战略。同年12月,爱奇艺上海游戏中心海外发行团队组建,在整个爱奇艺游戏海外发行线中承担中重度游戏的发行,包括了IP改编游戏的海外发行工作。

这也让我们好奇,一入局就肩负重任,爱奇艺上海游戏中心背后到底是怎样一群行业老将?他们是怎样看待当下IP改编游戏全球化趋势与挑战的?他们在海外发行上的核心思路又是怎样的?

时值年末,独联体找到了爱奇艺副总裁、上海游戏中心负责人徐韵中,请她回答这些问题。而从她的回答中,我们也逐渐揭开了爱奇艺上海游戏中心海外发行部门的神秘“面纱”。

爱奇艺副总裁、上海游戏中心负责人 徐韵中

下为采访实录:


01


如何衡量IP沉淀价值:不论IP被多少次被手游化,总会有用户跟着“一起走”

独联体:在去年12月,我们的爱奇艺上海游戏中心的海外发行线构建了起来。基于上海游戏中心,您能分享一下我们的团队构成吗?

徐韵中:其实爱奇艺上海游戏中心在过去的几年一直有做海外游戏的发行业务,主要是IP改编手游在港澳台地区的发行,并取得了一定成绩。

在2019年12月,为了加强海外发行实力,我们重新构建了海外发行团队。并快速吸引了国内优秀的合作伙伴加入了我们的团队,成员之间都有多年的共事经验,并具有大型出海项目经历,可以说目前团队已经整装待发,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

独联体:在去年,爱奇艺定下了总体战略是“All in 全球化”,之后在上海建立了海外发行线。对于我们来说,选择海外发行的产品标准或者思路是怎样的?与此前是否有所变化?

徐韵中:立项思路和标准,是我们构建海外发行团队之后,最重要的一环,决定了团队未来几年的发展和行业地位,对我们上海海外发行来说,主要会从以下几个点来考虑。

第一,由于上海游戏部门过往一直承担着与爱奇艺内部各个部门的沟通工作,因此在产品的立项和发行上,首先要承担爱奇艺相关IP改编游戏的全球发行工作。

第二,我们会从全球的竞争环境出发,寻找适合全球化发行IP产品。

第三,除了上面两种IP化的产品以外,立项题材以及风格的差异化,也是我们考虑的因素。

以上三点,主要是从游戏的题材的角度阐述立项的思路,除了题材,在游戏的核心玩法上,我们主要会考虑团队自身的发行经验和优势,以及哪些玩法适合海外市场的拓展,会集中MMO、卡牌等这些主流的游戏品类。

在发行区域的选择上,我们主要会选择全球T1、T2这些高收入的国家和地区,为这些国家提供产品,一般标准就会定的高一些。

总体来说,题材上IP化、差异化,玩法符合自身团队以及海外市场,是我们海外发行团队在立项上的思路和标准。

独联体:您可以就MMO或者卡牌游戏来谈谈,我们对题材差异化的理解吗?

徐韵中:差异化在我们看来,是行业竞争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对于研发和发行来说,只是早布局还是晚入局的时间问题,对于任何任何玩法品类都是如此,MMO和卡牌这两种目前正处在竞争非常激烈的一个环境下,玩家早已经被同质化、高品质化的市场教育过了,因此差异化就显得格外重要,这里的差异化,其实应该是三个层面,第一是题材的差异化,第二是风格的差异化,第三其实是发行地区所处阶段的差异化,第三点其实是大家容易忽略的一个因素,但也很重要。

我们在海外团队成立之初,其实就看到了海外尤其是亚洲地区,类RO这种日系风格的MMO存在市场机会,因此我们很早就开始立相关题材玩法的游戏,我们也关注到近期不少类RO这种产品在海外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成绩,不论是我们爱奇艺游戏自己在港澳台发行的《时空旅人》,还是近期的RO新品,都从市场的角度给我们非常正向的反馈,说明我们在年初立项时候,思路和方向是非常正确的。虽然这给我们同类游戏带来了竞争,但同时,我们觉得这种品类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是会有很大的机会。

独联体:在您的角度看,一款怎样的IP可以称之为适合去改编游戏、尤其是改编为全球化游戏呢?

徐韵中:我们内部对于IP的分类,主要分为现货IP和期货IP,这两种一个是代表着过往,一个代表着未来,对于现货IP现在是越来越少,而且绝大部分存货IP已经被手游化多次,因此再次手游化就存在一定风险,而期货IP,由于是更多是对未来的判断和赌注,因此同样也具有一定风险,但不管是那种IP,我们认为适合改编成游戏的,无非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个,要有广泛知名度或能搞引起某一个固定群体的集体共鸣。

第二个,IP要有一定的用户基础。用户基础是指一定热衷的粉丝,不论IP被多少次手游化,总会有一定用户跟着“一起走”。

第三个,IP的世界观是否可以被改编成我们想要的游戏品类。

独联体:您能谈谈目前我们IP储备的情况吗?在自有IP上我们有怎样的优势?

徐韵中:我们的IP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我们自有的IP,二是外部引进的全球化IP。

自有IP主要是依托于爱奇艺,在类型上覆盖了包括动画电影、电视剧、动漫、文学、综艺等众多IP品类,如《春秋封神》《神澜奇域无双珠》《有药》等头部国漫IP,《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等迷雾剧场的影游类IP,《六代钟馗》等头部动画电影类IP,还有《延禧攻略》《乐队的夏天》等持续热门IP,随着爱奇艺海外战略的加快推进,这些IP不仅在国内具有比较高的影响力,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也越来越高,这使得我们在IP游戏化上的道路上优势更加明显。

另一方面,目前爱奇艺也储备了很多海外引进的IP,比如此前爱奇艺游戏自研并发行的《疯狂原始人》《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INFINITY》,包括我们在研或者定制开发的其他海外知名IP等等,都给我们全球化发行的道路上,增添了一定的筹码。

02


相比大制作,海外用户更关注产品对IP的还原与致敬

独联体:但就像您谈到的,头部厂商把MMO品类游戏品质抬到了一个较高的程度,那么据我们了解海外用户对MMO等重度游戏的审美到了怎样的地步?我们再基于IP改编产品时,要做到怎样的标准才比较放心去推海外?

徐韵中:审美这件事我觉得可以两方面看。对于IP游戏来讲,虽然用户对产品的审美在提高,但主要是看这个IP曾经被手游化多少轮、立过多少产品、是怎样的表现,接下来再看我们新做一款产品,要做到怎样的高度才能与历代产品相比,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其次,我们能够感受到,海外的用户对于IP改编产品的容忍度、包容性会比国内用户更多一些,像港澳台、日本地区用户,对于游戏的表现力或者说所谓的游戏品质要求没有那么高,但更多关注于产品对IP的还原与致敬。

独联体:您谈到我们也会做一些综艺IP改编的产品。在国内市场,也有《中餐厅》等综艺IP改编游戏产品。那么在您看来,综艺IP如果改编产品,门槛在哪?机会点又在哪?

徐韵中:综艺的艺术表现形式以及受众群体,就限定了这类IP改编游戏会比较轻量化、年轻化,用户会带着娱乐的心态玩相关的游戏,并且热度维持上带有时效性,因此我们认为主要门槛又三个,一个是游戏的玩法内容怎么与综艺结合,来同时满足综艺和游戏用户,第二个是宣发节点,是否与综艺能够统一,在综艺热度比较高的时候推出游戏。第三个是权益的获取,主要是因为综艺涉及的艺人比较多,因此对综艺和艺人权益的控制成为比较大的门槛。

机会上,由于综艺IP改编游戏的门槛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的,因此我们认为目前做轻度休闲游戏的风险比较小,存在一定机会。

03


找产品,更重要的是缩小信息差与提高长线运营能力

独联体:在IP定制过程中我们是与CP怎样配合、提供给了CP团队哪些建议?

徐韵中:在IP这种合作模式中,我们会分阶段参与整个游戏的开发中,主要包含早期立项讨论、中期测试调优、上线前的用户数据支撑等几个大的环节。

在前期,首先与CP要探讨的问题集中在美术风格制定上,讨论差异化与未来趋势,其次,会与研发配合讨论差异化的玩法包装,为发行提供帮助,最后,在IP还原上,我们会给研发提供非常多关于IP的资料与数据,提高研发效率,而关于产品的数值系统、核心玩法这些,我们是不太会干预CP,会给予他们充足的研发空间。

在中期测试阶段中,会依托于爱奇艺的大数据和用研体系,为研发提供详尽的测试数据分析报告和用户调研报告,与研发探讨问题,方便调优,在这个环节上,我们更多提供建议和策略支持,整个测试阶段,我们会配合研发进行多次测试调优,直到产品符合双方共同的预期,这块我们会给研发充足的信任和时间。

独联体:如果说选择合作CP方进行产品定制合作的话,我们重点会看CP的哪几个方面?

徐韵中:定制产品合作的话,我们主要会看几个方面,第一个是团队过往的项目经历是否与我们想要定制游戏类型匹配,第二个,是团队是否有过产品上线的经验,第三个是团队对于IP或者定制产品立项的思路是否跟我们匹配,对市场格局是否有自己的判断,对定制产品的预期是否有比较清晰的认知。

独联体:如果是投资的话,我们希望投资产品在什么阶段的团队?最终会以怎样的判断标准确定是否投资?

徐韵中:在投资这块,我们持比较开放的态度,任何阶段任何品类的团队,我们都有兴趣接触,对于非创意型的团队,也就是我们常规理解的中重度产品,我们一般会看团队过往的经历和成绩,团队磨合情况等等,而对于创意型团队,一般这种团队规模较小,产品也偏独立和轻量化,这种情况我们主要看人,也就是团队尤其是制作人的思路和经历。我们非常欢迎研发朋友们和我们沟通。

独联体:在合作后,我们会要求CP成为我们长期产品供应商吗?

徐韵中:我们希望是这样的,但也要看实际情况,我们更多会站在双方的角度上去看待谁来发行这件事,比如有些产品更适合其他发行公司来发,我们也会主动让给其他发行,以保证多方的利益最大化。

独联体:如果一家CP他可能拿着快要做好的产品给我们看,我们的态度可能是怎样的?

徐韵中:对于快要做好的产品的态度是非常积极开放的,我们会和CP去聊产品状态、立项思路、对产品理解、未来方向、上线时间等等,来判断产品是否与我们的发行团队匹配,是否符合某个特定区域的市场,包括是否符合我们在较早前立项的方向和思路等等。

当然我们也会重点去关注背后的一些因素,包括目前团队的状态,资金情况以及是否曾经上线过类似的项目,以帮助我们判断风险之后,和研发团队共同探讨解决方案。

独联体:但是现在其实对于国内来说有不少发行都在说找好产品或者是好团队比较难。

徐韵中:确实是比较难的,我们觉得造成产品难找的愿意,大概有几个:

第一,随着越来越多发行公司为了争夺市场空间,布局未来,以高于市场价几倍的代价疯狂扫货,导致好产品变成了极度稀缺资源,签约价格越来越高。所以其实不是看不到好产品,而是有一些产品确实是超出市场价格,对于绝大部分发行公司来说,压力就变得非常巨大。

第二,我们看到历史上比较成功、有项目经验的研发公司跟很多发行公司其实是绑定在一起、有资本关系的,这种情况目前看是越来越多,因此外部可以流转的好产品,就相对越来越少。

第三,我们认为目前仍有信息差,通俗点说就是信息同步性还没有那么强。其实现在有一些研发,虽然有过往成功项目经验,但依旧在潜心做产品,很少与外界接触。在这里我觉得比较考验研发与发行的商务能力,共同解决信息同步问题。

独联体:面向海外市场我们接下来发产品的节奏将是怎样的?

徐韵中:经过一年的立项筹备,上海游戏中心海外发行团队已经储备非常多适合全球发行的产品,包含爱奇艺自有全球化的IP产品,海外知名端游IP产品等等,在发行节奏上,我们会首先在亚洲市场推出,逐步扩展到全球。


来源:独立出海联合体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UTL9zAOezChUPtqkDBHePw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
提前俯瞰应用变现行业前景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