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进入游戏业,这位海归博士花3年做出第一款游戏,拿到了97%好评

作者:Corgi 手游那点事 2021-10-08 41.3k
人间有人间适用的法则,地府也有地府的规矩。作为鬼差的黑白无常无法在人间肆意游走就是规矩,但将灵魂送进轮回道是他们的工作。每当阴阳两界灵魂数目对不上时,苦于担责的黑白无常只能求助他人进入人间解决问题,于是逆梦师应运而生。

作为逆梦师,这些人拥有进入他人梦境并改写结局的能力。作为最后的逆梦师,七云本该义无反顾地履行职责,但他是个只为狗头金出手的俗人。


《山海旅人》不仅向玩家讲述了属于逆梦师七云的故事,还利用彩色像素方块刻画了颇具国风的世界。该游戏自9月10日上线至今,好评率高达97%。作为一款独立游戏,它用口碑打开了局面。


当独立游戏自然而然地与“解谜”甚至“恐怖”元素捆绑在一起时,《山海旅人》显得有些特别。因为游戏的谜题设计并不很难,也基本没有恐怖元素,讲好故事反而成了制作团队的初衷。

像是主创魏新宇说的那样,“游戏应该是有温度的。”当表达和内容成为重点后,制作团队“云山小雨”似乎明确了方向。于是这群海外归来的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为世界各地的玩家们讲述了一个温情的民俗故事。

有温度的民俗故事

一切要从四值功曹说起,四位掌管时间的神明在下凡降妖除魔的过程中培育了一批逆梦师,并留下了圣坛,将剩下的事情交代清楚后就离开了人间。只是没想到,百年后逆梦师人数越来越少,只留下了七云一根独苗,反而是白莲教余孽愈发猖獗。


本该从芦河村进入黄泉的一批灵魂不知所踪,掌管该地界的土地也杳无音信。这引起了黑白无常的警觉,他们猜测又是白莲教在兴风作浪,于是以狗头金为代价聘请七云前往人间查探一番,《山海旅人》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芦河村的人们原本过着平静祥和的生活,但村口大树倒下砸死人这件事就像是个引子,在这之后,村里的怪事渐渐多了起来。村里人心惶惶,只能寄希望于一名道士,大家迫切地渴望一场法事能够让生活重回正轨,但这场法事以失败告终。村民们避无可避,只能选择离开,竹溪村成了村民们迁徙的目的地,这两个村落就是故事发生的主要场所。

(竹溪村 因为溪水和竹子而得名)

在后续的情节发展中,伏笔的揭露与剧情的反转能够让玩家更直观、深刻地感受到这个故事特有的魅力。为了减少剧透,这一部分中针对剧情的描述到此为止,接下来的内容将围绕玩法展开。

当玩家扮演的七云来到芦河村后,需要在不同村民的家中搜集线索,解决环环相扣的谜题才能推动剧情的发展。在设计谜题时,云山小雨引入了不少极具国风的物件。

除了较为常见的脸谱,还引入了秤杆秤砣、算盘、双鱼锁、纺车等。并且谜题的设计与物件本身的特性相关,例如运用算盘算账,利用秤杆算出重量,利用纺车纺线。

(主创在尝试利用秤杆设计谜题)

不仅是在谜题的设计上做了功课,游戏的整体玩法也都围绕逆梦师的能力展开。七云的“超能力”就是通过“记忆碎片”进入梦境,影响人心进而改变结局走向。这个过程在《山海旅人》中叫做“逆梦”,与最近总出现的“循环”玩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为一位近期被不少类似游戏折磨过的玩家,不仅是在逆梦过程中感受到了《山海旅人》的善意,更感受到了循环剧情的深度,因为每重来一次,游戏里的角色们就会更加立体。

此时此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们不再是用机械语言重复着所谓线索的过关摆设,而是真的会因为七云的选择发生改变、确实存在的人。在这样一个容量并不大的故事里,除了对主人公七云的塑造,更让人惊艳的是对那些小角色的塑造。

有温度的小角色们

上手体验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山海旅人》的特别之处。因为从主人公到小角色都没有具体的面部特征。通俗点说,就是所有人的脸都是一片空白。

(没有面部刻画的村民们正在围观道士做法)

但这不仅没有为玩家分辨角色带来困扰和负担,反而让玩家对故事中的角色投入了更多情感。因为《山海旅人》对游戏中的小角色进行了深入的刻画,玩家能够感受到这份鲜活和立体。在这里,我们具体说一说游戏中的两个角色,分别是鬼差和叶瑛。

随着剧情的推进,在七云前往人间借道奈何桥的时候,玩家就会碰到一个新角色——鬼差。丢失了记忆的他整日徘徊在黄泉,不想着投胎唯独对花充满执念。陪他种下了一株彼岸花,听完那句“感觉好熟悉”的感慨后,七云离开了。

不仅担着逆梦师解决白莲教的责任,七云还得帮鬼差收集人间的花种。当这些种子在奈何桥边盛开时,鬼差总能或多或少地想起些什么,比如花香会让他想到香囊,会让他想到等他回家的那个人。


当玩家收集完所有花后,会有一个关于鬼差的故事。这段故事不仅给了这个苦等在奈何桥边的普通人一个圆满结局,也解开了先前埋下的伏笔。

鬼差原名纪天禾,作为一个采药人,他只差最后一味石斛就能凑齐为妻子治病的药。但那株石斛长在悬崖,他爬下去了,可救命的绳索也被人割断了。最终,他成了鬼差,苦等他归家的妻子听信了白莲教的谎言,误以为生病的自己被丈夫抛弃,怨念横生,成了Boss蜘蛛精。


逆梦师七云将在鬼差的梦境中发挥自己的能力,通过逆梦的能力改变故事的走向,给到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在这个故事里,纪天禾夫妻不过都是普通人,会有揣测,也会有猜疑,但他们也都是在人间努力生活的普通人。


除了鬼差,还有一个角色叫做叶瑛。作为玩家在芦河村遇到的第一个角色,她的心智不太成熟,除了念叨动物排序,再说不出其他线索。在后续的若干个梦境中,其他角色会因为逆梦或多或少发生一些转变,除了叶瑛。这个女人几乎永远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寻找明诚,村里的另一个普通人。


作为一个心智不太健全的孩子,叶瑛从小在村子里就是被欺负的对象。人们耻笑这个孩子只会收集石头,但只有明诚听完了她收集石头的原因。并将一块鱼形玉佩送给了她,嘱咐道“这也是动物形状的石头,叶瑛要收好”。

当蜘蛛精祸害村民性命,其他人选择明哲保身时,只有叶瑛一个人冒着瘴气去了最危险洞穴寻找明诚的下落。在游戏终章,如果没有叶瑛那些关于动物的絮叨,玩家甚至无法走到蜘蛛精面前。这份起源于善意的故事终结于善意,在圆满的故事结局里,叶瑛等到了雨夜中归来的明诚。


除了这两个角色外,游戏中的小柳儿、梁琪等小角色也都有着完整的故事线。作为普通人的小柳儿只想让大家好好听完他的琵琶,但直到他死后才了了心愿。被“出人头地”四个字驱使了一辈子的小柳儿在变成鬼后才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为了避免剧透,只能说小柳儿在最后做出的抉择在他自己看来是圆满的,尽管在玩家看来多少有些遗憾。


真正的Boss战来临前,被蜘蛛精破坏得面目全非的芦河村里,众人围着火堆,在废旧的戏台前喝了一场酒,曾经被逼远离家乡的村民们为了守护这片土地不得不站出来。在像素世界里,这群重新回到芦河村的普通人只能背水一战。

(获得成就“到乡翻似烂柯人”)

这场Boss战是《山海旅人》的高潮,在唢呐与锣鼓的声响中,不仅是七云,芦河村那些普通的村民们也都加入了这场战斗。在这个片段中,小角色的刻画被做到极致。作为普通人,面对危险时想要逃避也无可厚非,但就是这样一群普通人,最终却做成了了不起的事。

在这场战斗中,每个人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同于单一、平面化的人物性格描摹,作为玩家的我能够感受到每个角色的深度。作为普通的村民,大家都有私心,有不足,会懦弱,会逃避,都不是那么完美的小角色,但始终都是温暖且善良的人。


在属于民俗的故事里,主角本就该是这样的一群人。

三重天上有温度的云山小雨

芦河村的故事里,主角是芦河村的村民。那么云山小雨背后那些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坦诚地说,促使我了解这个团队的恰好是《山海旅人》中的两个彩蛋。为了找到那个做法的道士,作为玩家的我只能上山,在这个简单的谜题里,我意外发现了云山小雨的工作室。


在这里,你能看到策划信誓旦旦地保证“这就是最后一版”,也能看到策划因为把游戏的所有成就都统一成古诗句的格式而洋洋得意。当然,还有只小白狗,那个在芦河村与之互动就能够达成“摸摸狗头”成就的小白狗。


除了这两个彩蛋,这个团队还在游戏中埋下了不少有趣的细节。游戏第一章中七云住处“七云居”的英文翻译是“QiYun' home”。地府鬼市中面目狰狞的恶鬼抖开黑袍兜售的样子让人联想到裹着军大衣兜售盗版光碟的大爷。


在游戏的官方交流群里甚至能够看到有玩家提问“怎么破解版还没上线?”,主创之一的魏新宇甚至煞有介事地回复“要不我帮你找找”。面对日本玩家“七云为什么总是背着这个箱子”的疑惑时,云山小雨给出的解释是“如果想成是《鬼灭之刃》的炭治郎会不会好理解一点?”


这个年轻的制作团队,无论是在游戏内外都呈现出了他们有趣的一面,在前途未知的制作游戏的过程里,他们也选择用这种方式调节心态。在宣称“总有一天我们也要开一个阴间IP的主题乐园”的时候, 这群海外回来的年轻人应该是不后悔做游戏的吧。

(从左至右:Jenny、糖果、魏新宇、Zac)

和《山海旅人》给我的感受一样,这个团队在把握“煽情”时非常张弛有度。在回答“是怎么决定做游戏”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保持了这一风格。

“人工智能行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在解释为什么放弃原本所学专业的时候,这位海归博士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不过很快他又补充了后半句“当然游戏行业也是。”笑声结束,重新回到话题,这时候魏新宇才解释起来自己决做游戏的原因。


当所学专业并没有给到自己触动,而与时间相关的一款游戏《400 Years》反而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时候,魏新宇决定自己也要做游戏。要做一款与时间相关,但是和市面上的都不一样的作品,于是有了《山海旅人》的雏形。之所以选择像素这种风格,是因为像素画起来简单。但很快魏新宇就意识到,自己在绘画上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恰好因为他没有绘画的天赋,才为主美Zac留了个位置。

彼时于澳洲留学的Zac在校内网站上看到了招聘信息,于是投了简历,参与了面试。整个面试的流程都中规中矩,Zac按部就班地回答着问题,直到这里,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但当Zac无实物表演了一段给孩子们上美术课的场景后,坐在一旁的魏新宇终于打断了Zac的发言,两人在异国他乡用中文进行了一段围绕“像素美术”展开的交流。


面对魏新宇发出的盛情邀请,Zac拒绝了。但是隔了两天他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对魏新宇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你的游戏。”具体的交流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但据Zac所说,看完了魏新宇的雏形,他就有了信心。虽然自己接触像素美术没多久,但是至少会比魏新宇画的好一点。

(早期版本美术效果)

用魏新宇的话来说,Zac是被自己“骗”进团队的。在开学校的朋友那里看到Zac简历中“像素美术”四个字的时候,他就决定参与那场面试。尽管不知道Zac是否愿意和自己一起完成这个游戏作品,但看完了那段教学表演后,魏新宇至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Zac不适合教孩子。

(现在的美术效果)

“骗”了个主美,魏新宇还守株待兔到另一个程序。

据魏新宇回忆,在海外某次游戏展展览《山海旅人》Demo的时候,连续三天都有个身穿同一件衣服的人在展区附近晃荡,并且瞄准了间隙就上来搭讪。当展会结束后,魏新宇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我是那个站你后面穿白色衣服的人”,后来游戏的程序就由fews负责。

另外两位主创的到来也十分具有故事性,美术Jenny和策划糖果是高中同学,她们一个刚从美国毕业回国,学了绘本美术正愁无处施展;另一个哲学专业毕业后正在考虑要不要读个和游戏相关的研。看到云山小雨的招聘信息后,双双投了简历。直到看到二人在朋友圈的互动,魏新宇才意识到这两个人原来认识。


就这样,拼凑整合起来的团队做出了《山海旅人》,游戏上线后能够给到期待玩家一个答复后,云山小雨的这些年轻人简单聊了聊未来要尝试的游戏内容。

“我们其实也还挺想做一款没有杀人事件的推理游戏的,就像是《冰菓》那种,很平淡很温馨但是很有意思的推理故事。”

这个答案并不让我意外,通关《山海旅人》后,就会发现其中蕴含的一些推理元素,我认为云山小雨具备这种讲好温情故事的能力。



结语

游戏上线以后,曾经在麻省理工SSAC会议上获得Best Paper的魏新宇终于可以向家人坦白自己“不务正业”在做游戏的事情。当父亲表示自己在网上了解了团队的作品时,他松了一口气,但好像又更紧张了。在被问到是否会有续作或者系列作品的时候,魏新宇坦言这取决于《山海旅人》的商业成绩。

盈利一直是十分现实的问题,剧情游戏对创意的高要求,游戏特点对反复游玩的限制,甚至看过直播等于玩过的思想观念,都让它成为小众的品类。但这并不妨碍年轻人加入创作群体,独立游戏相对不高的制作门槛,也让这个品类成为不少人表达的首选载体,云山小雨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玩家,我很喜欢《山海旅人》,游戏里没有过度堆砌的元素,也没有为了难住玩家而设置的谜题,从玩法到美术再到配乐,都在为这个温情的民俗故事服务。

当然,也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像《山海旅人》这样的作品出现。


来源:手游那点事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1r_DIgGlCespa4cttnwd4w


相关推荐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