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4-24 67.3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前言:

2022年三月底,版号迟迟没有下发,犹如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让居在家中抗疫的上海游戏人无不思考产业的未来。

十天之后,上海本地的游戏人圈里,抢菜和疫情的八卦中,突然传来消息。有人将信将疑,有人喜极而泣,于是忍不住念了两句诗:

群内忽传发版号,初闻涕泪以为谣。

虽看厨房仇无菜,漫刷新闻喜欲狂。

既然能活下去了,

那么我们可以谈谈中国游戏的未来了吗?

本系列采用的论法是“史论”的方法,即“有史有论”,“论由史出”,“史论结合”。

通过对二十年来游戏和相关行业的发展,亲历和思索,带来一些启示。

第一部分:求索之路(1)

一个行业要发展,首先是要生存,回到2000年,国内的游戏公司确实考虑到的是生存问题,游戏怎样做下去,公司如何活下去?

2000年后的清明节后的一天,曾以《血狮》为成名作的尚洋软件,在《烈火文明》公开发行半年后,突然解散,无一保留。这些制作《烈火文明》的核心人员主要来自1998年停止开发游戏的前导软件其中的瞬间工作室。

前导软件的边总曾经谈自己对于风险投资的理解:如果有50元,拿出30元投入一个主要项目,而将另外两个10元分别开始两个新项目,然后把这3个项目捆在一起去寻找投资者,用得到的200元投资去发展这3个项目。在前导软件关闭后,边总反思说,如果前两个项目都没有做好赔光了,也就谈不到做下一个项目了。

游戏公司正是如此,初创公司不必想的太远,先把第一个项目做好。

那些年来,热血青年想进入游戏行业的时候都会说:中国游戏怎么了,我们有五千年文化,我们有四大名著,为什么不能做好游戏呢?

前导软件尝试了四大名著,还有藏族史诗《格萨尔王》其中《官渡》和《赤壁》赚到了钱,零售和预装之外,卖了海外版权。影游联动的《水浒》赔了,《红楼》在草创阶段,《齐天大圣》是3D的 ,制作完成时资金链断裂,游戏效果不佳,销售惨淡。

(98年前导软件的水浒传聚义篇,算是早期的影游联动了)

早期国内游戏行业是这样,大多数公司因技术不足和资金匮乏做不完一个项目做完一个项目但不成功(不赚钱)的公司很难把技术人员留下来做新的项目。这样的公司资金没有积累,从技术角度无法沉淀,整个行业在低效率中缓慢提高。

前导出来的开发人员散做满天星,有几颗星进驻了尚洋,协助开发《烈火文明》,这是尚洋自1997年《血狮》期待惨败的翻盘之作,据参与人员说:尚洋在《血狮》中除了失败外并没有技术积累,挑战3D游戏的制作步履维艰,美术会3D的只有一个人,程序更是从头摸索,异常辛苦。有位做战斗效果的3D程序后来闲聊时说:每天就是光照和二叉树,下雨的夜晚,看到积水中的路灯光都在想漫反射。

1999年秋,《烈火文明》终于上市,通过支持奔腾Ⅲ处理器拿到了英特尔的资金支持(也变成了高配要求),初始88元,三个月后38元双碟的渠道铺货,后来又加入晶合时代的《月光宝盒》打包出售,总算小有盈余。可在资方眼里,投这么多钱,用这么多人力,这么长时间,几乎不赚钱,太不值得了。于是尚洋又尝试了快速做简单的游戏,如“大家来找茬”,“快活神仙”回答之类的游戏,一张光盘,硬壳简包装,10元推向市场。销量尚可,利润极低……

(最初的88元的版本)

最终资方解散了游戏部门,人员再一次散开。有去了洪恩软件(即后来的完美时空),也有去了重庆苦丁香,以及广州金智塔,还有几个人聚到一起抱团做游戏(后来做了以聊斋志异背景的鬼寺)的,负责人吴刚开启了早期手机游戏生涯“数位红”,绝大多数人都在继续求索中国游戏的未来。

未来在哪里?

当时智冠科技的内地负责人徐文凯先生写了一篇短文“先天不足,后天失调”,评析当时的尚洋科技的倒闭。

先天不足:国内游戏环境太差,盗版问题短期不能改善。同一款游戏,台湾比内地卖的贵几倍,销量可能多几倍。做一个项目时考虑的首先就不是国内的用户。

后天失调:国内研发成本低,但效率低。因此如果不能提高研发能力,降低成本的话,没有竞争力,并且举了智冠的一些方法论。如深入渠道,和盗版抢时间,拼价格等方法。

关于先天不足,如我参与的第一款单机游戏,总成本在60万到80万,如果在国内出版,交给发行商。双碟装38元,每套公司能到手12-14元(发行商和经销商分其它),那么卖不到5万套就是赔了老本(国内正版游戏能卖5万的屈指可数)。有了港台的授权费,才有可能赚到些活命的辛苦费。

后天失调,是研发人员匮乏,技术落后,经验不足。

(如果开始卖38元,要多少套才能回本?)

智冠和大宇是台湾的上市公司,有家有业有积累,生计不成问题。

而国内据说只有一到二家公司能稳定按时发工资,如金山软件。

金山软件在1997年推出《剑侠情缘》,三年内,西山居除了积极研发《剑侠情缘2》之外,陆续推出了《抗战地雷战》,《决战朝鲜》两款游戏,其中后者1999年上市时遇到“轰炸大使馆”,比预期的多卖了许多。到了2000年,《剑侠情缘2》上市决定了金山软件游戏部门的生死大考。

(剑侠情缘2开启了明星代言的路线)

绝非言重,在断臂求生,壮士解腕方面,雷军先生可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之前两年,连续推出“红色风暴”行销,将金山毒霸,金山词霸”,“金山快译”等正版软件以28元价格卖到100万套,创国产工具软件之记录。《剑侠情缘2》上市的一个月前,雷军在金山卓越的发布会上,明确将软件下载服务剥离。最终,在成功的营销和玩家的期望中,《剑侠情缘2》以38元的零售价,零售18万套,连同捆绑约30万套,总销售额近千万,创了无数国产游戏纪录。如果计算近三年的开发成本和总收益,就没有那么乐观了。当时听说,雷军仍然对继续游戏开发犹豫,考虑到一套游戏底层已经成熟,继续做游戏会大大降低成本,才继续下去,这就是后面《新剑侠情缘》,《剑侠情缘月影传说》的诞生。


正如之前所述,一个项目结束,就会有一批人员离开,如西山三剑客之一的李兰云老师,成立了“珠海第三波”,(第三波由当时华人第一电脑品牌宏碁控股),开发游戏为《三国志赵云传》,第三波成立国内开发部的目的和智冠科技一样,吸纳国内低价的开发人员,主要面向港台做游戏。后知后觉的大宇资讯也开始这样操作。这一年,大宇资讯的台柱子姚壮宪来到北京开分公司。

开研发公司就需要研发人员,姚壮宪在大众软件接受了访谈,并在新浪游戏制作论坛发了一个帖子,当时姚先生在华语游戏界像神一般存在,发帖ID又是拼音实名,很多人怀疑的是骗子。

(手游版玩家角色就在门口看这段情怀,哎)

曾在前导工作,并制作了款恋爱游戏还打赢了中国游戏界最早的官司的王世颖写邮件询问,很快前往加盟,便有了后来的《仙剑客栈》,而另一位年轻的王姓同学则是从新疆坐了几天火车带着铺盖来的(后来成为大富翁6的执行主策,并在腾讯早期的休闲游戏中起到很大作用)。大宇有位管理人员见到风尘仆仆的王麒杰疑问:“你为什么不坐飞机?”

怎么回答呢?

穷,没钱!

这是我大学时的几本书,很有时代气息吧

说明:

看很多记录国内游戏过去文章,都很简单,快闪。

一般这种文章内容是:

国内做单机,被盗版残了,被血狮毁了。突然盛大代理的传奇,网游火了,腾讯做了qq秀,山寨了一堆游戏,成了网游的霸主。网易靠自己研发,成功了。米哈游坚持自己的方向,成为新的挑战者。

真的?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碎片化和有些自媒体以结论归纳过程。

事实上所有的路都是探索出来的,先行者往往成为先辈,成为先烈。

我把这些记录出来,给所有有志与从事游戏行业的年轻人以经历的分析,给所有同行以参考,给所有前辈以敬意,给所有的自己以激励。

明天继续。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7CsGU1KmIwVNojJLj9EPmA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