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瞳印尼电竞负责人:理解并超越用户需求,让我们不断变强

2022-05-23 70.4k
4月下旬,沐瞳旗下电竞联赛MPL印尼第9赛季落下帷幕,赛事PCU超过280万,总观看时长超过8000万小时,再次打破赛事纪录。MPL印尼自2017年成立以来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势头,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移动职业电竞联赛之一。

近日沐瞳印尼电竞负责人Dylan Chia接受邀请,分享了从东南亚走向全球化,MPL印尼不断取得成功的背后故事,以及作为一名新加坡人,Dylan在跨国团队管理和人才培养上的经验与思考

以下为专访实录:

问:首先恭喜MPL印尼第9赛季PCU又破纪录了,最近有没有给自己和团队放个假?

Dylan:谢谢,这个成绩是我们赛事团队、游戏团队和观众共同努力的成果。是的,在这个开斋节假期里,我们允许自己短暂休息。

问:你是在什么时候加入的沐瞳?当时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Dylan:2019年初,也就是沐瞳在东南亚建立职业电竞赛事体系的起步阶段加入的。早期我的主要工作是帮助一起建立最初的商业体系,包括市场营销、赛事管理、转播、合作方管理、商业赞助等。

加入沐瞳以前,你曾经在哪些公司工作过?有接触过游戏和电竞相关业务吗?

Dylan:早在 2011 年,我就在IAH Games(新加坡游戏代理公司)开始了职业生涯,主要做游戏发行,那是我第一次涉足电子竞技,负责的产品是《FIFA Online 2》和《反恐精英 Online》。后来我又进入体育产业,在Astro Malaysia我们将藤球运动商业化,把这项传统运动从东南亚传播到 80 多个国家。再后来我来到 eGG Network (第一个 24/7 电子竞技电视频道),在这里我重新回到了游戏和电子竞技领域,也就是那时我遇到了沐瞳,当时我所在的团队负责构思和执行沐瞳的职业电竞联赛——MPL新加坡和MPL马来西亚。

早期MLBB在新马地区的比赛,观众把商场挤得水泄不通

问:这几年新加坡互联网行业发展迅速,很多互联网巨头在这里设立亚太乃至全球总部,作为一个新加坡人,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沐瞳?

Dylan:是的,近年新加坡互联网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但是沐瞳在我看来真的很不一样,沐瞳对自己所做事情的远见和信念,是吸引我加入沐瞳的重要原因。它是中国游戏公司开拓海外市场的先行者之一,在游戏全球化的业务中,沐瞳也不是一个“随大流”的状态,而是对于用户和市场判断有自己的理解,这是一种基于用户需求的创新。

就我所在的东南亚区域而言,首先沐瞳很清楚在这个大环境里用户需要的是什么,比如我们根据东南亚的基建情况调整游戏包体大小,我认为当时我们最大的一个优势是游戏产品玩家很容易下载,很容易上手,很容易应用,不管手机的状态和配置是怎样的。第二点在于沐瞳非常擅长去了解和运用当地文化,打个比方,我们游戏内有根据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本土故事制作的英雄。

MLBB中以印尼金刚神为原型创作的游戏角色

问:还记得沐瞳在你刚加入时候的发展状况吗?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故事可以分享?

Dylan:当我加入沐瞳时,MLBB已经是东南亚地区手游的领跑者之一,并且已经在该地区创建了多个成功的电竞联赛。入职以前,我会认为沐瞳肯定会有一些傲慢,会对自己所取得的成绩非常自信和骄傲,但我来沐瞳参加了第一个会之后,我就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在会议中,大家更愿意客观分析我们做得好的地方在哪里,差的地方又在哪里,分析完之后就快速去找方式解决。沐瞳的团队文化不是天天想着“哦,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或者只想着怎么汇报成绩,而是会不断去看“如何变得更强”,这个态度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其次就是我感觉大家对自我认知比较清醒,并且愿意留出空间去试错,这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问:所以说这种理念和企业文化是在你之前的从业经历中没有遇到过的吗?

Dylan:当然有遇到,但只有沐瞳是真的会说到做到,不浮于表面。

问:你的飞书工作签名是“欲显菩萨心肠,必有雷霆手段”,这背后有什么含义吗?

Dylan:这只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提醒,意思是你只有不断变得够强,在面对一些人或事的时候才能表现得更宽容和更有同理心。

Dylan在MPL印尼S9总决赛现场

问:那你应该属于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那种人。对团队来说也是这样吗?是不是对大家要求也非常高。

Dylan:对。你做得好我会称赞,但是夸完了之后, what's next?下一步是什么?要怎么去提升?永远做得更好,这是我对于团队的一个长期要求。

问:介绍一下你的团队吧,现在印尼赛事团队有多少人,成员大部分来自哪些国家?作为负责人是如何协调跨国团队的?

Dylan:现在印尼的赛事团队有13人,大家来自4个不同的国家,有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最多的还是印尼员工。关于一个多文化的团队如何协作,首先我们会先了解中国怎么做,新加坡怎么做,印尼怎么做,马来西亚怎么做,在相互了解之后,再一起去建立一种我们团队本身的文化——“MPL ID Team Culture”,我们团队内部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国家或者背景的概念了。当然也可能我是新加坡人,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小国,我们国家的商业文化相对比较发达,态度也比较开放,对于不同国家不同文化接受度都很高,在这个环境下,让我去面对或者说协调一个多元文化的团队,不能说容易,至少是有过一些经验。

问:作为外籍管理者,有没有遇到一些文化或者工作理念上的冲突?又是怎么调节的呢?

Dylan:我觉得说不上有冲突,就像我刚才说的,身为新加坡人,我们遇到不同文化、做事理念的情况比较多,基本会从一个理解的模式来去做事情。我会先去尝试理解,当我理解完之后我就懂得怎么去运用不同的思路来去达到我自己的目的。我们的文化不是说一条路走到黑,而是不断的去进步、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文化下,工作才能保持良好的向前的状态。 另外因为我是华裔,对于中国的一些文化也非常了解。所以我个人的背景加上新加坡这样一个比较开放的环境,对我个人来说去平衡不同的文化,还是比较顺手的。

如果说有不太协调的地方可能就是沐瞳是一个结果导向的公司,但是之前以我的个性其实不太看重结果,后来站在公司的角度思考后,我也会开始去观察结果。这是一个可以去平衡的“阴和阳”的状态。

问:阴和阳,你对《易经》也有研究?

Dylan:是的,我经常在看。

问:在招聘的时候,你会看重候选人哪些个人素质?

Dylan:首先我这边可能比较关心候选人对于个人成长和职业发展的预期是怎么样的,就是你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因为大家不应该只是为公司卖命这样一个状态,应该是为了自己的目标去努力。所以可能我们会先看你想要什么,以及你的能力和目标如何和公司的业务去结合,这是第一点,然后我们再开始下一步的面试。

第二点我看重的就是正直和诚实,这是我们文化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问:MPL印尼自成立以来,每年的数据都在高速增长,印尼赛区目前在东南亚甚至全球移动电竞领域都是领跑者之一,你认为背后的关键原因是什么?

Dylan:相较于其他国家来说,印尼本身有一定天然优势——印尼人口数量排在全球第四,市场是非常庞大的。此外,游戏本身在这个市场非常的成功,赛事刚开始进入印尼的时候,MLBB就是当地手游排行榜第一名,而且跟第二名的差距也是非常的大。然后就是我们在移动设备基建方面的努力创造了很好的基础 。所以说在电竞赛事起步时,我们就有很好的大环境去塑造我们的赛事品牌。 这两年外部环境对于MPL印尼来说是挑战也是机会,一是得益于我们游戏在印尼的受欢迎程度在不断持续,我们产品长期处于印尼游戏下载榜前几位,是市场的领导者;二是疫情也导致大家对于线上娱乐的需求变多了。 当然光有外部环境也是不够的,我们团队也抓住这个机会,把我们的观众、战队、媒体、合作方整合在一起,建立了一个互联的电竞生态,在这个生态中,大家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都从这个生态中受益了,我想这是我们高速发展最根本的原因。

MPL印尼PCU连年增长

问:那么在MPL印尼的电竞生态系统里,各个部分是如何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及如何获益的呢?

Dylan:其实你可以把电竞赛事运营简单看做是一个基于我们的观众、战队、媒体、赞助商等建立的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下只有大家都能受益,这个平台才能更好的成长和发展。 所以说我们会去思考,战队要怎么去受益,赞助商要怎么受益,观众要怎么受益。我们倾向于从这个维度来去做这件事情,而不是单独讲我们自己现在做了什么,我的成绩很好我很强,然后就结束了。 打个比方,从战队维度说我们怎么去持续marketing。我们的电竞和传统体育不同,我们的游戏可能每半年或几个月就有新的调整,对于战队来说要一直维持在巅峰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游戏本身会一直在改变。所以说当战队成绩不在巅峰的时候,怎么再去推到市场和观众眼前,那么战队的“故事性”就很重要,所以在战队这边,我们在故事性这个部分下了很多功夫,我们深入了解每个战队,每个选手,包括他们个人的故事,个人的成长等等,不只是关注他们的成绩,这样保证他们在这个生态里有源源不断的露出,粉丝的粘性也不会只随着成绩有太大波动。 然后在观众的层面,我们很关注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想要看到的是什么。所以我们经营赛事的时候,不是看别人怎么做赛事的,而是更关注印尼观众要的是什么,市场需要的是什么,以及当地的文化是什么,以此来建立我们的赛事体系,这个跟沐瞳本身的DNA 很相似。 此外我还要说下我们的商业化体系,像是传统体育或者其他赛事,合作模式可能就是赞助商给到赛事赞助,然后赛事给予一定曝光量级。基于这个做法,我们也有一定升级,我们现在更注重去制造价值,从赞助商的产品出发去“售卖”一个整个的市场方案,不单单是一个曝光。我们会了解客户你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你想要什么,然后我们再定制化一些市场方案。

另外整体上来看,我们也不是说纯粹的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我们会不断沟通和思考“这个真的是你们所需要的吗,是真的想要的吗?”然后再告诉他们“其实你需要的是这个”,在他们需求的基础上,超越他们的需求。

问:我们了解到,在MPL印尼赛区的大部分战队都是盈利状态,这在电竞行业其实是比较少见的,我们是如何达成的?

Dylan:对,我们八支战队都是盈利的状态。之所以能盈利,还是得益于我们上面所讲的电竞生态,我们的战队也很清楚,MPL只是一个平台,不是说单独做一个电竞战队就能盈利就能赚钱,他们在创造的是战队的IP,IP的生命力才是更强的。那关于各个团队如何去打造和经营自己的IP,其实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思路跟策略来做这件事情,我们会从联盟的角度给与一些建议。我们每个月都会有一个大的会议定期沟通,每周甚至每天也不断在和战队保持联系,确保大家是在相互了解的状态,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十分有利的。

此外,制定能够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赛事规则也非常重要。比如限制天价转会这种现象出现,更公平的利益协商机制,我们不希望把沐瞳电竞打造成短期资本关注对象,或者说炒作的噱头,我们希望它能成为长期让各方受益的体育赛事。

问:高速增长的背后,有没有遇到一些特别大的阻力或困难?

Dylan:在高速增长过程中其实往往会忽略很多细节性问题,所以我可能比较重视的一个点是:没有必要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而是需要一直提醒自己,看看我们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做得更极致,可以做得更好。

另外,因为我们赛事的规模以及其他方面都是增长比较快的,有时候会遇上预算问题。但我们有个原则就是:解决问题不一定是用钱来解决,而是用心来解决问题。比如我们在 M3全球冠军杯的时候,面临疫情隔离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给到战队选手一个六星级待遇?除了硬件条件外,我们会去了解各个选手本身的背景故事以及他们的喜好是什么,有些人喜欢吃泡面,那我们就会特意准备很多选手喜欢的泡面,这些事情很小,也不需要多少钱,而是看你愿不愿意去做这个事,是不是用心去做。我们做任何赛事都不是拿着一个通用的方案像机器一样去执行,我们是真的在用心去做。

“金色雨”背后的工作人员

问:其实在近两年东南亚也有非常强劲的竞品游戏和赛事出现,这对我们有没有影响?

Dylan: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先举个例子, NBA 当时在八零年代没有做得非常的好,没有很受欢迎,但是后面出现了两个选手,一个是魔术师约翰逊,还有一个是拉里伯德。这两个人差不多是一起进入联盟的,两个人的职业生涯也是在和对方不断的竞争,在不断竞争中两个人的竞技水平得到提高,也让整个联盟的观赛体验和影响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所以我觉得市场上一直有竞争者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能让我们一直保持进步。通过竞争者之间的相互推进,也能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好。大家一起成功,才能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有正向推动作用。

问:在面临市场趋于饱和、竞品强势进入的局面,我们还是保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你觉得我们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Dylan:我觉得核心优势是我们没有一个“Blame Culture” ,就是去怪大环境,怪别人的一个状态,而是专注于自我的责任在哪里。这和新加坡这个国家的理念也很相似,就是我们的成功取决于自己,而不是其他因素,当然外部影响也会有,可是你怎么应对是你自己的选择。所以在这个理念下,我觉得沐瞳电竞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