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趣游戏声明:拟对韩国娱美德申请强制执行并索赔4亿元

2022-07-05 12.5k
7月5日,盛趣游戏就申请对韩国娱美德公司强制执行并追究其虚假宣传误导公众等相关法律责任事项,作出声明。声明表示,盛趣游戏就《传奇》游戏所享有的独占性著作权、授权权利和转授权权利拥有牢固的法律基础和实践基础。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此前从未判决认定韩国娱美德拥有《传奇》游戏授权权限,且我国两地中级人民法院均作出生效禁令裁定,禁止韩国娱美德公司及其相关主体直接或间接授权任何第三方再改编《传奇》游戏。而娱美德及其代理人相关言论居然捏造曲解最高法院判决内容,且突破我国法院禁令发表“授权权利”言论,实属玩弄法律愚弄公众之举。

针对韩国娱美德公司非法授权及其长期蔑视法律权威虚假宣传愚弄公众的恶劣行为,盛趣游戏已与韩国真传奇(亚拓士)公司启动多起诉讼等法律程序,拟对韩国娱美德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并对其索赔约四亿元。其中特别指出已向人民法院申请对韩国娱美德强制执行最高法院判决中明确要求的娱美德必须就非法授权进行“澄清事实消除影响”,以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其立即停止长期的虚假宣传及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并赔偿盛趣游戏损失一亿元,并已获法院正式立案。

以下为声明全文:

作为《传奇》游戏共有著作权人韩国真传奇(亚拓士)公司的母公司和《传奇》游戏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独占权权利人,我盛趣游戏现就根据我国最高法院生效判决依法申请对韩国娱美德公司强制执行并追究其虚假宣传误导公众等相关法律责任事宜,特作如下声明,以正视听:

首先必须强调的是,我国最高法院从未判决认定韩国娱美德拥有《传奇》游戏授权权限。2021年12月,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娱美德非法授权《传奇》游戏的多项民事终审裁判结果【(2020)最高法知民终395号、396、399号判决】中明确认定“娱美德公司引入新的合作主体的授权合同侵害了亚拓士公司的合法权益”、“原审判决认定娱美德公司授权他人开发涉案游戏软件,侵害了亚拓士公司对共有游戏软件享有的权利的结论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娱美德及其代理人相关言论居然捏造曲解最高法院判决内容,实属玩弄法律愚弄公众之举。

事实上,我国相关法院生效禁令早已禁止韩国娱美德直接或间接授权任何第三方。2019年11月及2020年9月,我国两地中级人民法院均作出生效禁令裁定,禁止韩国娱美德公司及其相关主体直接或间接授权任何第三方再改编《传奇》游戏,以上生效禁令裁定仍具有法律约束力。如今韩国娱美德其代理人在不得不面对最高法院的彻底失败及无能力推翻生效的法院禁令的情况下,只能是变本加厉为一己之私突破我国法院禁令挑战法律底线发表荒唐的“授权权利”言论逞一时口舌之快。

而且恰恰相反,我盛趣游戏及合作方合法的授权权利则是十余年来我司公检法机关诸多经典判例实践验证的结果。盛趣游戏就《传奇》游戏所享有的独占性著作权、授权权利和转授权权利拥有牢固的法律基础和实践基础。十余年来,盛趣游戏及相关被授权方不仅配合国家公检法机关坚决打击侵权方,也通过再授权的方式进一步把握和稳定了《传奇》游戏市场,多年来多起相关案件更是直接被我国各地法院包括地方高级人民法院作为知识产权保护典型示范案例,这不仅是案例的示范,更是权利的示范。我们近期注意到,韩国娱美德及其代理人在我国最高法院终审失败后,已经开始求胜心切动作变形,将一些无示范意义的普通判决扩大解释为定性权利,将“证据不足”曲解为“权利不足”,对广大不明真相的公众甚至地方公检法机关做违背法律常识和商业伦理的愚弄之举,其突破底线的行为令人不齿。

最后,以我国最高法院终审判决作为权利基础和坚强后盾,盛趣游戏已与韩国真传奇(亚拓士)公司启动多起诉讼等法律程序,拟对韩国娱美德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并对其索赔约四亿元。

针对娱美德公司及其非法授权的侵权游戏,盛趣游戏及子公司韩国亚拓士已启动索赔逾两亿五千万元的维权案件;鉴于最高法院判决已经证明韩国娱美德公司进行了恶意的错误禁令和保全,针对相关利息等巨额损失,盛趣游戏已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其提起三千万元人民币的索赔。

特别地,针对韩国娱美德公司长期蔑视法律权威虚假宣传愚弄公众的恶劣行为,一方面盛趣游戏旗下韩国真传奇(亚拓士)公司已向人民法院申请对韩国娱美德强制执行,法院将依法命令其执行最高法院判决中明确要求的娱美德必须就非法授权进行“澄清事实消除影响”;一方面盛趣游戏已将韩国娱美德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其立即停止长期的虚假宣传及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并赔偿盛趣游戏损失人民币一亿元,目前相关人民法院经审查已经予以正式立案。

自从我国最高法院终审判决一锤定音以来,广大《传奇》游戏市场主体大部分已尊重法律认清现实,我盛趣游戏在此进一步敦促韩国娱美德:请勿再以身试法一错再错,请还六亿玩家一个天朗气清的《传奇》游戏市场。

特此声明!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