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的故事:程序员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

作者:安琪不是姐姐 机核 2020-05-07 7.5k
提到程序员,首先想到的便是格子衬衫——这同提到机核首先想到二龙路一样自然而然。但是,在秃顶、加班、死得早等等这些标签之下,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

是时候为程序员正名了,作为一个练习时长两年半的程序练习生,我们的张三将带给大家这个职业最真实的体验和感受。
程序员都是高收入人群吗

张三,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他同与他一起毕业的近千万毕业生没有什么区别。硬要说的话,大概是这辈子都会穿格子衬衫吧——至少一开始他是这么认为的。

这年的就业形势十分严峻。学校所在城市的,他觉得可以一去的厂子(一般称x互联网公司为X厂),今年都没有校招的计划。 “太糟糕了”,距离毕业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留给考研失败的他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这是五年前的话,一定不会这样的”。

互联网行业疯狂生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虽然初中的时候,张三也曾参加过算法竞赛,也教过他哥哥写代码,而后者现在已经在北京买房了。

“明明是我先,写代码也好,改bug也好”。

但是现实就是一步慢,步步慢,机会已经不会从天而降了。

最终得益于一位社团的老学长的内推,张三进入一家北京的手游公司实习。交完房租,加上每月的花销,已经所剩无几了。毕竟小厂批发价是6~8k。而且他没能想到,待他转正之后,扣完五险一金,自己会比实习的时候还要拮据。

但是比起做NEET,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至少有家厂子愿意收留自己。至少比大多数同学的选项,外包公司,游戏公司这个选项要好得多得多。至少,还能做点能见到的东西。至少,还租的起房子。至少,还可以说自己是靠写代码吃饭的…  

那天是两年前的愚人节,张三的程序员生活开始了。


程序员喜欢自己在做的产品吗

五月,亦庄,张三被麦教授喊上了台,赢了个暴风城士兵的手办。麦教授问张三:“你喜欢崩三吗”?张三回答道:“对不起,不喜欢”。“那你为什么举着我老婆的纸袋!我要杀了你!!!”


那着实是个游戏的盛会。同当年的主题一样,张三认为游戏有着无限的可能。可是,张三永远对自己项目组在做的游戏提不起任何兴趣。题材不感兴趣,玩法不感兴趣,就连使用的技术也不感兴趣。

张三一直不愿承认手游这种东西,是可以被称为游戏的,那就是个“让人充钱的机器”! 工作的时候,运营们总会高兴地喊着熟悉的ID,说这个大R又和谁杠上了,又充了多少多少。虽然没有参与游戏的运营,但是张三对游戏大R的名字是相当的耳熟能详,甚至比某些不常交流的同事还要熟悉。

即便不怎么玩这个游戏,张三还是加入了游戏的官方群,没有什么比看韭菜的表演更有意思的了。而最精彩的时候,往往是版本更新那天。没有需要写的新代码,已知的重大bug都已经修复——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群里的韭菜们嗷嗷待哺,看着更新笔记,猜测着接下来游戏的新功能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张三只能疯狂忍住“剧透”的念头,微笑着看着韭菜们的演出。张三很是轻松,这大概是他每个月最轻松的时候了。

更新的时间到了:苹果商店可下载,Google Play无异常,服务器开放外网访问,玩家们涌了进来。“靠!这么快就有人进去了”。毕竟,无论什么样的“赚钱机器”,都会有喜欢它的人。 或许是内部人员,或许是玩家。伴随着骂声,新版本的第一个bug它粗线了——它总是会在上线之后才出现,你说气不气。 “这还怎么玩啊”,你不是就正在玩嘛。“就这?还想让我们充钱,什么玩意啊”,你不是充的最多的大R吗?“程序员都死了吗?官方怎么还不出来给个解释?@xx官方客服”,别骂了别骂了,在改了在改了。

张三一边看着群里的叫骂,一边改着bug。复现、查原因、修复、提交代码、测试、合并代码、出CDN更新包、CDN测试、上线热更。这一套工作流程张三再熟悉不过了。群里的玩家骂累了,bug也改完了。

有的时候,张三超想在群里说:“我是xxx的程序员,别骂了,bug在修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他只是个无情的“做需求改bug机器”。他知道,如果不是主策划顶着玩家的压力,如果承受着最激烈的问候话语的是他的话,他可没有自信心平气和地继续工作——策划也不容易啊。

随着几次热更新的推送,群里的骂声渐息,玩家们开始了日经聊天。张三把群收到群助手,开始面对下一个迭代的需求,每个迭代更新结束之后都是如此。这些更新的日子,或许会出问题,或许不会。同样的是,这些日子都会成为过去。各个职位也会各司其职,投入到日常的开发工作中去。群里的聊天也在持续着。毕竟,无论什么样的“赚钱机器”,都会有喜欢它的人。  巧了,张三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什么是评判代码质量的标准

得益于这个项目组策划的高水平,每天让张三最难受的不是策划提出的奇怪需求,而是测试提的陈年BUG。

这个项目之前的主程(The Chief Programmer)跑了,留下了一堆烂摊子。接手的程序都直呼头疼,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日常了:修复了一个bug,却产生了更多的bug。这是因为之前的bug,掩盖了其他的bug,使那些bug没能表现出来。不得不让人发出“这玩意儿居然都能跑”,以及“这玩意儿就没对过”的惊叹。


早上九点半,刚坐在工位上的张三刷新了自己的待办事项。果然,又有新的bug了。 很快,张三找到了bug产生的原因并修复了它。这个错误太低级了,逻辑更是十分混乱,以至于张三很想知道这段代码是哪个蠢材写的。 查了一下代码的提交记录,作者赫然是两个字:“张三”。 果然,最烂的代码是别人的代码,以及自己一周之前写的代码。
程序员的工作除了写bug,还有什么

在没有入行之前,张三以为自己除了代码、格子衬衫和键盘,就没有需要交流的东西了。但是在真正工作之后,他才意外地感受到,这份工作意外地耗费嘴皮子。

作为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你需要熟练地和这些工种说这些台词。对策划:“这个做不了”。对测试:“这块儿又不是我写的”,“你就测吧,肯定没问题”。对别的程序:“你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儿”。对领导:“做得完,做得完,一定不会延期的”,“x哥,这个任务时间上有问题”…  

张三很不爱喝水的,但是在工作之后,反而觉得饮水机越发亲切了。

在没有入行之前,张三以为像段子里一样,XXX是最好的语言,只要掌握一门编程语言就行了。但是在真正工作之后,他在意外地感受到,语言是最TND没用的东西。


作为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你需要熟练地掌握各种编程语言。面向过程的,面向对象的,脚本语言…...也需要掌握各种框架和工具,学习是不可能停止的,这辈子都不会停止学习的。有的时候策划一句话,程序写断手。主程发话了,一定要使用这个方式实现。但是这和项目正在使用的技术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是张三闻所未闻的。

么得办法,百度走起。学校课堂上讲的东西,工作的时候真的是一点一丝没有用到。对于程序员来说,上项目直接撸代码才是最快的学习方式。  

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穿格子衬衫,至少在北京不是,至少在张三的公司不是。北京的气候对程序员十分地不友善。可能刚脱下羽绒服, 衬衫穿了不到两天,就到了要穿半截袖的日子了。即便清凉的衣服压在自如的衣柜底下翻找不出来,在网购的新衣服到来之前,穿格子衬衫还是有心理压力的。

“呦,今天穿工作服来了啊”!这句话可不是哪个人都能承受得住的。  不是所有程序员都是光头,至少在北京不是,至少在张三的公司不是。张三的公司的确有几个光头,不过都是美术和策划,程序的话只有一个,而且他周围的头发依旧顽强。

看着CSDN(某程序员博客网站和交流社区)上的来自X度的植发贴片广告,除了恶心之外(因为那些图是真的十分恶心,大家千万不要去搜索),张三也为自己未来的发量担心了起来。  不是所有程序员都要加班,至少在北京不是,至少在张三的公司不是。

活儿少的时候,下午六点半准时就可以下班回家打游戏了。而且在游戏公司里还有一个好处,跟机核网一样,工作的时候可以堂堂正正地打游戏。但是在遇到版本更新,以及有大型的改版的时候,还是要辛苦一下的。洛杉矶早上四点的太阳是没见过,北京的倒是见过很多次了。

安卓党 or 苹果党

张三相信,除了苹果应用的开发者,就算是苹果应用开发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痛恨苹果的。奇葩的语法,严苛的审核机制,不讲道理的收益抽成,霸王的强制更新条款,以及对于用户来说方便快捷的界面和功能,这都是程序员们的血和泪。

圣诞节想做活动?对不起,我们要放假,你要提前提交安装包。审核不通过?提交完再等一天吧! 新的活动比较着急开展?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服务器跪了,大家的APP都没通过,你等着吧。(大概是19年初接连两次出现,其中有一次影响到了FGO。官博疯狂谢罪,玩家疯狂输出)


一年一度的发布会又开了,又有新的分辨率要适配了。又要下载新的IOS开发包了。新的开发包需要新版本的XCode(苹果的开发工具),新版的XCode又需要新版的Mac系统。等更新结束,一天的工作也结束了。

你永远不知道苹果会给程序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如果不按照要求做,想上线是不可能的。苹果一句话,程序一个月。

“还是安卓好”,张三感叹道。毕竟,只需要写Java就行了。国内的渠道要求都不是很严格,要求严格的X为,SDK的接入体验也是最好的。

“嗯,还是安卓好”,张三确信。这时候,测试提了个bug——新机型分辨率的兼容。让我康康,卧槽!这分辨率怕不是遥控器的分辨率哦。“索尼手机确定真的有人用吗”?“不是索尼,是X为新出的一款带鱼屏手机,用户昨天刚买的”。X为,你学坏了哦!  

“还是安卓好”,张三感叹道。毕竟,只要兼容各种分辨率就行了。面向国内的应用,只需要兼容常见的机型就可以了。一些大的游戏运营公司,会有各种型号的测试用手机,摆在桌子上,像极了手机评测媒体。

“嗯,还是安卓好”,张三确信。这时候,测试提了个bug——一个超级久远的安卓版本。让我康康,卧槽!安卓2.3.4,这版本号我高中的时候就不用了好吧!外国用户真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啊,粗粮厂赶紧用性价比拯救他们吧!  

“还是安卓好”,张三感叹道。毕竟,Google Play不会像苹果商店一样提一些奇怪的要求,也不会像苹果商店一样提审之后要等好久,一般是20分钟就过了。等等!我看到了什么?X月X日之前,游戏必须支持64位架构!X月X日之前,Google Play审核时间延长为7日。

什么?你说和国际接轨,人家大厂都是这么做的?这样做是文明的体现?不是,这又不是禁食狗肉,人家苹果说7日,实际上第二天可能就过了啊喂!你还真搞一个星期啊!不是,Google,谷狗,狗子,你变了!  值得庆幸的是,张三很快调离了他所在的游戏项目。这些头疼的问题,就交给可怜的同事们吧!  

两个月之后,同事离职,这就是后话了。

“赚钱的机器” 都能赚到钱吗?

张三对游戏十分挑剔。在他看来,新《战神》和《大圣归来》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资金拮据到怪物只能换颜色,而且同样拥有一个遇到怪会狂喊的队友。不同的是,这两个人一个喊的是:“boy,boy…”,而另一个是:“妖怪啊~”。

张三对游戏十分挑剔。在他看来,《新樱花大战》买了就是浪费钱。这事儿还都得怪机核,是谁在节目中说了,这游戏试玩了还能玩。没错,试玩可以玩,到正式版你怎么连存档功能都给我删了?(好像在后面的更新中加入了)剧情也是白开水一样的十六字真言——这是张三对日系套路剧情的提炼:热血笨蛋,无能狂怒,不要放弃,加油骑士。

张三对游戏十分挑剔。在它看来,Marvelous接手的《噬神者3》就是一坨翔。他是这个系列的忠实粉丝,预购了实体豪华版,还买了4个普通版roll了群友。游戏体验差到他恨不得把群给解散掉,但他没有这么做,可是鹅厂帮他做了(群被举报,永久封禁)。这游戏就是一个不能爆衣的《闪乱神乐》,神机手被荒神咬的时候和《闪乱》中的爆衣尖叫如出一辙。真有你的啊,Marvelous。


但是,比起上面三个游戏,(其中两个还白金了)张三对手游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感冒。(现实:这游戏没有毛二力还怎么打!氪金!只抽了一井半就抽到了,真香!)毕竟他们只是“赚钱机器”啊。

可是,张三的工作就是制作这种“赚钱的机器”,而且是他们中,最不出名的——厂子也好,产品也好。他其实没有资格这么说的,而且他也不敢这么说。会被打的好吧!

码农就是码农啊,每天干的都是农活,割韭菜的活儿。有人说,游戏行业是个毁灭梦想的行业。谁还不是怀揣着梦想进入游戏行业的呢。但是这个行业又是最现实的,总会把最残酷的一面,展示给你看。你从业越久,就伤的越深。这届玩家不行,这届厂子不行,这年大作阵容不行,啥都不行。

但是,饭还是要吃的,工作,也是要做的。这一切最终都会改变的,没错,一定会变的!而且这个时间点很快就到了。

那月,张三所在的项目几乎是最后一批拿到版号的游戏。从那之后,出版行业结构调整——版号寒冬来了。在那之后,张三上司们聊天的话题都变了。在那之前,老大们总是讨论朋友们的公司又开了什么新的项目,而现在是讨论谁的版号卖了多少钱。

同月,张三的朋友S君从日本回来了,他是SE的策划。北京台湾街的一家烧烤店里,两个人一边撸串,一边交流着工作上的事情。


“小田畑是真的惨啊”。 “此话怎讲”? “之前野村爹太花钱了,资方就给换了制作人。隔壁手游7个月就能回本,他的投资10年不见回报,肯定就急了啊。这才催着肥肥15赶紧做出来的”。 “原来如此”! “结果小田畑还是没有吃野村的教训啊,后面还继续要出DLC,还说要免费?这不让你下台让谁下台”? “惊了,小田畑这么惨的!话说这次休假结束你还回去吗”? “看情况吧,这行不都得看资方的脸色嘛”。 “是啊,之前我一个朋友就是,项目都做完了,资方一句话项目直接撤销,气得项目组长直接带团队跑了哈哈哈哈哈”。
谈话结束后的第三个月,SE让S君回家睡大觉了,他们项目的组长也出走去了可乐妹儿,摇身一变,成了健身房策划。离职那天,S君记得十分清楚。SE离职是要签竞业协议的,X年内不能在同行的企业工作。临

走前,领导问了他的打算,得知他打算回国之后大呼:“你还签个什么竞业协议啊,没有这个必要啊,谅你回去也掀不出来什么水花的。还有你国大厂最近出的什么水寒,那……”(以下省略可能会吃律师函的内容)日本人,你不要太过分!这也太阴阳怪气了。

当然,S君在国内至今也是没能掀起什么水花儿。

再说回张三,从学校毕业,回公司转正之后,他有了新的同事——一个只待了一个月,嫌待遇太低而跳槽了的同事。他其实并不想离职,毕竟我厂还是有些技术大佬的,能学到很多东西,对自己的职业技能成长有着很大的帮助。

他说,离家太远了,每天从燕郊赶过来太辛苦。半年后,我再问起他,他说他已经到了深圳。“我也想离家近啊,可是后面那家公司直接凉了,工资都发不上。版号都没有,做啥游戏啊”。 在内部转岗的时候,新项目的老大在疯狂安利新项目的好处。

毕竟是游戏公司不做游戏,便东西南北地介绍了一通。张三也不是非游戏不可,但他旁边的同事却还对游戏念念不忘。项目组长也很无奈:“谁不想开开心心地做游戏啊”。是啊,谁不想开开心心地做游戏啊。

在这个毁灭梦想的行业中,如今当下,就连毁灭梦想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  小厂要么转型,要么死。中等规模的厂子要么依附于大厂的流量,要么进军海外市场。

大厂则是过了什么版号,就套着这个版号上一新个游戏。没有再从事游戏开发工作的张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有不甘。毕竟,这并不是张三喜欢的游戏类型,这毕竟只是“赚钱的机器”。

张三所在厂子不乏大佬。有能独立开发游戏引擎的主程,有带过流水千万项目的策划,有用着一只板绘笔就能创造出会动的老婆的美术大佬…...这些人说话又好听,技术又好,张三非常喜欢,从他们身上能学到很多知识。

张三总是羡慕隔壁的项目组,人数众多,讨论又激烈,就连测试版的游戏在TapTap上的期待度也十分高。他相当羡慕在那边工作的同事,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进入这样成功的项目组。可是半年之后,那边的灯关掉了,同事们再也不加班了,后来也再也没有来过公司了。


就算是在转岗非游戏项目之后,张三也是十分羡慕隔壁十几个人的游戏开发团队。虽然游戏模式很老旧,但是我们策划怎么这么厉害,加了新的机制之后就脱胎换骨了!好想在那边工作啊。对了,之前那边的主程说过,一旦张三想要做游戏,随时可以加入他的项目。

张三已经在谋划着什么时候去做游戏的时候,游戏组的哥们儿搬来张三旁边坐了。“你们怎么搬过来了?游戏不更新了嘛”?“是啊,游戏不更新了”。 那是一个年会的晚上,KTV里,老策划对张三说,明年这个项目一定会有更多人的,这个项目一定会更好的。

老策划非常激动,就如同在他离开公司的践行会上一样激动…  主程也很厉害,手撸游戏引擎不在话下,分分钟起一个新框架,能让程序的工作轻松很多。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让他看一眼,分分钟解决。他对张三说,你在我手下工作三年,我保证你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主程。北京的游戏圈,公司随你挑。但是,张三所在的厂子现在已经没有在开发中的游戏项目了…...

张三有两个相当要好的同期,相同的年龄,相同的方言,他们经常和测试一起去撸串——因为他们也经常一起加班。测试说,我们这个项目之后可能会迎来一个加强的Plus版,张三十分激动,期待着能学到新的游戏技术,然后张三所在的厂子就没有开发中的游戏项目了。

一个同期说,什么时候能做一个,好玩的游戏啊,之后他就回老家休息了。张三对另一个同期说,五棵松有一家相当不错的牛排店,等疫情结束后一起去吃吧。同期说:下次一定。可是这个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后来听同事说,他是想做游戏才离开公司的。张三就想,手游算什么游戏啊,国内有游戏厂子嘛,不都是做“赚钱的机器”的厂子吗?可是,就算是“赚钱的机器”,张三他也好想要做啊……

怎样看待对程序员的刻板印象


有人说程序员都穿格子衬衫。没错,谁还没穿过格子衬衫了。没钱的时候,肯定都是妈妈买什么就穿什么。 有人说程序员都是光头,可是光头的不止是程序员啊。有的时候,张三反而想要去剪一个光头,因为听别人说比较凉快,特别是早上洗脸的时候可以顺便洗头,别提多方便了。

有人说程序员都情商低,可是做不了的需求就是做不了,策划再好看也不能少写两行代码。有一说一,YYF的确有一把兽王的战绩是0-16,谁还没沉过几次黄浦江啊。

程序员也是人,就像吕布一样,白门楼上挂的次数多了,也是要哭的。

太阳会照常升起,吕布还在被疯狂毒奶。而程序员们,也会继续被大众们刻板印象着吧


作者:安琪不是姐姐
来源:机核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uFAVYqNhFSut6zDXdY9D8g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OAOA发表于2020-5-7 13:53:58

我看完了,可是我是一个策划!哎,行行都有难念的经,曾经的同学培训学的大数据现在已经攒了几十万了,自己到现在还在熬着!

超甜的布丁发表于2020-5-21 16:46:12

哈哈,也是相当可以的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