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4-26 68.2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第一部分:求索之路(3)

那一年的夏天,新浪网游戏制作论坛的版主小箭(魔戒工作室的负责人),发帖请论坛网友参加聚会,我也作为爱好者受到邀请,据说这是国内游戏开发者的第一次聚会。

Gameres的创始人老林(sea_bug)受到邀请,不确定参与没聚会,他是制作论坛的元老之一,由于对论坛的理念有意见(老林认为论坛应该多谈点技术,少谈点策划)后来独立出去,也就有了后来的游资网,我们曾抵制不去注册,谁能想到制作论坛先垮了呢?

新浪网游戏制作论坛历任版主有:黄海,云风,小箭2000,白玉盘,燕尘……

那是一个BBS欢乐的年代,当年最活跃的ID是龙云峰……

后来每次路过上海普陀区原沪西工人文化宫附近的时候,总是清晰的想起了小箭迎我的那个下午,炎热和玻璃瓶装的冰可乐。

2020年盛夏,我在附近一家二次元游戏公司任职,专门走过来,又看到了当年碰头的联华超市和旁边的学校,自然而然的想法是,这地方算学区房吧?

(旁边是华东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实验学校)

聚会后,提出过三个问题。

1、什么时候,游戏开发者的聚会可以在陆家嘴的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财富论坛的首次在中国举办场所,朱总理出席)

2、国内什么时候会有一家游戏公司登上纳斯达克?

(当时互联网热,网易,新浪纷纷上市)

3、国内什么时候才会有一款影响世界的游戏?

(这个当时真的只是幻想中的幻想)

这三条,2004年盛大登上纳斯达克,2007年,首届中国游戏开发者大会在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至于第三条,原神如果排第二,第一是谁?

(家中小孩主动提出玩原神,上一次提出是五年前的王者荣耀)

在座的开发者也更多的讨论国内游戏的生存和未来,基本上结论如下。

国内环境短期内不可能得到改善:

A、开发游戏面对海外(华语地区)获得收益

B、通过提高开发能力和效率降低成本

C、研发人员需提高水平,在未来有政策和资本支持的情况下,大展身手。

D、是不是可以从上市的互联网获得资金支持?

(这一条很快就因为互联网寒冬破灭了)

当时依星公司的总经理谌文刚说:就算给你大量的资金,充裕的美术和技术,你会使用吗,你就能完成大作吗?

这句话如同当年冯小宁对泰坦尼克号做过评论:给我2.5亿,我也能拍出。

或者知乎常见问题:给你5个亿美元,就能做出荒野大镖客2,或者用一个亿美元做出原神?

当时国内的游戏基础产业太差了,有技术的人员太少了,又缺钱缺资本。想做大作,这些只能想想而已。

小箭则提出了另一个思路,做网游,他设计的网游叫做《非常男女》,是一个带有互动的情景聊天网络游戏,此时国内真正的网络游戏几乎为零,小范围内有图形mud网络游戏“笑傲江湖”,高校和一些站点有西游记,侠客行这样的Mud,能玩UO(网络创世纪)游戏的人凤毛麟角。祝佳音和Salala在游戏天地写的关于UO的小说很受欢迎,这样的网游国内没有公开运营的,只存在相当小众的圈子(不在这个圈子客户端你都拿不到)。

(据说这是第一个因为家长投诉关闭的游戏)

有人认为现在国内搞网络游戏太超前了,小箭拿韩国网游发展迅速举例,认为未来可期。《非常男女》代理给了广州金智塔。价格是10元,包销15万套。网游的销售方法是,卖光盘客户端(网络下载太慢了,以56k的modern平均来算,1小时最多30m,一张光盘要下一整天,且不说拨号上网一小时连电话费6-7元),然后卖点卡。如果能稳定的拥有一万用户,每个月就有十数万到账,可以安心做游戏下去。


按照当时的统计,做一款万人在线的游戏,大约一年净利润160万。而一年做一款1万正版的用户的游戏,净赔50万。

这是不是一种出路呢?在座的人无法回答。

那一年的年底,互联网寒冬。

腾讯尝试提高收入,从卖QQ号到卖宠物公仔都试过,开始搞短信增值,已经布局了九个省市,这时候你要跑到华强北的赛格软件园提建议,问马总是否肯拿一百万做网络游戏,马总一定说有100万不如投钱加服务器。

盛大从中华网拿到的投资结束了,账上剩余的金额还有30万美元和零头,遣散还是继续,陈总尝试着继续在互联网寻求机会。

网易的股价跌破发行价,丁总辞去CEO,专门做技术,又在酒吧里不置可否的对记者说有可能出售或合并。

第九城市更像一个社区网站,集合了一些社区要素,用户来来往往,没有长期停留,也没有什么盈利,朱总也在思考中。

完美时空的前身洪恩一直在做游戏,从《自由与荣誉》到《大秦悍将》,可以说教育软件养着游戏开发,池总坚持着。

(3D fps 大秦悍将的设定)

搜狐的张总吹着口哨健身滑雪,市值低于现金,股票低于1美元,但搜狐的捆绑移动的短信做的比新浪还早一步。

巨人,烂尾的巨人大厦还矗立在那里,持有楼花(预售证)的购房者欲哭无泪。史总需要等待脑白金足够成功后,把这些预售证买回来。

以上,未来端游的七巨头,各有各的烦恼。

烦恼的核心两个字“盈利”

那一年的年底,《剑侠情缘1》的重置版紧锣密鼓的制作,《剑侠情缘2》的续作月影也开始制作,研发人员把自己编写的《月影传说》的主角名贴在墙上,计划选看来最顺眼的,制作人员杨影枫把自己的名字贴了上去,后来居然成了主角。


那一年的年底,中国最早的网络文学网站之一榕树下网站评选了年度最佳网文,今何在的《悟空传》得到第一。CBI游戏天地主编宋晓春因在游戏报纸上连载网络小说被质疑。不久之后,今何在去东莞卓越数码写游戏背景《若星汉天空下》,该公司购买了AD&D(龙与地下城)授权,软文称公司为中国的“黑岛”,制作为网游《不灭的传说》。


那一年的年底,金智塔拼尽全力的《古龙群侠传》已经杀青,将在翌年的春节档推出,是一扫之前《江湖》的阴霭,还是就此失败沉沦。

那一年的年底,新出现的研发商深圳万智源宣布推出游戏《最初幻想》,大有去挑战RPG王者《最终幻想》勇气,疑似在碰瓷。

那一年的年底,目标的张淳在《傲视三国》国内销售后,紧锣密鼓的筹备海外版,这款中国文化的即时策略游戏老外会认可吗,能接受吗?

那一年的年底,毕业的云风也接外包,拜访南下北上的游戏公司,除了天夏外,几处邀请加盟,他暂时帮可乐吧(kele8)做点零活。

那一年的年底,重庆智冠分部的张英想做网游,智冠总裁王俊博不同意;智冠北京研发的邓昆也想做网游,王总还是不同意,要他做完《浣花洗剑录》再谈。

那一年的年底,魔戒的小箭获得了资金,扩充了队伍,从曹杨路的民居的搬到了曹家渡的写字楼,除了《非常男女》,又开项目《星河贝贝》准备大干一场。

(简陋的星河贝贝战斗画面)

那一年的年底,《软件与光盘》的责编白玉盘(贾珂)写中国游戏人系列,有上述的目标张淳,悟空曾宇,风云云风,书生张英,和魔戒小箭等人。我看到这些文章系列后,在QQ上问白玉盘,你什么时候写我呢?

白玉盘说:等你开始做游戏吧!

我得到一个给深圳万智源新项目《不如归》写游戏剧本的工作。

可以开始做游戏了,好开心啊!

那一年的年底,梦想走出了实际的一步。

那一年的年底,距离万智源不远的一个小区登良花园。一楼的两个大开间里,聚集着中国最早的一批漫画师,这里曾被视为国内原创漫画的圣地,金虹工作室。


自1994年《画王》因书号被查处后,国内原创漫画家多在散修。这里,坚持着创作。多年来,一批批有志之士辛劳着,期待着中国漫画的未来。这一天,工作室老大阿恒宣布,未来将不做代工,把之前的所有收入都投进去,全职制作属于自己的漫画,将在港台出版。

他的梦想能实现吗?

2000年的年底,

我们都会想起那段话:

这是最好的游戏,这是最烂的游戏;

这是创意的年代,这是山寨的年代;

这是信仰的正版,这是廉价的盗版;

这是热心的玩家,这是冷冰的市场;

这是希望的暖春,这是失望的寒冬;

开发者应有尽有,开发者一无所有;

中国游戏直登天堂,中国游戏直下地狱……

新千年即将来临,翻开那一天的报纸,愿新世纪更美好!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dzoAiADmzSugtNCSgQTHxw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