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对话11位独立游戏人:2019年,坚守还是离开?

发布者: 小篱 | 发布时间: 2018-12-4 09:10| 评论数: 1

丨摸滚带爬的待了第十个年头了,坚持?可能是有着一颗游戏人的心吧。

1.jpg

2018年,还未入冬,整个互联网圈处处透着一丝丝的冷意。首当其冲的,就是游戏圈,曾几何时,这个圈子掀起一股股“淘金热”,几经沸腾之后,尘嚣散去,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据国外开发者的一份调查显示,受访者中,有六成开发者在赔本。

2.jpg

在版号审批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夹击下,中国独立开发者又当如何?游资网对话了十几位游戏开发者,一起来听听他们的声音。

采访嘉宾

奈落:WoodenWolf(木狼工作室)创始人,《流言侦探》制作人
Yop:Veewo Games创始人,《超级幻影猫》制作人
龙御风:睡神飞工作室创始人,《太极迷阵》、《魔性建筑工》制作人
CG:汉家松鼠工作室创始人,代表作《金庸群侠传X》、《江湖X》、《汉家江湖》
兔子先生:个人开发者,铁警
罗伊sd:个人开发者,代表作《夏之扉最后的圣骑士》、《刻印战记》
汪小小:代表作《如果可以回家早一点》
小白:个人开发者,代表作《我们相距十万光年》、《喜欢和你在一起》、《故事里的秘密》
张秋驰:《同步音律喵赛克》制作人
刘美工:个人开发者,代表作《镜界》
林志鹏:孢子网络创始人,代表作《热战联盟-咚嗒嗒部落》、《city of ruins》

一、你为什么留下来?

因为喜欢——罗伊sd,CG

“因为喜欢啊”

2015年,CG与好友子尹白手起家创立了汉家松鼠,这是一个由一批热爱游戏的“外行人”组成的团队,创作出《江湖X》、《汉家江湖》等脍炙人口的佳作。尽管今年的新作《部落与弯刀》与《老江湖》因版号而搁置,但“坚持做好玩的游戏”依旧是汉家松鼠2019年的愿景。

3.jpg
《江湖X》游戏截图

4.jpg

“坚持?可能是有着一颗游戏人的心吧,想这辈子做一款自己满意的好游戏。”

今年是罗伊sd在游戏圈的第十个年头,全职独立开发一年下来没剩下多少积蓄,无奈之下还是选择了回到手游公司上班,在每天繁忙的工作结束之后挤出有限的时间继续自己的独立游戏创作。

勇气与不服气——林志鹏、龙御风

“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成功不服气吧,所以还得继续做。”睡神飞工作室创始人龙御风这样回答。

在版号审批政策推行之前,每个月一千多的广告收入便是龙御风的收入来源,去年心生退意的龙御风还是不愿意认输,坚持了下来。

孢子工作室创始人林志鹏则将此归结为“勇气”。大学期间,林志鹏搞过小工作室、做过独立游戏,都以失败告终,却愈挫愈勇,始终没有放弃“做好玩的游戏”这个念头,毕业以后从美术做到数值策划,直到2015年创立孢子工作室,先后推出了《city of ruins》、《咚哒哒部落》等作品,《city of ruins》曾位居台湾和香港的iOS分类榜第二,《咚哒哒部落》也为孢子工作室赢来一批忠实的粉丝。

别无选择——刘美工

“因为不会做别的”,游戏美术“刘美工”回答。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美工”了,2016年,刘美工参与了《镜界》的关卡与美术设计,此次与柠檬酱的合作打响了转战独立游戏的第一枪,近期,他正致力于新作《HAAK》的开发。

5.jpg
《HAAK》沿袭了《镜界》的赛博朋克风格


二、“寒冬”从何而来?

这场危机的爆发的突然,但绝非意料之外,这个行业已经“病”了太久。

1、同质化的必然结果

个人开发者“兔子先生”认为,“游戏寒冬”是同质化的必然结果。

“近年来,很多游戏仅靠诱导消费来创收,却不在产品质量上下功夫,还抱怨玩家口味刁钻了,我倒是觉得是“圈钱”这种竭泽而渔的方式破坏玩家的信任和游戏圈的生态。”

2、过火之后的“冷静”

中国游戏市场刚起步的那些年,个别产品的成功让一大群投资者(或者可以说是投机者)闻风而至,借助着资本的力量跻身游戏行业,就像炒房、炒股一般,游戏这个行业也被炒的膨胀起来。

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团队并没有游戏制作经验和能力,为追求快速变现,换皮、抄袭等现象层出不穷,导致市面上的产品数量供过于求,却少有精良之作。

在宏观政策限制跨界投资与市场“优胜劣汰”的微观调控下,这两年,游戏行业逐渐冷却,正如兔子先生所说,现在并不是寒冬,而是回归常温,“之前炎炎夏日,太多人赤膊上阵,现在气温恢复正常,光膀子的就被冻感冒了。”

3、人口红利消失

张秋驰指出,经历了前期的膨胀发展,如今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以腾讯网易为首的游戏大厂牢牢占据了70%左右的市场份额,“剩下的30%饼,养不活那么多游戏公司和游戏产品,饼不会再变大了。”

3、经济利益与上层建筑的矛盾

CG认为资本和创业者对营收和发展的期待与被急剧变化的市场、政策之间的矛盾是引发这场“寒冬”的根源。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林志鹏这么说到。危机的爆发,整个游戏圈的人都有责任。

然而,商人的根本目的就是赚钱,游戏企业被利益迷了眼,忘记甚至抛弃自己的责任,暴力、色情等低俗营销手段屡试不爽,疯狂牟利暴利。

这便是为何这个行业打了20年的正名战,即便IG夺冠也未能让社会对其改观的原因。

当一个行业无法自律的时候,就需要“上帝之手”来摆正。

三、“上帝之手”?是新生还是毁灭?

尽管这场寒冬引发的一阵倒闭潮使整个行业略显萧瑟,但在这些独立开发者看来,也不全然是坏事:

1、资本退潮,步入良性竞争

林志鹏和罗伊sd认为,版号审批就是规范游戏市场的一股约束力量,行业降温,游戏市场开始变得“无利可图”,资本自然会退潮,游戏厂商将会更注重于研发,游戏市场逐渐步入良性竞争。

2、行业走向成熟

CG认为版号审批政策是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任何行业的发展必然经过野蛮发展到秩序化的过程,尽管中间可能会震荡,但终将维持一个动态平衡。”

同时,他还将2018年看成游戏行业“创业者”的转折点——大资本重投入的团队由于版号限制可能会不好过;持续有一部分收入的轻型团队影响不大;新进创业团队可能情况不明朗;未来可能更多团队选择出海。

“这对行业来说也是好事,整体环境敦促整体制作水准必然逐步提升。”

3、优化资源

“没有研发实力的跟风团队在寒冬到来时必定是最容易悲剧的一类团队!”张秋驰一语直击要害。

在他看来这对于创业团队反而是件好事。“虽然小人物的游戏梦听起来是那么励志与浪漫。但一万个有着游戏梦人带来的往往是九千多个白日梦和大几百个无法立足与市场的低素质游戏。”

这场寒冬给了他们离开游戏行业最充分的理由,是一个能让这类团队认清现实放弃幻觉的关键,尽早离开游戏市场,避免了时间、资源、机会上更大的损失;另一方面,靠实力成功存活的企业接住这些让出的资本和市场份额,进一步滋养优质产品的诞生。

4、寡头垄断

至于弊端,显而易见的,由于审批速度的问题,迟迟没有版号,导致产品无法变现,拖垮了不少中小型开发商,最终的后果便是寡头垄断,若无法提升审批效率,长此以往将会对行业造成重大打击。

Veewo Games创始人YOP无奈道,“比起游戏,一家拥有版号的游戏公司会获得更多的关注,这是一件充满了讽刺的事情。”

三、小团队如何过冬?

不管是今年没有存到钱的罗伊sd,还是差点放弃的龙御风,寒冬里,这群80后、90后以各自的方式活了下来:

1、出海

据奈落透露,今年7月木狼工作室在《猫头鹰和灯塔》立项的时候,就决定完全将其定向于一款面向海外的产品来做。

6.jpg

去年木狼工作室的文字解谜游戏《流言侦探》大受好评,《猫头鹰和灯塔》继续发挥木狼在叙事上的优势,但作为一款叙事游戏,语言本地化是出海的第一道坎。

语言本地化是一道高难度与高成本的工序,《猫头鹰和灯塔》的翻译工作贯穿了研发全程,经过几轮的翻译之后,还需要经过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同事全程润色,以保证“原汁原味,没有翻译腔”。

2、集中精力维护已有品牌

“把一切精力都放在运营好一个产品上”是张秋驰为团队规划的发展之路。

“很多朋友都问过我会不会做新项目,我虽然有想做的东西,但是无论是之前,还是以后,我都会把《同步音律喵赛克》这款游戏继续做下去。”在张秋驰的观念里,做每件事情都应该是有所积累的,“我们团队不大,把一切精力都放在运营好这一个游戏的时候,我们的玩家就会越来越多,当游戏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对于新玩家来说,吸引力也就越来越强。如果一个团队总是在一个游戏之后进行新游戏的开发,无论是游戏用户,游戏品牌,制作经验,都没办法有效累积下来真正成为自己的资源。”

7.jpg

走过5个年头,《同步音律喵赛克》已经有了深厚的积累:

  • 近百首独家的中文二次元歌曲授权,
  • 近300万下载和3-15万日活
  • 稳定日自然新增2500,
  • taptap评价数10000多次评分9.6-9.7分关注数61万
  • 苹果首页推荐37周
  • 登录平台iOS安卓WINPHONE Switch PS4 PSVita
  • 以及即将上架的Steam(PC)7个平台


“我不敢说这些数据和成绩对于一个商业游戏公司能有多大的意义,但是这些积累至少能让我们之后的路越来越平坦。能让我们躲在小城堡里悠闲而自由的生活下去,不用担心天气有多冷。”

“旅行创作者”太小白今年也安定了下来,“今年走的少了,工作任务有点重,以前只管上线,到现在才发现其实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此外,他的产品也在转型,体量慢慢扩大,不过也并不着急于拼速度,“有品质保证才是王道。”


3、解决内部问题

“我还在难关里没出来!”龙御风叹到,“目前的方法就是提高团体效率快速试错。”

8.jpg
高效开发是龙御风的特色

YOP也表示,不管有没有“寒冬”,今年着重要解决的还是团队内部问题。

今年正好是Veewo Games的研发年,也是团队寻求突破的一年,他们开始了新的尝试,rouglike,射击,主机平台,与《超级幻影猫》截然不同,这或许是一种冒险的尝试,但也避免了产品结构的单一化,实现Veewo Games产品的多元化。

4、曲线救国

由“一位程序员+一位美术”组合打造的像素解谜游戏《如果可以回家早一点》拿下了今年IPA独立游戏开发者大赛的季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回归普通程序员身份还是当制作人”这个问题,汪小小发出“由奢入俭难”这样的感叹。独立游戏这条路并不好走,原本打算正式成立工作室的时候,汪小小幡然醒悟,在上海,高昂的创业成本不是他一个人能承受得了的,他不得不认清现实,接受了一家大公司的邀约。所幸的是,这家公司为他提供资金支持,不干涉他的游戏创作与人事管理,也算是保全了他独立创作的梦想。

9.jpg

兔子先生与罗伊sd和汪小小一样选择了一条“曲线救国”之路,在熬了一年之后捧起了“铁饭碗”,现在他已经是乘警队的一名程序员,拿着稳定的工资供养这点“业余爱好”。

2019年,坚守还是离开?

刘美工

明年当然是继续做咯,明年目标就是做完手头的游戏,争取赚钱!

罗伊sd

继续坚持啊。继续以一年出1-2款或者一款游戏的目标来规划

龙御风

独立游戏是一种精神,它会一直延续下去,但同时也开一些轻投入的商业化游戏项目。其实最终目标是做一些既能有独立精神,又能有一定市场表现所谓名利双收的产品,当然这很难,但这是个方向。



明年我可能会发布新游戏了,到时候再看吧,不排除会有调整,但是转行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这是自己想做的事。

CG

我们认为是否独立不重要,我们还是会坚持做好玩的游戏。我们有2款在研新游戏,都会是市面上完全没有的类型,我们将打磨好并发布,坚持做好自己的品牌调性。

林志鹏

会的吧,明年的计划就三个字,活下去!

兔子先生

应该会继续做下去,毕竟是兴趣爱好,而且条件也很充裕,只要有心,许多东西都可以游戏化,现在的新工作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YOP

我们决定投身游戏行业的时候,它还远远不是一个有前途的行业,现在,它也同样不是一个多么糟糕的行业,我们在游戏制作这条路上可以走多远,取决于我们有多么热爱游戏本身,取决于我们有多么热爱制作游戏这件事情,我觉得现在还远远谈不上尽头。明年,我希望我们的游戏可以如期上线和大家见面,团队可以更上一层。

张秋驰

喵赛克从一开始就承诺永久进行更新,我也会遵守承诺,将永久更新贯彻到底!

奈落

冬天是积蓄力量的季节,梅花香自苦寒来!寒冬会过去,游戏行业终将迎来美好的春天。

10.jpg

最新评论

amanda88 发表于 3 小时前
活下去是游戏行业的基本条件
  • App Store力荐,Supercell刚上线的第5款游
  • 游戏开发中最常见的5个错误
  • 王信文:穿越那座绝望山谷
  • 丁磊打碟了,丁磊养猪了 然而,丁磊没有人
  • 请不要让Roguelike成为独立游戏的遮羞布
  • IGDA:2018,游戏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12-19 21:4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