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by,动视暴雪血债如今我10倍奉还!Apex CEO复仇记

gamelook 2019-02-20 1.9k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业内最火的游戏,当属60人吃鸡玩法的《Apex Legends》:上线7天用户量超过2500万,这个速度是《绝地求生》的20倍,也是《堡垒之夜》的两倍;(峰值)同时在线人数一周突破了200万人,这个数字,《绝地求生》用了七个月、《堡垒之夜》用了3个月。


但可能很多人想不到的是,研发团队Respawn的两名创始人,最初曾被动视暴雪的“开除”,双方还因为《使命召唤》天价分红而对簿公堂。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被开除9年之后,《Apex Legends》也用它带有“守望先锋”风格的吃鸡游戏替其开发者报了一箭之仇。


“不听话的印钞机”:Apex创始人与动视暴雪的爱恨情仇

2010年的时候,动视暴雪旗下的大作《使命召唤》惹来了一桩官司,研发工作室Infinity Ward创始人Jason West和Vince Zampella起诉前者违约,并申请3600万美元的分红补偿。随后双方各执一词,还把EA卷了进来。直到2012年,这宗持续了两年多的官司,终于在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尘埃落定,动视暴雪与其大作《使命召唤》创作团队Infinity Ward创始人达成和解,但具体解决方案未公布。

创始人Jason West(左)和Vince Zampella(右)

在反目成仇之前,双方其实有过相当长一段“甜蜜时光”。

故事最早是从斯皮尔伯格的二战题材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开始的。1995年的时候,微软支持的子公司Dreamworks Interactive正式成立,斯皮尔伯格希望通过游戏的形式再次向年轻人展示战争的恐怖和“最伟大的一代”对人们的贡献。Peter Hirschmann担任该游戏的主编剧和制作人,并且在1999年打造了PS版本的《荣誉勋章》。

不过,在当年的改编游戏《侏罗纪公园:侵入者》惨败之后,斯皮尔伯格失去了对游戏的信心,并且在2000年把Dreamworks Interactive卖给了EA。在此期间,一个叫做Spark Unlimited的团队为索尼的PS平台做了几款《荣誉勋章》系列游戏,这其中就包括著名开发者Craig Allen、Adrian Jones和Scott Langteau等人。

在这个剧变过程中,拯救大兵瑞恩项目得以保留,EA请求制作过二战题材游戏《德军总部》的id Software为其制作另一款《荣誉勋章》游戏,后者把这个任务推荐给了Tom Kudirka在1997年成立的新团队2015 Studios。

2002年的《荣誉勋章(EA发行)》游戏发布之后,开发者Vince Zampella离开了原来的研发工作室2015 Studios,并与Grant Collier共同成立了Infinity Ward,与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22名前同事,以及随后加入的好友Jason West。

刚成立的时候,动视暴雪用150万美元买下了Infinity Ward工作室30%的股份,这笔资金在当时足够做一款PC游戏。对于动视暴雪而言,这笔买卖是非常划算的,因为大名鼎鼎的《使命召唤》就来自这个初创团队之手。

游戏成功之后,动视在2003年继而用3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其余70%的团队股份,也就是说,这个总价500万美元收过来的工作室为动视暴雪创造了价值百亿美元的“年货”。

截至2019年2月,《使命召唤》系列累计销量破2.6亿套

作为创意人才,Zampella和他的团队向来都是不安套路出牌的,除了大胆把《使命召唤》主题转向现代战争题材之外,他们还希望做主机版本,为了在2年内完成研发,Zampella把团队扩张三倍,达到75人,并且搬到了华盛顿Redmond。这样,在2005年秋季Xbox 360发布的时候,《使命召唤2》如约而至。

动视暴雪也很快嗅出了《使命召唤》的大作潜质,于是把该系列的研发权交给了多个团队,并让Infinity Ward做新游戏技术的同时打造新作品。

连年的高频率研发让团队筋疲力竭,共同创始人Collier在2007年最先离职,且没有讲背后的原因。根据诉讼文件显示,West和Zampella两人当时就很担心母公司给团队的干涉越来越严重,他们不想立即做《现代战争2》,而是希望做原创游戏,并且认为喘不过气的研发节奏会毁掉团队。

赚到数十亿美元的动视暴雪很明显不愿意放弃这个“现金牛”带来的巨额利润,于是在2008年3月答应给团队更多资金,并且把合同延长到了2011年,Infinity则必须保证在2009年11月15日完成《现代战争2》的研发。做为回报,West和Zampella获得了完整的创意控制权,暴雪也承诺给两人更高的分红和限制股奖励,并且给团队成员分红(4200万美元)。


《现代战争2》发布之后迅速成功,而Infinity Ward创作的这个系列当时也给动视暴雪带来了超过30亿美元的收入。

按照正常思维,这个结果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但实际上却是双方分道扬镳的开始。

2010年2月份的DICE峰会上,Zampella取消了既定的演讲,动视老板Bobby Kotick上台宣讲动视的人才战略。他在演讲中不提名开怼,说了动视暴雪非常重视创意人才之后,同时补充说,“如果你想要卖掉工作室走人,有很多公司都是这么做的。有些人非常自负,但自以为是过头是需要反省的,如果你觉得没你不行,这个想法是很蠢的”。


除了公众场合开怼之外,动视暴雪还对两人采取了中国式的“锁人、查隐私”的做法,在随后对Infinity工作室开启的法律调查中称其“不服从管理和违约”,律师还曾在2009年的总统日把Zampella和West两人关在小黑屋询问六个小时。彼时的动视首席法务官George Rose要求信息部门的人员调查他们的硬件和邮箱地址“揭发两人的丑事”,因为“我们就是要开除他们”,并对调查者表示“Bobby会罩着你的”。

2010年3月1日被开除后,West和Zampella对动视发起诉讼,称员工分红4200万美元唯独漏掉了创始人,并要求3600万美元补偿。West说,“对于动视擅自终结合同感到震惊,我们为公司全身心投入,不仅打造了世界一流的工作室,还维持团队成功运营近十年,我们的作品可以证明我们的价值”,Zampella也表示,“为动视带来了这么大的利润之后,我们本不应该通过诉讼手段获得分红”。

创始人的离职对于《使命召唤》的影响是很明显的,动视也在随后起诉两人成立新团队投靠EA“资敌自重”,因为West和Zampella的离开也直接导致了Infinity Ward数十名员工跟着离职,2010年3月份被开除后,两人在4月份就成立了Respawn工作室,这个名字的火药味也是很足的,因为翻译成中文,就是“重生”。


动视暴雪靠裁员上头条:Apex是最后一根稻草?

看完两家的恩怨,我们再来看动视暴雪的近况:2018年创造史上最好业绩之后,这个3A大厂紧接着却宣布计划裁员接近800人,让人看得不明就里。

虽然动视暴雪解释称当前裁员范围主要针对“非游戏研发部门”,但这仍引发了业内普遍担忧,离职员工抱头痛哭,一直关注此事的美国游戏工人联合会(Game Workers Unite)通过社交媒体公开号召被裁的员工联合发起解雇CEO Bobby Kotick的活动。


虽说800人并不足以动根基,但近些年来暴雪的步履蹒跚是业内有目共睹的。且不说孕育了DOTA却错失了电竞爆发的War3,即便是游戏本身,动视暴雪也已经是在吃老本。除了2016年的《守望先锋》之外,动视暴雪近些年很少有能够拿得出手的新IP接班,而此前投入巨大的《命运》也选择“单飞”。

游戏商店方面,暴雪的战网推出时间并不晚,但除了自家游戏之外,至今仍没有第三方游戏上架,而在此期间,Steam成为了全球第一大PC数字游戏分销平台,Epic游戏商店、Origin商店应声而起。

从游戏品类来说,以《绝地求生》和《堡垒之夜》为代表的战术竞技早已经风靡全球,就连《绝地求生》成功之后才动手做的Respawn都已经祭出了《Apex Legends》。反观动视暴雪,除了给《使命召唤》做吃鸡模式之外,至今仍没有单独设计的战术竞技项目宣布。

战术竞技品类对于射击游戏的冲击力是巨大的,比如《使命召唤》、《战地》以及《光环》都已确定不再是年货系列,虽然最近《使命召唤15:黑色行动4》三天收入5亿美元,但仍未达到投资者预期,导致动视暴雪股价下跌了10%。

教动视暴雪做吃鸡:两个“弃子”一雪前耻

从游戏玩法上来说,目前风光无限的《Apex Legends》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创新:第一眼看上去,它的核心玩法是被验证了的战术竞技:跳伞、舔包、跑圈、刚枪,一应俱全。画风则是带有《守望先锋》风格的科幻主题,就连首发的8个角色都能找到对应的原型(技能和玩法不一样)。


从左至右(上至下)的对应原型依次是:士兵76、黑百合、路霸、温斯顿、卢西奥、黑影、堡垒和猎空

除了角色设计风格之外,《Apex Legends》还学习了《守望先锋》给英雄增加技能的玩法,但英雄玩法与后者有较为明显的不同。总得来说就是把《守望先锋》的团队射击玩法、角色风格套到了吃鸡品类里,说是“教动视暴雪做吃鸡”一点都不为过。


据笔者了解,其实很早之前《守望先锋》创意总监Jeff Kaplan就表示想做吃鸡模式,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而《Apex Legends》无疑用守望风格的设定教训了动视暴雪的无知和迟钝。


来源:gamelook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l8WHfpllyPD6gHIvzNq5Nw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独立游戏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