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两年失业一次 在美国做游戏原来这么“惨”

作者:CJ 硅星人 2019-04-22 20k

"在美国选择了游戏行业,就选择了隔两年失业一次的职业生涯。"

从打着DOS版(如今想来)画质惨不忍睹的游戏开始,游戏研发(不知为何)就成为了硅星人和小伙伴们的童年Dream Job。但那时我们都没有预料到,长大后这行在中国成为了真DREAM JOB。


硅星人有一名童年一起打游戏的小伙伴,向往头戴“虚拟世界架构师”(游戏策划)的冠冕,如创世之神般搭建理想国的运转体系和世界观,并在其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热血不老,光荣与梦想不死。


当她从美国某玉米地大学读完商科回国,义无反顾地前往南方投奔某游戏大厂。一是为从此过上“上班和同事聊打游戏,下班和同事组队打游戏”的愉快职业生涯……

二是的确游戏大厂给非专业对口本科生开出了远高于其他行业的起薪……

此后硅星人常听到火爆游戏流水轻松上亿,还有《王者荣耀》发了100个月年终奖这种扎心的(假)消息。虽然加班何止996,但小伙伴早已实现了狂买游戏手办跨国追星都很自由的人生。(但听说国内游戏行业去年大裁员了?)


硅星人最近在湾区也遇到了游戏行业的创业朋友,于是激动打探他们在做什么酷炫的项目。

这名人过中年的创始人表示,在美国选择了游戏行业,就选择了隔两年失业一次的职业生涯。项目开始时大规模招聘,日夜加班让饱含心血的游戏上线后,却是裁员的开始。他多年目睹同行们的挣扎,决定创立一个平台公司,帮助游戏开发者更好地接触新游戏项目(更快地走出失业)……



难道美国游戏开发的Dream Job其实附赠工作一两年就失业一次的大礼包?

以为是王者,其实是青铜?


仔细想来很有道理,毕竟中国小伙伴的游戏启蒙暴雪(Who’s your daddy)今年也宣布了大裁员。


今年2月,当暴雪发出裁员800人的消息时,多次在裁员中挣扎的游戏设计师Katie Chironis发文表达对“连暴雪都沦陷了”的震惊:

“众所周知,暴雪是一个难得的稳定场所,你可以在这里度过一生……暴雪是一个把员工当人,而不是生产要素的公司,是一个会在员工入职五年与十年周年日,送上五年之剑与十年之盾的公司。”


但暴雪在今年一面宣布了创下业绩新高,一面大规模裁员。暴雪的一名前产品经理,毕业于南加大MBA项目的Eriberto Garcia在Twitter上求助,“今天我被暴雪裁了。因为移民法律,我必须在60天内找到新工作,不然就会被驱逐。”


如果这名南加大MBA当初选择加入其他科技公司,或者是科技创业公司。不仅失业遣返的可能性小一些,甚至还有上市暴富的希望。比如今年上市的Lyft、Pinterest、Zoom、Uber等等,随便跳上一个造富机器,就踏上了通往世俗成功之路。


今年美国艺电也宣布裁员,业内也有大量的游戏工作室关闭。

游戏行业的经常性裁员已经绵延许久,Chironis写到:“这种情况在游戏开发领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对于我们这么多人来说,这是常态。”

Chironis毕业后加入了微软游戏工作室,并认识了同是游戏开发者的男友(不是重点)。那几个月的工作无比精彩,但在Xbox One推出前夕,部门重组的消息四处蔓延。终于有一天,那一批入职的毕业生被召集到会议室。微软在评估项目损益后,决定将这一批人集体解雇。那是她第一次和未来的丈夫一起失业。


Chironis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但项目因表现不佳被砍掉。那次,她猝不及防和同事们收到了裁员消息,即刻“驱逐”出公司,甚至都没能回去取回自己的物品。

在第三份工作中,她又险些被裁员。她从此学会和其他游戏工作室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并且帮助失业被裁的同行找机会和做内推。“毕竟,我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为自己打电话。”


游戏行业也曾对员工承诺过职业发展、成长和指导,但这些承诺已经不再适应游戏行业的组织模式。

游戏行业以项目为核心,开发周期对员工的需求总有大起大落。此外并非所有的游戏都有成为爆款的运气,更多的游戏其实难逃被砍的命运。游戏开发商追逐利益的最大化,日渐把核心团队交给最优秀的人,并将项目的其他部分外包出去,这些都导致了经常性的裁员。不仅是游戏行业,这也是美国科技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硅星人也遇到了在美攻读游戏相关专业的中国同学,看到他们手拿简历向国内游戏工作室寻求实习或者就业机会,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不行就报效祖国的游戏事业。

国内游戏工作室热情地接待了这些同学,但转身也会很为难地告诉硅星人:回去也没有很多竞争优势,国内的美术生现在也非常优秀啊!

一些读着游戏相关专业的学生,不禁开始怀疑人生,在Reddit论坛上公开发问:“现在再追求游戏行业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吗?”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所看到的游戏行业除了痛苦还是痛苦。裁员、短期合同、紧张的超时工作等……我很早发现了自己对游戏的热情,但从那以来,我不记得听到这个行业有什么正面的消息。”

这名同学发出了终极拷问:“我花了6年多的时间学习游戏专业,但我需要知道它会不会浪费我的生命。”

有回复者怀疑是不是只有被裁的员工出来抱怨:这是不是“幸存者偏见”的反面?求一篇“我在育碧工作,我过的很不错”的回复。

也有人指出,可能所有的科技行业都是如此。“游戏行业是否存在问题?是的,但请看其他科技公司。IBM和其他大公司一样,时不时地裁员2万人。”


在暴雪大裁员发生后,游戏行业涌现出了同行救济。美国游戏行业的从业者在探讨成立工会,改变这种朝不保夕的行业命运。

经常性失业与难以获得财富,足以把游戏工作室压在就业鄙视链的底端,为什么还要称游戏开发为Dream Job呢?

大约是梦想啊。

游戏设计师Chironis总结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你看,Max和我都是游戏设计师。理论上,我们做着梦想的工作。但是,尽管我们拼尽全力,我们两个都没有能为一家公司工作超过三年。这意味着我们甚至不能提前规划下一年的生活。”

愿每个追寻梦想的人都被温柔以待。



作者:CJ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