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5-05 32.3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第二部分:变局来临(4)

2003年元旦智冠的《RO》仙境传说席卷Q版市场,将之前的《精灵》,《天使》打的一败涂地。

2003年春节大宇的《仙剑二》终于上市,玩家苦等了八年就这个?


网龙推出《征服》测试,新疆人在流浪(刘勇)非常激动,流浪多年的丐帮帮主终于在网游业打开了局面。

天人互动的魔剑获得核心玩家拥戴,却一朝删库(搬服务器)跑路。

九城终于等到了批文,点卡销售突破一个亿,朱老板预谋下一次豪赌。

暴雪中国行在新天地举办,比尔罗帕,那个姓罗的胖子主要介绍冰封王座的讯息,媒体记者玩家都关心的是《魔兽世界》代理的问题。

他来的前一天晚上,上海下了小雪……

奥美电子代理的《孔雀王》宣布停运,这成为中国第一个公开宣布失败的网游,至此,奥美已无可能以暴雪代言人身份出现。

那一天,张国荣自杀的消息,从开玩笑的日子变成了真事。新闻中大家奇怪,为什么所有人戴着口罩,那就是闻之色变的Sars非典。

Sars过后就到了夏天。

2003年的夏天

上海大宇推出的《仙剑三》不负众望,销量数十万套,是国产单机的里程碑,就此国内单机市场持续萎缩。

昱泉网络上一年测试的《流星蝴蝶剑》广受好评却无法盈利,而笑傲江湖网络版已经人烟稀少,新项目《MK2》门可罗雀,仅剩下两个人一台电脑维护,何去何从?

流星蝴蝶剑可能是那十年最好的武侠格斗游戏

盛大网络如日中天,拿到软银的4000万美元投资实力大增。同时又被亚拓士告上法院,包括维美德授权传奇3给光通资讯,跨国仲裁,明枪暗箭,勾心斗角,天天上演。

腾讯网络测试的QQ秀传播起来,包括QQ秀聊天室,以及QQ棋牌,已经有了几万人在线。腾讯还代理了一款3D网游《凯旋》,游戏很差,由于拿QQ号直接登录,也做到了数万人在线。

《凯旋》是第一款内置QQ的网游

棋牌老大联众网络也搞了联众秀,又傍了上市公司,根本不曾留意上面的对手。

新浪代理的《天堂》运营的一塌糊涂,畅游运营的《骑士》也是千疮百孔,业内把Sina和Sohu叫大小S,看来大小S双双蒙尘游戏。

2003年的夏天,原来《天空之城》的团队各有前途。魏新涛带邓颖玉去了盛大系的公司易昔网络做3D网游做《拯救》,吴亚西戴赋坤几个程序(他们今天一起合作)在徐家汇租了套民房成立磐石网络,不久发布了一个“中国版魔兽世界”轰动,研发的3D引擎就是后来《天机》。我则跟着张英还有火星时代的创始人之一余跃海以及另一个张小龙一起创业,想在乱世中做一番事业。

这是能找到的《天空之城》人最多的照片(胶卷),大家此时应该在看吴亚西写的CKF编辑器,即Chinese KongFu 编辑器……

2003年的夏天,很热很热,在上海世纪公园附近花木镇的一间民房里,我面前是一张狭窄的电脑桌放着电脑和键盘,右手是半旧的床垫和新买的七孔被,后面是一张破烂的沙发。

母亲到上海来看我,看到我坐在简陋的折叠椅子依然按键如飞的写着文档,依然滔滔不绝的说着未来,忍不住的感动,

她说:在这样的环境都能这样的努力,一定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后来,她想法帮我凑了首付,买了套房子,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些年一些散落的故事,放在文中不适合,就当做第一二部分的花絮吧……

西山居《剑侠情缘1》最初只有八个人研发,有个文案是以前报刊上写游戏文章小有名气的,这位文案后来被制作组请走,从此在网上不遗余力的攻击国产游戏。过了几年,网游火了,又站出来说自己是国内先行者。这样的人在行业一直存在,退出游戏行业时一副看透黑暗的表演,之后就是酸酸的嘲讽。

游戏有8个结局

《仙剑奇侠传》火了之后,好多RPG游戏都学这样的设定,一男多女,比女角色多,比女角色死得多,比女角色死得惨。有个游戏叫《神仙游侠传》,主角叫李少游,听起来挺像李逍遥。

1997年春尚洋宣传《血狮》的时候,介绍3D的《烈火文明》。1998年夏,我的一个买了《血狮》的同学给尚洋公司写了一封信,问还在做游戏吗?尚洋回了一封信,里面是《烈火文明》的宣传册,3D效果十分出色,等到上市到了99年秋,这2年是整个游戏行业3D大跃进的年代,游戏效果又被拉开差距。

1998年,前导立项做《红楼梦》,项目组传闻全是妹子,征集红楼梦的故事做剧情,我给游戏制作组写了封信提建议,项目组回信。这封信我珍藏至今。前几年前导老员工聚会,我托人问谁写的回信,得不到答案,也可能如某个知乎的记录,斯人已逝。

这封回信我一直珍藏着

1999年广州金智塔出了一款叫《江湖》的单机游戏,宣传是不上网的网游,销量惊人(据研发人员说为了赶档期,把内部测试的版本拿出来,由于bug太多,骂名滚滚,但该公司的负责人说,依靠江湖冲档期的赚到的现金才让公司活下去,孰是孰非?

那时候圈子很小,人员流动很大。原来前导的纪峥去金智塔做《江湖》,被前导告了,有竞业协议,这个官司没法打下去,因为前导没钱给纪峥做竞业补偿。

圈子很小,有游戏杂志的记者顺路拜访万智源,闲聊的时候就骂金智塔的《江湖》,骂着骂着忽然问对面美术总监陈重,你以前是做什么游戏的?胖胖的陈重缓缓的回答:就你刚才骂的那个游戏。一直觉得陈重算胖了,旁边又坐了一个更胖的3D美术老牛(牛天路),周末陈重在公司一定通宵打游戏,睡觉打呼噜声赶走其它人,老牛打呼噜声可以赶走陈重,老牛后来去做《铁血三国志》了。

2000年卖的最好的软件是杀毒软件,4月26日,CIH病毒在国内大规模爆发导致。以至于有个说法,CIH拯救了中国杀毒软件,也间接拯救了中国软件产业。据坊间考证,病毒是因为感染了国内熟悉的“藏经阁”位于台北的资源服务器,并随着其中的繁体版《大富翁4》在国内流行开来的。

(据考证,已知最高级别的领导玩过的游戏是大富翁2)

2000年科乐美在上海的办公室开在当时中国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能在顶级写字楼上班是很有面子的。也不一定,几年后淮海路的高级写字楼力宝广场,就发生了女主管高跟鞋暴头主策划的事情。

2000年的陆家嘴,金茂大厦一枝独秀

同时期还能在高档写字楼的是育碧上海,在泛陆家嘴地区的第一八佰伴的时代广场,老板是外国人,但是懂中文。大家对外工作是英语,私下交流用中文,如果老板过来,就改说上海话。那时候育碧的新手策划月薪3500元,是6公里外上海大宇的3倍。

2000年的年底在深圳举办过游戏展会,号称中国首届E3,由于国内游戏厂商稀少,参展的大概只有五家游戏公司,一些本地的软件销售渠道在展会上卖软硬件,华南几家游戏设备商稍微撑起了门面。具体内容乏陈可列,今天在网上几乎查不到信息。

2000年夏天,李兰云老师在新浪制作论坛发帖招人,讲述珠海风光优美,气候宜人,政策支持,强调优惠政策,个人所得税4000起,联系发现去的是第三波而不是金山。第三波新人策划可以拿到1200月,试用期900,比金山软件要高,有人说金山的当时的程序平均比业内低1/3,但是被雷总说的甘心情愿。今天你从广州坐高铁到唐家湾站,参观民国首位总理唐绍仪故居是一个起步价,穿过故居的小道是唐家湾长途汽车站。那时去西山居就从汽车站打摩的,去第三波也是打摩的,很近。

论坛的书紫恒年(顾运涛)去第三波做《三国赵云传》,新人新作,备受压力。坚持做完的他发现游戏出版没署名。用新笔名在CBI游戏天地大大吐槽了两个版面(未写公司名和游戏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是我写的。百口莫辩的我找CBI的主编宋晓春,他说不能透漏作者名字,直到2019年大狗发表了关于《赵云传》的文章,我才知道是老顾,和他当年的事恍同隔世,看来那时公司虽不同,经历很相似。

三国志赵云传是个好游戏

记得在深圳见到一个制作论坛的网友“折翅之鹰”,似乎是清华大学因病退学的,从东莞卓越数码出来,要继续做游戏,我和武道我理和他吃饭,看到他拄着手杖,力有不支。后来慢慢失去联系。很多年后,业内发起“冰桶挑战”,想起他的只言片语,他得的应该是渐冻症……

我的第一次游戏公司面试是仙三的主策划王世颖女士,面完后被负责人张毅君先生找去。交谈中,他说:“你知道我一天工作多小时吗?中国游戏这么落后,不努力行吗?”张先生还讲他写的创意被拿去做了一款游戏《皇帝》等。后来听同行策划讲,张先生面试也是这样对他说的。这套路算忽悠还是PUA?

《皇帝》是那个年代最好的单机游戏之一

新疆人刘勇在游戏制作论坛免费教授爱好者游戏游戏设计,入门当弟子的条件是手抄一遍山海经。刘勇那时居无定所,经常换工作(流浪),他自称自己的学派为龟派,而被别人戏称丐帮。因此和一些业内人结下梁子,丐帮子弟去应聘策划要小心谨慎,遇到对头可能直接被逐出门外。几年后在聚会第一次见到刘勇,人海中毫不费力的就能认出。

月光流星雨刘铁和刘勇是好兄弟,当时我做古代战争游戏《不如归》的时候,写游戏推介新闻时,顺手写了几句七律,五绝之类的古诗放上。刘铁就客客气气的说:“你写的那个挺好,但不叫诗”,搞得我郁闷了很久,从此偶然断断续续的联系,似乎每次的他结束语是:“有空找我来喝酒”。最后一次他在微博私信说:“记得帮我扩散一下啊!”那是他离开畅游,在成都创业的招聘贴,他的微博停更在7年前的4月22日……

大主编宋晓春在2003年见面,在荒芜的兔子不拉屎的漕河泾开发区,我请他吃了一碗泡面,他觉得有些寒酸。我跟他说,知足吧,疫情食堂刚关闭,这是小卖部最后一桶面,方圆三公里找不到吃的,门口的自助机可乐都是热乎的。如今漕河泾快成了二次元游戏之都。今年最后一次在外面吃饭,是KFC。就在漕河泾的米哈游附近,那是封城之前的事情了,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

大狗2003年电话采访过我,主要是问《天空之城》前后的各种纠纷和细节,那时我还年轻,总想把事情背景说的清清楚楚。现在早没有这个兴趣了,背刺或者恶心的人,直接拉黑。

可惜企业微信没有拉黑功能……

毕业那一年,我在大学里游逛,遇到了初中同桌的母亲,阿姨是医生,她疑惑的问我:“听说你不准备留校,也不准备做医生了?”

我开心说:“我要去做游戏啊!”

她颇为不解的问:“做游戏,这个怎么赚钱呢?”

我解释道:“做一个好游戏,卖很多套,然后拿赚回来的钱做下一套游戏。”

阿姨的笑了:“听起来种庄稼差不多,寅吃卯粮,一个项目不赚钱,就会青黄不接。”

真是好简单的道理,怎么到了今天很多从业人员还不懂呢?

2003年底,带给我们无数欢乐和精彩作品WestWood被EA关闭。

2003年底,身患绝症的梅艳芳在红馆舞台,穿着婚纱,唱最后一首歌

《夕阳之歌》

她说:

人生便是这样,有些你预料的东西,你以为拥有的东西,偏偏没有拥有,”

夕阳虽然很美丽,但眨眨眼便会变成过去

所以我们要把握每分每秒……


真的

我们的生命太短暂,不要为不值得的人浪费一分钟。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MCMkRII3SVBB0Quj4R7Tqw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