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1)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5-31 24.7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0)

第四部分:自研之路(8)篇外篇

严肃了20期,轻松一点,以下这些是写自研之路1-7的时候写的,放在正式文中不太合适,就出一个篇外篇开心一下。

有人说,可以谈一点“外挂,私服”的事情吗?这个真的水太深,谈我确实也有所接触过这个行当,但不适合公开谈,谈浅了像网文摘抄,谈深了有些教唆犯罪。作为灰色产业链,它过去存在,未来也存在。只能在这里提醒从事游戏行业的新人,不要参与。

很多前人后来洗白了,能不染黑岂不是更好。

谈谈地推:

在九十年代初期,没有销售经费的三株口服液,给招来的员工每人一桶颜料,一只拖把,在火车进出站附近的墙上刷“三株口服液”,被称为最早的地推,在三株眼里,当时能做火车的是高价值人群;后来,分众传媒在电梯广告,成功上市,认为坐电梯的是高价值人群;从分众眼皮下,又找到一块天地的航美传媒,承包了机场相关的屏幕,坐飞机可不是高价值人群?当网吧能提供网游的基本用户时,就值得地推了,从贴广告到易拉宝,从穿着横幅的妹子到嗲嗲的陪玩,从送小礼物到“协助”登录在线做个数据,以及自充代充装玩家,最后当临时工,协议工被精简,被优化,被裁掉,是一个时代的地推往事。

刷在田间地头墙上的广告

核心来说,地推的本质就是获客成本,收入不能覆盖成本,自然慢慢被淘汰。

早期网游的地推,以媒体先导,地方公司为助力,进行刷街,包机,现场活动等方法,有些游戏搞成了刷单和作弊比赛。比如山东一家上市公司投资的网络游戏,花了300万搞地推,平均在线上升200人,老总回去就把公司解散了。

后来一家港资的游戏公司,地推团队走一个城市,贴一路海报,花钱请一群玩家连玩带吃,合影留念,走的时候放两条健牌香烟,要网吧老板和网管,每天登录一下,一个月后删客户端,网吧的钱,如数奉还,厂商的钱,三七分成,双方合作愉快……

搞得较好的是网易,长期驻吧的推广员能够获得上万元回报,后来则是前文中说到的征途。凡是地推能有收益,要靠去的早,在当地有人脉才行,后来的“地方棋牌”,“开卡棋牌”莫不如此,某些棋牌游戏要深入到棋牌室,洗浴中心,夜总会,送自带棋牌游戏的IPAD,没有关系能进去吗?

很久没有这样的网吧主题活动了

关于媒体:

国内大报纸《参考消息》登过一篇关于传奇“传送戒指”的文章,说这枚戒指引发过纠纷,人命和前后十几万的交易。那种口气,像极了福尔摩斯在《蓝宝石》案说的那句台词:为了得到这颗十三克拉重的蓝宝石,已经发生了两起谋杀案,一起毁容案,一起自杀案,另外还有几起抢劫案。谁会想到,这么一个小玩意儿竟然成了绞刑架和监狱的供应商呢

国内某游戏媒体发表了一篇对当时国内最大的网游公司产品批评的文章,公司老总不满,要求对方道歉,否则停止第二年对该媒体的所有广告合作(据说有近200万元),后来编辑在老板的求肯下上门认错,回去转身离职。

暴雪中国行的时候,很多事情对外是奥美电子的负责人处理。有记者问负责人,是不是还剩下盛大九城和一家公司在竞标?负责人很不高兴的说:你怎么知道奥美出局了?说的好像奥美能左右暴雪的决策一样。

好比有位曾经是微软公司-亚太分部-大中华区-中国内地的负责人,自称能影响比尔盖茨的决策一样,也就是人家访问的时候陪在旁边罢了。

当年进微软全球技术中心的同学真以为是去做技术的

说起来传统媒体报道最多的也是这家公司,在收购某大门户股份那段时间,有句评论,叫“花花公子”杂志,要收购纽约时报。

那时候媒体还是分不清《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他们认定跳楼的小孩是拥抱大天使,而传播马某爵玩暗黑2喜欢用碎脑锤……

那位磁爆步兵杨叫兽不该被审判吗?

那位虚构教育经历的红桃K(开)不该钉上耻辱柱吗?陶多少次痛骂网游,后来去品鉴(代言)了一款游戏,这款游戏是最近很红的中青宝出品。

此为网络报道用图,本文未改过

《征途》红火的时候,有报道说:“征途撕掉了游戏玩家之间温情的面纱,把玩家和玩家的交互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以及“《征途》的诞生,每个字节都漏出氪金的铜臭。”帮大家复习了一遍《资本论》,南方周末做过一篇特别报道:“系统——关于《征途》”,属于写的比较深入的文章。征途跨出了一大步,这一步又被后来的氪金游戏大大超越,也就没人说了。

换个角度,不止游戏,很多圈子不也是如此,要么按照规则参与,要么退出来海阔天空,玩个游戏罢了。

关于研发公司

去大宇面试那次,我算是终于见到驻扎在写字楼的游戏办公室了。之前全部在民宅和商住楼。我刚开始做网游的地段不错,淮海路旁,经常中午去新天地(吃麦当劳)。我们搬进的办公室原来是一家著名咨询公司,装修蛮好,前台我们就继续留用了,公司名还没有来得及换上。盛夏的一天,一个白衬衣,打领带,一丝不苟着西服的小伙走进来,礼貌的说:我是来应聘策划的!

我说:“那找我就行了!”

他看着我的T恤,拖鞋,大沙滩裤,汗不敢出。

我突然明白了:“你找XX咨询啊,他们搬到8楼了。”

然后小伙子松了口气,汗出如浆,就飞一样的跑了。

chinajoy上最有辨识度的游戏人,苏州蜗牛的石海和数位红顽石互动的吴刚。几年前,很多人加吴刚的微博,问他为什么做游戏。

过几天,公司一些人原形毕露,聊天的,抽烟的整个公司乌烟瘴气,有个妹子来应聘,看着里面杂乱不堪的样子,脱口而出:“这才像做游戏啊!”

后来这个妹子成了策划,叫卫宾,旁边坐了一个来新程序,姓洪,本地人,两个人常斗嘴,我们称呼他们俩个为洪卫宾,后来一个当了制作人,一个成为著名3D引擎技术专家。

那时候投资做网游的人挺多,有一天早上接待了做牛奶的投资商,下午见了做煤矿机器的投资者,我们笑称那一天为白加黑日,或者奥利奥日。有朋友说,买脑白金的也做网游了,我们都笑,结果是真的。

拉投资介绍游戏也是门体力活,也需要演技。坐在办公室里演示游戏,准备了全套的话题应付投资商,各种角度方面,表情变化都套路了。有时候就怕配合演出的同事笑场……有时候游戏还没完善,做点花活,比如演示一个音乐节拍游戏,我们只做好了一首歌的节拍,那就提供是个不同的曲目,随机选择,最后都是这首歌……

关于有关部门

早期做游戏有个好处是可以不修边幅,我有次去一家著名企业谈游戏合作事情,进了候客厅,坐在沙发上,自然翘起二郎腿,发现一双双眼睛盯着我。T恤牛仔裤,洞洞鞋,电脑包标配啊!抬头一看,明白了,这是著名国企改制过来的,墙上都是大幅的正副国级别领导视察集团的照片。那些等着接见的人一个个双手扶膝,正襟危坐。这说明,咱们做游戏的和国有大企业真不是一路啊!

国企怎么做游戏呢,被朋友介绍,去一家给福利彩票做小游戏的大型软件公司,一个类似的打地鼠级别的游戏,提一些交互建议。简陋的画面和运行的效率让我忍不住问,这游戏什么样的机器能跑动,项目管理说P4,128M的内存够了。我朋友忍不住说,128k就够了。这么两个小游戏团队一共八人,四个人带着笔记本到帝都汇报,其中的两个领导还要坐商务舱。

突然想起来,300英雄的吴亚西同学的第一个赚钱的游戏是给厦门一家商城写的一个博饼的小游戏,带3D效果呢!不知道什么配置能跑流畅?

说起民族网游申报,那一年我去北京申报。就在潘家园附近的宾馆,进去后被告知,领导不看PPT,你们要把PPT打印出来。30页PPT,每页5元,打20份……评审现场,有寇司长和一些领导,评审会很闷,一个厂商讲完PPT,评审发几个提问。

这两家公司还在

记得当时吴刚的数位红申报一款手游,领导问:你们游戏有防沉迷吗?

回答:我们游戏在手机上跑两个小时就没电了,天然防沉迷!

还有一个厂商,介绍游戏说:我们游戏有邪教系统。

刚说完,就被领导三连打断:你说什么,谁叫你们做的,你们怎么定义邪教?

…… ……

做游戏,咱能学点时事,政治吗?

关于Q币

腾讯棋牌最早用Q币换QQ游戏币,1:10000,游戏分不同消耗的局。赢得的游戏币还可以用来退回成Q币,或兑换一些实物奖品(肯定是超级不划算)的。这个行为被认为是虚拟货币反冲现实经济,很快就停了。

有一段时间QQ的麻将游戏可以买道具,比如看对方的牌之类特殊道具,被质疑“一开赌场的还卖老千工具”,很快也停了。

最初,网上可以买到便宜的QQ币,极低的时候是二四折,买200Q币加手续费一共50元,自己拿码充。后来涨到三五折,要对方充。我常买的一个网上商人在深圳,姓马,让人浮想联翩。

有了很多便宜Q币后,我还给团队的成员和女朋友很多人大手赠送了衣服和装饰,很有大R撒钱的感觉,后来有一天上班,突然有人惊呼:我的衣服呢?大家发现,自己的QQ秀都没有,每个人变成了背心裤衩,我再去买黑市的Q币,低价已经买不到了。

3Dqq秀当年和李宇春可口可乐一起推广

有段时间,腾讯还推出过3DQQ秀,要比2d版贵很多,玩的人不多,慢慢就被人淡忘了,最近吵起来元宇宙,QQ又推出了超级qq秀,我就想起当年这回事。

其它:

冲到游戏公司要账号的,有人在浦东拿着汽油威胁,结果把自己点了。也有人在挂横幅,要跳楼。还有一群人因为封号在浦西砸了前台。那年地震,该公司又搞了一个献血解封号号的活动,至于效果吗,后来也没有惊天动地就倒了……

当年手机拍照真不行

这家公司出了个产品叫《天上人间》,取自某个娱乐场所的名字,软文介绍刷了几个月,从一起做作业到一起处处让你想入非非,又不说破,公测那天人山人海,进去一看,原来就是该公司代理的游戏换了一张登录界面,这游戏会有人玩吗?

这不算过份,有家做低配端游的公司,推出蜀系列网游,变成了十几个网游,除了登录画面不一样,里面通通一样。换到前些年手游这样做,叫做马甲包。

有一段时间可流行棋牌游戏,MMORPG里不开个牌局,简直跟不上时代。接着阿里的旺旺也做了棋牌,理由是,开旺旺的人不做生意的时候可以来两把牌局。感觉就是商店里的小老板打扑克等生意,后来一家股票交易软件的朋友找上门,他说考虑在股票软件里面植入棋牌,股民不炒股的时候可以打牌!不久中石油上市,股灾……这事就算了

征途里不仅可以打牌,还能偷菜

往事:

刘勇当年和刘铁在北京飘荡的时候,也是国产游戏低谷的时候,两个人去过的北京的游戏公司差不多都垮了,也因此两人经常为没钱烦恼,刘勇曾写过一篇蹭饭技巧,比如快到饭点的时候去拜访没有倒闭的同行。有次,两人到数位红老板吴刚那里,谈的很好,吴老板同意他俩入职。正好吴老板朋友也来,就一起去吃烤肉。结果二刘太饿太馋,狂吃大嚼,场面非常难看,吴老板的脸都挂不住。就把他俩拒绝了,算是吃了顿饭丢了份工作。

吴刚是最早做手游出海的

刘勇常夸自己创建的游戏超级群,那里确实藏龙卧虎。也是各种信息和谣言的集散地。

畅游搬迁了新写字楼,韦青在对自己的办公室布置不甚满意,就自己找了几个工人收拾。群里有人说:“韦青太霸道了,嫌公司给的办公室小,叫人砸了!”过了一会,韦青在群里冒泡说:“妈的谣言的根源就在这儿!”

像《后来的我们》卖卖盗版碟,画几幅设定,打打游戏发发火,想想创意动动手,就能做成游戏,在帝都买豪宅,那该多好啊!

投资机构看好完美时空那段话,隐约记得是当时游戏超级群里潜伏的温天立温总说的,温总当时还没有去华兴资本,说话放得开,大家学到不少知识。

好几个知名的群友都说非常感谢刘勇。

刘勇轻轻咳嗽一声,谦虚的说:“我只是创建了一个平台。”

群友说:感谢在群里认识了温总,听他的建议投资,实现了财富自由……

最后送一个冷笑话

为什么有家公司自研游戏很久也不能成功?

因为游戏成功是低概率事件,做游戏九成都会失败,九成游戏运营都不成功!

说的是那家公司吗?
说的是两家公司吗?
其实说的是三家公司!

往事不可追,想起这些,嘴角都会流出笑意,把这些是历史的花边送给诸君一乐。

第四部分(自研之路)完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sfl11XM23dB37dbpJf-VFg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