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4)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6-06 24.9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3)

第五部分 乱世浮沉(3)

在网游代理的年代,太多的项目受到韩方的制约而落败,如开发进度、技术支持、沟通协作。

代理转为自研后,国内游戏研发盯的还是《征途》。特别是征途的宣传远超过同时代游戏,能轰动,能出圈。在很多人看来,十几个人的团队,开发了一个画面算不上一流,玩法算不上高妙的游戏,只不过用好了收费模式,就能大赚,就能上市值个几百亿,这无形在提示,游戏开发难度不高。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我能行,我也要上!

传统行业的资金又一、大批涌入,国内最大的低压电器德力西集团投资的“游趣网络”,还有著名华西村集团投资的苏州“晟丰网络”,以及国内最大的特种计算机研祥计算机投资的“梦天堂”,还有上海公司控股我友网的网游公司……以上四大家,或多或少有所接触,会在后面根据公开资料进行一些评析,给今天的制作人员在寻求投资和联合开发方面一些实在的参考。

隐恶扬善,抓主流历史发展观,是本系列的一贯核心思想。

至于这个阶段国内自研失败的案例,扣除公司环境问题,则主要是人员能力不足。

投资前置是人员的尽职调查,如果投资者业余到连尽职调查都不会做,那是非常危险的。



像上图这个例子,如果不是做过了头,很难被官方打脸,假如把这样的人请去负责业务,前景堪忧啊。

至于尽职调查,时至今日,国内很多游戏企业做的极差。我见过某数百人规模的游戏公司,居然能用一个上线经验都没有的程序当技术总监,还负责公司所有的线上和在研项目,这不是送死是什么?

总之,在打电话给盛大十八基金和投递计划书的时候,我和团队是很有自信的。盛大回复很快,七月初联系,要最快安排在八月十八日上会宣讲。通过朋友了解,上会通过后前后三个月能到账,远水不解近渴,等不及。

听说许怡然先生在投资研发团队,赶忙联系。聊了几句话,许总突然发给我几段文字,都是条理清楚,震耳欲聋的箴言,文中描述了创业失败的种种原因,让人身躯一震,汗如雨下。

后来知道,许总当时筹备巨人的“赢在巨人”,深刻反思了自己从业多年和创业的心得,那时看的是草稿的片段,放到今天看依然令人发聩,想创业的同行们不妨再看一遍《网络游戏创业失败不完全指南》,感受下当头棒喝和醍醐灌顶的混合的酸爽。

巨人的计划比盛大的更为细致,要考察和评审的内容更多,要更长的打款周期。

道理摆在面前,饿肚子做不了游戏,有饭吃才是硬真理。

赢在中国的评委曾坦言饿肚子不做游戏

谁钱来的快,就跟谁干。业内颇有名气的东北汉子李金龙投了一笔救命钱。我们约在静安寺附近的摩力游大厦见面。老李和摩力游有个合作,那边给他借用一个办公室。

我去摩力游的时候,看到前台修好了。

大家见面,首先忍不住感叹今年不容易,哀悼512的大地震,又说起股市暴跌,再后来就是讲些业内的勾当,比如身处的这家公司,有一批人拿了盛大18基金开公司。《惊天动地》运营的挺好,引进了《海盗王OL》,如不是封号造成的打砸公司事件,都准备在香港上市了(摩力游是香港集团控股的公司)?

2008年CJ久游展台,胡歌和仙剑OL

说到上市,大家都笑了,那是大人物的事情。比如去年,靠着《劲舞团》等代理,又搞了自研的久游网络兴冲冲的准备准备到日本上市,突然被九城狙击,九城以天价代理了《劲舞团2》,并且和韩方商定,待久游合约到期后,九城来续约劲舞团。这招釜底抽薪直接让久游上市梦碎。当时的九城除了运营魔兽世界志得意满外,还先后签下了《激战》,《卓越之剑》,《奇迹世界》,《地狱之门》等大作,并和EA合作,预计推出《FIFAOL》,九城意思是我把九成的游戏都签了,别人家就没得玩了,这种小九九自负下,把给高级员工开的期权的行权价提高了35%。

哪想到不久之后,自己的台柱子也被撬了。

正所谓,朱郎捕蝉,黄易在后。

谈好老李回东北,约定在ChinaJoy见面。

今年CJ第一天晚上,群主刘勇,联系群友在陆家嘴的滨江一点红酒吧开聚会。那天真是大佬云集,当然刘勇还是在众人中最闪亮的一位,合影也称得上中国游戏的半壁江山。

那天有三个之最:

最多老人的聚会,非2000年前从业的都不敢谈资历。(好怀念被人叫小瞿的年代)

最引人注目的是巨人的邓昆(巨人公测后,大家都想向征途学习点经验)

最靓丽的女生是厦门联宇的许如一。(许美女的产品《魔盗OL》签约了盛大,拿了版金和开发费,人逢喜事更漂亮,那天似乎就来了两个女生,另一个是猎头廖义霞)

当年的照片找不到,这张和许美女现今发色接近的壁纸

最完了是小醉,喝酒散场,和团队在徐家汇上海交大附近的科技园里一边开发一边谈投资。这一年的各种百年一遇太多了。还没有来得及感叹完奥运开幕式的空前绝后,一场金融海啸袭来,世界股市震荡,中国股市千股跌停多日,政府救市,千股涨停,整个经济形势变幻莫测,所有的资本在那个月观望,老李自己的生意都被停住,四处谈的投资也都暂缓了。

几个月后在上海电视台上的一款创业节目上。

参赛者李金龙站出来说

我姓李……

身高1米7……

体重170……

我要做游戏……

从搜狐出去现帮金山做点投资的王晓东(网易泰亚史诗制作人)路过,他也给了客观的评论:市面上需要那种熟悉的尽快就能测试的网游,你们的游戏如果还从基础开发,只能考虑加盟某家公司了……后来,王晓东在火车上遇到歹徒,临危不惧,和持刀歹徒展开搏斗,虽中刀流血不退,生擒对方,演出了一幕游戏人见义勇为的慷慨之歌!

图为新闻照片(加遮挡伤口)

如晓东所说。我们团队加入了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在W总手下做游戏。W总手下有不少能人,给我们拿了一些游戏的源码,需要我们尽快做一个上线项目出来。

要求每天都在变:

先是实战《预言》,这款游戏是当年榕树下负责人朱威廉“暴雨网络”的游戏。只用了很少的人使用很简单的技术上线后,现在每个月纯收入500万,融资可融1500万美元,让我们赶紧学习。

集体玩《预言》后不久,W总又建议我们照着抄一遍《征途》,把七国做成七大门派,七种武器(古龙小说)……

过了一段时间说:

《征途》是2D的没有市场竞争力,我给你们套3D的引擎,你们设法用3D的画面做征途,这样有玩法有画面……


算了,还是做纯3D的游戏吧,能不能加入一些流行的社交玩法,比如抢车位,偷菜……


什么,3D的游戏要这么多钱雇3D美术和外包啊,我有个朋友作废的游戏给你们,你们提取美术素材来做……


《寻仙》测试了,你们学着点儿。

腾讯代理的,难忘的画风

我那边有个项目急缺功能,借程序员帮忙……


我有个小弟,到你们团队学习学习?


我那个小弟说你的方案不好,写了个新的,你参考下?

……

……

讲这些事情,可以看出这家公司领导的态度。

大领导想做游戏,也未必真想做游戏。或者说,能做出固然是好事情,但不要花钱做出来才是他希望的……

对于做游戏来说,如果掌握最高权力的领导不坚定,不愿意投入,是不可能做出来的。这是绝对的真理,荒废的是你珍贵的时间。

2008年6月,苹果发布了第二代Iphone3g,还有App Store,手机国内没有引进,appstore国内使用者寥寥。

W总买了水货IPhone让我们试玩,还买了第一代苹果air,配一个lV的包,摆拍工作照受采访。

2008年11月,奥巴马成为第一届黑人总统,可能他想不到自己会被成为奥观海,十年后成为国内微商的握手人形。

2009年底冯小刚的新电影《非诚勿扰》像风光片,每次王老板提出各种修改意见,找来合作伙伴瞎扯的时候,我也想说“非诚勿扰”

有时候,莫名就红了(俗称红名)

2009年,搜狐分拆畅游上市,盛大计划把游戏的业务分拆上市,这都是大事。

1月初,三大通讯拿到了3G牌照,新移动时代将开启。

1月的时候,武侠大师梁羽生去世,金古梁温四大家,你会发现,梁羽生的小说几乎没有一部改成端游或手游,奇怪吗?可能是因为偏传统武侠,已经不适合当代人的胃口了,或者说,缺乏现代读者的爽点了。

网易在抢夺魔兽,巫妖王还没有中文的时间表。

《我的世界》在五月份发售,慢慢风靡全球。

2009年春晚首秀走红的魔术师刘谦,被完美时空请去代言《神鬼传奇》,《神鬼传奇》是上海完美的“玩聚工作室”的开山之作,组建上海完美的核心人物是吴亚西和苏挺,去年刚听说的他们加盟的消息,今年游戏即将公测……

刘谦居中,吴在哪里?

外面在变化,而我们还在不断的变化着做DEMO。

六月的下旬,迈克尔杰克逊去世,早年买过他的一套正版磁带。《HISTORY》,听过无数次。

History应该是 Hi Story!

历史是可以打招呼的故事,我不想以后对这样的经历说HI。


THIS IS IT

就是这样,团队也不该在这种状态下消耗生命。

我便给W总详细写了一封邮件,详述再这样下去是不可能做项目的,除非……

没有“除非”,7月21日的早上,上海日全食,我坐车从上体馆开往漕河泾的路上忽然如坠黑夜,稍后又回归白日。

这一天,我离开了项目和团队的成员,大家各自保重……

放弃是种解脱,解脱未必轻松。

解散是情感,也是羁绊。

无论是自己,还是和团队中的每一个人。

生活总要继续,

无论你愿不愿意,

如果换成创业的你,你会怎样选择?

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还想做游戏,

给个机会好吗?

好啊,跟老板去说,

看他让不让你做游戏?


无论如何,感谢曾经一起努力过的团队,老潘,巧克力(陈博),金鑫,小邓(伟强),小邢(宝寿),小洪(怡俊),王毅和他的长腿背影女神,悠悠大妹子(艳军),叮当(妹子)等等……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lN4YbvKTgAPXClfXi1sqqQ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