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8)

作者: 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6-10 28.5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7)

第五部分 乱世浮沉(7)

走吧……

准备离开九州是一件凄凄惶惶的感受。希望九州他们做好,又知道很难做好。我将走的时候,给熟悉的制作人员送了世博瑞士馆的纪念品鼠标。把珍藏的姚晓光翻译的《网络游戏技术开发》送给了潘海天。九州编辑部门在壮大,在腾讯担任《斗战神》世界观架构师的今何在到来,还有骑桶人夫妇。他们在积极的准备搬迁的事情,胖胖的恰好和瘦瘦的老鱼又在忧虑要转运那么多杂志。

这些和我无关了。我规划自己后面的工作。要找一家地道的做游戏的公司才是真理。还得是一家稳定的大公司,专心的不能为资金烦恼,这样的公司在哪里?

国内研发公司要扳着指头数一下:

腾讯?说来也怪了,我正托朋友问问腾讯有没有机会的时候,QQ就开始抽风,原来机器装的360作怪。很快,QQ弹窗告诉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360都不能用了。


接着360控告QQ垄断……一时间,QQ成了公众的敌人。

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然后朋友告诉我,要耐心,你申请的职位要尽职调查2-3个月。都十月了,总不能等着过年吧。

3Q大战能改变中国互联网的格局吗?

网易倒是不错,上海没有分公司,杭州倒是有,没法去异地。说起杭州,去年电魂初有规模时,老林问我有没有兴趣。我查了下电魂当时的办公地址,距离“七十码”事件很近,就以此婉拒了。那一刻,我发现,当你买房了成家了有孩子了,就不那么容易动了。

九城继续疯狂的营销。从空城计的黑衣保镖到“六亿包养五年美女”,无所不用其能。可游戏还是要靠产品说话,《快乐西游》和财报一样惨不忍睹。这两年,大量九城的人员出走,包括北京研发分部的王世颖和另一位朱总后创建了盈游科技,早前在九城工作的赵中毅先生则创建了锐战网络,作品傲世三国。大公司的衰落有如鲸落,会诞生一个新的生物圈。

2010的九城chinajoy展台

盛大的18基金虽未离场,已经败相毕露。换CEO后,不投新项目,彻底检查旧产品,又是一波清洗工作。当年有个玩笑,说盛大如果投了一百个项目,最大的价值是给行业贡献了100个主策,100个主美,200个主程(服务器+客户端),而这300个人,大多都是有着头衔,没有上线经验的后备人才。

与18基金合作的厂商也颇有微词。如厦门御风行的老板(老板出身厦门新瑞狮,据说天使资金来自晋江的鞋商),《蜀门》交给了盛大收益一般,自己搞得其它项目收益更高。还有厦门联宇网络的《魔道OL》,盛大颇为欣赏该产品,给了版金和开发费用,测试数据也不错,继续追加投资,可就是迟迟不上线。

御风行出过多款带蜀字的网游,都有市场

联宇负责人许如一很苦恼,被约束着做不了新项目,耽误时间和青春。便杀到盛大询问,盛大说产品太多是没有人手去对接运营。长期拖延,许美女怒了,正好蔡文胜抛来橄榄枝,许就带着人去了4399,做了页游《七杀》,小公司把产品给大公司,有时候就被店大欺客,还不如找个门当户对的,倒是相敬如宾,相互扶持。

七杀的流水最高到6000万

许美女很传奇,去网龙则网龙上市,去4399,4399的控股云起网络上市,去迅雷则迅雷上市,去三七,三七也上市如果贵公司想上市,不妨请许来一趟,车马费给足。许美女的闺蜜圈可以构成中国网络游戏的另一个江湖。

畅游,远在北京,算了吧。

巨人?已经搬到松江去了,比漕河泾还远……

完美?上海完美去年推出了《神鬼传奇》,刚上《降龙之剑》,美术在业内绝对是杠杠的。想起许怡然已经在完美时空了,连忙联系老许。老许说上海完美确实在扩充项目,我给你推荐一下啊。

这就拉开了老许三荐小瞿入完美的第一次。

我去完美时候,公司已从浦电路的双鸽大厦搬到旁边的陆家嘴软件园,是居中最高的一座,足足六层,专有一部电梯,电梯品牌是蒂森克虏伯,军迷们一看就喜欢。接待我的是负责人事的薄一峰,聊得很投机,问了各种情况,说要忙校招,等几个负责人回来后再谈。

雨后上海完美所在的写字楼

我便趁着人少,去逛世博会的夜场,欣赏意大利馆的雕塑,丹麦馆的小美人鱼,埃及馆的文物,以及西班牙馆的热舞,排队刷手机页游不少手机游戏可来消遣。

当时我用的IPHONE1代和HTC钻石,前者使用舒适,能玩不少游戏,就是太耗电。而后者带着侧滑键盘,玩的花样更多,缺点是windows系统不稳定,此外我还得带个相机,二者的百万像素级的拍照实在有点差了,比较开心的可以通过手机拍照快速分享照片在微博上。

曾想过在手机上做游戏吗?

想过,但不够现实,以当前手机的配置,最高分辨率的手机(Windows mobile系统)在640*480,苹果的3.5寸已算是大屏幕,似乎做益智游戏还不错。早期的Ipod touch赛车游戏,手指放在屏幕上,你只需要触摸加速或刹车通过陀螺仪控制就可以了,简单的不像赛车游戏,却大大降低了新手的门槛。

停产的touch,1代没有外放,1-3代没有摄像头

早期的AppStore也是良莠不齐。比如“我是有钱人”这个应用,一颗钻石,摇一摇就扑灵扑灵的闪动一下,售价999美元,卖掉多份。而利用陀螺仪的“喝牛奶”,“倒橙汁”也销量不错,有一个“摇晃婴儿”应用被停止,缘故是用摇晃给婴儿止哭的行为是错误的。苹果商店的审核是这样一步步规整健全的。

苹果早期的应用

那时,早期的国产手游已经开始境外出击,他们有的是过去做Java手游的进阶者,也有的是国外一些游戏代工厂如gameloft的先行者。比如自称为“刺客信条之父”的张先生就在手机上完成过一代刺客信条的Java版作品。上海的美峰数码,慕合网络,还有四川的tap4fun前身,数字天空等,以及早期做体育的万游信息,青岛的优易移动。更不用说耕耘多年手机游戏的,以《契约》出名的数位红(顽石互动前身,是盛大投资)。

这张照片的脸还是不要露了好

手游在这一时刻已经起航,预装百宝箱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那时候做先行者,一定是机会。

从业者小部分人探索手游,一部分人尝试玩转页游,而绝大多数游戏人在还在端游搏杀,就像我。两周后的一个周末,再次进入上海完美大楼,正式面试,这一次,足足从下午到晚上。

第一个谈的人是老狼(程良奇),聊了几句,他坦白的说自己不做副总了,让人有些诧异。后来在老狼说从盛大的经理到完美上海的副总经理,提升太大了。并自我解嘲的说:本来是个B级别的人,挑战一个S级别的职务,就成了SB。我知道最近上线的《降龙之剑》数据不好,后来老狼去杭州泛城网络,又辗转去了游族网络,以极少的人力做了游族首个小爆款手游《萌江湖》,再后来则是《少年三国志》。

萌江湖比大掌门内测只晚半年

第二个谈的是业内著名的制作人狸猫(苏挺),谈的比较久,主要谈对各种游戏的看法。偶然他问起:你觉得你能做多少万在线。我想了想说:顶多不过十万吧。苏挺觉得挺实在,做实事的游戏人谈话就是开心,不吹不黑。后来苏挺成立了狸猫游戏,做了Moba游戏《第三把剑》,以及手游《永夜君主》,《整容液》等,与完美的合作挺多。

《第三把剑》是国内最早自研MOBA游戏之一

第三个谈的就是公司大领导了,领导刚开完会,精神抖擞,对我评价挺好。结尾,我礼貌的问:“我还需要见什么人吗?”领导说:“不用了,我做主!”又说可惜池总不在,要不你该和他谈谈。我回答:“会有机会见到池总的!”当然我没有想到,真的和池总见面谈话,已经是六年后了……

从办公室出来,已是晚上,陆家嘴软件园进驻的公司少,租出率低,此处登高而亮,园区的通道较黑。薄一峰跟领导沟通完,把我送到地铁口,说周一具体告知我。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他:“吴亚西在忙什么?记得他做副总了?”

薄笑了:“哦,他度假去了……”

听到这句,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是《阿甘正传》的开头,阿甘问妈妈:什么是度假?

阿甘妈妈回答:度假就是一去不回来。

周一短信
“领导们需要讨论一下具体的职位,明天确认。”
周二短信
“有一点变化,等一天。”
周三短信
“很遗憾公司架构发生调整,希望有机会以后合作。”、

变化非常大,程良奇,苏挺都先后离开,吴亚西也读了mba后到欧洲度假,回国后创业,先想做一个MMORPG,后来快速转向MOBA,这就是跳跃网络《300英雄》的由来。

300英雄后期画面(早期很差,但效率高)

变化非常大,上海完美整组的走了上百人,校招入选的几乎全军覆没。有一个高身长高学历的知性女生,人称“菟老师”幸存下来,她告诉我说:“先在八组,然后被调到六组……不知道为什么放过我”。我认识菟老师的时候,她已经归属项目四组了。

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个人能否遇到合适的项目,一个产品能否遇到恰当的时机,也符合这个定律,来早来晚都不合适,恰好此时此刻,才是最好的搭配,可遇而不可求。

游戏人面对自己错过的项目,就和狐狸吃不到葡萄一样。

钱钟书先生写到了这样的一段话,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不但想象它酸,也很有可能想象它是分外的甜。

游戏人下一个要做的项目,也和一盒巧克力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口味。


心中酸甜混杂的我,夜里QQ收到一条消息。

以前合作过的阿松发来的,寒暄几句,他突然发给我一个非常漂亮的Show Girl的性感火辣照片,我虽然没去今年的chinajoy,根据女孩的穿着和背景也知道是某大厂展台的头牌。

我问道:“她是谁?”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6_EZRZu6KO39XdbsPbi4mg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查看更多